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秀春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二十七章 秀春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如今孙儿辈只剩下徐湖还未成家立业,懂事听话人也生得俊俏,老太君向来很疼他,可惜不但是庶出,性子也比较怪异,不会讨长辈的欢心,所以老太君从未养在身边。

    在临夏阁合家团聚的时候,老太君想起了徐湖,便吩咐月兰领他过来。

    徐湖来了后跪在膝下请安,刘氏说道:“这孩子成天家的总不言语,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坐在那儿就是一天,站在那儿又是一天。除了念书,就是呆呆的样儿,真叫人担心。”

    老太君不禁担了忧,拉着徐湖的手说道:“要不就搬到我身边来,祖母这边人多热闹。”

    徐湖摇头道:“念书要紧,再说孩儿也不习惯住在内宅,女孩子太多了不方便。”

    老太君听了很开心,笑道:“好孩子。”

    坐在太太席中的安妃仔细瞧着徐湖的相貌,秉承了徐家多俊男美女的优良血统,玉树临风,私下里问萧氏:“湖哥儿这孩子怎么样?”

    萧氏说道:“人品没得说,他们这辈里比我儿子还要强些,就是书呆子气最重,少年老成的谦谦君子。”

    安妃微微摇头,也不知女儿喜不喜欢过于老实的读书人,以过来人的经验来说,就怕郎君不懂温存,连和妻子在一起时也一本正经的,实在无趣。

    这边老太君吩咐道:“叫你三哥带你玩,同姐妹姑娘们一堆去热闹,谁也不许唬着他。”又吩咐丫头:“好生瞧着他,时时和他说说话,别叫呆头呆脑的。”

    朱巧巧这一席都是些嫂子们,身为小叔子自然不能一块玩。徐灏领着徐湖来到徐翠柳和朱仙媛这一桌,丫鬟秀春送上来杯箸和一壶甜酒,低着头要走出去。

    徐灏顺口问道:“你去哪?”

    秀春是最近一批进稻香居的丫头,转身说道:“瞧干妈去。”

    “替我问妈妈好。”

    徐灏说完和徐湖说起话来。徐湖规规矩矩的坐着,看都不敢看容貌娟秀的朱仙媛。徐翠柳瞧得有趣,故意拿话去逗他,没多一会儿,徐湖汗水顺着额头流了下来,而对面的朱仙媛相对于和徐江在一起时的随意,举止间感觉有些拘谨。

    这边秀春下了楼,对在一楼吃席的麝月芷晴等人打了招呼,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食盒,出了临夏阁。一步步顺着通道出了花园。

    在垂花门对值夜的四喜报了姓名,领了木牌出来。路过外宅正堂的时候,听见里边人声鼎沸,一大群爷们推杯换盏,吃酒听戏,三十四个小厮在巷子里燃放烟花。

    火树梨花,不时有钻天猴子尖啸着冲上夜空,秀春提心吊胆的贴着墙壁缓缓移动,生怕被二踢脚一类的炸到。小厮李三在前面帮她带路,好不容易绕过前堂进了紧靠着内宅的西侧,递上木牌,管事妇人挥手放她进去。

    原来此处大多住着寡妇或成了亲的小夫妻。徐家男人出外公干不在家,也会把妻子送进来住下,乃明朝版的女生单身宿舍,也算是男人等闲不能进来的禁地。尤其是过节这样乱糟糟的时刻,徐家的门户就越看的严紧,赏钱也是平日的三倍。

    秀春走进桑奶奶的院子。叫道:“干娘,今儿好些没有?我来瞧你来了。”

    屋里桑奶奶应道:“是秀姑娘嘛?多谢你惦记,又来瞧我。”

    秀春走进屋去,就见桑新柄坐在炕上,显得有些害臊。桑奶奶躺在炕上说道:“你哥哥惦记着我,再三央求了舒二奶奶和四喜奶奶,她二位通个人情放他进来瞧瞧我,你又拿什么来给我呢?”

