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恨不逢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二十一章 恨不逢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家徒四壁的屋子里,妇人哭着娓娓道来:“奴家姓邓,丈夫姓古,当日也是好人家的子孙,因不成器,成日在外拐骗小官,做那些下流的事,把个小小的家业都花尽了。如今家里没钱了,旧日相厚的狐朋狗友都撇开了他,他却还不死心。三日前又引来个小伙儿到家中。”

    说到这里,妇人的哭声似乎有些奇怪。徐湖没听出来,说道:“大嫂你先别哭,说完了再作商议。”

    妇人止住了哭声,脸色却有些发红,含羞道:“他做完了那档子事儿,没钱与人家,要叫我同那小伙子睡。想奴家也是好人家的女儿,怎肯做那样无耻下流的事?同他大闹了一场,一怒之下丈夫就出去了,三日不归。家中都被他典卖空了,柴米油盐一样没有,我整整饿了三天。

    相公你想想,奴家这样苦命活着还做什么?蝼蚁尚且贪生,我难道就不爱命?可我实在饿得受不得了,寻思着投河自尽一了百了,不想又遇着相公救了我。唉!眼下我也看开了,嫁了这样不成材的丈夫,只顾着图自己风流快乐,妻子饿着也不管。就算做些没皮没脸的事,他也怨不得我。不过好歹得相好个正经人家,不能把身子同兔子小厮睡了。”

    这话说着说着不免变了味道,原来妇人见徐湖虽然年纪不大,却文雅斯文是个正派人。先前救了一命不说,且不顾泥污路上竭力扶持,能证明是个君子。

    是以邓氏就有了舍身报答救命之恩的意思,也是为了报复丈夫,顺便结交于他,以便日后也好有人照顾自己。人到了快要饿死的地步,奢求礼义廉耻就是扯淡。

    奈何徐湖是个诚实的年轻人,根本听不出来。自顾自的问道:“你没有父母姐妹兄弟么?”

    邓氏叹气道:“要有父母就好了,只有个哥哥,嫂子前年又死了,也是个孤身。以前见妹夫不成器,过来闹过几回,现在去外边做生意了,说四五月份才回来。”

    徐湖点点头,说道:“这事好办,大嫂不要胡思乱想,你一个人。每月一两银子够你盘缠了。我虽是个贫士,明日也能替你想想办法。”

    他很聪明的没有道破家世,但也令邓氏为之精神一振,问道:“相公贵姓?奴家蒙您这样大恩,怎么报答?”

    徐湖微笑道:“贱姓徐,救人之难,我辈理所当为,何必讲报答的话?”

    此时已经是二更天了,徐湖担心妇人轻生。干脆坐在屋里闭门凝神,等天亮了再说。

    而邓氏见他年少英俊,而且是这般的仗义,心中感激不尽。寻思着孤男寡女共坐一室。男人有个不动心的道理?万一他先动起手来,岂不是伤了情面。干脆我主动以身相酬吧,反正自家的名声也不好。

    轻轻走到少年跟前,邓氏轻声道:“夜已经深了。相公请去炕上歇歇,我在板凳上坐着好了。”

    徐湖闭着眼说道:“你请自便,我坐着就行。”

    邓氏见他推辞。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遂退回去坐下了,如此二人就这么枯坐了一夜。

    等到天亮了,彼此的容貌看得清清楚楚,邓氏发觉徐湖是一个真正的美少年,十分心爱,起身说道:“寒家连柴火都没有一根,茶也没一钟敬相公。唉!只剩下这清白身子了。”

    徐湖睁开眼来,看见邓氏颇有几分姿色,虽是裙布荆钗,也掩不住她的花容月貌,如此人品竟遇人不淑,委实令人感叹。

    “大嫂我去去就回,一定会取来银子,你可不要又寻了短见。”

