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富户部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五十一章 富户部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且说富氏丢魂失魄的回来,徐江继续躲在母亲房里,王姨娘将金桂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徐增福夫妇听,夫妻俩心里向着金桂,略责备几句,倒是狠狠数落了富氏一顿。

    丫头们都避在外面,不敢进屋。富氏一个人呆在里面,有感于那边热热闹闹,自己这边却冷冷清清,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而且如今整个徐家都知道她不贤,连累老父亲的名声受损,不免十分愧疚,哭了好半天,晚饭也不吃,趴在床上未免一时想不开了。

    找了根腰带,明朝富贵人家使用的床榻就像个房子一样,高达两三米,正常人系在上面就能上吊,她因身高的问题却不行。

    站在榻上好不容易把腰带斜挂在了房梁上,使劲拽了拽纹丝不动,如此富氏长叹一口气,双眼一闭脚一松开。

    万幸丫头们一直听着哭声,奶奶不睡她们也不敢休息,忽然不见了声息,金珠遂推门进来瞧瞧,要是睡着了大家好睡。

    猛然看见小姐在那打秋千呢,一晃一晃的,吓得大叫道:“不好了,上吊啦,快来救人。”

    四个丫头慌忙一起跑了进来,挪凳子寻剪刀,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富氏救了下来。

    一个丫头飞跑去报信,其她人拍打身子使劲呼唤,富氏昏昏沉沉的一口痰涌出,没死了,却又开始哭了。

    这边王姨娘闻讯大吃一惊,望着儿子说道:“这就是你前世的冤家,不知要弄的什么下场。”

    徐江喜道:“死了没?”

    哪怕是恨不得富氏去死的金桂,闻言也不禁为之心寒,王姨娘也狠狠瞪了他一眼,披着一件衣服匆匆过去了。

    看见媳妇已经被就醒,躺着捂着脸哭呢,心里一块石头方才落地,只得好言抚慰道:“痴孩子。为何要寻短见?太太说你是为了你好,一个丫头值当去骂么?快好好的不要胡思乱想了。”

    富氏只是哭也不理她,王姨娘不禁又羞又恼,勉强安抚几句便出去了。

    大半夜的徐增福也被惊动了。对着妻子说道:“原指望妻强夫弱,能把江儿管束的走上正道,可媳妇如此泼悍,实在是不成体统,骂了几句就要寻死吓唬给谁看?咱徐家岂能任她骑在头上。

    明日请亲家过来,当面把话说明白了,万一将来出了差错,话说在了前头,省得麻烦。”

    刘氏说道:“要我说一纸休书得了,难不成你也惦记人家的家财?”

    徐增福不悦的道:“我有个好侄子好儿子。三代之内不愁吃穿,惦记人家的产业作甚?可是说一千道一万江儿有错在先,我娘绝对不会同意,要不然你去说。”

    刘氏赶紧摇头,说道:“我哪敢去?好不容易老太太待见我了。连儿子儿媳的事都管不了?我可不想当着一群孩子的面被训斥。”

    “那不就结了。”徐增福叹了口气,“说到底咱俩也有不是,不闻不问,今后得多劝劝。”

    到了次日,徐增福先派人去把徐灏叫了来,借此提高声势。

    叔侄二人很难得的坐在书房闲话,徐灏已经知道了冯文君是被徐淞买走的。安置在了皇姑寺。徐湖渐渐也没力气闹了,得知心上人平安无事后,如今正静坐书房绝食抗议。

    徐灏忍不住问道:“三叔,真的不许进门?”

    “不行。”徐增福口气坚决,“此事没得商量,就算湖儿饿死。我也不会通融。”

    徐灏点点头对李冬说道:“去告诉老七,我赞同三叔的意思。他只有一条路,听从家里安排先成亲,一年后冯姑给他做小妾,要不然出家当和尚。那冯姑在隔壁做尼姑,一辈子朝朝暮暮,暮暮朝朝。”

    李冬憋着笑去了,徐增福喜道:“到底是我的好侄儿,向着你叔叔。”

    “那是。”徐灏也笑了,“身为徐家子孙,他有责任为家族联姻,这由不得他拒绝。”

    徐增福越发欢喜,忙问道:“你相中哪位大人家的闺女了?”

    徐灏说道:“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儿,等我想好了再来和三叔商议。”

    这时候富老爷来了,徐增福赶忙和徐灏迎了出去。

    富老爷一辈子在户部做官,德高望重,因精于算计善于打理产业,没贪污受贿三十年来也积攒了万贯家财,人称富户部。

    洪武朝国库充盈是和这些兢兢业业的户部官员分不开的,这样的前辈就连夏元吉见了都得规规矩矩的上前请安问好,再说官场上最讲究个论资排辈,徐增福在亲家面前就好比十岁孩子见了五十岁的爷爷。

    因有侄子坐镇,使得徐增福增加了底气,当下从头到尾,将他闺女这样打女婿,指使丫鬟如何设计陷害,又怎样骂婆婆,昨日又怎么打婆婆的丫头,连同在夜里上吊的话,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把个富老爷弄的惶愧至极,女儿如此霸道,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心中过意不去,叹息道:“亲家,都怨我太过宠溺了她,小女自幼无母教导,以至于盛气凌人不服管教,可事已至此,今后凡事都不要理她。你放心,我没有儿子,女婿自然倾力扶持,一定要成就了他的功名,将来所有产业都留给女婿来继承,只求不要休了小女。”

