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做客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五百零一章 做客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原以为最不济也是几道清爽可口的小菜,这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啊!

    姚远无语看着面前一只碗里是四五块臭腌鱼,一只碗中是一块冷豆腐,上面洒了一小撮盐;一碟数十粒的炒盐豆,一碟十数根的腌韭菜。

    还好唐老爷表现的非常不高兴,吹胡子瞪眼的,这令姚远不禁多了一份期待,应该能添个热汤菜吧?

    唐富贵不满的道:“这白豆腐只好自用,如何拿来待客?”

    可没等姚远开心起来,就见唐老爷又说道:“你拿一个钱,去香蜡铺中买些香油来拌一拌。”

    姚远只觉得两眼一黑,不是没见过节俭的人家,如此节俭却堪称闻所未闻了,问题是这还没完。

    管家答应一声就要走,唐富贵又嘱咐道:“千万顺两张草纸几根灯草来,不要便宜了他。你到当铺里要个钱去买,不要和奶奶说,骂咱们又破费了。”

    姚远眨眨眼都听傻了,如果是普通穷人家这么精打细算也就罢了,这可是唐财主家,敢情就是这么积攒下的万贯家财?立马佩服的五体投地,又不禁哭笑不得。

    管家直接在桌上拿起预备给姚远的空碗就走,唐富贵见状怒道:“客人在这里,你拿着碗就跑,成个什么规矩?去拿个别的家伙买。”

    管家憨声憨气的道:“拿别的家伙买,油沾掉了一半,还当是我贪了半个钱呢。放在这里直接拌豆腐,岂不是一清二楚?”

    “对对对。”唐富贵觉得很有道理。赞道:“就该如此,才是当管家的心,我没选错人。”

    等管家去了,唐富贵大概也觉得不好意思,对目瞪口呆的姚远解释道:“姚相公每日在杨公子那里,自然顿顿吃的是大鱼大肉。唉!实不相瞒,我却每日家常饭只有一品盐豆,隔着三五日买块豆腐回来解解馋。今日幸亏你在此。奶奶替我做人,不但有豆腐还有腌鱼。这鱼可是她留着自己受用的,我连闻都不敢闻一下呢。”

    都到这份上了姚远还能说什么?篾片相公做惯了溜须拍马之事,好话张嘴就来,郑重其事的道:“真真贤惠的奶奶,古人食不兼味,有豆腐一味就尽够了。何必要鱼?老爷这算太破费了。不是我说府上,过日子的人家当省俭为妙,不然由奢入俭难呀!”

    唐富贵狠狠一拍大腿,说道:“兄弟可谓知心之言,然而待客不可不丰,我唐家不能怠慢了贵客。”

    姚远违着良心赞道:“老爷大有古君子之风。盛情款待令晚生没齿难忘。”

    “好说好说!”唐富贵也學起邬斯文的摇头晃脑,“有朋来不亦说乎么!”

    说话的时候,管家买了油回来,当下姚远苦中作乐的美美拌了豆腐,每人吃了一碗茶泡饭。那几块臭鱼姚远都没舍得动。而唐富贵也不让让。

    匆匆吃完了,他对眼巴巴看了半天的管家吩咐道:“剩下的豆腐赏你吃了吧。把这碗鱼同两张纸灯草一并送给奶奶去。鱼可是有数的。要交代明白了。”

    姚远心中叹气,也不敢再留下吃杯茶了,心说赶紧走吧,起身说道:“明日早上老爷可到杨府一拜,晚生会在门前恭候。”

    唐富贵问道:“我明日去是走还是坐轿?”

    姚远说道:“自然是坐轿才成体统。”

    唐富贵为难的道:“他家若没有准备轿马红封儿,岂不是我得拿轿子钱?”

    姚远哭笑不得的道:“适才所说的话才过去多久,老爷就忘了?”

