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无福之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一十二章 无福之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大唐儒将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奉了圣旨到房府吊唁,一身孝衣的房植请他进内堂坐下,也不避讳亲戚家的女眷。

    相比房植的哀戚,打门前路过的房锡脸上有一丝藏不住的欢喜,见到徐灏坐在里面,微微点了点头便径直走了过去。

    远处陪客的屠氏见状皱了皱眉,走过去对丈夫说道:“你可知为奴家诊治的神医乃徐都督的丫头么?”

    郑锡吃惊的道:“当真?”

    “我骗你做什么,恩人名唤香玉,徐都督的贴身丫鬟出身。”屠氏轻声解释,“常言道吃水不忘打井人,如果没有徐都督让恩人学医,也就没有今天咱们夫妻重聚了。”

    “哎呀!那徐都督岂不是我的大恩人了?”

    郑锡狠狠一拍脑袋,心里感激万分,当下快步走进内堂,正色对着徐灏深施一礼,恭敬的道:“多谢叔叔施以援手,此恩此德侄儿夫妇永世不忘。”

    周围的女眷都非常惊讶,不明白为何眼高于顶的他会如此谦虚,哪怕面对的是当朝一品。

    房植也闹了个满头雾水,心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爹死了儿子突然开了窍?这可是家族幸事呀!

    徐灏点头轻笑道:“你夫妇能好生过日子,力所能及的多做做善事,就算是报答你们的恩人了。我是不敢当。”

    郑锡毕恭毕敬的道:“侄儿一定谨记在心。”

    回家时徐灏途经麝月亲爹林孝打理的酒楼,下马走了过去。这酒楼就是当年徐灏买下来的,后来朝廷都给查封了,回到金陵后其中一座依然作为姐妹们零花钱的来源;另一座则交给了麝月的父母打理,每年五五分账,那一半的利润用来赡养战死家人的遗孤之用。

    林孝为人很精明能干,五年来店里的生意一直非常兴隆,他自己写帐,也时不时的帮着打酒照应。客人多的时候也客串跑堂,一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

    外面迎客的伙计见徐灏走过来了,冲着楼里高声喊道:“掌柜的,三少爷来了。”

    “哎呦!”正和几位客人说笑的林孝匆匆说声抱歉。脚步生风的跑了出去。

    其中一位常客乃吏部主事刘公条,笑道:“这老林,人都说他半个女婿是徐都督,莫非人来了?”

    另一位年过五旬的吏部主事说道:“你听他们以讹传讹,老林的闺女要真在徐都督身边,那他何至于开酒楼,兴许早就是你我的上司了。”

    刘公条说道:“话不能这么说,你没听说徐都督两个妹夫都做买卖么?他家亲戚多了,又不能人人都安排做官,再说人家真正的老泰山是故世的沐王爷。”

    他今天请的客人是兵部郎中孙大理。官位比他大一级,乃是当年徐灏麾下出身,因读书人出身就转为做了文官,再说兵部就需要类似能文能武之人。

    孙大理闻言好奇的探出头去,就见徐灏和林孝在大堂里站在一起。慌忙一推桌子,站起来啪的一下行了军礼。

    徐灏也看见了他,笑道:“这是我爱妾的父亲,今后多来捧捧场。”

    “是!”孙大理大声叫道。

    徐灏见惊动了其他客人,便说道:“我就是进来看看,走了。”

    林孝知道他说一不二的脾气,笑着送了出去。这边刘公条吃惊的道:“好个老林。敢情传闻是真的!”

    稍后林孝笑呵呵的进来赔礼,刘公条拉着他的手坐下,叫道;“你太不仗义了,多年老主顾也瞒的滴水不漏,罚酒。”

    孙大理客客气气举起了杯子,说道:“不知者不怪。以往多有怠慢,你别放在心上。我以前是都督手下的兵,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先干为敬。”

    林孝笑道:“多余的话小老儿也不会说,这酒我得喝。”

    刘公条心里乐开了花。原来他今日是代表吏部有求于兵部,一连请了几次客,孙大理行伍出身铁面无私,都不给他们吏部面子,这下好了,冲着老林他也得点头。

    果然经过林孝的撮合,孙大理看在他的面子上,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饭后送走了他,刘公条边剔着牙边问道:“老林你会写会算,好像还是个童生,干脆荐你进吏部做个贴写书吏,三年后稳稳当当外放个主薄,杂流出身那也是官,现今经由各地大学出仕做官的人越来越多,这势力不可小视,不强过你做个掌柜?”

    这话可算是说到了林孝的心里头,五年来钱也赚得不少了,在城里买了一块空地,起造了一座宅子,城外买了五百亩良田,把生意委托给值得信任的家人,每年依然能收取两成的收益。

    他一直碍于徐灏而没有寻找门路,现在既然有人伸出了橄榄枝,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刘公条办事很痛快,吃了林孝的一次酒席,就把进吏部的手续办好了。当然他说什么三年后外放就是个形容词,如果林孝没有徐家这一层关系,或许做一辈子书吏也别指望从不入流转为入流。

    这边麝月的亲妹妹林水晶来到徐府告知喜事,很快周围的人都知道了。芷晴亲爹在云南做正四品的武将,是以对此也不在意,而香菱香萱虽然父母在北平惨死,但她俩和香玉都和李秋是一家人,娘家不缺少当官的。

    唯独晴雯不太高兴了,她父亲死得早,家里人仗着她出钱在乡下做了小地主,兄长和嫂子侍奉老娘,亲弟弟读了多年的书,却连秀才也未考上,最大的愿望就是当官。

    现在麝月她爹做了书吏,即使不是官那也是公务员了,再说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晴雯生性最是好强,是以有心也替弟弟谋个前程。