    徐灏看着说着说着已然老泪纵横的老人家,还能说啥?徐增福见亲家通情达理,深深谢了。

    徐灏陪着富老爷出来,途中富老爷叹道:“都督您少年英雄,而小女自小就崇拜当时豪杰,对你是真的万分尊敬,您说一句话比小老儿说一百句都好使,但求能时时照拂一二,则我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帮夏大人把道路水路修好。”

    户部人人都知道徐灏非常重视交通,因道路和军事密不可分,这几年朝廷先培训了一大批官员,然后派往全国各地详细勘察当地的土质等信息,筹备在官道的基础上改为铺设水泥或沥青路面。

    工程量之大可想而知,虽然不会把国都迁往北平,但京杭大运河的重要意义也一样毋庸置疑。此外还有治理黄河等水患,每一件事都要耗费无数金钱。

    能有位经验丰富廉洁奉公的老户部帮忙,自然再好不过了,不然层层官员稍微动下手脚。海量的银子就会不知了去向。

    相对于正事,徐江的个人幸福算得神马?徐灏马上把弟弟的幸福抛在了脑后,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富老爷早就知道必有这一天。

    到了女儿房中,富老爷见宝贝闺女头不梳脸不洗,眼睛都哭肿了,心疼的要命,劝道:“闺女,你如今是人家的媳妇了,比不得在家做小姐。爹不求你有贤名。可公婆能得罪么?女婿年纪小不懂事,你不会好好劝他,一个丈夫能随便动手?”

    富氏原以为父亲来了,会替她出口气,谁知反倒埋怨自己来了。大嚷道:“我不贤,当初谁叫你生我?不帮我出气,那也不用您老来了,我不信他家能把我怎么样,徐灏他就算杀了我,他也得偿命。”

    富老爷见女儿如此无知,悔不当初宠溺过头。可出嫁的闺女又不好骂她,怒道:“玷辱家门的孽障。”

    忽然就见徐灏走了进来,什么表情都没有,富老爷在看女儿马上笑了,就见富氏赶紧站了起来,比只猫还老实。

    其实徐灏又能把她怎么样?这方面还不如朱巧巧管用呢。装模作样的冷冷扫了富氏一眼,一句话也没说扶着富老爷转身走了。

    返回书房,徐江低着头候着老丈人,富老爷一把拉着他的手,说道:“小女无知。贤婿不必记怀,凡事看在我的面上。你的前程有我,只管放心。”

    就这样徐江把老丈人送回了家,富氏没人撑腰也没了脾气,不过她很聪明的发现徐灏貌似没想象中的生气,似乎又很尊敬她老爹,王姨娘依然那么客客气气,丈夫仍然怕她怕的要死,在徐家的处境没想象中的难捱。

    徐妙锦的画舫里,权智贞一来就自觉的跪坐在徐灏身边,神色恬静,动作温柔,每一秒钟都在用心服侍,比之照顾徐灏最细心的丫头还要认真。

    徐灏大叹太疏于管教了,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身边的丫头一个个越来越傲娇,再没人时时刻刻的关注着自己的冷暖。

    当然他还是喜欢女孩们能保持各种各样的活泼天性,中国对待女人的礼法即使越来越严厉,但总是保持着一种平衡,总的来说中国人天生崇尚中庸之道,什么事都认为过于极端了不妥。

    而日本韩国就做的太极致和细致了,也是岛国的必然,无论什么事情都要万众一人,在行为上出格就意味着要被整个社会所排斥。

    就好比旅游排名,日本遥遥领先,无论到哪都一群人温文有礼的来,温文有礼的去,素质是挺高,可说穿了大多数人丝毫不敢随心所欲,从小就受到影响,集体就意味着一切。

    而名声最差的两大国,美国中国,身为大国人,成长的环境使得胸襟比岛国人开阔,天南海北各地的国人性格不一样,个体差异非常大,这是日本和韩国等永远也比不了的。林子大了自然什么鸟都有,说是平均素质不好也对。

    美国身为超级大国,国人素质和中国半斤八两,其实素质就是那么一回事,生活条件好了,自然而然的就会提高。

    可这就是大国人,想战斗民族的老毛子,桑巴国度巴西,人口大国印度,老牌强国英国,包括法国德国意大利,素质也没好到哪里去。就让外表礼貌内心冷漠的日本人沾沾自喜去吧,他们会永远得到全宇宙人民的喜欢。

    闲话休提,徐妙锦和徐翠柳坐在另一侧,小声商量要不要跟着一起出门,甚或是出去了干脆就别回来了。

    胡书萱和金燕燕今日被青霜邀请前来做客,有些局促的坐在船舱中间,不时偷偷瞧一眼被朝鲜美人喂食的徐大才子,撇了撇嘴暗骂一声荒-淫。

    张钗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她这是最后一次作为姑娘过来,终于抗不过父母的压力,答应嫁给朱勇。

    对此徐灏没有任何感觉,本来就没和张钗发生过交集,完全是人家的一厢情愿。

    青霜取了一副骰子,将一只墨色瓷碗,一只翠玉茶杯背着朱仙媛等人,将骰子放在里面,提议道:“这是个老令,骰子摆成一个样式,或分相或不同、或五子或全色,要用古诗一句,大家猜想。现在我已经摆了一个式儿,我说句古诗,你们猜猜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