第五百五十四章 莲华庵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五十四章 莲华庵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莲华庵并不大,四面高墙围着一个小小庵院,三间大殿其余皆是禅房一类,中间向阳两扇八字墙门,上面高悬金字匾额。

    出来招待香客的都是些年长尼姑,大半是其它尼姑庵请来的,还有一些附近的村妇,负责这七天的烧水煮饭,打扫庭院。

    年轻的女尼就和百姓家的闺女一样,向来深居简出,非是至亲和相熟的主顾,等闲都不会出来见人。

    当然对徐家来说没有这讲究,不过按照礼,事先备了几个红包,装模作样的三请四唤,才肯出来。

    给徐灏的感觉和去青楼差不离,也知道是怕年轻女人被外人勾搭的春心荡漾,当见到两名年轻姑子出来后,他明白了为何麻三姑会如此了。

    其中一位年纪二十上下,身穿缁衣腰系淡黄色的丝绦,俗话说一身素十分俏,面庞白皙如玉,打扮的干净整洁,很是标致动人,难怪很多兄弟就喜好光头尼姑呢。

    徐灏夫妇和朱巧巧等人被这位名叫净玉的姑子领到了一间静室,窗外种植梧桐修竹,屋里中间供奉着白描观音大士像,古铜香炉升起香烟袅袅。

    里面似乎是净玉的寝室,用锦缎屏风隔着,一张桐柏木的书桌,摆着些佛家经典以及文房四宝,桌子前一只花藤小椅。

    右边临窗一张午睡时用的斑竹塌儿,隔着老远能闻到香味,显然是用香薰过的,屋里收拾的纤尘不染,这哪里是出家人的清修陋室,比之寻常大家闺秀的绣房也不逞多让了。

    看来麻姑子经营有道,徐灏想到这一次的法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

    凝雪和朱巧巧她们都对屋里的干净很满意,净玉亲自送过来蒲团,徐灏也随着跪坐。

    一个*岁的女孩奉上茶来,净玉双手捧过一盏。含笑当先递给了徐灏,十指尖尖如笋,甚是白皙可爱。

    养了这么个美人,可想而知是为了做什么。徐灏看了对方一眼,接过来随手放在了面前。

    沐凝雪道了声谢,问道:“仙庵共有几位师父?”

    净玉轻声道:“师徒八众,只是家师年老多病,卧床半载有余,小尼临时主持院中之事,幸亏师姐一力扶持。”

    原来麻三姑不是老主持的亲传弟子,这位年纪轻轻的净玉才是,难怪住处不同一般。徐灏有了些歉意,或许把人家给想象的太不堪了。

    朱巧巧没话找话的问道:“仙姑何时出的家?”

    似乎触痛到了净玉的伤心往事。叹了口气说道:“不谈也罢。”

    沐凝雪见状说道:“我看这宝庵幽静,胜似世间繁华,终日诵经念佛,超脱尘世烦忧。闲来一炉香,一壶茶。闷时理丝桐,品字画,好不安闲自在。”

    净玉笑道:“夫人取笑罢了,好好的女儿家岂肯入空门?”

    朱巧巧笑道:“我们家好几个呢,嫁了人一堆烦心事,不谈也罢。我都早想带发修行,也做只闲云野鹤。无忧无虑呢。”

    净玉苦笑道:“夫人莫要取笑小尼,请用茶。”

    徐灏觉得无聊连告辞都没说,直接走人了事,沐凝雪只好代为致歉。

    叫了同样无聊的徐淞一起出来,兄弟俩在外面的古槐下聊天,墙外是纵横十亩的池塘。绕着水种满了柳树和桑树。春夏时节绿柳成行,黄鹤百啭,是个十分心旷神怡的游玩之处。

    徐海也打庵门匆匆走出来,徐淞问道:“你两口子花了多少钱?”

