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圈套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七十六章 圈套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最终马福姚把此案的详细审理经过写的清清楚楚,海慧和郭姑子也没跑了,以穿房入屋致起衅端,酿成祸患,追源溯委,杖一百作为惩戒。

    金枝以威逼尊长致死的罪名,按照大明律被判了绞刑,待秋后处决;刘元威逼致死罪名减轻一等,杖一百流三千里。

    因海慧郭姑子是妇人,故减了三十杖;刘元是监生也减了三十杖,免三千里,但因品德不好要报部除名,没了读书人的身份,无疑是对刘元最大的惩罚了。

    赔偿周家一百亩陪嫁,其余人等各有处置,不必细表。

    刘元和金枝在外面抱头痛哭,挨了板子一瘸一拐的宋巧嘴走出来,收了惩戒也还不忘赚钱,说道:“别哭了,绞刑允许三次驳审,从县里经两道两院一层层上去,再一层层的批允下来,咱们好生操作鸣冤,肯定一两年内死不了。可惜是刑部做的判决,除非上面有人,不然很难更改了,不过嘛还有一丝生机。”

    刘元大喜,他对做官没什么兴趣,只求金枝平安无事,即使散尽家财也心甘情愿,刚要开口。

    徐灏笑吟吟的走过来,笑道:“没想到又见面了,可叹你进来了,我却要出去了。”

    “你!”刘公子好似落败的公鸡,当此时也没力气吵嘴了。

    徐灏没有非要让金枝去死的阴暗心理,死去的周氏和他无亲无故,谁让刘公子嘴贱呢?是以取笑一句就走了,到底金枝能否平安无事,还得看她的造化。

    一般拖过了两年,就和缓刑一样,缴纳些银子原告也不追究了,大抵就能私下里和解,官府也不会追着不放,要知道古代问斩是极为审慎的。不算政治上的抄家灭族,往往一年勾决的犯人数字很少很少。

    这时王骥马不停蹄的继续审案,胡德胜在左,智云和徐泯在右。一起跪在地上。

    心急火燎的虞谦混在人群里,干着急也没用,倒是先前好生嘱咐了小舅子。

    智云精神大振,自然马上推翻供词,把被抓的前后经过,详细无遗的说了出来。

    王骥问道:“你说胡德胜居心要陷害你二人,早先有仇隙么?”

    智云是因怠慢胡德胜而被记恨在心,身为当事人怎么能晓得是无意中得罪了小人?是以说道:“说到以前,并不曾有过什么仇隙。”

    王骥微微摇头道:“若说平日并无仇隙,只一朝之忿。他陷害你二人,是准备自己以身试法么?可见你说陷害未免靠不住。”

    智云一听顿时慌了,心急前言不搭后语,叫道:“请大人开恩,或者以前我们有什么仇怨。也不可知。”

    马福姚说道:“片刻之间,语言反复,这种情形有些可疑了。”

    智云又急又怕,闹得六神无主,有心再要分辨,可苦于没什么替自己辩解的说辞和证据。

    王骥的目光一直在徐泯的脸上打转,即使是能臣也免不了以貌取人的习惯。说实话徐泯是有些面带凶相。

    王骥绝不会因徐灏的关系而颠倒黑白,徐泯则豁出去了,怪声怪气的道:“方才师父的话句句是实,信也在你,不信也在你,这天底下的官没一个好东西。不必审问我了,无非一死而已。”

    左右见他出言不逊,赶忙齐声呼喝,王骥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转向胡德胜问道:“他们二人所供。你都听清了?”

    胡德胜经过姐夫的面授机宜,正色说道:“卑职全听见了。犯人翻供乃是常态,这些鬼话是瞒不过两位大人的。至于智云说卑职有心陷害,捏造一切情形,真是出乎情理之外。

    试问卑职能有几个脑袋,敢作这样的不法之事?再者平日并无仇隙,那是他亲口说的,卑职要成心害人,何以专寻到他两个的身上?

    现在他理屈词穷,当然在大人的洞鉴之内,卑职也不敢枉自多事了。”

    胡德胜说话有条有理,马福姚不禁频频点头,王骥笑道:“你们双方当然会各执一词,究竟谁是谁非,我一时也难于剖断。不过我要问你一件事。”

    王骥目光炯炯,射在胡德胜的脸上,让对方心中止不住的突突乱跳,生怕对答不上来犯了大错。

    正当他心里害怕的时候,王骥已然问道:“你负责办理这件案子,好不费神。我很是疑惑,你怎么晓得一个和尚是主谋,一个屠户是凶手,破案如此神速,真乃罕见少有,但是你从哪里得来的证据的?”

    马福姚配合的异常默契,话音未落就大喝道:“快说,休得耽搁。”

    这又是衙门里惯用的一种手段了,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一刻呢,马上跟着一起发威,整个公堂上的威严入耳惊心,足以使人不寒而栗。

    很多犯人即使在狡猾沉稳,被突如其来的恐吓也会吓得手足无措,一旦对答不上来或神色间露出一丝马脚,这案子就会被全部推翻,从头另审。

    可是胡德胜早有防备,身为同行很清楚这些手段,不慌不忙的朗朗说道:“回大人,此案之所以神速,并非卑职之能,实在是因有人告密。”

    王骥说道:“既然如此,都说出来。”

    胡德胜说道:“告密之人乃是开豆腐店的王老儿的儿子,唤作牛儿,是个十来岁最老实不过的孩子,他当然不会说假话。”

    这时候智云忍不住了,大声叫起了冤枉,王骥皱眉道:“你先住口,我这里的话还不曾问完。胡德胜你继续说下去。”

    胡德胜心中得意,继续说道:“据牛儿说,他当晚经过狮子街花牌楼附近,亲眼看见智云指挥徐屠户,把那人砍倒在地,当时暗叹吓得胆裂魂飞,便躲在黑影里悄悄的逃走了。”

    马福姚问道:“为何要把这事告诉你呢?”

