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破案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五十六章 破案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外书房,徐灏听完姚远的说辞为之无语,果然官场上最是没有风骨可言,堂堂大学士的公子,竟然恬不知耻的要拜自己为干爹,可笑可鄙!

    不怪王振魏忠贤等太监能横行一时,男人最怕命根子有和没有一样,寡廉鲜耻对权贵卑躬屈膝,官场文化的余毒直到后世都依然存在。

    姚远心如比干,尽管没发觉徐都督的脸色有什么变化,赶忙说道:“公子如此作为也是为了表达对都督的尊敬,想都督和老爷平辈论交,叫声干爹也不为过了。”

    徐灏皱眉不语,姚远又慌忙说道:“其实此乃小人的主意,与我家公子无关,都督要是怪罪那就罚小人好了。”

    徐灏冷笑道:“你以为我不会和你一般见识?笑一笑当没发生过?”

    姚远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汗流侠背的道:“小人也是情非得已,委实只能出此下策。”

    徐灏扫了他一眼,问道:“有话直说。”如果对方为了苟且专营,那么这一辈子也别指望做官了。

    姚远低声道:“小人妻子不见了,求了顺天府和各县官吏都找不到,没有办法只能冒死求到都督面前,唉!”

    “哦!”徐灏真是有些惊讶,原来真的是事出有因,这姚远倒是个人物,也是今天心情好,当即不再废话,吩咐道:“李冬你去走一趟。”

    当下姚远千恩万谢的出来,李冬直接带着他去了顺天府,然后留下姚远回去了。

    满心期待的姚远见衙门并未因徐府管家而鸡飞狗跳,官吏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人人对他视而不见,不禁暗骂一声徐家虚张声势,看来徐都督也不过尔尔,只得悻悻的回了家。

    第二天姚远心灰意冷的去了杨家,顺天府几个捕快又一次来到巷子前。这一次是由经验丰富之人带队。

    来了直奔打水的刘老儿家,上前不由分说套上了铁链就走,邻居们都被惊动了,跟着来到了姚家。

    刘老儿跌跌撞撞的进了院子。大惊道:“众位老爹要做什么?小老儿可一向奉公守法。”

    领头的捕快四十来岁,冷笑道:“据街坊口供,唯有你天天到姚家送水,姚家的妻子不见了,和你绝对脱不了干系。”

    刘老儿叫屈道:“小老儿真的不知道,每天早上来送水,人丢了与我何干?”

    “怎么没干系。”捕快依然冷笑,“好好的大活人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妇道人家没人勾引会离家出走?周围邻居人人都能证明清白,这巷子里从来没见过生人进出,呵呵!”

    冷笑一声。捕快随即厉声道:“唯有你和退房的王武举说不清楚,不是你杀人灭迹,就是他拐带人口,今日不说个清楚,管教你不死也得脱成皮。”

    有捕快见状说道:“出来一趟。先拿五百文辛苦钱来,然后随我们走一趟顺天府,如果太爷放你回家,明天再来找你问话,总之此案上面是记住了,咱们好过不了那你们谁也别想好过了。”

    邻居们大惊失色,官府重视那就意味着没完没了。除非破了案子,每天来一趟还做不做生意了?赚的辛苦钱还不够打点差人的,因此纷纷劝刘酒鬼好生想想,不要害人害己。

    话说刘老儿一天才赚几个钱?此刻被官差狠狠一炸,即使明知对方乃是故意恐吓,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他久居京城焉能不知好歹?被官府盯上了,案子一天不了结那就一天不算完,哪怕每天来家吃拿卡要也受不了。

    此时刘老儿也顾不得神马交情,老老实实的道:“我想起来了,有一天来送水。正好看见王武举和姚家媳妇手拉着手,第二天人就不见了。”

    邻居们顿时大哗,唾骂刘老儿连累街坊。而捕快一听就知是怎么回事了,心照不宣的互相对视,挥手道:“你们都散了吧,我们往别处访问访问。”

