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灯节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五十二章 灯节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画舫在水面上缓缓移动,若要打开坝门,顺着两岸遍布二层民居的人工河道往外面而去,即是秦淮河了,穿过秦淮能抵达莫愁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自从徐妙锦接近侄儿的那一天起,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无需困守家中一生寂寞无趣,而是可以任性自我,乘坐心爱的船儿游遍京畿。

    对此魏国公家都颇有微词,徐达‘死’后,名下没有任何产业的徐妙锦,不嫁人就意味着青灯古佛,如今却从来不担心钱财用度,徐灏很乐意让姑姑随心所欲的生活。

    朱仙媛最近有些患得患失,母亲正在四处物色如意女婿,对此既有些期待又不免恐惧,闷闷的道:“好。”

    青霜则显得没心没肺,说道:“一色杏花红十里。

    朱仙媛心不在焉的想着自己的心事,胡书萱却兴致盎然,思索一会儿说道:“莫不是二五子四点么?”

    青霜佩服的道:“不错,猜对了。”

    胡书萱笑道:“此令应该叫做同心令。”

    青霜问道:“这是何故?”

    朱仙媛若有所思的道:“你有了句诗,她猜出了你的摆法,若不是同心,岂非猜不中?你俩干脆拜了姐妹得了,这么同心。”口上说着,心里在想未来的夫君是否也能和我同心呢?

    青霜娇笑道:“小时候常和我姐玩,每次她都能猜中,果然姐妹同心,所以不难索解。”很豪气的拍了拍胡书萱的肩膀,,“现在萱儿也是我的知己了。”

    胡书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徐家的一切对她来说都那么新鲜有趣,想出门就出门。想聚在一起就聚在一起,权利甚大的奶娘在徐家竟处于可有可无的位置。不像自己和素日交往的闺中好友,丝毫不敢稍显放纵,每个月一次的诗社。已经是大家的极限了。

    忽然徐灏不屑的道:“那我猜猜看。猜中了都是老子的知己,都留下伺候我。”

    此言一出。迎来了一场笑骂,青霜叫道:“咱们别理他,越来越无耻了。”

    徐灏无奈一笑,堂而皇之的要了权智贞后。即使连小手都没摸过,也无疑伤了很多女孩子的心,张钗就是一个例子。也好,常言道最难消受美人恩,摆脱掉不成熟的单恋,该干嘛干嘛去。

    胡书萱因猜对了,喜滋滋饮了一杯酒。脸色有些红了,她奶娘已经在岸上的水榭里醉得一塌糊涂。

    将盆儿和骰子拿过来,背着大家顷刻间摆好了,又把盆儿移到了桌子上。随口念道:“半是梅花半雪花。”

    金燕燕还在皱眉苦思,家里管得严几乎没玩过骰子之类,压根一窍不通。青霜想了一想,说道:“莫不是么五分相?”

    胡书萱拍手笑道:“一点不差,姐姐真慧人也,咱俩再来猜两个好不好?”

    于是她又摆了一个,期待的道:“十八学士登瀛洲。”

    青霜稍加思索,说道:“有了,里面定是全三色子。”

    “又对了,”胡书萱激动的道:“咱俩真是心有灵犀,不行了,非得磕头拜把子不可。”

    青霜也激动的道:“也不用烧黄纸,抽几根绿竹供上,磕三个头。”

    徐灏瞧着她们小女儿的娇憨模样感到非常有趣,过去把骰子扔在碗里,摇了摇倒扣在桌上,说道:“雪飞六出,猜对了洪熙大典一套。”

    顿时所有人的眼眸都亮了,洪熙大典包含了古今绝大多数书籍,当世除了皇宫和徐家之外,就连各地读书馆都不全,这奖励委实太豪爽了。

    唯有青霜不满的道:“姐夫你随便说了一句,没有按照古诗摆骰子,谁能猜得出?”

    “那肯定了。”徐灏笑的很阳光,“你当大典容易得到?一整套二十万两银子都不止呢。”

    胡书萱惊喜问道:“当真?”

    “当真。”徐灏随即补充一句,“机会只有一次,只限一人,输了喝一大杯酒。”

    “不干不干。”所有人都不满起来,青霜撒娇道:“每个人一次机会。”

    徐灏摇头道:“那怎么行,你们这么些人,总有一人会猜对,你觉得我很傻么?”

    “切!”青霜习惯性的口吐姐夫的习惯用语,当下她们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权智贞没有参与其中,她和胡书萱一样,自小生长在一板一眼的家庭里,几何时见识过徐家这么宽松的风气?所谓贵族少女必学的规矩礼仪都沦为了一张废纸,徐家的花园完全是另一个世界,不受任何人的影响和约束。

    好半天,就见胡书萱被推举出来,诚惶诚恐的认真思索,似乎下一刻会关系到终生幸福似的。权智贞再看看自己的男人,目光正看着外面的风景,她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这是位不可思议的男人,随口拿出二十万两银子的书籍,只为了再寻常不过的酒令,为了博得女人一笑,怎么看怎么是个大大的败家子。

    最终在众人的期待和鼓励下,胡书萱捏着拳头,一字一字的道:“一定是么五子六点了。”

    徐灏二话不说直接把碗儿掀开,笑道:“你输了。”

    大家赶忙低头一瞧,却是一个全么色子,纷纷难掩失望的唉声叹气。权智贞就发现男人对坐在对面的徐家四小姐努了努嘴,徐翠柳马上大赞道:“摆得好,摆得好,真真匪夷所思,出人意外。”

    徐妙锦无语的直摇头,几何时翠柳很没骨气的做了篾片妹妹?拍起马屁信手拈来,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 平南文学网)

    权智贞惊讶的捂嘴轻笑,就见兄妹俩很有默契的互相拍了一下手掌,这还没完,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翻手动作,最后竟然互相以肩头碰了下。

    权智贞和胡书萱金燕燕顿时张大了嘴,诚然二人的动作很潇洒好看,可怎么看怎么流里流气。有一种很奇怪的不协调感。

    徐妙锦生怕她们误会什么,解释道:“据说此乃昆仑人庆祝胜利的动作,是男人用的,翠柳觉得好玩就练习了下。家里也只有她敢和灏儿胡闹。”

    胡书萱问道:“是昆仑奴么?”