    徐湖叮嘱一番,匆匆回到家中拿了银子,把丫头的旧衣服拣了两套,又来到了邓氏家。

    妇人正倚着门望眼欲穿,见了他如约而来,欢天喜地的迎了进去。徐湖把两套衣裳放在桌子上,又掏出了五两银子,说道:“你昨日说令兄四五月来家,五两银子够你四个月用度,我到时会再来一趟,如果没有回来还有接应。”

    又取了两百文钱交给妇人,说道:“恐一时没人与你换钱,你饿了四日了,先买些点心充饥。”

    邓氏见他如此周到细心,流着泪道:“相公这样深情,奴家没有任何报答,若不嫌弃丑陋,愿意以身相报。”

    徐湖正色说道:“君子以德待人,岂能有不肖的念头?大嫂别会错了意,在下没有什么妄念。告辞了!”

    邓氏见他话说的斩钉截铁,知道人家不是好色之徒,赶忙千恩万谢的把他送出了门。

    等离家仅有百步之遥的时候,巷子口有一位老妇人在和一个少妇在那里闲话,见了他,少妇失口赞道:“好一个俊俏郎君,怎么满身都是泥污呢?”

    徐湖抬头一看,不认得是哪位邻居,淡妆素服十分标致,忙低着头走了过去。老妇人笑道:“这就是徐家的七少爷,才貌双全,有名的小秀才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少妇凝视着徐湖走回了家,沉思不语,老妇人依然罗里吧嗦的讲着闲话。

    徐湖先去给老爷太太请了安,他一向懂事听话,徐增福很是放心。刘氏则向来视他为已出,见身上肮脏不堪,略微责备了几句,吩咐丫鬟把早饭送到他屋里。

    回到自己的房里,换了衣服鞋袜,用了早饭径自补觉去了。几个丫鬟和他也不亲近,虽说爱他俊美,可落花有情流水无意,久而久之也就没什么念想了。

    这边徐灏备了一份年礼,亲自给张壹送去,到了张家还没等进门,就见姚远拉着张壹出来,见了他唬了一跳,忙几步上前施礼。

    徐灏问道:“这是去哪?对了,你怎么认识先生?”

    张壹先解释道:“他是杨府的门客,街里街坊的自然认识。”

    姚远也解释道:“我家少爷同隔壁邬老爷结拜,今日聚会故此派小人来相请。既然相请不如偶遇,公子您是否?”

    因杨士奇还未回京,徐灏对杨稷自是担了一份责任,随口说道:“也好,我陪先生去见识见识。不要说出我的身份。”

    如此徐灏扮作张壹的下人。跟着一道去了。进了邬家直奔花园,那三位酒肉兄弟在暖阁里吃酒说笑话,杨稷没认出徐灏,指着姚远说道:“快来给我们讲一个。”

    姚远清楚他们说的笑话都是限制级的,碍于徐灏在场不能说,笑道:“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了,少爷见谅。”

    “真无趣。”杨稷显得颇为失望,招呼张壹坐下。

    邬斯文笑呵呵的道:“我有目睹之一事焉。前偶到钟山之上去玩,观象之台有四五妇人焉,亦在其上。憩于山之麓。其同行之男子皆四散而游之。突有一壮年之狂且至诸妇之前,解其裈而出其厥物,大而且刚,置之于石上,奋拳以捶之。诸妇有赧而避者,有嘻而笑者,疾呼男子而擒之。及众人趋至之时,此狂且则自后山而奔矣。岂不亦可笑乎?”

    徐灏站在一边,闻言顿时愣住了。暗道好一个老八板,连说笑话都这么讲究。

    唐富贵笑道:“你说的我听不大懂,我就说个自己身上的笑话吧。我家奶奶有一个丫头叫做仙桃,生得好不标致。有一日我无心看了她一眼。她也回眸望着我一笑。哎呦,我从头顶到脚底板都酥了。不想正好被我家奶奶看见了,拿棍子把我脖子上打了十来多下,几乎把脖梁骨都给敲折了。即刻把丫头卖掉。唉!你们说这事冤枉不冤枉?好笑不好笑?”

