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御沟宰相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二十三章 御沟宰相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桑奶奶脸上无光的出来,不好意思之余,拿徐灏当借口想体面面的走出去。

    仰着头一叠声的叫唤,不提防路边上有一小段的冰镜子,两只小脚沾了雪遇到冰面可想而知了,顺着一溜,噗通一下仰面栽倒在地。

    这一跤摔了个结实,后脑勺在冰面上狠狠震了一下,桑奶奶躺在地上一下子昏了过去。

    袁氏的丫头送点心过来,瞧见桑奶奶躺在了地上,披散着头发,一根金簪子掉在旁边。脸色煞白闭着双眼,鼻子里微微的哼哼。

    丫头忙大声喊人来,立时惊动了朱巧巧她们,留下沐凝雪在屋里,其她人都跑出了院子,见桑奶奶那样子摔得不轻,喊来几个有力气的婆子扶着她慢慢坐起来,呼唤名字。

    好半天,桑奶奶幽幽缓了过来,叫道:“哎呀,哎呀,栽死我了。”

    浑身上下散了架一样,人家一扶她就杀猪似的叫唤,可能是抻到了筋骨。

    王玄清见状说道:“我去取点药来,吃了就好,坐着别动。”

    朱巧巧说道:“什么名字?对丫头们说了,叫她们去取,跑来跑去你不怕也摔着?”说完横眉指着香菱她们,“还有雪景是留着观赏之用,但为何必经之路不清理干净?今日摔了桑奶奶也罢了,要是明儿再摔了别的奶奶怎么得了?再万一是个有身孕的呢?”

    不提她训斥稻香居一干人等,王玄清吩咐自己的丫头:“把套房里靠窗的书柜子第二层小玻璃瓶的日生丹取两丸,小心别跌了跟头。”

    丫鬟拎着裙摆飞跑去了,王玄清看着五迷三道的童奶奶,一本正经的道:“还有一样东西要预备下,等药来了对着开水好调和。”

    钟氏披上貂皮斗篷,问道:“是什么?”

    王玄清说道:“要一茶杯童便。”

    钟氏一愣捂着嘴扭过头去,一个劲的闷着声笑。而袁氏笑道:“若是母童便,马上要几盆子都有。若是公童便。还得屋里的那位小爷肯不肯呢。”

    朱巧巧听了忍不住大笑,说道:“她这张嘴越来越刻薄了,什么公的母的乱说。”

    袁氏指着钟氏的肚子道:“她肚子里大概有了小公儿子,你快脱下裤子拉泡尿。这可是正经的过路童便。”

    钟氏红了脸笑着伸手来打,笑骂道:“我打死你这浪嘴,真真油滑的了不得。”

    袁氏笑着就跑,王玄清闻言笑道:“袁奶奶肚子里的童便更多呢。”

    袁氏说道:“二奶奶才是专管养孩子的,明日对老太太说,派你做个被窝巡检。”

    她们在这儿说笑,丫头取了药来,王玄清接过来瞧瞧不错,也不想太得罪了桑奶奶,是以说道:“没有童便用黄酒也使得。屋里有没有现成的,快去取来。”

    香菱说道:“有,我去拿。”

    不一会儿,香菱拿着个酒壶来,王玄清叫把酒烫热。用茶碗把药丸兑着黄酒慢慢调开,叫丫头递给桑奶奶喝了下去,让婆子把人给抬回家去了。

    话分两头,这边邬家三兄弟依然在继续胡侃,唐富贵摇头晃脑的道:“御者,朝廷之御内也。沟者,大内之沟渠也。这两个字富丽又新鲜。岂不妙之乎?我三人同做个御沟宰相吧。姚相公同我们日日相聚,不能撇了他,也叫他进沟里来,如此大家天天同乐。哥,我这想法可是山顶上一连三座观音庙。”

    杨稷笑问道:“这是怎么说?”

    唐富贵大笑道:“这叫高妙,高庙。高庙!”

    杨稷大喜道:“亏你想得出,果然好个新奇字眼,可谓妙极而无以复加乎也。”

    邬斯文说道:“兄长贤弟虽愿为小相焉,但愚意不在斯耳。”

    杨稷不乐意的道:“我们好兄弟,有官同坐。有马同骑,自然该同心才是。贤弟怎么又有别意了?”

    邬斯文说道:“小弟已是发甲之人矣,后来倘有侥幸鼎甲之时焉,岂不荣耀而之乎也哉?”

    唐富贵说道:“二哥果然好算计,我明日也像哥买个举人进士做,好盛鼎甲,状而元之,将来大约也和那什么司徒差不多了。”

    邬斯文不满的道:“贤弟之言谬矣哉!举人进士乃博学而成名者,岂能沽之哉所得也?”

