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祖孙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八十九章 祖孙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韩老妈起了个大早,从邻居家借来一件新布衫套上,给孙子穿上昨儿刚补好的衣裳,又把媳妇收拾干净的大公鸡放在一筐馒头上,用旧手巾盖了。

    媳妇满心期待的倒了一碗茶,韩老妈接过来喝了,韩老七递过来几十文钱。如此老太太左手拎着竹筐,右手牵着孙儿,带着家人的期盼一步步的朝京城走去。

    赶巧在官道上迎面遇到了一队骑士,韩老妈瞧着马上的人有些眼熟,看清一个人后大喜,招手叫道:“冬子,冬子。”

    徐灏随手勒住缰绳,低头看着面前的一老一小,李冬见状说道:“这是邻村的韩老太太,当年老爷曾寄养她家里三天,小时候每年都要随我爹去送上一份年礼,近些年渐渐没什么来往了。”

    徐灏赶紧甩蹬下马,说道:“徐灏见过您老,您这是?”

    韩老妈赶紧擦擦眼睛,惊喜之极的叫道:“你,你可是灏哥儿?哎呦都是个大人了,不敢认了。”

    徐灏笑道:“人都会长大,我也不例外,您老要去哪里?我送送您。”

    韩老妈不好意思的道:“这不准备去府上打扰么。唉!说出来怕你笑话。”

    徐灏明白过来了,不以为意的说道:“您什么也别说了。李冬你去皇姑寺把宝庆的碧游车拉出来,咱们一起回京。”

    当下韩老妈又是惶恐又是欣慰的坐上了马车,小孙子好奇的打量着车上的精美装饰,忍不住想伸手摸摸。

    啪!韩老妈打了下他的小手,警告道:“不许乱摸,这一颗珠子比你的小命还金贵呢。”

    徐灏闻言笑道:“无妨,喜欢都抠下来带回家去。不过确实是值钱的小物件,卖了能买好多的零食,别被小伙伴们抢去了。”

    韩老妈笑道:“一看你就是个疼孩子的,有些年头没去府上串门。现在生了几个小少爷了?”

    徐灏对此笑而不语,这时就见宝庆一马当先的从南边跑来,挥手娇笑道:“哥,我要去你家玩。”

    远离皇姑寺的宝庆又恢复了痴痴缠缠的少女本色。徐灏皱眉道:“赶紧下马,你瞧你骑马的姿势,一点都不淑女。”

    宝庆吐了吐小舌头,仰着头说道:“你来扶我。”

    徐灏无奈只得走了过去,双手搂住少女的芊芊小蛮腰,毫不费力的抱了下来。

    对于亲眼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宝庆,徐灏是介于妹妹和女儿之间的感情,在宝庆身上,他能感觉到和朱元璋之间的牵绊,这种特殊的感觉在皇族任何人的身上都体会不到。

    车上的韩老妈忍不住问道:“这位天仙似的姑娘是贵府的千金么?”

    李冬悄声道:“那是宝庆殿下。高皇帝最小的公主。”

    “哎呦!”韩老妈大吃一惊,赶忙要下车给公主磕头,李冬伸手拦住解释道:“少爷和殿下是干兄妹,你老客气些就是了,无需跪拜。论辈分你还算是长辈呢。”

    “老身哪里敢是金枝玉叶的长辈?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话虽如此,韩老妈笑的很开怀,话里话外徐家人都不拿她当外人,心里不禁大为感动。

    上了车的宝庆好奇打量着对面神色局促的祖孙俩,徐灏说道:“进城后我有些事要办,你陪着韩奶奶回家。”

    当下车队缓缓起行,宝庆对宫娥说道:“把我的奶茶拿出来。给老奶奶和弟弟吃,还有新作的点心。”

    “不敢当,不敢当。”韩老妈诚惶诚恐的直摇手,“能坐上殿下的车,老身已经是祖上烧了高香了,这可是大不敬的罪过呢。”

    宝庆笑吟吟的道:“我家祖上也是穷苦百姓出身。所以您老不必放在心上。”

    韩老妈感动的道:“公主是个善心人,一定会长命百岁,嫁个如意郎君。”

    宝庆笑容渐渐变淡,看了一眼骑着马的徐灏,轻叹道:“那可未必。唉!”

    刑部大牢,心神激荡的胡德胜被智云和尚套出话来,等他反应过来后,手卷早已坠落尘埃,身躯向后一仰,面无人色的长叹道:“完了!”