    秀春说道:“是一碗凉拌海参,红焖鸭子,清蒸鲈鱼,还有两壶几年陈的桔酒。”

    桑奶奶天生嘴馋,欢喜的道:“你快些过去帮你妹妹。”

    桑新柄忙过去把食盒接了过来,放在了炕桌上,秀春扶着干娘坐起来,三人挨着而坐,彼此说了会儿话。

    跟着秀春来的小厮名叫李三,乃是李冬的远房侄儿,四喜刻意让他陪着,担心天黑路滑有个意外。

    桑奶奶使了个眼色,秀春会意对李三说道:“你先回去吧,我坐一会儿就走,要是有人找我,你只说不知道,让我多陪陪干娘。”

    李三答应一声,桑奶奶给了他一百文宝钞,把人打发走了,拉着秀春的手说道:“孩子,干娘有句长远话要对你说,总没有个空儿,今儿来的凑巧,你哥哥也在这儿。

    想我无儿无女,你哥哥同你一样也是认拜的,他也像你这样的疼我,你瞧瞧他模样也俊,比你大了三岁,性儿也好,人也会温存,是个好孩子。我想着你在里面也没有个出头的日子,少爷身边的人一堆,除了自小伺候他的几个外,这几年谁也没碰过。就算哪天开了眼和你春风一度,你难道还能指望生下一男半女的不成?

    要我说你模样也好,娇滴滴的不亚于小姐,倒不如一夫一妻,你哥哥也没有订过亲,你们正是天造地设的佳偶,天长地久的也有趣。”

    要说秀春的父母都在守卫北平时亡故了,是以徐灏平日对她多有照顾,不拿她当丫鬟看待,就和小叶子一样当个女儿般养着。

    在稻香居秀春日子过的非常惬意,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大把的闲暇时间可以用来读书写字,弹琴绘画,到处玩耍,人多也不怕孤独,想做事也可以尽管帮忙。记账算账,医术科學,人情往来,想學就都有人教你。

    不过徐灏出于对她的名声考虑,一直不同意她去书房或伺候日常起居,这令秀春稍微有些失望和不满。

    如果没有徐灏这一层因果,无父无母的秀春因涉世不深,或许也就点头同意了。

    桑奶奶打的好算盘,清楚秀春是个好脾气,面捏的软性子,只要她同意就开诚布公的把自己和干儿子有一腿的丑事说出来,而十有**秀春也不会多说什么。

    不管过去还是现在,许多的女孩子就是这么糊涂。被男人随便哄哄就任人占尽便宜,哪怕三四个女孩被同时侮辱,没有一个反抗拒绝。秀春就是这样的人,即使和桑奶奶桑新柄三个人胡天胡地,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奈何如今的秀春多多少少受到了稻香居的影响,眼光变得很高,虽说身处于深宅大院,但徐家从不缺少年轻有为的青年俊彦,大多数小厮从小习武,到了十六七岁就会去军校受训。二十来岁成为军官的比比皆是。

    环境不一样了,人的想法自然也会变得不一样,徐家不是普通的古代豪门,从里到外都显得生机勃勃,家里好男儿辈出,秀春岂能看得上吃软饭的桑新柄?正如桑奶奶说的,她模样在年纪相仿的丫鬟里面,称得上是拔尖的人物,漂亮美人不愁嫁。

    当下秀春低着头说道:“非是我不听干娘的。可少爷几次说要亲自为奴家指婚,要风风光光当女儿嫁出去,没有少爷的首肯,请恕女儿不同意。”

    桑奶奶一听恼羞成怒。冷笑道:“原来是攀上高枝了,难怪这些日子都不来看我,不要忘了你生重病的时候,是老娘一口口的把你救了回来。”

    桑新柄也一扫刚才的温文尔雅。神色狰狞的站了起来,意思是干脆趁机把她给强了,如此还不死心塌地的嫁给他?

    且说临夏阁里。徐灏见好半天秀春也不回来,说道:“春儿去探望她干妈了,谁去叫她回来?”

    徐翠柳贴身大丫头鸾儿说道:“我去找春丫头好了。”说完蹦蹦跳跳的出去了,看见小叶子依偎在香菱怀里,上前捏着她的小鼻子,“我要出去,你去不去?”

    小叶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帘,问道:“烨儿呢?”

