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先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一十三章 先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滑氏一来就得到了弟弟的指点,故意惊呼道:“你听谁胡说的?这是什么话?”

    李太怒道:“你还瞒我,是俺那老没廉耻的爹带来的信上说的,就因为都是他干的,所以我才不接他来。”

    滑氏心里一笑,作为妻子见丈夫一口气娶了那么多小,心中岂能不恼?但她娘家家世寒微,丈夫做了大官,她跟着做了浩命夫人,坐享荣华富贵,穿金戴银呼奴使婢,因此也敢怒而不敢言。

    现在借着丈夫的话茬,将错就错的道:“谁叫你当日从哪寻来的这些浪货呢?我劝你多少次了,你骂我吃醋,只得任凭你胡做。你是托我照管她们,可我只管得了她们的身子,管不得她们的心,没有拿封皮整日封着她们那骚心的道理。

    况且又是你老子做的好事,叫我一个媳妇怎么管?不怨你自己,怎么倒反埋怨我?”

    李太浑劲上来了,徐灏的嘱咐也给抛到了九霄云外,怒道:“明日我就把那几个淫-妇都杀了,方才出得这口恶气。”

    滑氏自然不愿丈夫误害无辜,忙说道:“亏你坐着官,连王法都不知道?人是能轻易杀得?俗话说养汉拿双,你又不曾亲眼拿着人家,这一杀了人,倘若被言官参了,不但官坏了,连命兴许都保不住了。就算有徐都督他们护着,无缘无故杀了这几个浪肉,不明摆着被戴了好几顶绿帽子么?”

    要说李太在外面最怕的是徐灏,在家里则因妻子为人乖巧,会说话办事,素常也有些惧怕她,故此每当遇到大事的时候,肯听从滑氏的意见。

    看着丈夫频频点头,滑氏计谋得逞心中愈发欢喜,说道:“这事也简单,把她们都撵了出去配了人。眼不见为净罢了。”

    李太想了想说道:“行,就依了你。”

    他却忘了那**个便宜弟弟如今在哪呢?作为生母怎么肯离开襁褓中的幼子呢?到底是带了来还是留在了家乡,起码得眼见为实吧。

    次早起来,李太直接把都督府没有老婆的兵叫了几个过来。命令将几个小老婆即刻驱出,每人配了一个去了。等反应过来做错了事,到时也只能悔不当初了。

    那几个小妾也不知什么缘故,她们不是寒门女儿就是青楼之人,当初皆是被李太高价买回来的,没什么感情。

    都以为是主人开笼放鸟呢,有的欢喜有的不愿,胳膊扭不过大腿,反正都得配一夫一妻了,滑氏心里把个兄弟和李得用感激的了不得。

    滑稽笑道:“我这草包姐夫还真的弄假成真了。”

    李太又把儿子们都叫到跟前。说道:“我常听见人说什么文武世家,咱家自从我爷爷那一代就当兵,流转到了我这一辈。我现在做了大武官,这个武世家不用说了。你们也长大了,笔拿不动。弓拉不开,俗话说茅坑里拾得一杆枪,闻也闻不得,舞也舞不得。近日老子请了个教书先生,教导孙子们识几个字,可不就是文武世家了么?”

    张壹最近来过几次,每次都没能和李太照面。倒是和接待他的滑稽很投缘。

    李太对小舅子说道:“且商量明白了,一个月只好给一两工银,饭他自己回去吃。”

    滑稽笑道:“束脩多寡倒也罢了,咱家这样门第,哪有让先生回家吃饭的道理?若住得近还罢了,要住得远。一日回家吃两次饭什么都耽搁了,还教什么书?”

    话说一年十二两银子,在现今的京城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很多人家为了省钱也是让先生回家吃饭,李太打听的很明白。虽说以他的俸禄有些抠门,但也不算过分了。

    听到小舅子这么说,李太想了一会儿,皱着眉头曲指头算了算,说道:“供给他吃饭,一日就算五分银子,一年倒要十八两,奶奶的比工银还多呢。这是买马的钱少,制鞍的钱多了,不行不行。”

    滑稽说道:“读书人对饮食不挑剔,家常便饭足矣!只要洁净应时即可。”

    “这样!”李太点点头,“既如此说,一日两顿都是随常茶饭,初一十五犒赏些酒肉,寻常之时是没有的。至于要吃点心吃酒自己买去,说明白了就叫他来,我要亲自考他一考。”

    滑稽答应下来,说道:“现在家里人多不够住了,打算什么时候搬家?”

    李太得意的道:“圣上给徐都督在御林园一带拨了老大一块空地,都督答应在边上给我也修个宅子,我李太将来就是都督的家将了,李家徐家是一家。”

    滑稽吃惊的道:“那可是皇城边上?你有那么多银子建房么?”

    李太仰头说道:“我是没有,可大都督有。大都督说了,做官不要乱伸手,宅子就当他赏我的养廉银,圣上也同意了。咱和大都督做事光明磊落,不怕小人惦记。”

    滑稽担心的道:“那以后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你不怕徐都督有个万一?”

