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回娘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三十章 回娘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黔国公沐王府,连着两位国公的英年早逝,也并未令沐家的家世有丝毫减弱的迹象,现任家主沐晟依然是大明朝屈指可数的封疆大吏,武勋稍弱但文治和父兄堪称一脉相承,镇守云南屡次得到朝廷的褒奖。

    不过也因沐晟夫妇长期不在京城,素来不喜俗务的沐夫人也没心思料理家事,渐渐传出一些不好的传闻。

    正月初二,沐府上上下下都在期待着小姐和姑爷回门,而家将白子空拿着五百两的宝钞,溜溜达达的进了嫂子家门。

    白子空的亲哥哥战死在安南,因他生得风流俊俏,兄长在世时就和小妾孙氏鬼鬼祟祟搭上了手,去年嫂子李氏也病故了,遂将哥嫂遗下的家产变卖一空,得了三千两银子,在京城开了个大油盐铺子。

    孙氏一心一意的要嫁给他,在内宅深得沐夫人的信任,白子空的买卖多仗着她的扶助,最近二人开始放起了官帐。工部主事桂达借了他八百两银子,三个月一倒票,不知不觉转到了将近两千两。

    有沐家做靠山,也不怕桂老爷不还钱,今日白子空就去收了五百两,也是天无绝人之路,逼得没有法子的桂达升官了,要外放做知府,打算用宅邸来还债。

    是以白子空过来报喜,可孙氏不很在乎钱财,她指望的是能和男人住在一起。白子空对着孙氏说道:“家里那位不会同意,咱俩的事先放放再说吧。”

    孙氏说道:“这事也容易,你接她到我这来,我自有主意说服,要想赚钱,她就得点头答应。”

    接了白娘子过来,孙氏说道:“钱大家一起赚,人大家一起享,你若同我换贴拜了姐妹。那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然我就请夫人收回我家的银子,大家从今以后各过各的,老死也不相往来吧。”

    白娘子见钱眼开。也知道丈夫和她之间早有些手尾,没做多想便一口答应下来。

    白子空大喜,吃饭的时候,商量桂达这件事。孙氏说道:“昨日到他家去,听家里的嫂子们说,桂大人借了夏大人的银子做盘缠。我看这光景,未必顺着咱们的长票。”

    白娘子说道:“依着我的主意,宅子先不要,将他放松一些,想法子叫写下四千两银子的短票。还了银子再变长票,有沐家徐家在,不怕他不走咱们这条道儿。

    夏元吉自己都两袖清风呢,哪有这些银子帮他?想桂老爷不过三十几岁的年纪,咱们随便施展些手段就能引他上钩。通过他在地方放印子钱,不弄它个两三万两银子?”

    孙氏笑道:“你瞧着银子钱来的容易,实则难着呢。这半年就算沐家做靠山,也有的是官翻脸不认账,到底还是徐家的招牌管用。倒是你的主意也不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豁出去身子给官老爷们睡一觉,就算当朝尚书也得老老实实的听命。欺负沐家女人,姑爷还不得活剐了他?”

    白娘子笑道:“那桂老爷就让姐姐出面好了。”

    孙氏笑了笑,说道:“桂老爷认得我,怕是不稀罕了,还得妹妹出马,要不咱俩一起陪他。谁也不吃亏。”

    忽然外头有丫鬟喊道:“孙嫂子。小姐进府了。”

    孙氏和白娘子赶忙起身跑了出去,一大群女人们早已在等着,她俩急忙低着头走到人群里。稍后轿子到了,沐凝雪缓缓出来,后面的奶妈抱着不满一岁的徐煜。

    妇人们纷纷上前请安问好。沐凝雪含笑应对,等徐灏走了过来,夫妻俩被簇拥着进了内宅。

    沐夫人牵着徐烨的小手,笑盈盈的等着他们,沐昂的妻子不是别人,正是徐灏的表妹杜芊芊。

    徐灏在海外的时候,芊芊嫁给了沐昂,近两年夫妻俩都在云南,沐昂在二哥麾下随军锻炼,因战功升为了指挥使。

    一家人见面自然亲亲热热,徐灏对站在一边的贞清点了点头。

    今日是亲信朱高随着过来,在二道门前,白子空走过去打声招呼,非要拉着他去吃酒。

    朱高说道:“我走不开,万一上房有事交代怎么办?”

    白子空笑道:“就是隔壁院子的厢房,有事叫小子们喊一声就完了。”

    “那行。”朱高随口交代几句,随着他去了隔壁的小院子,这里是招待跟班的地方,旁边一张烧得热热的大通炕,一具四四方方的桌子,四张椅子,两条长板凳,墙壁上贴着些字画,也是底下人用来吃饭招待朋友的场所。

    屋子里没人,白子空请朱高坐下,叫小厮给他倒了一杯茶。这时白娘子扭着腰走了进来,一进门就笑道:“这几天你也不来瞧瞧我,害了相思病了,你耳朵就不发烧么?我成天家的咒你呢。”

    朱高别扭的道:“我的耳朵也不烧,眼睛也不跳,你两口子思念我准没好事。”

    白娘子笑道:“你这话说的不够朋友,敢情我们只认得钱怎地?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咱俩也不只一日两日了。”

    白子空接着道:“不是小弟多嘴,我家奶奶几天不见哥哥来,就惦记的什么似的,不住口的念呢。”

