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在哪里?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五十三章 在哪里?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家,徐青莲笑看弟弟抱着女儿一个劲的猛亲,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外甥女取名涟漪,粉妆玉琢的模样极为讨人喜爱,把个徐灏稀罕的了不得。

    此刻逗得小小年纪的张涟漪在舅舅怀里躲来躲去咯咯直笑,气得徐烨抱着他爹的大腿,仰着头哇哇大叫,可惜个头太矮力气太小,做不了英雄救美的壮举。

    沐凝雪挺着肚子笑问道:“大姐是不是有事?”

    “嗯!”徐青莲转过头来,说道:“孩子们也不小了,我寻思着得该给他们启蒙,涟漪太淘气,我实在管不了她,想必送过来也一样,你看她舅舅更加宠她千倍万倍。”

    沐凝雪会心笑道:“昔日他最是疼爱绿竹和李萌,李萌也长大了,不能一如小时候般的宠爱,涟漪乃是他至亲,岂有个不爱的?

    昨日进宫娘娘还说起此事呢,说太子成天嚷嚷着孤单,一些年幼的王子都进京陪读来了,要不咱们也把孩子们送到东宫伴读得了?正好夫君最近被点了少师,要教授太子学问。”

    徐灏抱着涟漪不乐意的道:“你当那些王族子孙是好东西嘛?没的带坏了咱儿子,涟漪更不能去了,虽说还小,可是放一个外姓小美人进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沐凝雪笑道:“瞧你说的,把王孙公子都贬低什么样了。”

    徐灏不屑的道:“王族也是人,无法无天什么坏事做不出来?当年我就深有体会。孩子的事我早有准备,在姑姑那里成立个小学堂,教授儒家学问,让香玉去照管,闲暇时我会请来道衍大师等名士教导政治经济,我自己也会亲自教授些东西。过了十岁都送到辽东去,除了在大学里学习知识外。也好生体验下民生,女儿自当娇养,男孩则必须经历风雨,家族所有男丁都得去,玉不琢不成器。”

    徐青莲大喜,自从生了涟漪之后又生了个儿子取名张懋(同茂),不免疏于养育女儿,正愁该怎么教育孩子,既然弟弟有了主意自然最好不过了。

    张涟漪亲亲热热的趴在舅舅身上,娇声娇气的道:“我也要去。”

    “没问题。”徐灏对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笑道:“涟漪去做大学里的校花,让烨儿他们给你做护卫做马夫,在辽东你就是高贵的郡主。”

    徐青莲闻言和沐凝雪相视一笑,徐青莲笑道:“灏儿想闺女都想疯了,这一次一定会心想事成,生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凝雪。”

    晚上时,徐灏接到了消息,赶到了祁家寄居的亲戚家。祁夫人心疼的要死,一面哭一面咒。

    徐灏走到床边。揭开被子见都包扎了绷带,郎中说道:“祁公子伤势虽然严重,所幸救治及时,肠子并无大碍。养好了不做那事即可。倒是赢阳看似有过相好,,可时间过久受力过重,反倒是比祁公子还要伤势严重。四五寸的肠子全部碎裂,怕是将来成了一个残疾,一辛劳后-庭便会淌血水。戏也不能常唱了,只能偶一为之。”

    徐灏点点头,暗道朱橞竟然阴狠至此,自作孽不可活,早晚会自食恶果!可怜赢阳十六岁就成了肛瘘,将来靠什么为生?

    安慰了祁夫人几句,祁夫人虽然深恨谷王,可也知道徐家奈何不了王族,报官也只是自取其辱而已,此事只能选择忍气吞声了。

    徐灏出来吩咐道:“出钱给赢阳在杭州办个昆曲班子,让夏家祝家都帮衬一二,以后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学好学坏都在一念之间。”

    大本堂建于洪武元年十一月,当年徐达率明军攻占了元大都,获得一大批元朝收藏的历代典籍。

    徐达第一时间下令封存了元朝皇家和中央官府所有藏书,搬回应天府后,大部分送进了文渊阁,另有一部分纳入了新建的大本堂,供太子及诸王学习使用。

    后来大本堂随着太子朱标改在文华堂读书,一度闲置,到了朱允炆读书时重新启用,等设立了詹事府,大本堂作为皇子读书的学堂,其地位日渐下降。

    如今文华殿让给了解缙等一大批名士编纂洪熙大典,朱高炽念旧下旨把大本堂重新修缮,就是简单的拾掇拾掇罢了,朱元璋岂能把儿孙们学习的场所修的美轮美奂?就和普通的民间学堂一个模样,顶多屋顶要高大巍峨一些。

