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也是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三十八章 也是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沐王府,沐夫人见孙氏领了个闺女回来,见她虽是贫家女儿,倒生得端庄美貌,约有十六七岁的年纪,两眼哭得通红。

    身上穿着件旧纱衫子,旧花布棉袄,旧桃红棉布裤子,扎着裤脚,一双绣花鞋不大不小刚刚好。

    仔细瞧着闺女的眉眼很灵动,应该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沐夫人和杜芊芊瞧着都很喜欢。

    沐青霜也对闺女很感兴趣,问她道:“姑娘,你姓什么,家里还有谁?姐妹几个?你父亲是做什么的?今儿是要到哪去?你不要害臊,只管说给我们听。”

    沐夫人就笑,说道:“这丫头赶上你孙嫂子的快嘴了。还饿着肚子把?先让姑娘吃饭,咱们回头再说。”

    杜芊芊吩咐丫头端来桌椅和饭菜,请姑娘坐下来用饭。这位姑娘见太太们如此款待心善,便放下心来抬起头,朝着众人瞅了一圈,伸手拿起了筷子。

    沐青霜见她吃饭的模样可不是羞答答的,夹菜扒饭皆很是爽快,但又红晕桃腮,眼泪巴叉的,给人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就这么当众吃完了饭,姑娘随手用袖子摸了摸嘴唇,哽咽道:“奴家叫荔枝,孤身一人靠着一远房叔叔,名叫韩老二。叔叔吃喝嫖赌无所不为,没钱了就打算逼奴家去接客。

    今日领我到别人家去,奴家瞧着不是好路数,他们都在一堆儿喝酒,叫我陪着坐坐。想奴家是正经人家的清白女儿,怎能做那有辱祖宗的丑事?拼了命的哭着闹着,有年轻的说且送她回去吧,慢慢劝着,强扭的瓜不甜。

    我叔叔一肚子的气,叫了一辆车拉我回家,不想就遇到了孙嫂子。”

    说到这儿,荔枝泪流满面的走到沐夫人面前双膝跪下。抱着大腿叫道:“今日万幸保全了我的身命,不然终不免流落烟花,不知死所。求求太太发发慈心,留我做个丫头使唤吧。

    我。我情愿终身服侍,粉身碎骨报答太太的大恩大德。”

    沐夫人替她伤心,沐青霜却狐疑的打量着荔枝,暗道这番话怎么那么像背诵时的语气呢?再说一个百姓家的闺女,用词遣句未免太文雅了吧?

    芊芊向来心肠最软,早已眼圈红了,忍不住跟着跪下,说道:“太太念她可怜,惨遭恶蜀黍欺凌,收了在屋里做丫头使唤吧。”

    沐青霜没忍住扑哧一笑。话说徐灏每次说笑话写笑话,都习惯用恶蜀黍三个字,连表妹也被传染了。

    沐夫人瞪了青霜一眼,柔声道:“你们快起来,留是必留的。不过也要商量个道理才是。”

    孙氏在一边冷眼旁观耳听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言语利索也很有胆识,能遇到机会就抓住,可见是个可造之材。

    而且荔枝的模样也好,因孙氏无儿无女,不禁动了收做心腹的想法,笑道:“咱家多养几个也是常事。别说添她一个。可到底年纪略大,留不住一年刚刚有了感情,就得许配出去,太太怎么受得了呢?”

    “可不是么。”沐夫人微微叹息,她正是见荔枝老大不小了,总不能学女婿身边一堆二十出头的大姑娘吧?

    孙氏趁机说道:“不如我认她做个干女儿吧。一个人也怪寂寞,求太太成全。”

    因孙氏一心想改嫁给小叔子,没少提起过此节,因此沐夫人有些犹豫,再怎么说名声也不好听。岂不是连累人家闺女一辈子遭人耻笑?皱眉说道:“要不我来认作女儿?”

    不想荔枝马上转而跪在孙氏面前,叫道:“女儿愿意,女儿愿意。”

    如此沐夫人也只好成全了她,说道:“看来你们娘俩天生有缘,也罢了,你领回去吧。”

    沐青霜悄悄对杜芊芊说道:“你没觉得她很面熟么?举止也颇为古怪,不认太太却认管家做干妈,有意思。”

    杜芊芊先是茫然道:“没有啊!我不记得曾见过她。”转而皱眉道:“好好一个姑娘家,怕被孙嫂子带走了歪路。”

    沐青霜孩子心性和沐夫人一样,素来不喜理会下面人的琐事,至此有些恍然,喃喃道:“我说呢?哼!他越来越不像话了,做事不会先和我商量一下?要了那么多女人,偏偏不要我,气死我了。”

    “小妹你说什么?”杜芊芊问道。

    沐青霜没好气的道:“哎呀烦死了,我去徐姑姑家里住些日子。”说完气冲冲的跑了,闹得杜芊芊和沐夫人面面相觑,沐夫人叹道:“这丫头到底怎么了?越大脾气越燥了。”

    这边孙氏把荔枝领到自己的院子里,白子空夫妇和朱高桑新柄正在吃酒闲话,聊着桂家的事儿,一个个很开怀,好歹把宅子要来了,没亏本。

    孙氏牵着荔枝的小手,介绍道:“这是你二叔,二婶婶。这是朱家叔叔。”

