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花花草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零二章 花花草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送走了顾红芸主仆,并未问出个所以然来,顾红芸一样不理解他爹的做法,想想此乃人家的家里事,也就不想深究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顶多等顾知府派人进京,好好问明原因,如果顾家确实事出有因的话,那么也不好多管闲事,能劝就劝,不能劝酒任其自便;如果是出于误会的话,自是乐得成全一对有情人,总之一切等来人之后再说。

    这时候宫里传来了消息,朝会时刑部给事中陈谔又开始无所避讳的弹劾官员了,其中包括自己,指责暗杀案以权谋私,为了族兄而愚弄官府,身为正一品大员却故意被抓,有失大臣体统云云。

    徐灏也不当回事,不被弹劾的官员不是好官,再说人家说的没错。话说朝中一个陈谔,一个耿通,乃是现在最敢言的言官,举朝就没有不忌惮这哼哈二将的。

    陈谔天生的大嗓门,说话大声如钟,当年朱高炽初登基时比较敏感,就见他哇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耳朵都被震得发麻,以为是心怀不满呢,下令饿了三天。

    谁知三天后饿得半死的陈谔仍然声如洪钟,问他说是天性也,朱高炽也就释然了,没多久人送外号“大声秀才”。

    真正的言官向来都是三百六十度无差别攻击,不分敌我只分对错,因此往往令人又爱又恨。陈谔就是如此,连徐灏在内就没有他不弹劾的,而此种遇事刚强的官员如果没有人护着,往往仕途都会特别坎坷,甚至会有性命之危。

    今日就是如此,说完了徐灏又冲着帝王开火,指责朱高炽收纳异国美女。荒淫无度,气得朱高炽大怒,罕见的命锦衣卫把他埋在奉天门外,只露个脑袋。

    当时满朝文武就没有一个肯出来为他说话的。得罪的人太多了。而耿通上个月因弹劾都御使陈瑛和御史袁纲、覃珩等人朋比蒙蔽圣听。使袁纲和覃珩下了狱;又举报骁骑诸卫的粮仓年久失修,工部侍郎陈寿知道了不修。令粮食受潮发霉;工部尚书宋礼不体恤百姓,劳役日期到了没有立即遣散。

    结果前几天听说被陈瑛给弄到地方巡视去了,袁纲和覃珩被罚俸半年放了出来。

    暗骂一声陈谔你就是我二大爷,徐灏马上穿上官服带着亲卫赶去了奉天门。就见陈谔还真被活埋了,太阳暴晒下,眯着眼睛瞅着天蓝白云。

    锦衣卫镇抚庞瑛和太监沙玉成站在一边嘻嘻哈哈的聊天,看见徐灏过来赶忙双双迎了过来。

    徐灏怒道:“就这么把人放在太阳底下?混账。”

    沙玉成喏喏的道:“早上他大肆污蔑都督,咱家这才让他受些罪。”

    庞瑛说道:“都督,此等给脸不要脸之人,干脆整死得了。省的到处含血喷人。”

    徐灏深深看了眼他,面上没什么表情,摆手道:“他死了反倒是成全了名声,给他盖一柄伞。半个时辰喂一次水,人要死了拿你二人试问。”

    沙玉成吓了一跳,忙说道:“此事是庞镇抚的差事,咱家今日和杨阁臣的公子有约,要去他家吃酒。”

    “杨稷?”徐灏又盯了眼太监,抬脚走到陈谔身边。

    蹲了下来,徐灏轻笑道:“奶奶的,老子还能赶来救你,你说了可气不可气?”

    陈谔难受的扭过头,笑道:“说好了我可不领情,别指望我对你高抬贵手。”

    “知道知道。”徐灏没好气的站起来就要走,陈谔急忙叫道:“你别让我死在这里,我可不想留下美名。”

    “放心吧,老子都已经交代好了,敢情上辈子欠了你的。”

    看着他扬长而去,远处的沙玉成苦笑道:“拍马屁拍到了蹄子上,真乃无趣,咱家告辞了。”

    庞瑛一个人冷笑道:“好心巴结于你,竟然如此不给面子。这他妈的锦衣卫窝囊至此,洪武朝哪个权贵敢如此口气说话?呸!”

    乾清宫里,朱高炽见了徐灏说道:“瞧见陈谔了?这一次一定要杀杀他的威风,就和茹镛一样不懂得怎么说话,埋七天再说。对了,可不能让他死了,七天后官复原职。”

    徐灏说道:“他被埋,耿通又离京了,冷面御史打发去了浙江,如此下去还有谁敢说话?岂不成了某些大臣的一言堂?”

    朱高炽说道:“过刚易折,我是有意磨砺他们。再说水至清则无鱼,官员些许疏忽必不可免,难道出了纰漏就把人革职下狱?那岂不成了人心惶惶?”