    朱高笑道:“罢了罢了,什么事说吧?又是工部桂主事的事吧?”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了,三人停了嘴,来人是徐家的管事,说道:“亲兵回去了二十人,剩下十人在屋里吃饭,亲随轿夫也都安排妥当了,不知少爷一会儿是否要出去?好留些人手候着少奶奶。”

    朱高沉吟道:“先前说了今晚住下,没说要出去。这样,你让大家伙先歇着,他们耍钱你看着点,别吵起来不好交代,就算少爷出门也不会带着太多人,四个亲卫也够了,你去吧。”

    等人走了,朱高说道:“我一摊子事呢,你们有话就快说。”

    白子空自己端着一个红漆面盆进来,朱高无奈洗了手,白娘子把自己的汗巾递给他擦手。顺便叫他瞧了瞧自己的头,整理了下云鬓。

    两个小厮捧着食盒进来,摆在了炕桌上,朱高问道:“怎么回事?”

    白子空解释道:“大厨房的饭没个吃头儿。叫人去内宅要了几个下酒菜,咱们边吃边聊。”

    白娘子笑嘻嘻的一屁股坐在朱高身边,丝毫不顾忌丈夫在眼前,三人推杯换盏。吃了一会儿,朱高说道:“说吧,是要银子还是顺长票?”

    白娘子漫不经心的解开胸前的两颗扣子,说道:“银子也要,长票也要。”

    “这话我听不明白?”朱高盯着妇人的白腻胸脯。

    白娘子说道:“桂老爷不是欠着一千多两的银子?其实那银子不是我们两口子的,我这一程也叫人逼得要死。这不我替桂老爷找了别家的银子,借给他四千两。如此还了我们的短票,让他背个长票。

    那家也是一位奶奶,不能出门的,银子由城外沐家出去的知县办着,是我再三央求他准个情儿。这才应允。你帮请了桂老爷出来,当着知县的面签了票子,事情办完了,等过几天我就去找桂老爷,不怕他不拿出一两千的银子来,反正我也没有别的,仗着这身子服侍你。诸事都有你照应就完了。”

    朱高摇头道:“你别蒙我了,那奶奶一准是你二嫂子孙奶奶,你们妯娌一个赛一个的精明。当初一来看在她的面子上,你又看得起我老朱,二来是念着老白的情分,帮你们介绍了急等着钱用的桂主事。

    他胆子小不说。人又拘谨,眼下正愁那两千两的短票还不起,你这会儿叫他再借四千两换了两千两的短票,杀了他也办不到,这事不可行。万一把人给逼出个好歹。被少爷知道了,我命保不住你们也别想活了,他那脾气一旦点炸了,千百条人命都不带眨眼的。”

    白娘子笑道:“既然你猜到了,那今晚就在家住一晚上,咱们妯娌俩服侍你一个大乐,什么花式都任凭你耍。我倒也罢了,二嫂子细皮嫩肉一身雪白,连姑爷每次来了都要多瞅几眼呢。”

    “这儿?”朱高顿时动了心,眼珠一转说道:“这事还是得应在你们妯娌身上,桂主事什么都好就是好色,如果不是为了满足外室,当初也不会借了高利贷。明儿我和他说说,你白娘子亲自请他吃饭,商量还钱的事,他听了必来,老白就不用见他了。

    地点定在外面,你们俩好生打扮下,陪他吃酒吃好了,尽力陪他乐一乐,那时你们一上一下夹着,说什么就是什么,看他敢说一个不字?沐王府的女眷岂是好欺负的?”

    内宅花厅,精心打扮的孙氏亲手捧着水盆上前,徐灏净了手后,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要说妇人长得不算很漂亮,但细长的眼眸,丰满的嘴唇,细而长的脖子,窄窄的腰肢,挺翘的臀部,属于那种非常风骚柔媚的成熟少妇,一看就会令男人想入非非。

    其实此种天生狐媚相的女人,翠柳无疑要远胜孙氏,不知是多少徐家男人的意淫对象,相对而言凝雪就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可男人就是如此,遇到别有特色的女子,总会下意识的多看几眼,养养眼睛也不错。

    孙氏抿着嘴一笑,风情万种的转身出去了。这时表妹杜芊芊厌恶的道:“听闻她和自己的小叔子有一腿,还私下里放印子钱呢,沐家的门风都被这些不要脸的贱货给败坏了。”

    徐灏看了眼表妹,昔日单纯善良的女孩子,嫁为人妇后也就不再天真了,说起男女之间的话来毫无顾忌。

    贾宝玉说的话不无道理,少女天生是水做的,但嫁了人后就染上了泥。

    沐凝雪蹙眉道:“竟有此事?”

    杜芊芊说道:“我夫妇和二哥二嫂远在云南,自从嫂子不帮着料理家里的事后,下面人眼见太太面上严厉,实则最好糊弄,渐渐的就变得不像话了。”

    徐灏知道妻子毕竟徐家的媳妇,娘家的事儿也不好多管闲事,是以说道:“无非几个蛀虫而已,把家里托付给芷晴他爹娘或信得过的老辈,该罚就罚,该撵出去就撵出去,我给他们做主,看谁敢多嘴多舌?

    大家族就是这么一回事,免不了家人中良莠不齐,你们俩也不用太忧虑,过日子么,好事坏事都避免不了。”

    杜芊芊欣然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有表哥出面再好不过了,就算是太太身前有体面的老人,到时有她老人家的宝贝姑爷坚持,只定也不会说什么。”

    沐凝雪忙说道:“过了正月再说,最好不要闹得人心惶惶,令我娘面上难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