    她不敢直接对徐灏提起,作为沐凝雪的头号心腹,问题是夫人即将临盆,没精力理会闲事,左思右想先忍忍再说吧。

    这一天麝月忧心忡忡的对徐灏说道:“我明天回趟娘家,自从我爹进了吏部没几天,我娘就染了病。香玉给开得药方子吃了也不见效,去庙里烧香也不灵。”

    徐灏点了点头,据香玉说是大限已到了,很早的病根子恶化的缘故。无药可医,猜测大概是癌症一类的绝症,柔声道:“我晚上抽空也过去探望下,你先有些心理准备。”

    麝月苦笑一声转身匆匆去了,当晚徐灏去了林家,麝月她娘汤氏精神头还不错,笑着请他吃茶,亲亲热热的说了一会儿话。

    明朝有句俗语,有福之人夫先死,无福之人夫先亡。

    当晚二更时分。无福的汤夫人竟然不知不觉的气绝身亡了,等徐灏急急忙忙的赶过去时,麝月已经哭得昏迷过去,被她妹妹水晶灌了一碗姜汤,悠悠的苏醒回来。

    林孝也蹲在地上嚎啕大哭。麝月反过头来劝道:“爹您莫要悲伤了,娘都已经去了,快准备成衣置办装殓要紧。”

    对于操办丧事,徐灏现在很悲哀的可谓熟得不能再熟了,等到了天明,灵棚搭建好,把唐氏的尸身迎进了上好的棺材里。全家挂了白布孝幔,白布桌围等等,总之任何纰漏都没有,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徐灏亲笔在灵牌上写了“明孝林公原配汤氏之灵位”,也不用顺天府派人来开敛,全部由徐府的亲兵负责里里外外。

    整整三天。麝月姐妹也哭了三天,滴米不进,这是做女儿的孝道,徐灏也不好说什么

    守七陪客,光是徐家的人就来了好几百。更别提整个京城和徐家沾亲带故的亲朋好友了,光是冥纸一类一刻不停的烧也烧不完,从胡同到街上各式马车轿子不计其数,轰动了整个街坊,人人都说林家生了个好闺女

    林孝执意做了六个斋,打了三个醮,只因汤氏生前笃信佛道,请了法师三十人念了七天经文,还放了三台焰火。

    阴阳先生看了年庚,说应该预备出殡了,徐灏吩咐人都别来了,闹哄哄的乱七八糟,还嫌惊动的人不够多么?

    就这样只剩下了林家的亲朋好友,置办了三十桌酒席酬客,酒菜都是酒楼送来的。

    吃饭的时候,刘公条对孙大理咋舌道:“这几天算是领教了什么才是国公气派,好家伙,满朝勋贵一家不少,各大王府和公主驸马家都来人了,七位阁臣和六部尚书,十二个侍郎,也是一个不少。”

    孙大理因类似的婚丧嫁娶经历的多了,不以为然的道:“这就是礼数,别家也一样,这年头谁肯失了礼?”

    “不一样。”刘公条却摇头道:“礼数归礼数,人情归人情。你没见大人们都亲自来了,无非是没进灵堂而已,在外面下了轿子站了一小会儿,除了徐都督和几位德高望重的大臣,谁有这等面子?”

    孙大理也不得不点头道:“这倒也是,连陛下和娘娘都派人来代为祭奠了。反正都督他老人家当之无愧。”

    “那是自然。”刘公条笑呵呵的说道,作为林孝的好友,他自然是觉得与有荣焉。

    到了四更天的时候,没吃饭的徐灏说道:“起行。”

    随着瓷盆一摔,林孝大叫道:“娘子!你好狠的心啊,竟把老夫丢下,还剩下一个苦命的女儿,叫何人照顾她?”

    父女三人放声痛哭,亲戚们劝慰了好半天才止住了,林孝死活要跟着棺木走,众人都劝说你还年轻,将来还要续弦,叫姑娘陪着吧。

    外面李太带着三百士卒维持秩序,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也派了人来送行,一路之上各家门前设了大大小小上百座祭棚,对此徐灏也无可奈何,暗道实在是太招摇了。

    好在出行选在了天还未亮之时,林家又距离外城门不远,徐灏看着唐氏入土为安,麝月打算住在家里孝敬父亲几天,他便带着人先走了。

    回来的路上,感觉李太闷闷不乐的,徐灏问道:“怎么了?这几天见你一直蔫头耷脑,事忙没工夫问你,不是因那天我罚你跪在外面,觉得丢了颜面吧?”

    李太忙说道:“哪能呢!您罚我是老大的荣耀,求都求不来,谁不羡慕我被您另眼相看,岂会气恼?”

    徐灏失笑道:“又来胡说了,有时候真不明白你们怎么想的,这官场真是时间越久脸皮越厚。”

    李太嘿嘿直笑,很快叹了口气低声道:“不瞒您,我是家里出了破事,我爹把我小老婆都睡了,生下了一堆王八犊子,我就为了这个不开心。”

    徐灏顿时吃惊不已,不知该怎么劝慰他,也叹道:“事已至此,家丑不可外扬,你自己看着办啊!但不许伤了人命。”

    在十字路口分道扬镳,李太到了家门口,就见李得用回来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大步走进去瞪着几个小老婆,李太咬牙切齿不发一言,想起都督的嘱咐没有动手伤人。

    晚上夫妻俩在炕上做完了接风的那档子事儿,李太埋怨起了妻子:“我临来那样托你管着她们,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弄出丑事来,你当时怎么答应的我?怎么一两年就叫她们养了**个娃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