    最后指着笑嘻嘻的桑新柄,孙氏笑道:“就管他叫表哥吧。”

    要说桑新柄也是书香之家出身,其父亲在萧家村一带也是响当当的名人,当年和故世的蒋老师并称无赖二秀。

    桑新柄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他爹名叫游昆,鳏居了十余年,五十来岁好色如命,成天去做坏人名节的勾当,深为村里人所不满,他却恬不知耻,说此乃名士风流。

    金陵青楼妓女们的市语,白昼接客叫做“打钉”,游昆无所事事就在行院花街闲荡,遇见新来有姿色的姐儿,他一定要去钉一钉,完事了问他要钱,就说:“我生员也,奉圣上制例,免我一丁。”

    那时是洪武朝,普天下的妓院都隶属于教司坊管,因此龟奴们都晓得他是一个无事生非的秀才,都不愿招惹他,何况姐儿被叮了又不少块肉,大多请他走人,久而久之院子里的人都称游昆为白丁生员。

    游昆生前最广为流传的一件可笑事,是有天晚上去了一家青楼,趴在姐儿身上来了一次。歇了会儿来了精神,叫姐儿坐在他身上倒浇了一次,又过了一会儿。他同姐儿侧躺着面对面搂抱着,梅开三度。

    睡到了清晨,又叫姐儿在他身上舞弄了一回,人家管他要钱。他说道:“初次是我弄你,而二次是你弄我,三次平交不算,第四次又是你弄我,论理你该给我一次的嫖金。”

    老鸨见他是个滚刀肉,不愿墨迹就放他走了,背后往死了的臭骂,这件事很快人人皆知。没过多久,这些年的斑斑劣迹都被吏部仿到了,拿了去打了一顿板子。把秀才的身份革了。

    被当堂羞辱还在其次,问题是横行金陵白玩的本钱没了,如此游昆又气又怒,想不开病倒了。

    那时十六岁的桑新柄还姓游,近墨者黑看惯了他爹的所作所为。青出于蓝胜于蓝,凡系下流无耻的事,无所不为。

    有钱就赌,赢了钱就去逛窑子,见了好看的小官就爱,没钱了拿自己的屁股换钱。后来成天饮酒作乐,也不管昼夜喊叫的老子。没多久游昆两腿一蹬,一命呜呼。

    短短一年,桑新柄就把家给败光了,走投无路之下跑去巴结桑奶奶,桑奶奶爱他俊俏风流会来事,为掩人耳目认了干儿子。

    孙氏刚刚认了荔枝。自是不便和男人鬼混,她哪知道这位干女儿是奉命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

    当日荔枝被顾家人带到了苏州,没多久就被李素娥要了回来,并吸收她加入了锦衣卫。

    这一次徐灏要查出沐家放官帐的事,竹兰也告诉了当晚秀春的遭遇。很快这一伙来往甚密的人都掌握了。

    此等下面狗屁倒灶的丑事,对徐灏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随手就能处置了。正好李素娥禀报说荔枝是个可造之材,他就让人安排设计,一来锻炼新人,二来看看能否查出更多的人出来。

    且说徐翠云在珠宝行买了几件首饰,回到家就见刘智兴奋的道:“奶奶大喜,我要去吏部公干了。”

    徐翠云惊喜问道:“怎么回事?难道是三哥开了恩?”

    刘智撇嘴道:“他什么时候待见过我?这事还是我好友权仲雨出的大力,连那刘芳都不顶用,白白巴结奉承于他,什么事都办不成。”

    徐翠云不屑的道:“我早告诉你刘芳不济事,除了在家享乐他还能做什么?亲娘指靠不上,满京城类似他身份的皇亲国戚多了,圣上会认他老几?”

    刘智笑道:“这我清楚,当今的兄弟不就三个么?汉王、赵王和你家老三,刘芳算个屁。”

    “你知道就好。”徐翠云少不得嘱咐道:“所以我三哥你千万不能得罪了,以他性子,即使不抬举你,也断不会害了你,真有难的时候,舍他之外谁靠得住?所以你今后在官场上谁都不能信任,比方常来往的刘茂李芳之流,为了功名利禄,一准会翻脸不认人,甚至下黑手坑了你。”

    刘智重重点头,说道:“小的记住了,奶奶您放心吧。”

    徐翠云满意一笑,这才想起问道:“你要做什么官?”

    刘智咧嘴一笑,说道:“和麝月他爹一样,经杨家公子帮忙,进了吏部外司房办差。”

    “外司房?”徐翠云不解的皱起眉来。

    刘智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解释道:“这次我和刘茂都穿了公服,外司房顾名思义,就是不入流中的不入流,是给书吏打下手的公人。”

    徐翠云险些晕了过去,指着他气道:“呸,你竟敢戏耍我?做个公人领一份皇粮何至于求外人,老娘随便一句话,你马上就能去做个体面的师爷。滚!丢人现眼没出息的东西。”

    刘智丝毫不以为意,笑嘻嘻的道:“奶奶您消消气,你想麝月她爹是怎么回事?你家老三曾言明过,好生用心办差,踏踏实实做事,等到了该升职的时候,以我的身份谁会阻拦?给沐家兄弟做师爷算什么?五年之内一个知县还不稳稳当当落在我头上?”

    徐翠云觉得很有道理,顿时转怒为喜的笑道:“也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