    众人听了,大笑一回,徐灏心说这胖子倒也坦诚的可爱。

    因邬斯文有些近视。唐富贵笑着道:“我听见人说一个瞎子的笑话,二哥你不要恼我。”

    邬斯文说道:“无伤也,是乃笑话也,何以恼为?”

    唐富贵笑嘻嘻的道:“哥不恼,那小弟就说了。话说一个人专好弄屁股,同他老婆房事,十回倒有七八回弄后头。他老婆说:‘你既这样爱它,该替它起个名字。’男人说:‘这个眼子极有趣,就叫他趣眼吧。’

    他老婆又指着阴-门道:‘这个东西你偶尔也用它,也该起了名字。’男人说:‘它同趣眼相近,就叫它做近趣眼’。”

    杨稷抚掌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邬斯文见唐富贵伤了自己,因看他素日有些呆气,说道:“我也有一笑谈,说与诸位听之。一男子呆人也,其妻阴-门之内生其疮焉,呼其夫而告之曰:‘我此物之内痒痛不可忍也,子可呼医而治之。’

    厥夫延医至,命妇人裸而视之,告其患。医曰:‘此非汤丸力所能及,当以杀痒止痛之药敷于龟-头之上,送入痒痛之处而擦之即愈矣。’

    其呆夫曰:‘我不知病在何所,汝医也,可自行之。’

    医闻而喜甚,即以药用唾调之敷其龟,送入其妻之阴,来往抽拽不止。呆夫大诧曰:‘汝擦药耳,何故动之不休?’

    医曰:‘龟-头无目者也,安能入便见其病之处,须探得要害处而后可擦。’来回抽拽愈急。其妻乐甚,连呼曰:‘好太医,好太医。’其医亦乐极而泄,伏于妇人之腹。大叫曰;‘吾得其病处矣。’

    呆夫在旁注视良久,点头曰:‘汝二人若非用药,看此举动,吾疑之甚矣。’”

    这下别说杨稷了,就连张壹和徐灏都忍不住爆笑,周围下人们俱都捧腹嘻嘻哈哈个不停。

    唐富贵涨红了脸,认真说道:“二哥,你骂我是呆子也罢了,如何说我家奶奶与医生弄呢?说别的玩笑话还可行,一个老婆可是混说取笑的?”

    邬斯文慢条斯理的道:“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前言戏之耳,何愠耶。”

    杨稷身为大哥叫道:“大家好兄弟,说笑话怎么当真?”每人各罚了一大杯酒,都不言语了。

    杨稷笑道:“我也有个笑话说与你众位听。一家弟兄两个,有一个嫂子。他哥哥出门去做买卖时,许下了一个心愿,若赚钱回来偿还神灵。果然出去得利,回家买了几斤肉,煮了还愿。

    那嫂子在厨房里烧火,他弟兄两个收拾供桌,香蜡纸马停当了,哥哥叫兄弟:‘你看肉要好了,拿来烧纸。’兄弟到了厨房里,见嫂子弯着腰撅着屁股烧火,裤裆破了,刚刚把阴-门露了出来。

    那兄弟忍不住伸手去一摸。那嫂子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小叔,笑骂道:“斫千刀的,你肥肉能吃得几块。”他哥哥听见了,只当兄弟偷肉吃,骂道:‘你害了馋痨了,还没有敬神,你就想受用。’原来妇人的这件东西都是敬得神的。”

    耳听这三位也越说越下道,姚远不禁担心的看了眼徐灏,生怕大人不悦拂袖而去。

    岂不知徐灏和军中兄弟们喝酒吃肉时,比这粗俗下流的听了不知多少呢,相比之下,这已经是很高雅的那种了,不但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听得津津有味。(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