    猛然间响起撕裂布帛的刺耳声音,智云吓了一大跳,靠着木塌的一堵墙上新糊的腊花纸全都碎了,现出一道暗门。

    从屋里走出来两个人,前面的是刑部的刀笔吏,手里拿着一张墨迹淋漓的供单,是刚才一边听着对话,一边写的。

    后面那人是王骥,这布置是和徐灏商量好了,是以特意给胡德胜换了牢房,连智云也被瞒着。

    智云心中省悟,定了一定神,把地下的手卷拾起来揣在怀里,而胡德胜像是昏死过去了。

    王骥请智云帮着把人给拉起来,又用被褥枕头等给他靠好,只见胡德胜长吁出一口气,悠悠的苏醒过来,两只眼似睁未睁,喃喃道:“真乃报应循环,难逃公道。”

    睁开眼睛,这时候的胡德胜整个人透着坦然,并没有什么惊惧之意,大概是已经萌生了死志。

    王骥说道:“胡德胜,方才你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全部记录在案,并且是本官亲耳听见的,少时便要禀明尚书大人。你要是个明白人,往下我也就不必多说了。”

    胡德胜脸上没了一丝血色,叹道:“等过堂时,我一概招认就是了。好汉一人做事一人当,从头到尾都是我做的,与我姐夫等人无关。”

    半个时辰后,徐灏赶到了刑部,这件莫名其妙发生的案子终于可以了结了。屋里王骥打发走了所有人,为难的道:“郑尚书的意思是到此为止,都督意下如何?”

    徐灏点头道:“就这么着吧。”

    王骥惊讶的道:“您真的不打算追究下去?放过幕后指使?”

    徐灏依然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起身走到王骥身边,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径自离去了。

    徐府千寿堂,老太君笑问道:“老人家自己来也罢了,拿什么东西呢?”

    韩老妈笑容满面的道:“也没什么好东西,不过是穷人的穷意思罢了。为了是老太太吃着软乎,拿了一只鸡,给哥儿们姐儿们带了一点饽饽。”

    老太君笑了一笑,问丫头们道:“哥儿姐儿呢?快唤过来。”

    月兰答应一声出去了,不多时先听到人跑的脚步声,珠帘被丫鬟掀起,月兰领着徐烨和张涟漪,竹兰牵着小叶子的小手。

    老太君解释道:“其他的哥姐儿都在老子娘身边,年纪尚幼,哭哭闹闹的不见也罢。这可是你干儿子的嫡孙,那是嫡外孙女。”

    “哎呦!”韩老妈赶忙仔细端详两个孩子,一个戴着白玉冠,一个翠玉抹额,同样身穿大红箭袖的金百蝶缎衣;一个唇红齿白,一个眉目如画,好似一对金童玉女。

    韩老妈拉起徐烨的手,嘴里叫着心肝宝贝,搂到怀里问这问那,她孙儿好奇的左看看张涟漪,右瞧瞧小叶子,一时看呆了眼,连手里的半只鸡腿都忘了吃。

    正在这时候,忽然铛得一声响,如同头顶上掉下来了什么东西,韩老妈不觉大惊,一时忘情喊了出来不好,把徐烨推下去慌忙站起身来。

    仰头一看,是墙上钉着个彩漆竖匣子,面上镶嵌着玻璃,里头像个圆圆的碾盘,下面挂的秤砣子往下一坠,匣子里就叮叮咚咚的作响,好像娘娘庙里的和尚敲钟一样,一连响了十来下。

    诞生在辽东的钟表问世至今还不到三年,韩老妈自然闻所未闻,吓得面上变了颜色。徐烨瞧着有趣笑了起来,涟漪和小叶子也跟着笑了。

    不想老太君厉声喝道:“没个规矩,老年人原不曾见过,一时碰到如何不惊?这有什么好笑的?”

    唬得徐烨赶忙闭上了嘴,规规矩矩的束手而立,涟漪却无所顾忌的吃吃轻笑,老太君对曾外孙女一向没有办法,见状也无可奈何。

    钟声响了十一声,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下面人把饭菜一齐摆在桌上。老太君吩咐道:“月兰你陪着老太太去你们屋里用饭,这里人多怕她不习惯。”

    月兰笑着答应,引着祖孙俩绕过屏风往自己屋里去了,这边老太太带着孙儿们吃饭。

    席间涟漪不爱吃肉,都放到了徐烨的小碗里,老太君见状摇摇头,看着小叶子孝顺的给自己夹菜,笑道:“还是叶儿心疼我,不像那两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成天到晚只知道亲亲热热。”

    涟漪娇声娇气的道:“您有那么多人服侍,弟弟就一个小叶子,我不心疼他谁心疼呢?”

    老太君笑道:“那你得怪你舅舅,谁让他拦着不要丫头的。”

    涟漪眨眨眼说道:“舅舅说女儿得娇养,身边女孩子多也不会寂寞,而男儿得学会自食其力,不应该自小混在女人堆里,如此才能做个有用的人,我认为很对,舅舅的话是不会错的。”

    老太君看着她小小年纪一本正经的腔调,大笑道:“怪不得你舅舅最宠你,你这丫头这么小就会说话,你姨母们小时候都不如你。也是怪事,你爹老成忠厚,你娘也是个老实人,怎么生了这么个百伶百俐的闺女来。”

    涟漪歪着头道:“舅舅说我像小姨,我也最喜欢小姨了,可惜她老不在京城。”

    老太君叹了口气,说道:“你爹不也不在京么,你几个姨父都是武将,这男子汉得志在四方。马上快过节了,也不知今年孩子们会不会回来团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