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何错之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六十二章 何错之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话说自从扬州一别后,王骥在杭州帮祝伯青和江登云温习功课,二人如愿考中了进士,来年三人一起进京。

    王骥殿试中了二甲头名,考选衙门去了刑部观政,不久升了浙江司员外。而祝江二人一个去了翰林院,一个外放做了知县。

    在刑部王骥用心學习,将旧案翻来覆去的观看揣摩,跟着经验老到的官吏办案观摩,遇到不懂的就不耻下问。

    王骥是非常有才华的人,不是拘泥不化的文人,有时翻开案卷时感觉是冤假错案,便请示侍郎提来复审,短短半年时间内竟平反了四五件案子,在六部名声鹊起。

    浙江司是刑部十四司之首,凡各司的案件,浙江司皆有权过问。名声大噪的王骥锋芒太过,上司起先有些怪他多管闲事,不懂规矩,有意将几件疑难案件交给他审理,不想王骥很快查明了原委,连多年的老吏都不如他精明。

    如此尚书侍郎等都很欣赏王骥,后来辗转得知他和徐灏有些渊源,因此以后见了他无不客客气气笑脸相待。同僚中有些徇私舞弊的小节,知道瞒不过他,纷纷前来恳求高抬贵手。

    王骥很懂得变通之道,水至清则无鱼,无关痛痒的小事也不追究,倒是对司狱司盯得很紧,时常训话言世间之恶,莫过于狱卒,此辈只顾着中饱私囊不顾犯人死活,没钱打点百般凌虐,不能任凭鼠辈横行肆恶,纪念恶习一经查明严惩不贷,此举很快使得刑部的风气为之一清。

    刑部的官吏知他连尚书都不怕,背后的那位实在是太恐怖。和徐灏一样人人惧他三分,没有人不敢不收敛。

    王骥没有把徐灏当成耻辱,反而借用徐灏的威望谆谆教诲,约束狱卒要宽待犯人。这些时日不知积了多少阴鸷,同僚渐渐也被他的为人感染。审案时留着心思,连牢里的犯人没有一个不感激他的。

    现如今锦衣卫早没了自己的监狱,驸马胡观被关在刑部大牢,他倒也光棍,对自己的罪状供认不讳。

    南康公主气恼丈夫不忠,可也不想做寡妇。每天带着儿子去皇宫求情。

    胡德胜一边安慰公主,一边以探监的名义来探望他,本想暗中打点狱卒悄无声息的置人于死地,没想到现在大牢里的风气完全变了。

    一进来抬头就能看见“邢戒”上有五不打:老不打,幼不打,病不打。挨了揍的不打,衣食不继的不打。

    五莫轻易打:宗室不要轻易打,官员不要轻易打,生员不要轻易打,上司差人不要轻易打,妇人不要轻易打。大意是怕这些人带着冤枉,妇女受到侮辱。很容易想不开轻生。

    还有五勿就打和五且缓打,大概意思是动怒受气的时候不能打人,喝醉了的时候不能打人,生病的人有火性不能打人,受了重刑的人不能打等等。

    此外三怜不打,三应打不打和三禁打等,总之大牢里严禁私自动刑,审案时对待犯人也有了详细的规则,胡德胜愣了半天,出来找了个认识的人打听。

    那狱卒叹道:“如今上面盯得严。以往那些弄钱的手段都不能用了,犯人都晓得章程,遇到了委屈就大喊大叫,总之这日子不好过了。”

    胡德胜见无法买通狱卒下手只能怏怏而归,如果是朱棣在位的话。或许有可能吓吓胡观,让他因害怕连累儿子自尽。问题是现今是洪熙皇帝,刑部又玩了这一出,解缙曾上书建言犯案不要连累妻女,使得胡观很清楚顶多是自己受死而已,何况还罪不至死。

    却说徐灏带着小姨子胡闹,二人在顺天府附近租了个小院子,摆明车马宣称是进京来的游人,反正你爱信不信。

    沐青霜在皇帝那里得了彩头,真当自己是世间少有的大才女了,把玉尺放在书架上,四壁挂上名人古画,每日坐在楼上拈笔弄墨。

    她在楼上显摆,徐灏就在门口对邻居吹嘘我妹妹如何如何的有才华,怎么怎么的天仙下凡,结果把百姓唬的一愣一愣的,吩咐李冬把家中姐妹以往的大作发表在京城日报上,给青霜起了个笔名叫做青黛,命人在全城造势。

    时日一久很多好事的文人才子欣赏了诗词,得知京城来了位绝色才女,纷纷备了重礼前来求诗求字。

    徐灏怕什么招惹是非?来者不拒开门大肆收受礼物,几日来文人络绎不绝。顺天府那边胡德胜继续追查暗杀案,四处寻找证人,眼看着后日就要升堂了。

    胡德胜打街上路过时,瞧着这边很是热闹,随口问道:“怎么回事?”

    白庆笑道:“据说楼上住着个绝色才女,好事的文人都跑来求字,大概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绝色才女?”

