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不白活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不白活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姑娘们玩疯了,不但把胖老板的谜题尽皆猜中,其他店家的奖品也被一扫而空。所到之处片刻间即把谜语尽皆打出,抱走东西只留下一地的红花,游人摇头大骇,轰动了贡院一条街。

    徐灏果断把人都给拐到了午门前,权智贞充满敬畏的闭着眼眸,抬手轻轻摸了下光可鉴人的铜钉,嘴上喃喃自语。

    沐凝雪也轻声说道:“祈求父母安康,儿子平安长大,夫君顺顺利利。”

    所有人都许了愿望,然后在皇城四处走了一圈,终于人困马乏了,徐灏做了一晚上的护花使者。

    不远处的金家,刘智把衙门公事和家人忘到九霄云外,每天以各种借口过来,犹如做了神仙一般,把近年来积攒的三百多两银子,全部花费的一干二净。

    没钱了又不敢去店铺拿,索性同附近的外人借贷银两,讲明了九五扣三分起利。

    借了银子转眼间花在了二姑娘身上,然后又跑去借贷,第一次信用良好利息不高,下一次逐步要加升利息,刘智好似瘾君子不可自拔,渐渐连六折加十的重利都借了。

    烟花女子大多只认钱不认人,二姑娘见他的银子都是借的,就想大捞一把。把人给打发了,是以柔情似水的说道:“奴家要给大爷做妾,哪怕是外室也好,难道舍得我接别的客人吗?”

    刘智说道:“也好,你给我做了外室,我的钱就是你的,省的落入老鸨的口袋。”

    二姑娘说道:“奴家身价不过三百金,加上打点大约需银四百,大爷可舍得?”

    刘智自然舍得,第二天溜到了家中,趁着妻子不在家,翻出装银子的箱子。打开一看,竟然满满都是五两一锭,足足六七百两。

    “好啊!每个月只给我二两银子零花,她却不声不响赞了这么多?”刘智大为不满。“呸!钱不给我花,莫非银子要留给相好的?”

    回到金家,刘智趾高气昂的拍了拍沉甸甸的包裹,豪爽的扔给了老鸨四百两。

    老鸨笑道:“大爷果然是贵人,契约得去教司坊和官府报备,七日后自会双手奉送。”

    刘智也不怕她抵赖,兴冲冲的去报喜,谁知二姑娘不开心的道:“你待我的心不真。你看众姐妹们个个穿金戴银,人说咱俩恩爱如山,我却戴的铜镯头?”

    “我知道了。”刘智转身直奔金珠店。当场打了金镯一副,金戒指五只,包了一包回家献给了二姑娘。

    当晚粉姐使出浑身解数取悦他,把刘智伺候的飘飘欲仙,谁知第二天说道:“你看看别人都穿了纱裤子。我还是布的呢。”

    刘智没奈何,只得跑到了成衣店,做了一条银红丝绸裤子,又做了一条玉色纱裙,必须要当晚做成,亲自送到二姑娘处。

    二姑娘又不乐意的道:“她们用的上好水粉,我却是几十文钱的粗劣之物。”

    如此刘智又去了胭脂铺。把最后的银子都给花光了。

    这边徐翠云的法事明日开始,麻三姑过来取银子,徐翠云指着箱子说道:“都在这里呢,拿去吧。”

    麻三姑乐呵呵的道:“也待我打开封,当了奶奶的面看一看,不是信不过奶奶。而这是众人众事的事,万一有什么差池,没的被说我在里头有什么欺瞒夹帐的勾当。”

    徐翠云心里鄙夷,面上大方的道:“打开箱子吧。”

    箱子一打开,经验丰富的麻三姑直接取出最下面的一封五十两一包的银子。将封拆开过数,整整十个银锞子。

    想麻三姑常年串百家门,见多识广,一眼发觉里面明显有六个黑锭,不禁疑心起来。

    单单拿起一锭黑的来看,平面没有什么光彩,死沉死沉的底部没有蜂眼儿,放在嘴里用牙齿啃了啃,软乎乎的,马上说道:“这不是银子,像是锡蟆似的。”

    徐翠云吃了一惊,忙说道:“怎么可能?你再看看别的如何?”

