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煞气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四十三章 煞气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张武死后追赠潞国公,是以府上悬挂着国公府的金漆大匾,看上去非常的威风气派。

    而此时此刻外面花灯璀璨,里面却哭声一片。

    徐灏背着手站在堂上,堂下站满了锦衣卫,随手拿去一件名贵瓷器,看都不看的扔到了外面。啪!摔得粉碎。

    指挥使肖伟从内宅匆匆走出来,神色间一副不胜唏嘘的模样。

    “都督,这张文分明丧心病狂,因伤及无辜被老夫人责备了几句,晚上竟然潜入房中把人给杀了,下人都不敢声张,竟隐瞒了半年之久。”

    徐灏神色不变,反手给跪在一边的管家狠狠一巴掌,把人抽的嘴角鲜血直流。

    “拖出去乱棍打死,尸体喂狗!”

    “是!”

    瞬间冲过来四个锦衣卫,把哭喊着饶命的管家拖了出去,很快就没了声音。

    肖伟赶忙请罪道:“都是下官办事不力,以至发生如此恶事,还请都督处罚。”

    徐灏冷道:“你是该受罚。你到底是怎么掌管锦衣卫的?最近好多事你都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岂有此理!不过你为人忠厚没有害人之心,算了,此事不和你计较。”

    毕竟满朝文武都不想面对无孔不入,专门打探官员隐私的锦衣卫,徐灏也倾向对外而不对内,肖伟的为难处他很清楚,对于锦衣卫的使用一直是个难题,他不想养虎为患。

    至于张文杀母,张夫人不是亲妈自然下手肆无忌惮,张家亲族不多又都远在北平,下人惧怕张文,隐瞒了这么久并非不可能的事,只是可怜张武将军生了个穷凶极恶的逆子。

    张文咎由自取,这罪名大了,凌迟处死都不为过,而且一干知情不报的下人全都活不了。

    不过如此一来。徐灏也松了口气,当得知张文屋里囚禁了四五个无辜女子,并且折磨致死了二人后,他当即就要亲手活剐了对方。但被肖伟和李冬等人死死拦住了。

    理由是张文毕竟是张武唯一骨血,杀了他简单,却不免会令靖难群臣为之心寒,严重些甚至会从此离心离德,所以犯不上出于一时愤怒,做了得不偿失的事儿。

    经过锦衣卫的严刑审讯,陆续一件件恶事都被揭发出来,张文杀了母亲还不算完,连妻子都给关了,而她妻子还是个郡主。这家伙手中沾了十几条人命。

    反过来肖伟和闻讯赶来的公侯伯们,又一致劝徐灏出手直接杀了恶贼。理由则是此事一旦处理不好,会大肆牵连到其他人的身上,更会祸连张家九族,危极张家宗坟的大罪。

    徐灏被他们给气笑了。冷笑道:“涉及到郡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满门抄斩也是活该。”

    说完徐灏又说道:“把那几个混蛋带过来。”

    在大家伙的注视下,锦衣卫押过来三个鼻青脸肿的男人,徐灏抽出肖伟腰上的绣春刀,走过去一刀一个,三颗头颅掉在了地上。

    徐灏扔掉了绣春刀。转身恶狠狠的瞪着一干权贵,唬的大家伙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徐灏抬手指着他们好半天,最终无话可说气冲冲的走了,其他人寻思下也都摇头散去,很快肖伟把此事上报朱高炽。

    大过年的发生此等骇人听闻的恶事,大怒的朱高炽下旨命三司会审。从重从快从严定罪,绝不姑息。

    两个月后张文被凌迟,牵连其中的三十来人都被当街处斩,张家爵位被革除,全族上下全部发配辽东。

    要说古代最不人道的就是祸及亲属子女了。但最大快人心的也是株连九族,对一些十恶不赦的贪官污吏,草菅人命的权贵,单单处死他一个,实在是太不解恨了。

    一路上徐灏阴沉着脸,一副随时都会发火的征兆,亲卫们谁都不敢在这关口触霉头,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功臣中出现一两个混蛋不足为奇,徐灏也不是没经历过,他生气是因为这件事太不让人痛快了。

    首先是和张家往来频繁的功臣们,难道就一点风声都听不到?无非是明明知道一些风声却不愿说出来,为了手足之情,却间接害死了更多的人命。

    其次是他当时的反应不可谓不快,问出了罪魁祸首马上杀上门去,谁知影视里面的情节都是假的,谁他娘会傻不拉几的等着英雄去救美呢?他们救援的速度固然快的惊人,却还是没有张文祸害女人的速度快。

    大概知道了即将大祸临头,这家伙和手下轮暴了那两位少女,一个当场咬舌自尽,一个事后跳了井。

    眼睁睁看着风华正茂的女孩惨死在眼前,徐灏怒火冲天也就不奇怪了,就算亲手斩杀三个该死之人,也不足以平息心中的怒气。

    回到家中,李冬赶忙把消息散了出去,意思是少爷真恼了,女眷最好别去串门了,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吧,省得出现个意外,这位爷还不得暴走啊!