    唐富贵大笑道:“二哥,我的好兄弟,你还瞒我?你那年中举,多少人不满举贤才而不科举,打到了贡院又打到了吏部。当时我凑热闹也跟了去,吏部的大人们恼了叫拿人,我因穿着一双红鞋,被当做秀才捉了去。

    亏了有人认得我,说这是童百万,一个大字也不认得的大白丁,你们拿他做什么?这才放了我跑回家里。你知道我为何记得这么清楚么?是我吓慌了丢了一只鞋,我家奶奶疑我在外边做了坏事,被人撵急了才掉的鞋,要拿棒槌打断我的双腿,是我再三哀求才分辨清楚,就这样还被骂了好几日呢。

    所以是我亲眼看见的事,二哥你当日买举人也费了几个钱。等科举年要有卖的,您是老行家,价钱便宜的话也替我买一个成不成?兄弟我体面起来,也替二位哥哥脸上争些光彩。”

    姚远说道:“唐老爷怕是误会了,那年朝廷命天下举荐贤才,故此有人举荐的邬老爷。而以邬老爷之大才,取状元如拾芥,何况举人进士?”

    邬斯文得意的道:“有是哉,童之迂也。即有如杞梁之妻善哭其夫之哭,非因我也,为二三子也。”

    杨稷说道:“大家不要争了,真也是进士,假也是进士,咱们闲话休提。古时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无红裙,俗了人”,咱们这酒席间须得有个名妓玩笑玩笑,才可以醒脾。不然咱们四个爷们拿着酒,像灌老鼠洞似的一味胡饮,没有一点乐趣。”

    唐富贵和邬斯文立时心痒痒了,其实他们有钱能缺少逛青楼?奈何一个怕老婆要死,一个斯文名声在外,又都担心被人骗了钱去,名妓的价钱又不菲,越有钱越抠门,是以并没有多少欢场上的经验。

    其实杨稷也是个怕老婆的,但他心性狠毒荒唐,妻子也拦不住,说道:“上个月认识了‘肉夹剪’夏锦儿还不错,可我摸她的身上,有几个杨梅豆,故此不敢惹她。”

    唐富贵好奇问道:“哥,什么叫做‘肉夹剪’?”

    杨稷笑道:“她那件东西据说紧的有趣,自小练了收锁功,所以人给她起了这个混名。”

    唐富贵颇感兴趣的道:“我老唐也没见识过什么妇人,但我觉得妇人下面松松的像个皮口袋一般,怎么会有这样的紧东西?就算有,不怕被夹成两截子么?”

    杨稷笑道:“哪里就这么厉害了,是个比方而已。你遇见哪个妇人的家伙像皮口袋一般?”

    唐富贵生平只见过他尊夫人的,自然不想说出来,嬉笑道:“我就随口一问,不要管她。”

    大家以为是他的相好,大概不外乎家里上了岁数的奶娘婆子一类,唐富贵饥不择食,因此心照不宣的都笑了。

    姚远问道:“江西来的严姓妇人生得也好,少爷只去了一次,怎么就不再去了?”

    唐富贵和邬斯文立时好生羡慕,就听杨稷说道:“那老婆的根基大着呢,是洪武早年三公老严家的嫡孙女,家道败落才出来接客,在家乡怕被人笑话,所以进京来了。

    要说好是好,可有个血崩的病症,时常发作,血淋漓的我有些嫌她,故此就撂开了。最近名妓云集,有没什么才艺双绝的婊子?”

    有家人说道:“听说雍翠楼有一个冠绝金陵的绝色,可惜这几日人不见了,大概是被赎买走了。”

    “可惜可惜。”杨稷跺足叹息。

    还有个家人说道:“所谓名妓云集,接的客人也多,三教九流贩夫走卒什么人没有?岂能入了三位老爷的眼?小的倒是知道有一个瞎姑名叫莲花,生得十分标致,又有才学,这几日刚刚开门迎客,但她从来不肯出门。或者老爷们到她家里玩玩,家中也算干净。”

    邬斯文恰好也听说过瞎姑的名字,说道:“然有是言也,吾尝闻其语矣,未见其人耳。”

    姚远却说道:“这莲花晚生也知道,确实是有才学又美貌,算得上一代名妓,可以陪得三位老爷。”

    杨稷喜道:“既然好,我们几时接来玩玩。虽然说她从不出门,但听到是咱们去请,她不敢不来。要是敢跟我拿捏架子,教司坊倒驴不倒架,吩咐了差人去拿毛绳索套了她来。”

    唐富贵叫道:“那还等什么,咱们移驾去大哥家,然后叫莲花过来。”

    杨稷忙说道:“先别忙!有一件不瞒二位贤弟说,你嫂子贤惠是不假,就是性子厉害了些,我不敢轻易惹她。想我这样顶天立地的好汉岂是惧内的人?但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她事事都合情合理,我也不能不听。所以就怕冒失的接了人来,一旦你嫂子怒了,如何了得?等我先慢慢同她商量明白了,咱们再请不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