    连刘老儿一并放了,几个捕快来到一僻静的酒铺里坐下,商议道:“听那老儿口气,多半就是那个武举人了,有名有姓不怕追查不到踪迹。这三年一次的武举不太可能为了个妇人放弃,就算放弃也不可能连家都不要了。”

    有位年老的捕快说道:“过几日就要开科初审,初审前得先验明身份,守株待兔即可。”

    有捕快为难的道:“可是武举人身份贵重,万一不说实话又追究起来,咱们诈骗举人可不是说笑的。”

    年老捕快说道:“让兄弟跟着他寻到落脚处,到时我吃几杯酒,装作醉了的样子,敲开门先吓他一吓。若他不动声色,你们上前来拉开替我赔礼,只说是来摊派徭役的,里长请咱们吃了酒。

    天热讨碗水喝,套套交情请他一起吃酒,期间看他是否心虚,只要心里有鬼就瞒不过咱们的火眼金睛,你们说好不好?

    众人顿时笑道:“你到底是咱顺天府的东方朔,好个老贼真乃诡计多端。”

    如此派出兄弟乔装打扮守在兵部周围,每天各地的武举人来人往。而过了这多时日,王勃以为官府已经放弃了,想京城这么大每天会发生多少案件纠纷,谁会理睬一个走失的婆娘?

    再来仗着武举人的身份,就算远比不上文举人尊贵,可也不是寻常官吏衙役等能奈何的,矢口否认没有证据能怎么样?

    因此王勃大咧咧的进了兵部,报上姓名籍贯等等,出来后骑上马朝着城外而去。

    早有兵部主事把消息透了出来,捕快骑马远远跟着,王勃一时大意也没有发觉。

    天色将晚,捕快们赶到寺庙前,老捕快把铁尺取了出来,照着庙门乒乒乓乓的乱敲,沙弥跑过来开门,一群人吆三喝四的闯了进去。

    独门独院的客房里,王勃正光着膀子搂着赢氏在怀中吃酒,赢氏连日来头也梳,脸也不洗,面色变得焦黄。眼眸通红愁眉苦脸的。

    王勃把她的衣襟扒开,摸着樱桃吃酒调笑,忽然听见有人敲门,赶紧把赢氏藏在柜中锁好。披上一件外衣过来开门。

    门一开,老捕快酒气熏天一抓住他的前胸,大喝道:“你个贼人藏得好,叫老子拿住了。”

    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乃是差人惯用的伎俩,有罪没罪先直接恐吓,往往做贼心虚之人会下意识的露出马脚。

    不想王勃唬的跪倒在地,竟然叫道:“众位爷,我伤了武举的事结了三四年了,此乃地方上的案子。再说他病死真的不关我事,若放过我,重重酬谢众位。”

    捕快们原是试探他,不想弄假成真牵连出了一桩旧案,顺着说道:“人是因你而死。家属不依不饶,是以地方发了广捕文书。不过地方是地方,京城是京城,你若能重谢我们,自然能庇护于你。”

    王勃大喜本想请他们去外面说话,可是人家不肯指着桌上的酒肉不走了,只得在屋里招待。捕快们不客气的大吃大喝,暗中有人留心守着他,又不停的套话。

    王勃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解释说当年比武,其他武人合伙耗费了他力气,是以名落孙山。他气不过就找第一名的武举人比斗,一枪把对方挑落马下,摔成了重伤。

    为此吃了官司,被关了几个月赔了钱也就私了了,三年后他考中了武举人。不想对方久病在床一命呜呼。

    王勃怕其家属纠缠不清,再次报官耽误了他的前程,因此独自一人骑着快马进京。

    “也算你倒霉,与我们无关。”老捕快剔着牙又说道:“许我们的东西拿来,我弟兄们人多,别打发叫花子啊。”