    “呸!”李太眼睛瞪得老大,“你懂什么!算了算了,跟你一个酸文人没什么好说的,这事你鼠目寸光,反没有我这老大粗看得长远。”

    这边滑稽亲自来到张家,耳听隔壁花园里传来靡靡丝竹之音,另有男女嬉戏玩闹的笑声,说道:“学馆商量明白了,但只修金太薄,年兄可肯委屈一年?茶饭供给也不堪。”

    张壹最近有些受不了隔壁整日里花天酒地,没做多想就同意了,对方虽出身粗鄙武夫,如今也已经是显官了,必定明白事理。

    滑稽又回复了李太,叫他差人拿帖子去请,李太瞪眼道:“雇他教书,又不是请他吃酒,用什么贴?叫管事用嘴说。

    对姐夫的粗俗早已司空见惯的滑腻,也懒得与他争辩,让李得用带着亲兵去请。张壹见没有名帖,不禁稍微有些怪李太无礼,但见是大管家亲自来请,加上老师和滑稽的面子上,也不好多做计较。遂一起去了李府。

    到了后堂,就见李太大马金刀在正中一张虎皮交椅上坐着,动也不动,好似一占山为王的大寨主

    张壹也是书生习气。要不然也不会在盟文里对童年好友邬斯文讥讽了,见李太一副蠢牛模样,没好气的连手也不拱了,直接走到旁边的几张椅子前,一转身撩起了长衫下摆,昂然坐下。

    李太心说呦呵!这位看起来有点意思,起码不是软骨头的窝囊蛋,望着天问道:“你就是先生么?”

    张壹忿然答道:“正是。”

    李太大咧咧的道:“我这样人家的先生,要会讲书的才要呢。你可会讲么?”

    张壹听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油然道:“ 我们做秀才的。什么书不会讲?你要在下讲什么?”

    李太说道:“别的我也听不懂,百家姓我还知道两句儿,你讲给我听听。”

    张壹气极而笑道:“你要一句一句的讲,还是要一个字一个字的讲?”

    李太直接说道:“自然是一块块一块块字讲才听得明白。”

    张壹说道:“那你听我讲,赵钱孙李这百家姓是当年宋朝的人所作。那宋朝的皇帝姓赵,所以赵字就放了头一个。世上除了皇帝,就算有钱的大了,故此第二就是钱。这个孙字你当是谁?就是相传闹了天宫的圣猴儿。只因要让皇帝,又要让让有钱的,没奈何,委屈了他在第三。”

    说到这儿。信口胡诌的张壹大笑道:“这个李字就是你了,除了这三个,还有大过你的么,故把你放在了第四。”

    李太大喜,大抵那是前前朝的事儿和本朝没关系,他也不怕逾越了上司。笑道:“讲得好,讲得好。这就叫做上堂三下鼓,通通通!”

    张壹又笑道:“这么讲还不足为奇,我还会倒过来讲呢。”

    真可谓是投其所好了,李太生平就爱听类似的野史趣闻。欢喜道:“我长这么大的年纪,从没听见倒着讲书的,来看茶,烦先生再给我讲讲。”

    张壹看了眼家人端上来的茶,说道:“你姓李的穿上几件猴儿衣,再有了几个钱,除了皇帝,倒过来就算你大了。”

    李太仰头哈哈大笑,说道:“好先生,这才是个真才子,讲得有理得很。你们说我果然这样大么?先生讲得好不好?”

    周围的家人还能说什么?自然齐声奉承道:“先生讲得很是很是。”

    当下李太吩咐家人将马房隔壁打扫出了两间做学房,儿子孙子等大大小小七八个学生来拜了先生。不但没有贽见礼,连进馆的酒都没有,张壹也知道了那是没礼的人,并不计较。

    第二天李太在同僚面前洋洋得意的吹嘘,说什么找了个极有才的先生,徐灏听见了心中一动。

    抽空唤李太过来,徐灏说道:“我有一侄儿准备上学,年纪还小,先去你家学馆体验几天,如何?”

    李太高兴的道:“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学一辈子都成呀。”

    徐灏失笑道:“你这可不是吉祥话。我侄儿娇养惯了,也为了在你家锤炼锤炼,你不要照拂,就让他每天自己上学,自己吃饭,自己回家。”

    李太笑嘻嘻的道:“俺懂,大都督是担心孩子不成器吧?您看我教导儿子就不宠着,一天揍八遍呢,没饭吃就饿着,没衣服穿就不穿,难道当个少爷就忘了穷苦出身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徐灏惊异的看着他,不禁赞道:“这一点我远不如你,果然三人行必有我师。”

    难得受了大都督的赞赏,李太笑得嘴都合不拢,这一天心情格外的晴朗,逢人便傻笑,闹得大家伙还以为他吃错了药呢,都远远躲着不敢近前。

    晚上徐灏回到家,对妻子说道:“李太请了位西席,想最近咱家的小祖宗越来越讨他姑奶奶欢心,不舍得打骂,身边还有他两个姐姐百般照顾,全家人没有不宠着他的,长此以往就是个贾宝玉。我有意送到李家上几天学,让他见识下人家的孩子怎么生活学习的,等过了十二岁再送到辽东念书。”

    沐凝雪不放心儿子去辽东,去李家没什么不放心的,既然丈夫执意如此,笑着同意了。

    把小大人似的徐烨叫来,徐灏虽然也想抱抱亲亲,顺带培养下父子感情,可人在古代又是这么一大家子,体会到了严父的纠结。

    最主要的是将来嫡子庶子一大堆,你亲的过来嘛?为了避免厚此薄彼,给孩子们心灵种上阴影,虽说嫡庶之分已经是最大的阴影了,也只能选择一视同仁。

    把事情交代完,小叶子露出了满满的担心,娇声道:“孩儿要陪着弟弟去。”

    对女孩徐灏推崇的是娇养,一把抱起最懂事的小叶子,笑道:“你去了就没有效果了,反正最多体验三个月就回来,不耽误你们俩在一起。”

    小叶子担心的看着笑嘻嘻的弟弟,委委屈屈的点头了。徐灏为了哄她,让她骑在他的脖子上,满园子的乱跑,徐烨就跟在他屁股后面追啊笑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