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招供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六十七章 招供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府门外,虞谦纳闷的摇了摇头,堂堂左都督怎么神出鬼没的?说不在家就不在家。

    大抵文武不相连,五军都督府出城公干无需通知任何人,虞谦对此无可奈何,他来徐家是为了解释下徐泯的案情,该尽到的礼数不能少了,毕竟涉及到人命。

    通情达理的徐灏不在家,而看重子侄辈的徐庆堂见都不见他,因此使得堂堂顺天府尹吃了个闭门羹,连门槛都跨不过去。

    估计虞大人做梦都想不到,徐灏眼下就住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

    牢房里,徐灏啪的一声拍死了一只臭虫,寻思着明日叫李冬送进来些香料,亏了他在船上呆了那么久,恶劣环境尚且能够忍受。

    别的牢里都黑灯瞎火的,唯有斜对面的监牢糊得干干净净,明晃晃的灯光亮如白昼。

    小三上穿一件油绿绫缎小夹袄,酱色潞绸冰纱坎肩,下面绿绸的百褶长裙,一双天青劈丝女靴。

    少妇弱不禁风的斜坐在一张学士方椅子上,屁股上垫着青缎蒲绒垫子,地下有个炉子坐着一壶沸滚的茶。

    两个丫头坐在脚踏上忙碌,四个囚妇坐在矮凳上,彼此说说笑笑,拼了命的奉承着小三,不时有女禁子四处巡视,视而不见。

    小三名叫金枝,闲来无事瞧了眼瞅着她的男某人,不悦的道:“真是的,女人的地方关着个男人,连衣服都不能换,岂有此理。”

    丫鬟说道:“奶奶忍一忍吧,这里毕竟是大牢,明天叫家里送来帐幕,遮盖住就好了。”

    金枝不乐意的道:“大热的天挡的像个蒸笼一样,还让不让人活了?不行,让他背过身去,不许偷看。”

    徐灏这边听得清清楚楚。刚要开口逗逗对方,就见两个衙役拖着个妇人进来,叮叮当当的,放在了他身边的牢房里。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徐灏举起油灯看过去,女人好像挨了一顿板子,殷红血迹透了出来,八个手指头皮开肉绽,坐也坐不得,又不敢碰触任何东西,只能将身子斜歪在木床上哭。

    对面的囚妇呸的一声骂道:“不要脸的狐狸精,活该挨打。”

    金枝忙问道:“她犯了什么王法?一上来就吃了一顿杀威棒?”

    那囚妇说道:“东门一带有名的王寡fu,左邻右舍的爷们就没个不勾搭的,人称赛秦淮。实则臭名远扬,前几日子把个东门最有钱的钱员外给睡死了,被街坊们联名报了官。”

    徐灏摇了摇头,一个寡fu为了生活做起了暗娼,委实不能苛责人家。可惜衙门却不管你有没有苦衷。伤风败俗有理没理都得先被暴打一顿。

    这时胡德胜背着双手走了进来,指着金枝的牢房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钱癖笑呵呵的道:“此系李乡宦的小妾,家里原配上了吊其家属闹事,算不得什么罪。因此几位大人特意吩咐,小的们不敢难为她,所以让她好吃好睡着。”

    胡德胜叫道:“进来就是囚妇,谁允许如此胡来?这哪里还是牢房。竟成了天堂!真他娘的是个好地方,我情愿不做官,干脆来你这儿做囚犯得了?都滚开,大牢里串什么门子。”

    四个囚妇赶紧低着头跑了出去,胡德胜指着站着不动的丫鬟问道:“她们俩也是犯人么?”

    丫鬟说道:“咱们是服侍奶奶的。”

    “了不得,了不得。”胡德胜不可思议的咂咂嘴。“怎有此等奇事!顺天府竟成了客栈。”

    徐灏冷眼旁观,胡德胜分明是来没事找事的,这人的贪欲没有止境,收了贿赂还不满足。

    此种戏码在监狱里屡见不鲜,要不然怎么叫做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呢,不把你弄得倾家荡产就不算完。

    胡德胜假模假样的命女禁子把两个丫鬟关在外面,用封条把里间给封了,唬的金枝花容失色,孤零零的被锁在了里头。

    胡德胜冷哼一声,又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过来,瞧了眼狼狈的赛秦淮,嘴角露出一丝阴笑,转而冷冷看着徐灏,说道:“我也不为难你,叫你妹子来当众给我磕头认错,我大人大量也就既往不咎了。”

    徐灏大马金刀的不屑道:“做梦吧!捉弄你又能怎么样?”