    胡德胜说道:“一来我和他父亲素来认识,交情不错。二来王老儿得知卑职侦办此案,上面立下了期限,因此念着往日的交情,也存了求赏的心思。叫儿子告诉了卑职。”

    徐泯大骂道:“他说的这些话都是放屁,我从来不知道什么王老儿,什么牛儿,血口喷人不得好死。”

    王骥大摇其头。如果这么下去的话,智云和徐泯很难翻身了,一旦朝廷决定迅速平息事端,很可能就会下旨处决二人,毕竟证据确凿。

    正在这时候,门外的徐灏拍着手说道:“骂得好。”

    不等皂吏呵斥,王骥马上站起走出来,恭恭敬敬的拱手道:“下官见过都督。”

    胡德胜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死死盯着徐举人,魂飞魄散。而躲在暗处的虞谦则脸色瞬间惨白。

    徐灏不准备玩打脸那一套,搅合在这案子里已经够丢人了,不管怎么说都会被人讥笑,直接了得的道:“顺天府以此案帮凶的名义抓了我,口供就在胡德胜手里。我想足以证明智云和徐泯的无辜。”

    王骥心中苦笑,心说不带这么胡闹的,你要证明堂兄弟无辜,随便一句话就能把案件押后,犯得着非要设计进了顺天府,让胡德胜故意冤枉你么?

    不过王骥也非常动容,此案涉及的两位嫌犯的身份都非同小可。不管是徐灏还是姚广孝都足以压得虞谦喘不过气来,出此下策可见徐灏是多么的忌惮,明明有的是办法解决。

    对比一干肆无忌惮的贪官污吏,两个位高权重的大臣如此作为,委实不得不使人心生尊敬。

    徐灏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也不准备和虞谦胡德胜等人纠缠。之所以拖延了这么久,是因为要查出案子的真凶。

    “把人带上来吧。”

    随着徐灏一挥手,锦衣卫推进来三个男人,立刻使得这桩暗杀案得以真相大白。

    原来靖难之役期间,包括死者在内的四个人都是朝廷征调的南方士卒。平日一起起居饮食,打仗时一起冲锋陷阵,彼此结下了深厚友情,脾气相投结拜为异性兄弟。

    大军溃败,四个人不愿命丧他乡,趁机结伴逃回了家乡,身为军户不敢回家,只能选择做了盗贼。

    连着做了几起杀人越货之事,他们带着抢来的财货躲到了安庆,四人中的大哥李诚在街上遇见了一个朋友,叫做季顺。

    这位季顺是个工匠,亲亲热热的拉着他回了家,不料李诚一眼看中了他妹子,妹子也对相貌不错,身材高大的李诚一见钟情。

    季顺正愁缺少大批的竹工,饭后邀请李诚来帮忙,在家中包吃包住,每天付给工钱。

    李诚可谓正中下怀,当晚嘱咐了三位兄弟,说我看中了一女人,自己去了季家,没多久两个人眉来眼去,晚上就睡在了一起。

    李诚想带着妹子远走高飞,把兄弟们叫来商议,其中老四马彪说道:“这事有些不妥,你们两个人同时失踪,太显而易见了。到时季顺指名控告,官府按图索引张榜通缉,一旦你有了闪失,我们三个人都要受到连累,岂不成了拐人不成,反把自己兄弟给害了吗?”

    其他二人都觉得有道理,李诚说道:“那怎么办?我又不能在这里娶了人家,又是逃兵又背着人命案,难道要我放手?”

    马彪说道:“大哥你别扫兴,我倒有个计较,由我们三人先把她带走。你继续做工,季顺就疑心不到你头上,等完事了赶来和咱们相聚,一个走失人口,季顺上哪里找去?就算报官也和拐逃二字无关。”

    李诚听了老大不乐意,兄弟们什么事干不出来?把妹子轮了怎么办?实在是不放心,无奈他们三个因自身利害的关系,都怕被官府擒获,为了个女人有些犯不上。

    孤掌难鸣的李诚略加思索,觉得兄弟三人彼此相互监视,应该不会对心上人动手动脚,委委屈屈的答应了。

    后来把妹子顺利拐跑了,第二天一早,那季顺是个老实人一辈子没进过衙门,犹犹豫豫的不知该怎么办。

    他娘子趁机说道:“算了吧,人已经跑了,找什么麻烦。你妹子给她说婆家,东家也不乐意,西家也不点头,如今不辞而别,指定是和哪个情人在一起。她既然出于本心,咱们更乐得省心省事,说不定隔个一年半载,人家夫妇俩抱着孩子一起回来认亲呢,何必忙着找她?闹得费力不讨好呢。”

    季顺一听连连点头,口称妻子说的有道理,当时把个李诚真真懊悔的了不得,如果昨夜一起远走高飞,那现在不就守在一起甜甜蜜蜜了?

    所以李诚深恨马彪多事,恨不得立即赶过去跟他们一路走,这才放心,无奈一时不得脱身,只好继续留下来做工。

    谁知吃过午饭,两个兄弟鬼鬼祟祟的来找她,李诚大吃一惊,敢情马彪不是个东西,把妹子领到了船上,设计支开了他们俩去买东西,等回来后船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