    麻三姑仔细一检查,这一封四锭真的,六锭锡裸,然后把所有封都拆开,除了最上面的,其余皆是四真六假,将近一千两银子,竟然少了五百两。

    如果只是一两封里面有问题,或许徐翠云还会疑心太太和二嫂身边的下人做鬼,可封封如此谁敢?所以也不用问了,这屋里除了丈夫再没人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正好此时刘智因没钱回家了,一进屋就见满桌子都是银锭,立时焦黄了个脸,通没了人色。

    “果然是你这王八羔子干的营生。”五百两银子对家里可不是小数字,徐翠云怒气冲天的抓起银锭扔了过去,刘智下意识的躲开,被妻子上前就是一巴掌,抬腿又是一脚。

    徐翠云大叫道:“几家的银子都被你换了假的,全家人都陪你喝西北风啊?不争气的东西,我还念哪门子的经。”

    刘智捂着脸不敢言语,麻三姑上前拉住暴走的徐翠云,连声念着经道:“阿弥陀佛,奶奶休要息怒,想想你建醮又是为何?银钱小事,丈夫乃妇之天啊!打丈夫就是打天一般。”

    今日麻三姑算是领教了徐奶奶的风采,继续叨咕道:“原来你是这么利害的人,所以才引动了天王怒。乡里人家多有掺杂白铁锞子的,防被歹人打劫了去,怕是府上以前收拾下的给忘记了,怎么就知道是刘爷干的事呢?可不能冤枉了好人。”

    徐翠云恨恨的怒道:“不是他干的,会挨了打不叫屈?你看他的样子,分明是贼人胆虚。不行,这口闷气我受不了!麻师父你且暂回庵去,待我拨了他的皮,等我消了气,让人去请你来。”

    这么强势的奶奶不能得罪了,麻三姑自然不愿多管闲事,刚要转身离去,就见刘智望着她挤眉弄眼,求她做个救命星君。

    姑子素来很喜欢刘智眉清目秀会说话,两个人屡次眉来眼去的,不过一直没有交集。马上会意,想了想说道:“刘爷,这银子到底是不是你换的,你说说是怎么回事。你不说话。别说奶奶是个快性人,搁我也受不了。饶俺们这些活寡把汉子当吸石铁一样,可要碰上你这慢吞吞的模样,我也要打他几下子。”

    徐翠云气呼呼的扭头坐在椅子上,说道:“有话就得和明白人说,叫人心里自在。麻师父你都亲眼看着了,银子无缘无故没了,不单单是我家的,这里还有我娘和嫂子的,一声不吭就偷了银子。可见不是赌就是嫖,我能饶了他?”

    麻三姑笑道:“奶奶何等的花容月貌,刘爷断断不会花在女人上头,肯定是赌钱无疑了。就算输了也不打紧,就当买个教训。刘爷你倒是说话啊。”

    刘智撒谎道:“其实此事确实怪我。陪着上司吃酒玩了几把,我又不能赢钱,回来拿银子一时不免担心奶奶骂我,糊里糊涂的换了假的。”

    “瞧瞧。”麻三姑笑道:“这也是正经事了,刘爷如今人在官场,奶奶也不能用素日的规矩约束,花些银子孝敬上司。早晚提携升官不在话下,到时奶奶也是官太太了。”

    徐翠云被姑子哄得回嗔作喜,问道:“真的是输给了上司。”

