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弘文才女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六十四章 弘文才女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士林中人一心捧臭脚,哦!是有如众星捧月一样的争相夸赞大才女沐青霜,而闺阁里则必定同性相斥,金陵乃江南文风最浓厚的地方,有的是饱读诗书的妹子。

    短短几天内,徐灏陆续接到各大诗社或书院的挑战书,那口气就是一个字,不服!

    徐灏一笑置之,这里边应该是玩笑居多,无非是想把青霜引过去见见面。

    他心思大半放在了徐泯的案子上,以他身份也无法力保堂哥,何况身为亲戚还得避嫌。

    设计激起胡德胜的怒火,其实是为了预防万一,假如顺天府承认抓错了人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如果认定是凶手那就有讲究了。

    暗杀案很难查,徐灏动员了锦衣卫到现在也没能查出一点蛛丝马迹,一个外地人莫名其妙的在京城被杀死,身上又没有身份证户口本,证明身份的路引等一概没有,因此类似案件往往一两年都不会有下文,要么下大力气四处排查,要么得因缘巧合才能破案,不是想查就能查清楚的。

    那么顺天府会不会半推半就的冤枉徐泯杀人呢?并非没有可能,为了应付皇帝和朝中大臣,随便找个替罪羊不是没可能。

    眼下听闻胡德胜找到了证人,印证了徐灏的猜测,人证物证俱在,如果没有外来因素干涉的话,衙门有的是手段迫使徐泯认罪。

    当然可以仔细调查凶器和伤口是否吻合等等细节,但徐灏有他自己的苦衷,为了亲戚兴师动众,这会让京城百姓怎么想?一旦此案被有心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世人出于仇富心理,多半会认定徐家在包庇坏人。

    青霜对挑战书兴致勃勃,请来了徐翠桃徐妙锦等闺中姐妹,修书给各大女子诗社,商定要在贡院附近寻个地方来一场比试。

    此举立时轰动整个京城。就算是女子比试那也是一桩文坛乐事,无数人翘首以待。

    当即有好事之人连夜作了一首词,发表在了报纸上,为了比试推波助澜:

    才须好。何男何女何老?巾帼不让须眉,闺阁小姐天藻,直压群英倒。

    温李笑她纤巧,元白怪她潦草,绣口锦心香指爪,真个千秋少。

    好一个右调“谒金门”,可谓把男女都得罪个遍,加上先前皇帝赏赐玉尺称量天下的佳话及时传了出来,成功引起了男女之间的矛盾。

    近几年因报纸的流行,涌现出很多才华横溢起个笔名的女诗人。大有东风压倒西风的威风,早已引起众多读书人的傲气,纷纷叫嚣着要在比试时让才女们见识见识男人的文采。

    朱高炽得知后哈哈一笑,估计是这几年实在闷得慌,竟郑重其事的下旨由礼部商议考校事宜。钦点为文坛盛事。

    礼部官员不敢怠慢,很快制定出考校章程,张贴在贡院门前,每天引来无数百姓围观,更加轰动一时了。

    考期拟于十月十五,限时辰齐集贡院玉华楼,巳时考书法。午时考填词,未时考诗,申时考文,酉时考古。先时而成者为优,过时不成者为劣。

    书法考真、草、隶、篆,各一纸。

    填词考宋词。时曲各一阙。

    考诗五言近体一首。

    考文或论或赋,内科一道。

    考古诘问往事三段,不多不寡,庶寸晷可完。

    出题,召翰林院官员于文华殿。临时拟上,由御笔亲定,走马赐考。

    一题文完,走马呈览御前,再发二题,庶无私传等弊。

    监考官委大学士杨士奇,解缙,国子监祭酒胡俨,司礼太监一员;考后听候圣上裁定孰劣孰优,庶免虚传妄报。

    当看到李冬抄来的告示,徐灏觉得很蛋疼,这就是没有被他爹压制的朱高炽了,骨子里就是个文人,竟连人家女人之间的争斗也要搅合进去,真是闲得慌。这下好了,文人就喜欢玩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为了虚名什么干得出来。

    当然这也是国泰民安的原因,据说朱高炽一时手痒,亲笔写了御书“弘文才女”,打算当日悬挂在贡院之上,怎么看都是不安好心。

    堂堂天下士子心目中的圣地,却挂着女流之辈的匾额,这个脸可抽的太狠了,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晚上,徐灏面对济济一堂的女人们,无语的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听说有的是人正往京城赶来,江南才子才女太多了,藏龙卧虎。要我说咱们就不参加了,不说有没那个本事,即使得了天下第一又有什么用?树碑立传名垂千古?”

    沐青霜不乐意的道:“不行,圣上赐我玉尺,我不给能他丢脸,这第一是争定了。”

    徐灏苦笑道:“你当他是安着什么好心,明显是要通过你广招天下贤才嘛!人家把你不过当个踏脚石,何必抛头露面?叫人家去争得了,咱们坐着看热闹多好。”

    徐妙锦喜孜孜的道:“自从立国以来,金陵从来没有这般风气开明过,圣上苦心营造一件盛事,我等即使身为女流,也要尽其所能为国效力。”

    “就是!”沐青霜得意洋洋,“再说多好玩,名次无关紧要,紧要的是要把你们男人统统踩在脚下,让咱们女人扬眉吐气一次才好呢。”