    这令早已商量好去谁家逛逛的女人们失望不已,耳听外面依然鸣锣击鼓,阵阵传来丝竹弹唱的乐曲,京城显然没有受到强抢民女的恶性案件所影响,继续一派歌舞升平。

    一队队游人踏着悦耳的旋律节拍,兴致盎然的跳着舞蹈在街上前进;张灯结彩的鳌山一丈多高,各式各样争奇斗艳的彩灯流光溢彩,舞狮子划旱船的队伍热热闹闹的表演,迎来百姓的热烈掌声。

    到处都燃放着烟火,丫头们盛装打扮,一个个趴在栏杆上,眼巴巴的瞧着外头。

    一群女孩围着几位少奶奶,朱巧巧说道:“我是灯草拐杖,可做不得主,你们别来求我。”

    今晚沐凝雪和萧雨诗都不在家,齐刷刷的恳求目光都转向了王玄清,徐翠柳见状悄悄溜走了。

    王玄清推到了麝月身上,麝月又推给了香萱,香萱推香菱,香菱又跑去央求月兰和竹兰。

    竹兰没办法去对晴雯说了,晴雯坐着纹丝不动。骂道:“都没见过世面么?非要这会儿去出门?还是赶着去私会情郎?一个个打扮的花里胡哨。”

    竹兰苦笑着说道:“罢了,你少说几句吧,我去替你们禀禀,大不了挨一顿骂。”

    徐灏正一个人喝着闷酒。刚杀了人煞气冲天,谁都不敢近前三尺,连老太君和萧氏等无不退避三舍。

    竹兰附耳说道:“溶儿哥几个家的嫂子们节间要请大家去坐坐,本来都说好了的,去还是不去?”

    徐灏有气也不会对家里人发,说道:“去吧,街上已经出动了大批人手,让李冬他们多留点神。”

    如此一群女人欢天喜地的一起出来,李冬安排亲卫拿着灯笼,他们的媳妇闺女也在其中。小厮们一边点着花炮,一边前后左右的乱跑。

    各家都住在同一条街上,走不了几步就到了,徐溶妻子早早等在门前,把人都接进家去。

    朱巧巧自是当仁不让的带着徐灏的女人们。没关系的则爱去哪去哪,她也不管。

    徐溶娘子即李秋的堂妹,笑道:“饭菜都预备好了,快请入席吧。”

    王玄清说道:“都吃了饭了,酒就免了,我们坐坐就走。”

    “那怎么行?”娘子又说道:“大过节的,姐妹间一起开怀畅饮。左右都是咱们娘们,没有不三不四的外人。”

    朱巧巧斜倚着软榻,说道:“我在这儿呢,你们吃些酒不妨事。但只不许吃醉了耍酒疯。”

    晴雯几个都笑了,不一会儿徐沂等同族家的妻子纷纷过来,徐溶等爷们因家里被鹊巢鸠占。结伴去街上玩了。

    且说徐灏在楼上,几个不愿出门的丫头都在楼下,围着火锅吃着甜酒说着话。

    这时进来了几个小子,领头的是大管家徐贵的二儿子徐岱山,今年一十五岁。说道:“下了雪,转眼间沾在身上都是水珠,怕湿了衣服,叫我们回来拿些斗篷和伞。”

    芷云不乐意的道:“那得回内宅,再说衣橱都需钥匙,屋里没人了,怎好随便去她们的房里翻衣服?万一丢了东西跳进黄河洗不清。”

    徐岱山看了一个丫头一眼,哀求道:“姐姐你行行好,总不能叫我们空着手回去?”

    秀春见状说道:“夫人外间大橱里,有十几件新作的石青鼠斗篷,本来就是预备去辽东时挡雨而用,何不拿出来?不够咱们屋里的凑一凑,再不够也只有打伞了。”

    沐凝雪房中一直是芷云掌管,无奈起身道:“你们去垂花门等我,除了秀春外,大家都跟我走一趟吧。”

    徐岱山打躬作揖的道:“我们身上还剩了好多烟花,等你们回来,放给你们看。”

    这话令三四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露出笑容,本身都是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相互之间都很熟悉,其中自是有几对青梅竹马,早早订了亲的。

    不然这么热闹的夜晚,她们为何会心甘情愿的不出门?而徐岱山几个又为何跑回来?估计就算不下雪下雨,也得随便寻个由头彼此见见面,说上几句亲热话。

    而秀春目前还没有意中人,芷云的未婚夫则是沐家那边的,今日恰好轮到她值夜,没人愿意替她,是以一肚子的闷气。

    如此整个楼下就剩下了秀春一个人,她寻思着上去给少爷烫烫酒,问问需要些什么,刚起身就见桑新柄鬼鬼祟祟的溜了进来。

    秀春板着脸问道:“按规矩成年的爷们不得进来,进来也得先请示一声,你要做什么?”

    “这不是外面没人么?”桑新柄解释道,笑嘻嘻的走到近前,“好日子不见你去探望干娘了,这不,我就来看望你。”

    秀春骂道:“平白来看我做什么?你快走吧。”

    “别呀!”桑新柄低声笑道:“正要告诉你一件喜事,我求了朱爷对少爷说了,开春就把你嫁给我。”

    秀春身子一颤,不可置信的道:“哪个朱爷?少爷,少爷他当真点头了?”

    “朱高朱大爷呗,除了他谁在少爷面前说话好使?”

    桑新柄的神色很得意,“虽然还未明说,可这不是明摆着事么,我未婚你未嫁,又看在干娘和朱爷的情面,少爷还能不答应?”

    秀春镇定下来,尽管心里很失望,但好在还有沐凝雪,只要求夫人反对,少爷又不是不听劝的人,因此冷笑道:“你先过了太太奶奶那一关再说吧。”

    说完转身就要走,桑新柄忍不住伸手拽住她的袖口,秀春冷冷的道:“少爷可就在上面。”

    桑新柄一惊,手好似触电似的松开,悻悻的目送秀春上了楼梯,这才带着不满转身离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