    徐灏说道:“肤色差不多。源自同一个祖先,来自古老的非洲大陆。南洋进献的麒麟也就是长颈鹿。就是出自那里。”

    眼看求知欲甚强的胡书萱又要发问,对此早已扰不胜扰的徐灏指着徐妙锦,说道:“问她,那是我的亲传大弟子。”

    “没大没小。”徐妙锦白了眼。转而笑道:“三人行必有我师,倒也不算乱了辈分。”

    转瞬间到了正月十五元宵佳节,这一天星桥铁锁俱都打开,天下各地的城市皆是不夜之城。

    徐灏陪着自家女眷沿着街道步月赏灯,到处仕女云集,人人装束十分华丽,望之如同传说中的女儿国。

    沿着主街去了贡院。两边经营文雅物品的各家店铺悬挂着别致花灯,垂着一张张的谜语,供游人随意猜谜。徐家女人们走走停停,最终选择了一家门口。架子上的灯笼粘着近百谜条。

    徐灏站在最外围,一群如花似玉的女人聚在一起,想不招惹苍蝇都难。

    一个长相猥琐的青年挤了过来,徐灏慢条斯理的脱下斗篷,露出身上耀眼夺目的明黄色飞鱼服。

    徐灏笑的很贱:“不好意思兄台,普天下就这一件,圣上御赐的。”

    青年呆住了,二话不说扭头就跑,周围就指望一年一度的灯节好吃些豆腐的男人们立时四散而去,再不长眼睛也知道飞鱼服是啥,敢堂而皇之显摆明黄色的家伙,自然不是龙种就是权贵。

    徐翠柳对沐凝雪说道:“嫂子,你没发现哥哥最近心情大好么?好似顽童一样。”

    沐凝雪苦笑道:“大概因即将要出门吧,就好似鱼入大海,心情自然好了。”

    同一时间,徐家男人一一露出了御赐飞鱼服,估计王孙公子见了都得绕道。

    随着男人们一哄而散,马上有很多女人欢欢喜喜的跑过来,这段路实在是不堪骚扰。但也有一些女子追着男人们去了,貌似人家出来就希望能找些刺激,某人实在是太煞风景。

    据不科学的试验,好色程度其实男女都一样,无非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古代女人完美体现了什么叫做:闷骚!

    灯谜前,一时间人人都沉浸在解谜的思绪中,有的女人轻轻摸着耳垂凝思,有的蹙眉用心测度字面,有的彼此低声讨论,也有人在反复搜寻谜题,时不时有人猜中了答案,迎来众人的喝彩,人与人之间挨挨挤挤,热闹非凡。

    徐灏叉着腰站在外面,很替老板感到难过,因为所有奖品都要送出去了。

    女人天**占小便宜,这和有没有钱没关系,出来前就开始摩拳擦掌预备着大干一场,而这家店铺又是奖品最好的。

    那中年胖乎乎的老板犹自不知来了天敌,得意的道:“都来瞧瞧,我这里都是上好的文房四宝,十文钱猜一次。”

    有女人说道:“别人都是免费,灯节图百姓一乐,你倒好还要钱。”

    老板很的一扬手,湘妃竹扇迎风展开,笑道:“我不是图财,而是要设置门槛,省的是个人就来挤占地方。看看这些美若天仙的娘子们,美人我不收钱,男人嘛一两银子也不行。”

    敢情是专为近距离欣赏美女的家伙,徐灏心说土豪的世界果然我不懂,却忘了他身上的衣服在灯火照耀下,鲜明的土豪金。

    沐凝雪和徐妙锦相视一笑,随意念道:“子谓伯鱼曰一章,打四书人名一。”稍加思索,向胖老板说道:“这个可是告子么?”

    “正是。”胖老板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好一位气质高贵的绝美少妇,马上双手在桌子上取了一匣诗笺递了过去,沐凝雪笑了笑,芷云瞪了老板一眼,伸手接了过来。

    大家见她今晚兴致颇高,自是选择了旁观,任由一个人继续猜下去。

    沐凝雪指着旁边的迷条,“潘金莲嫌武大,打诗经一句。这谜面倒古怪得紧。”凝神一想,说道:“莫非是‘不如叔也’么?”

    老板赶紧拿了十支湖笔,芷云笑嘻嘻的接了,附近的人们见凝雪如此捷才,人人称赞,

    “菊圃,打六才子一句。”凝雪不假思索的道:“是黄花地。”

    “不错不错。”胖老板双手奉送了四锭徽墨,十分佩服。

    “无垢明镜高高覆,灿烂绫锦层层铺;火镰击石光闪闪,捋下簪镯锵锵丢;琥珀串连珊瑚带,悲怆啼泣泪交流。”

    沐凝雪念完,瞧了眼得意洋洋的老板,说道:“作的很新奇,对的也极好。店家,无垢明镜’是晴空:‘绫锦层层’是云采:‘火镰光闪’是打闪:‘簪镯锵锵’是说雷,‘琥珀珊瑚带’是说虹:‘啼泣泪流’是说雨,我说的可对?”

    心悦诚服的胖老板苦笑着拱拱手,然后拿起一刀上好宣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