    徐灏点点头,转而说道:“何福在哈密奏报,本雅失里从地道北行,不经过哈密,忠顺王脱脱只羁留了十八个斥候。”

    朱高炽沉吟道:“现在双方还未开战,先礼后兵,命何福把人遣还。为了安抚何福,我已经下旨将他的侄女许配给高燧,来年完婚。”

    这何福一直在云南担任沐英父子的副将,靖难之时率领五万南方士卒奉旨勤王。

    洪熙元年赐予征虏将军印,派往宁夏担任总兵官,节制山西、陕西、河南军队。在宁夏何福招抚塞外牧民,许多部族纷纷前来投靠,五年来边陲无事。

    何福上书请求设置驿馆,和云南一样积极屯田和积粮,制定赏罚分明的律法。

    可以说何福赢得了徐灏和朱高炽的尊敬,去年为了应对鞑靼人,改为镇守甘肃。徐灏知道何福治军严格,是以有属下很不满,时常写信提醒他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要被小人离间。

    朱高炽也写信说你长期带领番兵汉军,恐怕会招致很多人的谗言,你是老将,朕非常倚重,请不要有顾虑。

    把何福的侄女嫁给朱高燧,徐灏只能叹息一声,这件事他阻止不了。

    年初本雅失里和阿鲁台本想侵袭边关,却被瓦剌给击败了,逃到了胪朐河一带,准备窥视河西走廊。

    朝廷派张玉父子北上训练士卒。命何福配合进行备战。胪朐河附近的蒙古王公贵族担心被本雅失里吞并,迁徙到了亦集乃,乞求依附大明。徐灏建议杨荣前往招抚,何福和杨荣顺利把两万蒙古人带到了关内。酋长都护送进京。是以朱高炽下旨封何福为宁远侯。

    不过何福因和梅殷李景隆等人都有过对抗朱棣父子的经历,虽然有才能却时刻担忧被秋后算账。遇事难免犹豫不决,不敢专断。

    现在张玉父子集结了十万兵马,甘肃一带大有一触即发的态势,徐灏为了制衡瓦剌。不让其趁势吞并鞑靼统一蒙古,已经命辽东三万军队北上进行牵制。

    商议了一会儿战局,朱高炽随口说道:“陈瑛弹劾都指挥单政骄纵违法,擅自令家人出境易马,想春秋人臣无外交,军人胆敢私自贸易,此例断不能开。单政虽然有功也不能宽容,必须严加惩处。”

    徐灏微微皱眉,但是没说什么,朱高炽的处罚没有错。但弹劾的人是陈瑛,就不免令他感到有些不舒服了。

    隐隐约约中,徐灏有预感陈瑛等人已经开始形成了势力,如果说第一代内阁最为完美的话,不揽权不争斗,都是些谦和低调的性格,那么就会必不可免的给他人造成可乘之机。

    谁也不知道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徐灏只希望朱高炽能够做到一如既往,就怕做了皇帝后听不进去良言,渐渐变得大权独揽或怠慢朝政。

    不知为何,徐灏很自然的想起了朱瞻基,随着年龄渐长,朱高炽肯定会把许多政事交给儿子来打理,那么尝到了权利滋味的太子,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却说太监沙玉成去了杨家,熟门熟路的进了书房,早年他是清客出身,最喜欢栽培花竹等书童的分内事,做了宦官在乾清宫伺候花花草草,也因此被朱高炽赏识。

    杨稷来到书房,就见他很吃力的在浇灌花卉,说道:“这些事原为取乐而设,若像你这样费心,反是一桩苦事了。”

    沙太监笑道:“见你连个书童都没有,我做惯了,一时技痒就亲自动手。你府上有那勤力的孩子,选一两个过来,我教导他们这些门道。”

    杨稷听了这话,不禁触起了心头之事,说道:“我倒是看重一位清客少年,不但这些事情件件晓得,连琴棋萧管之类都是精妙不过的。有许多豪门想要他,可是都被拒绝了。就是此人情窦已开,一心想要弄妇人,就算我勉强留下他也不能长久,须和公公一样,也替他净了身,如此进府也就不想出去了。”

    沙太监说道:“这有何难?待咱家弄个法子,去哄他进来。若肯净身最好,万一不肯,几杯药酒灌醉了他,轻轻割去那东西,等醒来后就算不肯做公公,也长不出人道来了。”

    杨稷大喜,笑道:“事成之后还得劳烦公公养着他,在宫里不怕到处告状。一年后千万不可送与了别人,得留给我用。”

    “那是自然。”沙太监面带笑容,“半年内就能让他服服帖帖,到时公子派个人领回家去。

    当下二人谈笑甚欢,杨稷封了二百两银子给沙玉成带走了,有感于手头拮据,借着酒意吩咐道:“到姚家看他在不在家,叫了他来。”

    管家杨鹰去了,一会儿回来禀道:“姚家娘子说不在家,不知去哪里了。”

    杨稷大怒道:“这厮可恶,敢欺诳我。明日老姚来了,狠狠打一顿撵出去,再不许他上门。”

    所幸姚远人缘极佳,杨家下人都是和交情相厚,次日见他来了,都对他说道:“昨日少爷见你不来,恼得了不得,吩咐说等你来了,叫咱们打你一顿,还要撵你呢。”

    ps:果然是有奶的孩子有糖吃么,今天看见了三张月票,小钗继续哭闹。月票给力拼死加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