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吵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八十一章 吵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傍晚,徐灏扶着萧氏饭后消食散步,今天下了一场秋雨,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寒,天气明显有了变化。

    下人忙着把秋衣冬衣翻出来清理,徐灏一边和母亲说话,一边琢磨着是否去一次辽东,他委实不放心北方局势。

    现在朝廷表面上应付着本雅失里的使者,张玉父子已经动身去了北平,预备动用十万精锐北伐。

    虽说丘福老将军早已战死,不太可能出现全军尽殁的惨剧,可是深入大漠草原,就算凭借充足的后勤补给和火枪火炮,徐灏也难免担心不已,他有打算去辽东派出数万军队北上进行牵制。

    可惜无线电没有发明出来,通讯联络成了最大的难题,只能寄希望于五军都督府的参谋们能制定出详细稳妥的作战计划了。

    论起带兵打仗的才华,徐灏自问远不及张玉父子。可说实话他并不看好张玉,相对沉稳多智的姐夫张辅,张玉虽说文武全才,可是打仗过于冲动了,张辅身为儿子肯定无法劝说父亲。

    有鉴于此,徐灏推荐了内阁精于兵事的杨荣和金幼孜随军,起到了监军的作用,这是无法避免的,不如此朱高炽和满朝文官都不会放心,就怕首开将军独立领兵的先河。

    萧氏笑着被儿子搀扶,缓缓走过一座小桥,远远瞧见徐江笑嘻嘻的跑在前面,后面有丫鬟拎着许多蟋蟀盒。

    另一侧徐翠柳在回廊下散步,徐江边跑边叫道:“四姐,今日好了,先生一夜不回来,你的蟹壳青呢?拿来与我这只金翅斗一斗!”

    萧氏无语的道:“眼看就要成亲了,还是这么不务正业的一天到晚只知道玩耍,多时能长大呢。”

    徐灏笑道:“由他去吧,那边有淞儿在,他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成了。”

    萧氏说道:“你三叔就指望一个儿子能考中进士。淞儿做了武官,江儿不成器,只剩下湖儿还像那么回事。”

    徐灏随口问道:“大哥最近怎么样了?”

    萧氏说道:“大嫂说整个人都变了,沉默寡言的。有心给他说一门媳妇也不肯。对了,他做了五城兵马司的北城副指挥。”

    徐灏有些惊讶,五城兵马指挥司名字很好听,实际上相当于公安局下属的交警、城管、卫生、消防、派出所的综合体,职能和顺天府有重叠,但隶属于兵部。

    顺天府是三品衙门,兵马司仅仅是六品衙门,而且分成东南西北中五个区域,每个司正六品的指挥一人,从六品的副指挥四人。

    兵马司在京城各大衙门里算是最肮最累的衙门了。每天在街上日夜巡逻,凡有水火灾祸或盗贼等事,皆可呼叫,并且不取分文,满清末年的警察系统和派出所就是在五城兵马司的基础上建立的。

    大概徐汶是认为做百户在军方没有出路的缘故。再努力也无法超越自己,而当个区警察局副局长兼城管大队副队长,也算是开启了仕途之路,转为文官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那边徐翠柳兴致缺缺的道:“不好,前日你娘数落我一次了,说我不该陪你胡闹。”

    徐江叫道:“不怕她,她再骂我。我就寻死,天井上有盖子么?我寻了死,看她怎么办?”

    徐翠柳无奈的道:“不要说傻话了。”

    “说傻话的就是小狗。”徐江神色得意,“我只要这么做做,不怕她不央求,我难道真个寻死?”

    萧氏摇摇头。走了半天也乏了,说了几句话径自回去了。徐灏听翠柳说道:“我今日心里不耐烦,你同别人玩吧。”

    徐江说道:“她们都不愿和我玩,要不我叫三哥来,咱们三个好生玩一下。”

    徐翠柳说道:“不要闹了。三哥哪有功夫陪你玩?”

    徐江说道:“三哥好些日子没和咱们一起了,我叫他指定来,不信你等着。”

    就这样徐灏被强拉着过来,徐江对着翠柳又是作揖又是讨好,闹得翠柳又好气又好笑,只得让丫鬟取来蟋蟀同他斗了一回。

    徐灏对斗蟋蟀不感兴趣,站在一边观战。无奈徐江的蟋蟀不争气,一连输了十几次,气得他脸红脖子粗的,翠柳干脆将那只善战的蟹壳青送了他,方才欢欢喜喜的回去了。

    徐翠柳拉着徐灏的手上了二楼,亲手点燃了风炉等着水烧开了好沏茶,徐灏神色悠闲的坐在香妃椅上,笑看翠柳认认真真的洗刷茶盏。

    翠柳忽然说道:“雨滢姐来了,就在雨诗的屋里,你不去看看?”

    徐灏轻轻摇了摇头,翠柳好奇问道:“为何避而不见呢?如果不是你去了扬州,听说她很可能被冤枉处死呢。”

    “两码事。”徐灏看着窗外的夜色,“表姐还能嫁给个好人家,我何必纠缠她?”

    翠柳咬着唇问道:“要是她一辈子不嫁人呢?”

