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迁都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八十二章 迁都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沐凝雪晚上给徐庆堂夫妇请了安,回来时也遇上了王嫂子和女儿,见了她便跪下磕头谢恩。

    沐凝雪忙吩咐芷云把人扶了起来,一面问着缘故,一面带到了稻香村。

    王嫂子欢天喜地的道:“夫人还故作不知呢,我女儿蒙您提携,不然在丫头们手下支使,这辈子岂有个出头的日子呢?”

    沐凝雪笑道:“你是家里的老人了,好不容易开次口,我自是不能拒绝。这也是为了你亲闺女,别人我可就不会轻易答应了,免开尊口省的大家都不自在。”

    “我懂得规矩。”王嫂子连连答应。

    沐凝雪对小丫头问了几句话,问得她女儿只顾红着脸笑,好不腼腆,好一会儿才羞涩说几个字。

    沐凝雪又问道:“你娘说三少爷给你改了名字,叫什么?”

    丫头羞笑道:“只改了一个字,叫黛眉了。”

    沐凝雪笑道:“这与你原本的代字不同,大概见你眼眉长得如青山,所以用了青黛的黛字。正好丫头们新作了秋衣,你去领四套穿着吧。”

    王嫂子心满意足的道:“多谢夫人抬举,我这丫头吃穿也能和她人一样了。我们母女二人也无力相报,只好朝夕多多为您祈寿祈福了。”

    沐凝雪含笑点头,王嫂子坐着说了一会儿话,欢欢喜喜的起身告辞。

    徐家开始准备徐江大婚的琐事,自有徐淞的妻子袁氏负责打理一切,袁氏怕闹出笑话来,遂求了二嫂王玄清来帮忙。

    徐汶买的宅子内外装修完毕,大太太王氏挑选了一批家人仆妇,亲自点了四个丫鬟过去。

    早上徐灏和凝雪用过早饭,穿戴整齐准备进宫,晴雯递过来一张礼帖,说道:“大爷请你去吃酒。”

    徐灏有些头疼。今天要安排曾啓和虏使斗酒,要去大本堂和中军都督府处理下公事,还得去宗人府一趟;姐夫不在家大姐叫他过去吃饭,又约好了和王骥马福姚他们聚会。商议怎么让胡德胜认罪,一整天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

    徐汶的邀请又不能不去,徐灏说了声我知道了,出来汇合三十名亲卫,策马去了紫禁城。

    跑着跑着半路追上了徐庆堂的轿子,徐灏放缓马速亦步亦趋的跟在老子后面,此时不过刚刚四更天。

    灯火通明的午门外,官轿停了一长串,一个个身穿朝服头戴乌纱的官员神色严肃的缓缓走出来,见了同僚上司露出笑脸彼此见礼。站在一起说话。

    徐灏的出现令文武百官慌忙过来见礼,此举闹得徐庆堂大为不满,皱眉道:“你又不稀罕参加早朝,走你的吧。”

    徐灏赔笑道:“是!儿子这就进宫给皇后问安。”

    “去吧去吧。”有种狐假虎威感觉的徐庆堂很是尴尬,没好气的挥挥手。好像赶一只苍蝇,令官员们为之暗笑。

    徐灏苦笑着从侧门沿着甬道进了乾清宫,朱高炽正在穿戴暗黄色的龙袍,宫女跪在地上给他整理腰带饰品,龙袍太肥大了,估计能给徐灏做三件衣服。

    帝王的肥胖说实话令很多官员都颇有微词,尤其是在外国使节团觐见的时候。实在是太没有大明天子的威严了。

    朱高炽笑道:“今儿个怎么来参加朝会了?稀奇。”

    徐灏说道:“我是来看嫂子的,不是来看你,自作多情。”

    朱高炽笑得像个弥勒佛,笑容可掬的道:“你嫂子在后面,不在这里,你又不是不认得路。”

    徐灏也笑道:“是顺便过来告诉你一声。我找到斗酒的人选了,就是你身边的编纂曾啓。”

    “曾啓?”朱高炽眼神一亮,随即疑惑的道:“朕倒是知道他善饮,可是这酒量能比得过人家?”

    徐灏对内侍吩咐道:“你去请曾大人过来。”

    不多一会儿,太监从等候的官员里面把曾啓带了来。朱高炽亲自问道:“卿量几何?”

    曾啓恭敬的道:“无论量。”

    朱高炽大喜,说道:“原来你还有这等本事,朱勇那小子要请战,就让他陪你一同款待使臣,朕会时时关注尔等,勿要不坠了我大明的威风,得胜朕自有封赏。”

    “臣遵旨。”曾啓领命而去。

    朱高炽随即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善饮?”

    徐灏心有余悸的苦笑道:“自然是被灌的不省人事,那天我最少喝了一坛子老酒,而他估计喝了不止三坛,就没见过这么能喝的,奇人也!”