    “现在我家都是走一次算一次钱。”唐富贵心疼的直摇头,“算了算了,今后你要千万留神,凡事帮我都占些便宜才是朋友之道,我得一文钱掰两份花。”

    “知道知道。”姚远实在是不耐烦了,转身就要走。

    不料唐富贵一把拉着他,又问道:“你说我明日是吃了饭去,还是不吃饭去?”

    至此姚远深感无力,说道:“他家里自然会款待酒饭,饿着肚子去好了。”

    出了门姚远回头瞅了眼黑夜里的唐家,喃喃自语道:“家有万贯又有何用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唉!”

    清晨,客居皇姑寺的扬州知府千金小姐先去了顺天府,丫鬟翠荷再次探望了在牢里百无聊赖的茹镛,徐灏言出必践,说关上一百天,少一天也不行。

    茹镛自从得知心上人平安无事后,立马也不冲动也不骄傲了,只求徐灏能代为妥善照顾小姐,不送她回扬州完婚,哪怕关上一年也心甘情愿。

    说起来在茹镛和顾家小姐这件事上,徐灏有些不得其解,本身顾夫人是忠诚伯茹瑺的亲妹妹,茹家的门第也比顾家高,明摆着此乃亲上加亲的喜事,儿女本身又有情,为何顾知府会一意反对呢?

    茹镛也不理解姑父的做法,用他的话说姑父明知他和表妹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依然在他赶去苏州的路上,竟抢先把女儿许配给了下属的公子,这使得他愤而不辞而别。

    徐灏觉得难以理解,首先茹家官声不错,三个儿子也俱都不错,茹镛虽说身为幼子异常骄傲,但其文武双全很有胆量,可以称得上是个有为青年。

    带着疑问也是出于待客之道,今日徐灏让妻子代为出面邀请,请顾家小姐来徐家做客。

    顾家小姐闺名叫做顾红芸,听到翠荷言及表哥平安无事,连皮肉之苦也没受过,只因为徐都督要杀一杀他的冲动性子,是以露出了笑容。

    同行的还有李素娥和荔枝,作为见证人一起去徐家,徐灏可不想被传出强迫官宦小姐的不良名声。

    进了徐家花园,沐凝雪设宴款待四人。稍后请她们随意在园中四处游玩。

    四个人一出来,见石榴花开得十分灿烂。花下有一身穿鹅黄长裙的少女笑着对见过面的宝庆公主笑道:“这花虽好,惜乎见了你有些妒意。”

    宝庆不解问道:“你哪里看得出?”

    少女笑道:“看是看不出的,曾见杜牧有诗云:‘红裙妒杀石榴花。’姑姑如此芳容,岂不是叫花儿妒忌?”

    “好呀!仙媛你又来取笑我,饶不了你。”宝庆气呼呼的抬起了手,朱仙媛大笑着朝前面跑去。

    看着她们远去的身影,四女相视一笑,一面说话一面前行。穿过花圃和古树,一路上经过木香棚和牡丹亭,越过芍药园和蔷薇院,一路盘旋曲折,来到一座八角亭,名曰“醉花轩”。

    四周多是用的五彩玻璃,窗格中间挂着一幅孤山放鹤图。两旁悬小对联。

    香气入帘花索句,清光当槛月依人。

    翠荷赞道:“徐家真乃仙居,今日算是开了眼界。”

    李素娥来过徐府多次,介绍道:“此园本是开国功臣韩国公所创,和魏国公徐家的宅邸并称金陵二园,在京城再没有比这更大气奢华的所在了。即使是各王府公主府也远远不如。

    昔日韩国公被抄家灭族后,原本宅邸归还给了其长子遗孀也就是临安长公主,但长公主因家宅实在太大,请旨把宅子一分为二,这一半让给了徐都督。后来当今圣上登基之后。便正式赐给了靖难功臣徐家,不过最近都督认为李家长孙已经长大成人了。想把宅子归还给人家。或许等你们再次进京的时候,这里就不是徐府了。”