    徐灏笑道:“那就收下做个外室呗,我欠的情债已经够多了,也不差她一个了。”

    翠柳欢喜的道:“我就知道三哥敢作敢当,雨滢姐现在的处境叫人心里难受,大概已经哀莫大于心死了,但凡你能照顾她后半辈子,舅妈也会感激不尽了。”

    徐灏笑着点头,自从得知萧雨滢是被嫂子和妻子联手设计后,不可能不心生歉意,尤其是对舅妈梅氏,所以他才会去扬州打算把人给接回来,只是没想到表姐会摊上了人命官司。

    这时候听见楼下有人叽叽喳喳的拌嘴,徐灏和翠柳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原来是萧雨滢身边的翠玉和灵芝,翠柳身边的丫鬟梨香和雨诗的贴身丫鬟鸾儿等人,而翠柳早前的几个贴身丫鬟早已嫁为人妇了。

    鸾儿因那次帮着寻找丢失的东西立了大功,雨诗喜欢她的伶俐就留下了。

    翠玉是从徐家出去的,老太君指给了服侍梅氏,梅氏又让她暂且服侍女儿,过几年会回到家里等着嫁人。

    梨香和翠玉年纪一般大,自幼玩在一起,是以说话毫不避违,嗑着瓜子说道:“表小姐一来就哭。可纵使哭干了眼泪?与她的事又有何益呢?咱们三爷再不济也不会娶个人家的小妾。”

    灵芝鼻子哼了一声,笑道:“谁知道,你还没听说?去年回家就病了起来,今年秋天更厉害了。说来也奇。三爷一封书信便见轻了,后来没几天就好了,这岂不是奇事?若说病的奇,好的也奇,真个是奇了,奇了。”

    翠玉听得心里有些不自在起来,即使灵芝是为了小姐说话,可这书信什么的是好当众对人言的吗?忍不住说道:“灵芝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姑娘病好,又犯着你什么了?终不然,姑娘不好了才称了你的心不成?”

    要说灵芝是梅氏最信任的大丫头。她清楚梅氏和徐灏之间的那点事,以往徐灏没少赏赐她些好东西,可自从小姐回来以后,梅氏搬到了萧家村,二人间断了联系。灵芝岂能没有一点怨气?

    因此灵芝翻了脸道:“喂!你这丫头说的也奇了,我说你们姑娘的病好了,难道说坏了不成?为何来无故侵人?”

    翠玉说道:“谁先侵人?你一连说什么奇了怪了,是什么话?”

    灵芝喝道:“你少放肆,说奇了又怎么了?偏来挑我说奇,那么着大姑娘难道为着别的事病的?又为着别的事好了的不成?”

    翠玉年纪小说不过灵芝,有些无言可对。灵芝得势不饶人。指着她说道:“小孩儿家,不懂话就别乱开口,你再说,小心我不撕了你的嘴。”

    灵玉说道:“凭什么说姑娘哭干了眼泪,与她的事又有何益?姑娘又没说给三爷做妾,你们凭什么骂她?”

    灵芝把怀里的瓜子皮撒了一地。站起来骂道:“这小蹄子还敢叫不成?与她的事有什么益处,三爷从来不纳妾你不知么?慢说你们姑娘哭干了眼泪,便是哭出了血,又关这宅子里的人何干?”

    这话却无意中惹恼了鸾儿,起初顾着大家的体面忍着。后来听到灵芝越发娇肆威喝的,不免动了三分气,如今见她连自家姑娘也兜了进来,一时间怒火中烧。

    上前先给翠玉的脸上来了一巴掌,骂道:“不要脸的贱人,什么你们姑娘我们姑娘的混说谁呢?凭你们这起坏透了的狐狸娼妇臭嘴里,姑娘们都成了小菜混嚼不成?你和一个泼妇吵什么?”

    灵芝竖目横眉的叫道:“鸾儿你骂谁?”

    鸾儿走前一步呸的一声,往灵芝的脸上啐了口吐沫,竖起指头点着灵芝的眼睛,切齿道:“我就是骂你!似你们这些混账,竟敢背后对姑娘们嚼舌根子!你们的,我们的,是你哪个爹娘给分的?快夹紧了你那臭眼子。瞧谁做的好事,把绣鞋吊在狗嘴里,这儿那儿的乱扔?”

    好一通金陵本地的骂人话,骂得灵芝脸色铁青,偏偏顾忌着鸾儿的身份,不知该怎么还嘴了。

    回头瞅见了看好戏的梨香,灵芝冷笑道:“我们和鸾儿都算是萧家的人,她骂我就和骂自己是一样的,只你这位梨香姐姐本不相干,何苦被捆在这里娼妇狡妇的混叫?岂不是冤枉了人家。”

    梨香冷着脸道:“你也不用把我夹在里头,鸾儿和我一直交好,你自己惹得事自己担着好了,别来拉我下水。”

    灵芝越发羞恼起来,正准备和鸾儿撕扯对打,灵玉紫涨着脸拉着她走到一边。

    忽然楼上徐翠柳叫道:“梨香。”

    梨香忙应了一声是,蹬蹬蹬的上楼去了,唬的灵芝她们全都不安起来,一时间尽皆无话,变得寂静无声了。

    徐灏看着翠柳狠狠瞪着梨香,遂笑道:“我想起嫂子对老太太说的笑话,说在一个庙里供奉着三教圣人,众信徒原本把释迦佛尊供在正中的。后来道士们见了,将太上老君移在中央;儒者见了,又将孔夫子迁于正中了,和尚们见了,依旧将佛祖请到中间。

    如此移来迁去,以致泥像被损坏了,三位圣人私下里说道:我们本是好好的,皆因这起无事生非的家伙,搬来搬去把我们给毁坏了。”

    这个笑话看似无意,实则很是诛心,隐隐间表示了徐灏有些怒了。鸾儿等人吓得赶紧低着头上来,跪在地上认错,徐灏说了一句好自为之,起身施施然去了。

    刚出来,就见到长房那边的王嫂子领着女儿迎了上来,使出浑身解数给徐灏请安问好。

    王嫂子的丈夫在靖难时期跟随徐汶战死,可谓死的不明不白,来这边的目的自然是想送女儿做丫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