    徐灏立时无语,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算啦干脆闪人,由着她们去闹吧。

    却说刘蕴进京述职,通过岳父的门路被点了新成立的海关松江司主事,下了一张告示。

    监督海关税赋晓谕,照得海关贸易,内商涌集,外舶纷来,原为上筹国课,下济民生也。讵有商人苏万奎等,蠢国肥家,瞒官舞弊,欺蛮夷之言语不通,货物则混行评价;度内商之容局不久,买卖则任意刁难。而且纳税则以多报少,用银则纹贱番昂,一切羡余都归私囊。本司访闻既确,尔诸商罪恶难逃。

    但不教而诛,恐伤好生之德,旬自新有路。庶开赎罪之端。

    广东商人苏万奎等人一时摸不清头脑,一连多日在衙门里打听怎么回事,一群人蹲在班房里好似囚犯,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朝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些年来,徐灏一力推动,使得很多沿海商人通过海外贸易一夜暴富,连带令无数内陆商贾也跟着受益,而各地设立关卡收取运税等弊端并未消除,加上其他各种各样的矛盾冲突。比如官商勾结垄断当地等,衍生出了很多麻烦事

    再说人有钱了还能不招摇?徇私舞弊收受贿赂的风气也不可避免的兴盛起来,加上歧视商人的风气很浓,俸禄一丁点的京官能不嫉妒?

    徐灏明白凡事有利就有弊的道理,有光明的地方必然就有黑暗一面。所以压根就没打算去管,一切任其自然。

    商人们白天在班房里集体纳闷,晚上集体又跑到刘府里继续蹲着,只见上边走下来一个书童,一起迎了上去,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书童全然不理他们,板着脸对几个差人说道:“大人吩咐。今晚一律不见客人。”

    苏万奎紧走几步笑道:“小哥何不到外边少坐?”

    书童瞧了他一眼,问道:“尊驾是谁?我还要进去回大爷的话呢,里面要传晚膳了,哪有功夫闲坐?”

    苏万奎解下腰上的新玩意,说道:“时辰还早着呢。”

    书童来了一丝兴趣,说道:“借我瞧瞧。”

    原来是去年自辽东出现的怀表。形如鹅卵内分十二干支;外罩玻璃配了四时节气,用白玉打磨的细边镶嵌,穿了一条黄金链子。

    这怀表一经问世便价值千金,等闲富户地主闻所未闻,倒是暴富的海商们喜欢买来炫耀。当然也为了出海经商的实际需要。

    苏万奎眼见书童爱不释手,笑道:“时刻尚准,兄弟要是不嫌弃,送给你当个玩物。”

    书童斜着一双俏眼,带笑问道:“爷上姓?”

    “贱姓苏,还没请教兄弟高姓?”“我姓杜,苏爷咱们算是初交,怎好生受此等贵重礼物?”

    苏万奎笑道:“些许薄礼算个什么?为兄仰仗杜兄弟的地方多了,且请外边一谈。”

    小厮名叫杜禄,去年刘蕴进京时买的,当下和苏万奎说了半天,无非是朝廷有意令商人们补上偷漏的税款,顺便主动上缴一大笔银子。

    刘蕴不想错过雁过拔毛的好机会,因此拖了好几日,杜禄跨进宅门,一群下人在门房前吆三喝四的打牌。

    杜禄对站在一边的管家说道:“小的将老爷的话传出,这些商人很害怕,有个姓苏的再三求我,情愿进贡花银,大概两万两银子,大爷的礼另外算。”

    管家冷笑道:“叫他们不要做梦了,这事办起来,一个个都要挨板子流徙,两万两银子?打发他妈的叫花子?他们的罪一旦追究,很多人是要抄家灭族的,真以为朝廷是没牙的老虎?”

    杜禄想了想转身出去了,苏万奎听了他复述刚才的对话,心里多少有些数了,又从袖子里翻出了三十两银子,说道:“小意思,给兄弟买果子吃,千万帮哥哥周全。”

    一路走着,杜禄一边暗道怪不得人人争着抢着要做传话的差事,今日无意叫我发笔大财,无功不受禄,还得想些办法替他出点力,或许还有回报呢。

    外宅的正屋里,刘如虎懒洋洋的歪在一张躺椅上,难兄难弟自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杜禄上前说道:“二爷,那些商人承诺多添些银子,给咱家的谢礼也加了五倍,好歹替几个送钱的挽回些罚银吧。”

    刘如虎闭着眼道:“这你得去和大老爷说,我说的不算。”

    如此杜禄去了上三堂左厢,转至西书房,门前站着几个长随小厮,在听着师爷田文海讲故事。杜禄笑嘻嘻的问道:“老爷可在书房吗?”

    要说杜禄十四五岁的年纪,长得清清秀秀十分乖巧,乃是刘如虎专用的弄童,徐家人都戏称他为杜一鸟。

    此刻打书房内走出来个下人,搂着他说道:“一鸟官,老爷唤你进去。”

    杜禄惊讶的道:“老爷从不唤我的。”

    下人嬉笑道:“任福在书房里干那档子事,老爷嫌他好半天都咂不出来精来,教你去替他。”

    杜禄压根不信,家里蹲着两只河东狮,老爷敢这么大胆和小厮戏耍?难道不要命了?

    是以杜禄笑道:“不要哄我了,等一会儿书房无事了,给我一个信儿,我得禀话。”

    那人还要取笑他,田文海说道:“不要逗他了,万一传到里面去,老爷受了气你能好过了?”

    杜禄对着他做了个鬼脸,一溜烟的跑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