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结拜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零五章 结拜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花园里,姚远拿着盟文继续念道:“某等向系异姓,今结同盟。只愿同年同日生,不愿同年同日死。

    马上姚远愣了下,心说不愿同年同日死,这结拜还有意义嘛?大抵邬老爷是有感因利而盟的缘故吧?不禁点头道:“这生死两个字转换转换,竟多了许多學问,不是邬老爷这样的名公,谁能想得到?”

    唐富贵开心的道:“这两句话原是古人不通。如今人家的亲戚兄弟为了几个钱还像生死冤家呢,况结拜的酒肉兄弟?不过图些好吃的肥嘴。无缘无故同起什么生死来?这样没道理的胡说岂不可笑?”

    类似他们这样的人结拜,同生共死就是个笑话,谁愿意遵守?所以杨稷非但不以为许,反而赞同道:“果然,你这话说得有理之极。再念。”

    姚远又念道:“自今设誓之后,某等三人轮流做主,或以酒肉开筵,或向烟花访妓。倘负斯盟,人神共殛。”

    这分明是张壹在有意恶心他们,却不知除了姚远外谁都听不出来,可谓是对牛弹琴了。

    唐富贵顿时不乐意了,说道:“既这样说,你把我的名字抠掉吧,我是不来了。”

    杨稷不悦的道:“都说好了,为何又变起卦来了?”

    唐富贵说道:“邬兄是给我送个棺材座子,他耍我玩呢。这上头说要轮流做东,我如何出得起钱?想我一个经济人家,哪里经得起这般破费?若要被我家奶奶知道了。我这条贱命算是送在了你们手里。”

    邬斯文说道:“送为宾主礼也,那你竟二而一。我们一而二,何如?”

    唐富贵大摇其头的道:“那也不行,我前日听人念书,说什么二十而取一,就依着书上说,你们每位请十回我请一回吧。”

    杨稷说道:“不行,我们两个当十回东,扰你一回。怎么样?”

    唐富贵低着头不做声了,姚远心中叹息,说道:“二位老爷请听完再说。”又念道:“某等今日富贵相告,故结弟兄之社。他年豪华不敌,定散手足之盟,上告苍穹,愿鉴同志。洪熙年月日谨疏。”

    唐富华满意的道:“一篇文我只喜欢这两句。”

    姚远笑道:“通篇都是妙的。如何只说这两句好?”

    唐富贵也笑道:“他说有钱相聚,无钱散伙,可不妙哉乎?我因二位哥哥有钱有势才来拜把子,若是两位兄倒了运,我还同你们做什么兄弟?同胞骨肉尚且如此,何况区区酒肉盟!

    想他们这三兄弟本因势力二字结拜。人人可谓是真小人,倒也是坦荡荡的不學伪君子。自古可以患难生死的朋友,何必结拜?而故意结盟者,可想而知都是些酒桌上的朋友,大难来临谁理你?

    杨稷心有戚戚焉的道:“看来人不可不弄个进士做。贤弟这篇文都是我心眼里的话,就是说不出来。都被你说出来了,真不愧是大才子。”

    邬斯文十分高兴,笑道:“愚弟此文乃鸡鸣而起,孳孳为之者。虽小套,必有可观者焉。”

    话说间,众家人已将各项摆列停当。叫邬合念盟文,他三人轰轰烈烈的焚香歃血毕,然后交拜过。摆上酒来,大家散福痛饮,狂呼哥哥弟弟,真比亲手足还觉亲热。

    却说张壹有个很照顾他的老师,请他来家吃饭,说道:“我素知年兄这一年来着实守困,奈何我俸禄薄薄,爱莫能助,心中很是过意不去。昨日都督李公请了我去,说又被徐都督给责骂了,骂他不學无术。他托我请位西席,愚意要举荐年兄。

    我素知年兄豪放不羁,恐不屑为此。但圣人云:素贫贱行乎贫贱,君子无入而不自得。况且设帐一事,也是读书人所为,不知你意下如何?”

    张壹一来家中确实贫困,二来最近闲来无事,见老师殷殷见爱,便说道:“既蒙老师看重,敢不遵命?”

    这位李都督祖上随着太祖皇帝起兵,战死。父亲叫做李之富,母亲早亡,妻子滑氏。

    靖难之时,李太是燕王府的普通亲兵,那时他原名叫做李大,一个大字不认得,粗鲁之极,也不懂待人接物的礼貌,而朱棣恰恰喜欢他的直率没有心机。

    打仗时,李大人高马大臂力过人,也是他的命好,被分到了徐灏的神机营,大小数十战未尝一败。

    最危险的一次大战时,他骑的战马忽然在阵中受惊了,往朝廷的大军方向冲了出去,他急眼了,怕被官兵杀死,干脆把火枪扔在了地上,举起战刀横七竖八的乱砍乱剁。

    一人拼命万夫莫当,被他这么一杀官兵有些乱了,燕军也不知他是马惊了,只当这小子奋勇冲锋呢,如此神机营带着所有燕军一起呐喊,奋力冲上去杀敌,官军大败亏输。到了论功行赏时,他得了头功。