    鸾儿哭笑不得的道:“就知道烨儿,烨儿,他还在沐王府没回来呢。”

    “还没回来呀?”小叶子很是失望,“早知道我就和他一起走了,都怪我娘,说女孩家家初二才能出门。”

    香菱忍俊不住的道:“小傻瓜!你娘哄你呢。叶嫂子也真是的,这么小就讲究起这些来了。”

    鸾儿伸手说道:“跟我走吧,正好你娘在垂花门。”

    垂花门这边,妇人们忙里偷闲也摆上了一桌酒席,舒二娘有些忧心忡忡,大家都知道她亲弟弟自小体弱多病,近些日子睡眠不好,动辄整宿整宿的不睡觉。

    叶嫂子为了讨好她,说道:“苏州药王庙非常灵验,不拘什么病,去庙里求签,照着签上的药吃,再没个不好的。因女儿也睡不安稳,我就求了人带回来签,贴儿我随身带着呢,上面不多的几样药。”

    从荷包内取出来一张签贴,四喜和竹兰等人都探头去看:药王灵签第四**吉,茯苓三钱不见铁,人参钱半锉如屑,藕节一枚河水煎,服时再对生人血。

    竹兰说道:“这方子倒也吃得,就是这引子难找。”

    有位老婆子说道:“方子上的药家里应有尽有,煎它一贴试试。引子老身想出个代替的法儿,上好红花用三分,大概可以代血了。”

    舒二娘说道:“若能治好他的病,拿我的血又有何妨?就是药材得四处讨要,不免惊天动地的,弟弟吃了也不舒服。”

    叶嫂子笑道:“人参我有现成的,茯苓和藕节也都有,那红花香萱手里有的是。”

    舒二娘露出了笑容,郑重谢道:“不管好不好用,这一次都领了嫂子的情分,以前有所得罪,千万原谅我。”

    这时候鸾儿左手牵着小叶子,右手提着八角宫灯走过来,舒二娘朝她招招手,问道:“你娘说你今天过生日,吃了面没有?”

    小叶子声音清脆的回道:“干爹给我煮了一碗鳝鱼面,干娘做了一碗三鲜面,我都吃不下了,求了干爹帮我吃了三鲜面,干娘帮我吃了鳝鱼面。”

    “阿弥陀佛!”舒二娘惊叹道:“你的造化就是正牌子姑娘也比不得了,除了绿竹姑娘,家里谁吃过三少爷亲手煮的面呢?”

    竹兰笑道:“说起吃面,今儿刘妈说不算内宅,听事房摆了四桌,咱这一天也是四桌,其它守门的茶房等,光是吃面六百斤还不够呢。”

    月兰嗤笑道:“你听她的瞎话,垂花门以内人人吃到胀破了肚子,也要不了二三百斤面。每逢生日都没超过此数,更别说今日满满一桌子的菜,连小叶子都吃不下一碗,大抵报个虚数,干面条私下里都均分了。”

    “今天除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舒二娘笑呵呵的,“要说这面确实稀罕,乃是陕西农家祖辈的手艺,每根面条里十八个缝隙,味道很独特,据说一年到头也做不出多少斤。亏了少爷找得到,又不许说出去,就怕被当成贡品坑了百姓,面条虽然不贵但胜在稀少,是以都想着当成礼物送给亲戚们,国公家过生日用的,有里子也有面子。”

    鸾儿听嫂子们说个没完,在竹兰耳边说道:“少爷叫我去寻秀春,她去了好半天也未归。”

    竹兰说道:“走了有好一会儿了,我正好消消食散散酒气,咱俩一块走走。”

    把小叶子留在母亲身边,她俩提着灯笼出来,在满京城震耳欲聋的炮竹声中,来到了桑奶奶院子门前。

    突然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竹兰吓了一跳,喝道:“是谁?”

    鸾儿胆大心细,第一时间发觉是个女人,抱住对方叫道:“是秀春。”

    “快走。”钗发凌乱的秀春惊魂未定,“今日不宜闹出动静,咱们快离开这儿。”

    竹兰紧皱秀眉看了眼院子里,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什么,扶起秀春快步离去。

    屋子里,捂着脸被簪子狠狠扎了一下的桑新柄惊慌失措的叫道:“怎么办?那贱人会不会揭发?”

    桑奶奶骂道:“废物,连个女孩子也制不住。不用惊慌,此等丑事她绝不敢宣扬出去,再说我好歹也是三少爷的奶妈子,谁敢把我怎么样?”

    桑新柄害怕的道:“可她在少爷眼里不同寻常。唉!赶紧帮我想个法子,得到了她,咱俩飞黄腾达也就指日可待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黄花闺女罢了。”桑奶奶面带冷笑,“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弄点药灌倒,不愁她不乖乖听命。都怪你心急,这下子还需耐心等些日子,先让她失去戒心再说。”(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