    另有人说道:“你说是私斗时不慎伤了武举,大抵人命关天不能听信你一家之言,不把事情了断就进了京,可想而知你心里有鬼,不过确实与我们兄弟无关。要说后天初试,咱们替你担着天大的干系,那可是关乎前程的钱,兴许又是你买命的钱。”

    王勃武艺不错,可是一旦软了也就失去了胆量,当下战战兢兢的在床下取出一个挂箱,说道:“家当都在这里头呢。”

    把锁头打开,众人一看内有黄白之物大约三四百金。王勃留下一大包银子,大概有四五十两,求道:“这些留下做个盘缠,别的都孝敬众位爷吧。”

    要说捕快们见钱眼开可以转身走了,可是一来上面重视此案,不查清楚不能把手;再来王勃出手实在是太大方了,疑心他还藏着金银,纷纷叫道:“这点子够干什么的?上上下下能分得几两,再取些出来,我们好放你走。”

    王勃哪里还有钱了?急道:“这次出来匆匆忙忙,委实只有这些,有感各位爷活命之恩,等日后必有重谢,不信我就立下字据,等回家就派人送来。”

    领头的捕快一直没有言语,暗暗观察整个屋子,发现炕上有些脏兮兮的手帕等物,身为过来人大概能猜到是用来干什么的,空气中是种很古怪的气味,混合着淡淡的脂粉和酒菜的味道等等,地上散落着一柄女人用的木梳,加上先前桌子上的两副筷子,使了个眼色。

    老捕快会意说道:“也罢了,咱们也不是过分之人。”目光一扫后面的衣柜,故意问道:“那盘缠你留着吧,衣服绸缎随便给些,也算对其他兄弟有个交代了,打开来看看。”

    这一句话,正陪着笑脸说长道短的王勃面色顿时一变,好半响才说道:“是,是空柜子而已,装着些破烂东西,没有一个值钱的物件。”

    “那可未必。”

    捕快们已然看破了他的心虚,有人上前看了看,用手把柜子推了两推,觉得手中的感觉很沉重,轻轻点头后,啪的一下抽刀斩断了锁头的木把手。

    双手将两扇柜门呼啦一下打开,众人一起看去,果然里面藏着一个蓬头散发的活宝,大笑道:“在这里了。”

    领头的捕快抬手啪的拍了下桌案,大喝道:“你可是姚家逃出来的?”

    赢氏关在里面热的心慌意乱,迷迷糊糊的上下牙根直打颤,顿时吓得身体一软瘫倒在地,默默点头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老捕快见状一把抓起王勃,照着脸狠狠一巴掌,“不用怕他,你若不说实话,明日到堂上可就对不住了。”

    眼见赢氏光是哭不说话,众人用铁尺抽了王勃几下,喝道:“细细的说是如何拐出来的?免得老爷们动手。”

    王勃被强按着跪在地上,赢氏跪在他身边,人赃俱获还有个不招的?遂将送米面见到了妇人独自睡在房中,怎么去奸了人家,如何设计骗她出来,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捕快们听了无不切齿,谁家没有妻子不感同身受?怒道:“人家好好的妇女,活活坑在你的手里,你强了女人本就该死,哄骗逃走罪加一等。现在好了,被羞辱暴打一顿不消说了,弃夫出逃与人通-奸结案后要被官卖,若卖到了烟花之地,她这一条性命还不是你送她的?”

    这时候王勃终于惊觉不是来算旧账的,敢情是为了姚远的妻子,顿时后悔不跌,马上翻然不肯说实话了,绝口不承认先前所说,打定主意就是不招。

    这时徐灏好奇之余闻讯而来,隔着窗户听了个清楚,李冬要进去被他摇了摇手。

    顺天府的衙役什么没经历过?侮辱妇女自古以来最不受人待见,何况还是拐了人家的妻子。

    “这样的恶人,不下手打他,肯好好的说么?动刑。”领头的怒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