    攻打德州城时,燕军持续强攻几日没有拿下,当时朱棣大怒,命全军造出了云梯。攻城时李太胆大,头一个跑到城下就往上爬,大家伙在下面跟着。

    城上的官兵一枪刺了下来,他是仰面看着的,闪过去右手攀住云梯,左手把枪杆攥住。官兵要是往下用力,他就算不死也会跌伤,可是他运气好,官兵往上一提,他趁势向上一跃,竟上了城头,反手一刀把对方砍死了。

    官兵见燕军上来了,有些惊慌失措,后面的人鱼贯而上,如此一番冲杀官兵没了士气各自逃命。

    李太带着兄弟砍开了城门,放燕军进城,所以论起得城之功,他又是头一份,因他屡立军功,从亲兵升为了百户。

    燕军和官军沿着长江对峙时,孤军深入大多数人都认为必输无疑,当时军粮所剩无几,人人饿着肚子,李太也难免对连年征战感到厌烦了,半夜时一个人潜入水中,打算游过去当个逃兵算了。

    游到长江中心时力竭,幸运的被路过的粮船抓了上去,李太担心小命不保,虚张声势的叫道:“赶紧投降,不杀!”

    没想到满船的人都跪下来叫道:“我等愿意归附,将军饶命。”

    如此李太幸运的缴获了十数艘满载粮食的货船,得意洋洋的回到军中,朱棣大喜过望,当即升他为指挥使,这些年又升迁为了都督同知,乃是对徐灏忠心耿耿的一条莽汉。

    他有个小舅子的名字很有趣,叫做滑稽,滑家也是世代军户,不过滑稽他爹识字,靖难之役时一直在北平做交接文书之类的差事,没有军功如今还是个小旗。

    滑稽也读过几天的书,李大在北平做副将时,公事日渐多了,他舍不得花银子请幕宾,就叫小舅子来替他主文,拨了份军粮给他。

    前年徐灏调他来金陵做都督府同知,这位单骑赴任,将父亲妻子儿媳孙儿等俱都留在故乡。

    骤然富贵,李大一口气纳了四五个小妾。临行前再说嘱咐妻子要留心照看。

    “千万严紧,不要叫她们弄出丑事来。我到了任上,等寻了房子稳定下来,慢慢来接你们过去。”

    滑氏答应了,李大就带着小舅子和十几个家人出发,此时他的名字还叫做李大。既然自己是大了,他四个儿子就叫李二、李三、李四和李五。

    到了京城,滑稽劝道:“如今都做了都督,是朝廷大臣了,姐夫你这名字太不雅,还得改一改才行。”

    李大说道:“我娘生了我就叫这名字,今日也做到了大官,有什么不好的?”

    滑稽无语的道:“这个大哪里是名字?因你大儿子,所以就叫大了,当兵时顺口说出沿用至今。今日做了显职,还用这个字,不怕人笑话么?”

    李大没好气的道:“这大字我认熟了,要是改了名字,不但别人不认得是我,连我自己也不认得是我了。”

    滑稽想了想,笑着拿笔写了个大字,内中点了一点,问道:“这个字你可认得?就改做它吧。”

    李大端详了半天,说道:“我常见一块字底下点一点,我问过书办,他们说上头的一块字是菩萨,底下这一点就是那块字,你叫我改为李大大的意思?”

    忽然骂道:“滚蛋犊子,你同我玩笑骂我也罢了,怎么连你姐姐也骂上了?”

    滑稽奇道:“我好意替你改名字,怎么是骂你?你倒骂起我来了。”

    李大笑道:“我前日让几个兵到湖里去打鱼,鱼没有打到,捉了许多乌龟。他们报了报单来,说乌龟有大大的多少,小小的多少,那个大字底下也是一点,可见你骂我是大乌龟。我做了乌龟,可不连你姐姐也骂了?”

    滑稽笑着解释道:“不是这话,那一点是在底下,这一点是在内中的。”

    李大皱眉道:“既不是大大,大字胯下坠着个东西,大的是大毬了?”

    滑稽忍俊不住的解释道:“这是个太字,人称太爷太太就是这个字了。怕你不认得别的,这个太字你还容易认,虽不甚佳,也总比那个大字还像个名字。”

    李大抚掌笑道:“好得很,我叫做李太,你姐姐叫做李太太,她比我大一些,所以我有些怕她。行了,你吩咐家里和衙门的人,我的名字就叫李太了。”

    滑稽摇头道:“这怎么行,你如今是官,改名字是要上本的。上边准了,有邸报上的注脚写着声明,送往各处,人就都知道了,何用吩咐?”

    李太笑道:“这个容易,大都督批复下来,哪个衙门也不敢为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