    “一文钱也没花。”徐海走到近前,解释道:“你弟妹不信这个。还说有钱不如给芊芊或香玉周济百姓呢,为此还令太太很不高兴,说小家子出身就是小气。”

    “做得好。”徐灏对弟妹钟氏很满意,笑道:“先前看刘智走路都不稳的样子,翠云花了一大笔钱,丈夫也被姑子折腾个半死,可谓赔了丈夫又赔钱。所以说弟妹做得对,有钱要花在正经地方。”

    “竟然是个淫-庵?那不能轻饶了。”徐淞叫过来一个亲卫,嘱咐几句让他去了。

    徐海问道:“这是做什么?好歹乃是方外之地,得饶人处且饶人。”

    “迂腐。”徐淞面带冷笑,“你先前说周济百姓,试问一千多两银子能做多少善事?瞧瞧这池塘和田地,莲华庵一共才几个姑子?这银子必须给我吐出来。”

    “此事你别管了。”

    徐灏对还要劝说的徐海说道,他和皇姑寺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里面的道道门清,这场法事绝对会让麻三姑大赚特赚。

    过了一会儿,徐淞的亲卫回来了,此人身高不足四尺,面相倒是很英俊,名叫白三,以前是京城很有名的偷儿,有一次失了手被打了个半死,躺在街上奄奄一息,徐淞觉得可怜救了他一命,后来见他有飞墙走壁的本事,遂收留在身边。

    徐灏见白三确实有天生梁上君子的特长,曾安排他在锦衣卫里训练了些时日。锦衣卫里有很多当年朱元璋网罗的奇人异士,专门用来打探大臣家的*,学成后干脆给白三改名叫做白玉堂。

    明初受到施耐庵“三国演义”“水浒”的影响,市井之徒、跑江湖卖艺等都喜欢给自己起个响当当的外号,不过三侠五义是嘉庆年间的武侠小说,所以徐灏名字起得毫无意义。

    白玉堂自小混迹社会,对庙里面的事也了如指掌,说道:“属下和观音堂任姑子水云熟识,刚才私下里问了她,麻姑子只说包做道场七昼夜,念经的酬劳每人十两,显然隐瞒了。

    光念经一件事,麻姑子会净得千两雪花银,其它米、面、柴、炭、酱、醋、油、盐等堆满了库房,大概一年吃用不愁了。”

    徐海吃惊的道:“这也太黑心了吧?”

    徐灏说道:“不然你以为呢?所谓烧香拜佛,不过是拿银子去喂出家人而已。这件事徐淞你看着办吧,要回来的银子直接送到女医门,行善积德。”

    这时候,徐汶从城内赶了过来,同行的还有李芳等皇亲国戚,一群人众星捧月簇拥着赵王朱高燧。

    顷刻间徐灏就觉得十分腻味。好好过日子不行么,非要去搅合在所谓的争夺皇位上面,虽然他们大概没这个意思,可亲近朱高燧总摆脱不了瓜田李下的嫌疑。

    就算朱高炽明天死了。无可争议的继承人也是太子朱瞻基,朱瞻基假如也挂了,那还有一堆皇子呢。

    只能说人的野心和*皆没有止境,而且眼光也看不长远,即使明知道很危险,人云富贵险中求,古往今来无数人如同飞蛾扑火。

    朱高燧不是没可能当上皇帝,他和朱高煦一样从来就没死过心。当然随着朱棣的逝世,除非强行发动政变或重现靖难之役,已然和皇位从此绝缘了。

    但他毕竟是洪熙皇帝唯二的亲弟弟。当今之世身份最尊贵的亲王,始终没有去封地,使得其在京城内的影响力很大。就凭这一点,也足以吸引徐淞李芳等扑街众的追捧了。

    朱棣三个儿子中,徐灏最不喜欢的就是朱高燧。小小年纪天性阴险。

    靖难期间朱高炽坐镇后方,守卫北平,可谓是劳苦功高;朱高煦始终身临前线,屡次立下赫赫战功,都有继承皇位的资格。唯独朱高燧啥事都没干,一点威望也没有,什么能耐也不具备。可谓文不成武不就,排位第三竟然还对皇位虎视眈眈,只能说人最怕的就是没有自知之明。