    胡德胜冷笑道:“你不就仗着举人的身份么?告诉你,这里是金陵不是你老家,由不得你猖狂。”

    徐灏说道:“你关了我一天也就罢了,今天要是不把我放出去,你就等着朝廷来人吧。等我将来中了进士,不报此仇非君子。”

    胡德胜大怒,偏偏一时半会儿的奈何不得对方,没有罪名谁能奈何一位举人?碰下手指头都不行,徐灏顶多算是个嫌疑人,没有证据的话关几天就得放出去,而且貌似还是个很有钱的举人。

    徐灏目送气呼呼的胡德胜离开,笑了笑推开牢门走了出去,走到金枝的牢里,在丫鬟惊讶的目视下,一把扯开了封条,“远亲不如近邻,算是还你五钱银子的回礼了。”

    施施然又走回来,徐灏朝着赛秦淮扔过去一瓶金疮药,对着苦笑连连的钱癖说道:“我出去放放风,不为难你吧?”

    “您请。”钱癖不敢得罪他,点头哈腰的陪着出去了。

    这一幕都被隐在暗中的胡德胜看到,咬牙切齿的进了男监,他认准徐泯头脑简单,胸无城府,把人带到面前说道:“方才和尚已经把你供出来了,他说所有图财害命之事,全由你一人主张,趁早实话实说。”

    徐泯昂然说道:“休想骗我,方丈是好人,他决不会亏了我。你把他请过来,我们两个人当面说说话,如果从他口中说我杀了人,叫我偿命,我情愿认罪决不皱下眉头,凭你信口开河?当老子是三岁小儿嘛。”

    胡德胜心说这家伙倒也不是可以轻易糊弄的,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叹道:“徐泯你要晓得厉害,按照原案去办,和尚是主谋,你不过是个帮凶,不一定是死罪。可是你现在的态度,白昼行凶目无王法,大逆不道的罪名就是斩立决。

    我和你无冤无仇,有心替你开脱,你应该把心眼放明白些,可不要自寻死路。”

    徐泯冷笑道:“大丈夫有恩必报,想要我陷害恩人休想,简直是猪狗不如,我宁可挨上一刀,趁早死个痛快。”

    “把他带下去。”

    胡德胜无奈挥挥手让人把他带走,很快又带来了智云和尚,“赶紧如实招供,不然就得受苦了。”

    智云就没有徐泯的骨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跪爬半步说道:“胡爷你高抬贵手,宽宏大量,我是个佛门弟子,开这一线之恩吧。”

    胡德胜不为所动,喝道:“休得胡说,快把图财害命的勾当招了,把他倒吊起来。”

    打板子上夹棍明显会给刑部以屈打成招的印象,而把人倒吊着头部充血一点伤痕都不会有。想智云一向养尊处优惯了,这几天没少受罪,精神上处于崩溃的边缘,所以没等吊上半个时辰,已经头晕眼花支撑不住了,哭喊道:“我招了,我招了。”

    胡德胜大喜,大叫把徐泯再次带过来,智云万念俱灰的哽咽道:“事已至此,咱们索性认了命吧,何必零零碎碎的受罪呢。不过你受了我的牵累,心中万分过意不去。”

    徐泯叫道:“师父,你叫我画供,我就画供,咱们两个人反正死活在一起。砍头算什么?死了以后一起去阴曹告状。”

    当下胡德胜怎么问,智云便顺着他的口气怎么说,由书吏写好了供词,期间徐灏都被牵连了进去,竟成了告知智云死者有钱的帮凶之一。

    智云稀里糊涂的也就认了,落笔的时候不免悲从中来,眼泪把个纸状都给淋湿了。

    轮到徐泯画押的时候,拿着笔写了奇形怪状的名字,怒视胡德胜说道:“要杀就杀,弄这欺骗人的圈套干什么?你欺得了人,欺不了天,你早晚必遭报应。”

    胡德胜懒得和一个死人计较,把供纸揣在怀里起身扬长而去,见到院子里遛弯的徐灏,嘲笑道:“慢慢享受,我就不奉陪了。”

    徐灏笑道:“慢走不送。”

    胡德胜气的咬牙,心说过几天有你哭的时候。

    后堂的虞谦皱眉看着供词,问道:“怎么出来个外地举子?”

    胡德胜说道:“智云招出来的,这举子垂涎死者有钱找他商量谋财害命,然后通过徐屠户下的手。”

    “斯文败类。”虞谦神色鄙夷,吩咐道:“去礼部革除此人的举人身份。”

    胡德胜兴冲冲的出来,骑马去了礼部,不料礼部尚书李至刚今天早朝时被侍郎宋礼弹劾,降为了仪制郎中,整个礼部人心惶惶。

    接待他的员外郎乃是张辅的堂兄张信,这几年做官做的风生水起,短短几年就升为了正五品的礼部员外郎,瞅着徐灏亲笔写的姓名籍贯,心中暗笑,沉吟道:“这得和地方学府知会一声,一个月后你再来吧。”

    胡德胜急道:“此乃圣上过问的案件,可不能拖下去。”

    “这样。”张信思索了下,说道:“那就五天吧。”

    胡德胜欢喜道:“五天最好不过了,劳烦大人多费费心。告辞。”

    张信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顺天府这案子办得真真糊涂,堂堂大都督都被你们抓了却茫然不知,可想而知其他人都是被冤枉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