    胡德胜当即动了心,他年届三十至今尚未娶妻,年轻时立誓要娶个才貌双绝的绝色,这些年对相亲的人家都不满意,这世上美人或许很多,可每个人的审美毕竟不一样。

    有心看看究竟,胡德胜让人备了一份厚礼,买了一把金漆折扇,随着人流来求诗扇,想先见识下小姐的文采。

    徐家的老家人负责接待他们,收下礼物扇子问了姓名记下,约定明日来取。

    楼上的沐青霜咋舌道:“姐夫你的计策竟真的管用,那人也太傻了吧?”

    徐灏笑呵呵的道:“这就叫做从众心理,当然得针对这家伙的弱点设计,他胆量大到敢随便抓人定罪,遇到热闹还有个不往前凑的?再说谁让咱们青霜是个大美人呢。”

    沐青霜得意的仰起了头,徐灏看她的娇憨模样,有些怀念起和她性子相差无几的红叶来,往日骄纵可爱的妹妹现在已经为人母亲了。

    到了第二天,文人来取诗文,谁知人人都有就是没有胡德胜的。

    胡德胜急道:“为何独少我的?”

    老人家赶忙说道:“公子稍等。我就这上去问问。”

    过了一会儿,老家人带着歉意的回道:“胡爷的扇子因事忙不知放在了哪里,一时没寻到。您先请回去吧,明日查出来再取。”

    胡德胜听了大怒,叫道:“你家竟敢欺负我?他们都有就我没有。这算什么?难道凭我身份不配你家小姐墨宝?”

    “胡爷不要动怒,我再进去问问。”

    当下老家人转身又进了院子,胡德胜径自跟了进去,到了楼下就见楼门旁贴着一张告示:此楼系才女书房,闲人不得在此窥视。

    胡德胜心中暗笑,趁着老家人上楼的时候。轻手轻脚的悄悄伸头往楼上看去,听见老家人在楼上问道:“顺天府胡公子的扇子找到了没?”

    忽然一位绝美的姑娘盈盈走过来,说道:“找到了,放在角落里不曾留意,我这就写好送下去。”

    胡德胜顿时一见惊为天人,口水都流了出来。心说果真是个千娇百媚万中无一的绝代尤物,满心欢喜生怕被佳人发觉,怪罪自己唐突,赶紧退了出去。

    沐青霜指着包在金扇上面的纸,忍俊不住的笑道:“金陵东川侯侄儿胡德胜,祖上阁老长孙,新考选知府。政事文章颇为世重,侦缉办案行家里手,武艺骑射超类拔萃,求大笔赞扬!哎呦我的天,真会自催自擂也不嫌害臊。”

    徐灏也笑了出来,心说古代就有类似论坛上的家伙了,“什么新考选知府,不过是顺天府不入流的检校。”

    沐青霜从楼窗往下看去,见胡德胜头戴方巾,身穿华丽阔服。在楼下斜着眼拐来拐去。

    原来胡德胜年轻时与人争风吃醋,伤了一只眼睛和一条腿,这也是为何一直没出成亲的原因之二,就因伤了自尊这才发誓娶个绝色。

    很快老家人把扇子和一块算作回礼的绫布递给胡德胜,胡德胜当众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迹飞舞有趣,面对文人们的羡慕不禁十分欢喜,斯斯文文的再三致谢而去。

    欣欣然的回到顺天府,展开来仔细欣赏,奈何是草书他压根看不明白,就叫来两个书办,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他听。

    书办拿着扇子摇头晃脑的念道:“三台高捧日孤明,五马何愁路不平。莫诧黄堂新赐绶,西江东阁旧知名。”

    另一位书办指着绫子上两行碗大的行书,念道:“断鳖立极,造天地之平成;拨云见天,开古今之聋聩。”

    胡德胜满心欢喜的道:“扇子上写的‘三台东阁’是赞我宰相人家出身,‘五马黄堂’大概是赞我乃新任知府,可惜是我瞒了人家,罪过罪过。绫子上写的‘断鳖拔云’是赞我才干功业的意思吧?唉!真正是个才女。”

    两位书办见府尹小舅子很开心,顺着他交口称赞,胡德胜愈加欢喜了,遂叫人将绫子挂在堂上,把扇子珍而重之的放在身上,逢人夸奖。

    晚上大宴亲朋好友,几十个人有赞诗好的,有赞文好的,有赞字好的,唯有坐在首位的虞谦笑而不语。

    胡德胜问道:“姐夫你笑什么?”

    虞谦看了他一眼轻轻一叹,没有开口。胡德胜疑惑不解的道:“难道诗有什么破绽?”

    “没有破绽。”虞谦实话实说,“只是你不该如此珍重。”

    胡德胜一头雾水的道:“人家小姐这么称赞我,教我则能不珍重?”

    虞谦哭笑不得的道:“怎见得人家是称赞你呢?”

    “这还用问嘛!”胡德胜洋洋得意的指着绫子,“她说‘三台东阁’,岂不是称我相府出身!他说‘五马黄堂’,岂不是赞我新选知府!‘造天地开古今’岂不赞我功业之盛!就算是我有意夸大其词,人家毕竟不知情,何错之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