    能见到徐灏亲口承认吃瘪,朱高炽乐得哈哈大笑,边笑边被四个小黄门费力搀扶着去了奉天殿。

    徐灏渐渐收起笑容,他总感觉朱高炽属于病态性肥胖,这可是非常影响寿命的。

    叹息着去了内宫,皇后张氏忧心忡忡的道:“一下雨宫里就积涝成灾,很多宫殿的地基也塌陷了。瞻基说与其花费重金修缮皇宫,不如遵照先帝的遗愿,在北平筹建紫禁城,等建成之日迁都北方,御守国门。”

    徐灏想起姚广孝曾含糊其辞的说过,朱瞻基貌似和他爹八字相克,看来果然不假。朱高炽虽然出生于北方,但他少年时一直住在金陵,是以不愿意迁都。反而朱瞻基自幼便崇拜祖父,即使懂事后就住在金陵,却一心要回北方。

    迁都北平有利有弊,从战略上来讲无疑是正确的,可是供养北京的成本太大了。

    要想迁都先动员近百万人修挖南北大运河,此后需以举国之力供养,修建规模庞大的皇宫,迁徙天下富户进京,文武百官都需要安置等等,所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可想而知。

    最主要的是随着朱棣故去,以南方人为主的官员们指定不愿意,除了朱棣外谁能一言而决迁都?

    估计雄心勃勃的朱瞻基眼见说服不了父亲,转而求母亲来找徐灏,如果徐灏同意又说服了朱高炽,那么此事就算成了一半。

    问题是徐灏为何要关心迁都呢?上辈子一介草民委实对皇城根没啥好感,天子守国门让人听得是热血沸腾,奈何自永乐朝之后,明朝就处于防守的一方。国土面积不增反减了,这个守大门有什么意义嘛?

    迁都北平确实能让朝廷对边关的控制力度大大增强,对防御北方更加重视,但徐灏不以为是什么好事。明朝末年的历史足以说明一切。

    总之徐灏不赞成也不反对,朱瞻基你有本事就强行迁都,没本事就老实在金陵做你的皇帝。

    不迁都或许就没有英宗被俘虏,正德四处瞎胡闹,至于说北平一旦被占领了怎么办?凉拌呗,有种就轰轰烈烈的赶走侵略者,没种就老老实实的做亡国奴,这和迁不迁都有一毛钱的关系?

    反正历史已经证明,迁都北平也没阻止明朝的灭亡,因此徐灏也就不愿多事了。煞费苦心能管得了两百年后?

    于是乎,徐灏很不忧国忧民的打起了太极拳,说道:“北平乃先帝龙兴之地,必须加以重视,但迁都与否事关重大。臣身份敏感就不乱发表意见了,这得陛下和大臣们商议。”

    张氏皱眉道:“北平得有人坐镇,我怕重现?”

    徐灏马上说道:“此等事绝对不会再发生了,嫂子尽管放心好了,先帝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

    我身为外臣,这事也不便开口。至于修缮皇宫,如今国库丰盈。花些钱不妨事,只要不奢侈营造新的宫殿园林,朝臣们也不会有意见。臣告退。”

    出来后派人去张家知会一声,明日再登门探望,或者安排人手让大姐回娘家小住几日。

    派人通知王骥他们来徐汶的新家,他先带着人过去。

    徐汶选择的宅子位于内城的繁华地带。据说花了一万多两银子,高巍巍的青色外墙,大门两旁结着彩楼。

    下人们远远瞧见徐灏策马而来,赶忙吹吹打打的迎接,还放了三声炮。

    约有二十来个家人分两边站着。徐汶一身簇新的员外服,笑眯眯的站在石阶上。

    很多百姓驻足围观,徐灏甩蹬下马大步走了过去,笑道:“大哥安好。”

    徐汶说道:“你来得早,老太君太太们还未过来呢,你先吃杯热茶,等二叔三叔来了后再一起进去参观参观。”

    当下徐灏在门房里和徐汶吃茶聊天,不一会儿徐淞骑马而来,说道:“徐海跟着车队,大概半个时辰就到了。我爹去了皇城等二伯下朝,我现在就赶过去。”

    说完徐淞马不停蹄的走了,陆续有徐家宗族兄弟拎着礼物来贺喜,徐灏没想到全族人都惊动了,吩咐李冬去通知王骥,今天的聚会取消。

    一群衣衫华贵的男人在门里门外旁若无人的说说笑笑,大说特说徐灏仗义,为了徐泯不惜进了顺天府的事儿。

    徐家二女婿李茂如今在通政司做官,大哥李芳官拜京卫指挥使司从五品的镇抚,朱高炽还准备赐还李家的韩国公爵位。

    因此刘茂和刘智渐渐以李芳马首是瞻,近段时日来往频繁,三人臭味相投便称知己,而李茂则不愿意和他们亲近。

    徐灏有意把现在的宅邸还给李家,爵位的赐还,继续鹊巢鸠占没什么意思。可是临清公主和李茂极力反对,而京城里上哪去找类似的宅邸?就连稍微好点的空宅都早已赏赐光了。

    朱高炽打算拨给一块土地以修建新的英国公府,或是给李家建个韩国公府,因涉及到开国功臣和靖难功臣的颜面,难免有些踌躇,连带着爵位也就这么拖着。

    徐灏一直没说什么,要不是碍于家里人都不愿离开繁华的京城,他真希望能返回萧家村。

    以往李芳不怎么待见徐汶,现在见了徐汶则亲热有加,故意大声说道:“好一座宅子,徐老大就是仗义。”

    这话明显是说给徐灏听的,徐灏当做没听见,笑了笑转身进去了。

    李茂见状皱眉道:“大哥你不要乱说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