    翠荷咋舌道:“这么好的宅子竟然要还给李家?我只知道有德者居之,明明是公主同意,圣上下旨了,徐都督真是舍得。”

    李素娥说道:“此事都督也有难处,徐家和李家乃通家之好,于情于理应该物归原主。”

    顾红芸一直没有说话,她认为就算搬家还不是得朝廷花费民脂民膏,给徐家修建新的宅邸?以如今徐都督的权势,兴许比这里还要奢华十倍不止呢,也未可知。

    事实上也差不多,朱高炽确实有意给兄弟修建一座不亚于这里的豪宅,徐灏也没有反对,阻止帝王而动用自己的钱来盖房子,未免过于矫情了。

    勋贵功臣就该有勋贵功臣的立场,學文臣清廉两袖清风有意思么?要不然为何当年徐达和李善长等功臣会心安理得的接受豪宅?不然你想干嘛?功成名就了却不享受富贵,是打算學王莽谋朝篡位?

    当然产权问题得掰扯清楚,起码得登记为祖产,如此只要不是真的谋反,宅邸基本会世世代代的为儿孙所有。起码自朱高炽之后,不大可能会出现功臣被抄家灭族了,这一点徐灏看得很清楚,靖难功臣的后裔大多会伴随明王朝直到灭亡的那一天。

    休息了一会儿,四人绕过碧桃溪,穿过竹笆花障,见前面粉垣环护,绿柳周垂。进了门尽是回廊相接,院子中点缀着几块奇石,这一边种着芭蕉,那一边种着铁梗海棠,上边题着“海棠香馆”,似乎是新写上的。

    翠荷说道:“这‘香’字似乎不通。”

    顾红芸解释道:“这也是有讲究的,“海棠自恨不能香”名人句也,想海棠本无香味,主人因爱她的姿态美丽,故下了这个‘香’字,亦寓怜爱之意。”

    荔枝没读过什么书,说道:“姐姐真是博學多才。”

    顾红芸挽着她的手,笑道:“不敢当,今日见了各处题词题诗,徐家才是满门大才呢,我是自叹弗如了。”

    几个小丫头在回廊里玩耍,四人知道这里有人居住,赶紧出了院子,不远处的一个轩中,收拾得与别处迥然不同,中间陈设皆是梅花样式,轩外有数十株的梅树,可惜时候未到没有开花。

    出来转过假山,有一荷花池子,池中有许多细白花鳞的鱼儿,水中央盖了一阁楼,外面一圈朱漆画成的栏杆,有小桥可以通过去,遥望匾额写着“观鱼小筑”。

    在花木深处中走动,两边阁楼插云,四人一起登楼俯视整个园子,远处是一大片的竹林,翠叶参差随风缓缓摇摆,有一栋用竹子修建的院子在竹海深处若隐若现,顾红芸十分称赞。

    下来在小路中绕行,前面有一幽深石洞,四人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很快前方豁然开朗,三丈高的瀑布飞泻而下,溅起万点水花。

    古色古香的凉亭高踞石洞之巅,名曰“拜月亭”,顺着亭子在柳荫中露出一段朱红栏杆的铁索板桥来。

    走着走着前方崇阁巍峨,层楼高耸,翠荷惊讶的道:“这是哪里?”

    李素娥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说道:“此乃徐家四姑娘的霜雪斋,如今改名叫做了听涛楼,阁曰剑阁。”

    四人继续又往前行,两旁俱是抄手阑干,游廊曲折也没个尽头,委蛇而行走了好一会儿,见到了三间清夏,周围古树参天愈觉幽雅,旁边一座碧草庐。

    李素娥笑道:“这里就是徐都督的内书房了,周围有看云小舍,媚香居、绿天深处、红花吟社。大抵园子里住的都是些蕙兰心智的女儿家,雅兴来了就自己画图修缮建筑,然后再起一个名字,年年乐此不疲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