    这样的人当皇帝只能说是国家的灾难,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小人,总之徐灏防备朱高煦是怕兄弟傻大胆,招兵买马联络武臣玩举兵造反。而朱高燧没有类似的魄力。他会的永远是躲在暗处施展阴谋诡计,玩毒杀矫诏神马的。

    徐灏的判断很正确,历史上朱高燧就曾在朱棣晚年时,谋划毒死父亲,然后矫诏废了太子。立他为皇帝。但朱高燧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手下也大多很平庸,有意思的是朱高炽,事败后竟然为弟弟辩解,保全了朱高燧的性命。

    也是朱棣不像朱元璋有一群儿子,为了血脉传承不忍杀了逆子,可叹他死后,朱高炽仅仅做了十个月的皇帝就死了,朱高煦举兵造反被朱瞻基御驾亲征,眼见不可敌竟然很窝囊的出城归降。

    最终朱瞻基没有放过屡次明面上得罪他父子的二叔,朱高煦父子十二人全部被杀,而答应举兵的朱高燧赶紧老老实实的认了错,反倒是得以寿终正寝。

    可以说正是因朱高炽的善良,朱高煦不足以成事的粗心,是徐灏最终做出选择的重要依据,不然直来直去的朱高煦无疑更对徐灏的胃口。

    这几年徐灏和朱高煦之间渐行渐远,很少有什么来往,并且准备把他打发到海外去。一来担心他做了傻事,二来发觉朱瞻基的个性很果决,小小年纪是个做明君的料子,因此为了家族不能和亲王走得太近。

    但现在大哥徐汶又开启了他的野心模式,里面还有和徐家关系非比寻常的李芳,徐灏马上对徐淞吩咐了几句。

    一群轻裘肥马的青年肆无忌惮的冲过来,在徐灏不远处停下,朱高燧想了想下了马,走过来笑道:“本王刚刚回京,听闻徐家做法事特意赶过来拜望,见过徐哥哥。”

    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亲王当众给臣子施礼,就好似倒霉的茹瑺一样,无疑是想把徐灏架在火上烤。

    可惜徐灏慢吞吞的解开外衣,故技重施的指着那件土豪金的飞鱼服,说道:“本来该我给王爷见礼,不过此乃圣上平常穿的,嫌太瘦就赐给了我,今次就勉为其难的先受王爷一礼。对了,当时总共七件衣服,分别给了连同我在内的七位大臣。”

    朱高燧悻悻的笑了笑,身边人见徐都督滴水不漏的言辞,纷纷满脸堆笑的上前见礼。

    徐灏忽然指着一个人,问道:“尔是何人?”

    那位身穿盔甲的青年忙恭敬的道:“末将保定侯孟家子弟孟贤,现任赵王府护卫,见过都督。”

    徐灏恍然,难怪感觉很面熟,原来是孟瑛的堂弟。在靖难小一辈里,他对和姐夫张辅身份相当的成国公朱勇并不看好,尽管那是很实在的老实人,武艺不俗但带兵打仗的才能却很一般。

    沐皙和沐毅也不算是很杰出的武将,更不是帅才,最看好的一个是柳升,一个则是孟瑛。孟瑛性格和张辅很像,平时沉静寡言,喜欢读书,善骑射,礼贤下士,乃是难得的帅才。

    因此早在洪熙元年,徐灏推荐保定侯孟善出任辽东总兵,把辽东交给孟善孟瑛父子俩,非常令人放心。

    这一次命孟瑛训练两万精锐,随时等待北上策应张辅的大军,可以说徐灏把最看好的三员大将都放在了北方,并对他们寄予厚望,希望能在未来数十年内,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

    可是孟贤竟然进了赵王府,徐灏有些警惕起来,如果孟贤参与到了一些阴谋中,那无疑会牵连到孟瑛身上,而徐汶何尝不会牵连到自己呢?

    类似篡位的重罪,轻则会被革掉官职远离朝堂养老,重则会被剥夺爵位,销毁传世铁卷,发配戎边。

    如果将来登基的朱瞻基感觉自己很碍眼,肯定会在此事上头做文章,简简单单的一道圣旨,一生心血尽付东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