    “我发誓,这上头怎敢欺瞒奶奶呢。”刘智赶忙跪在地上,徐翠云没好气的轻轻踹了他一脚,自是不会让丈夫真的发了毒誓。

    麻三姑笑呵呵的继续连捧带劝。好话一箩筐,吐沫横飞的滔滔不绝。

    “唉!”徐翠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也不生气了,遂起身拣了所有雪白银裸,重新用纸包好。交给麻三姑拿回去,其余一半银子等法事做完了再给。

    夫妻俩虽然不富裕,可也不穷,五百两银子咬咬牙也能从铺子里拿出来。

    刘智清楚这一次算他幸运,强忍着去找二姑娘鬼混的诱人想法,不敢在犯错了。

    建醮在古时是大事,对古时的男女来说,能去的地方寥寥无几,男人除了酒楼青楼茶楼还能去哪?而女人除了佛寺道观就是佛寺道观,串门是另一回事。

    刘智身为女婿责无旁贷,徐翠桃和徐绿哥也随了几两银子,是以刘茂和李茂都得来监醮,就是来盯着的意思,省的尼姑趁人不备不念经了,再说不亲自来会显得不孝顺。

    第一天大太太王氏等娘几个乘坐马车,浩浩荡荡的去了城外莲华庵,三位女婿骑着马跑前跑后,另外叫了厨子在侧殿整备素筵。

    每天女眷早上过去拈香,晚上辞佛回家,刘茂李茂都随着每晚回家休息,唯有刘智走不了,晚上得替妻子在佛前拜忏。

    一来二去这么大的动静,惊动到了主宅这边,萧氏和刘氏一商量,也一起随着去拜拜吧。

    第五天阖家上下光马车足足三十多辆,轿子一百多乘,徐灏身为人子也得陪着。

    徐灏对京城附近的出家人一向没什么好感,一多半都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到了莲华庵,皱眉扶着老娘一步步走进正殿。

    殿内法器敲打的嗡嗡作响,姑子们念着梵咒经声,响彻内外。徐灏就发现迎出来的刘智眼眶乌青,一副纵欲过度的虚弱模样,走起路一晃一晃的,再看看那些狼虎之年的尼姑们,暗道可算逮到了个精壮后生,还不往死了糟蹋?

    此种破事他也懒得管,京城附近寺庙道观无数,管得过来么?再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萧氏等也都察觉到了刘智的异样,麻三姑不紧不慢的解释道:“这一连几夜,就算我们也还有个轮替打盹的时候,刘爷真真是至诚君子,一晚跪在佛前磕头礼拜,不肯去歇息片刻,果然是夫妻情重。若是人间子女为父母都肯如此,天下岂能不安宁和祥?只是把人也累得憔悴的不成形了。”

    徐翠云满意的道:“这还像话,也不枉我嫁了他。”

    王氏心疼的道:“快把姑爷扶着去歇息。哎呦,他身子骨不算好,赶紧煮些补汤吃上。你也真是的,万一累出个好歹怎么办?”

    朱巧巧斜瞅着刘智的样儿,嗤笑道:“是该好好补补了。呦,这庵里的师父们一个个要模样有模样,要精神有精神。”

    麻三姑干笑一声,忙躬身请太太奶奶们进去。朱巧巧故意走在后面,对富氏说道:“看紧了你男人,可别溜走了去寻野女人,碰到了类似金桂那样的丫头倒不妨,就怕被一群千年老妖精抓住了,吸干了精血,还给你一个人干。”

    刘氏回头笑骂道:“这丫头都这么大的人了,说话还这么不着三不着四的,菩萨面前不许乱说话。”

    朱巧巧笑道:“我就这么一说,没事逗趣子罢了。”

    富氏倒是认了真,恶狠狠的盯了丈夫一眼,把个徐江唬的一哆嗦。麻姑子顺着看过去,心说就这么个又瘦又小的少爷,光我塞牙缝都不够,当谁多稀罕似的。

    又垂涎三尺的瞅着徐灏,心说倒是徐家三少爷是个真爷们,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想必那话儿也是个罕见的宝贝,如果能和他春风一度的话,这一辈子也不白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