    大本堂位于紫禁城以中轴线南北走向的东面,文华殿的前方,这一边区域即东宫,西面以武英殿为中轴线的一路为西路,俗称西宫。

    历史上印着“大本堂书”的古籍绝对是最珍贵的国宝,因所有藏书毁于明正统二年正月,葬于一场大火,凡宋元以来的秘本,一朝俱尽矣。

    永乐大典到了清朝也因战乱等原因而变得残缺不全,这都是中国历史上无可估量的巨大损失。

    徐灏很重视文化传承,已经着手筹建大明皇家图书馆,不但放弃传统的木质结构建筑,改为钢筋水泥的砖瓦结构,最珍贵的书籍分别妥善收藏,更是在天下各地一起修建上百座书院,把古籍善本抄录分藏各地。

    大本堂本该先毁于靖难之役,当年汤器受了徐灏的嘱托,兵荒马乱时带人控制了大本堂,使得大火仅仅把朱允炆起居的宫殿烧成了灰烬。

    大本堂里,徐灏注视着朗朗读着名篇的王族子弟,他一直认为教育可以改变人的轨迹,但教育改变不了人的本性。

    所以徐灏对推广普及识字率的兴趣,要远大于给眼前的王族们教书。即使朱高炽三番五次的要求,他依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像个隐形人似的,从来不授课。

    今年已经八岁的朱瞻基坐在最前面,模样很英俊,有些像其祖父朱棣,自小读书非常认真,另外三岁时就开始学习骑射武艺。

    朱瞻基的表现毫无疑问深得满朝文武的赞赏,小小年纪就已经确立了无可动摇的储君地位,这令朱高煦大为沮丧。朱高燧妒忌的要死。

    徐灏至今还记得当年朱瞻基出生时,日夜忧心的朱棣显得非常开心,正因为孙子的诞生让朱棣最终下定决心发动靖难之变。

    历史上朱棣之所以选择长子继承帝位,很大原因就出自朱瞻基身上,徐灏对此深信不疑,如果他有小小年纪即懂得严格要求自己,文武双全的孙儿,那么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孙子定为继承人。

    朱高炽对拥有如此出色的儿子倍感骄傲,满朝文武都认为太子一定会是合格的储君。而这方面徐灏很羡慕朱高炽,欣慰的是自己的儿子也非常不错。很聪明很懂事,也因此并不忧心于朱高炽的健康,朱瞻基无疑会是个出色的守成之君。

    同时也有些忧虑,少有主见的朱瞻基能否听取大臣们的建议?将来会不会因为理念不同而和自己产生冲突?

    相比朱瞻基的一枝独秀,王族第三代不可避免有朝着纨绔子弟发展的倾向,一个个嘻嘻哈哈不喜欢读书,徐灏懒得去管他们。

    朱高炽这些年和徐灏一样没有女儿,次子朱瞻埈是贤妃李氏所生,三子朱瞻墉是皇后张氏所生。就好像比赛一样。贤妃李氏又生了皇四子朱瞻垠,皇后随即也生下了皇五子朱瞻墡。

    皇六子朱瞻堈则是顺妃张氏所生,刚满一岁。如今贤妃又怀了身孕,由此可见朱高炽房事之频繁了。

    明朝初年的风气相对开放。学堂中往往有女孩子入读,只要父母赞同,民间也不以为许,就算直到明末也有男女一起读书的例子。当然是在十三岁以下,到了十三岁就不方便在和男孩子一起读书了。

    大本堂里也是如此,王族谁不想孩子和太子搞好关系。没有适龄的儿子那就把女儿送来,是以一侧坐着七八个女孩,大多是公主家的闺女。

    下课时,大儒转身走了,朱瞻基走到坐在院子里的徐灏面前,恭敬的道:“请问叔叔可有空闲,侄儿有些不解之处想要请教。”

    徐灏把手里的孤本放下,直言不讳的道:“请教学问那就免了,我的才学连给先生们提鞋都不配,倒是历史杂学可以探讨一下,你坐。”

    “是!”朱瞻基在徐灏面前不敢拿捏身份,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背部挺得笔直,要知道他亲娘一向把徐灏当亲弟弟看待,和他老子的关系更是没话说,整个天下也只有眼前的叔叔敢对着帝王发火。

    徐灏笑道:“有张有弛方是学习之道,你太过少年老成了,偶尔淘气淘气也未尝不可,当年就连你爹都和我没事掏蟋蟀,在这里斗鸡走狗,没少被高皇帝狠狠处罚。

    那时动辄闯了祸罚我们跪在乾清宫外,我们就收买内侍在膝盖上垫着软垫,偷偷喝酒吃肉,有一次高皇帝叫我们进去问好,闻到了酒气,气得罚我们整整跪了一宿。”

    朱瞻基笑了出来,说道:“侄儿不明白为何叔叔会提倡开放海禁?很多百姓出海劫掠地方,迁居外国不效忠于朝廷,商人通过交易赚取万贯家财,建造华屋穿戴丝绸逾越礼制,岂不是有悖于高皇帝的祖制?”

    徐灏点点头,说道:“处理国事要因地制宜,当年大明立国百废待举,逆贼盘踞海外勾结倭国骚扰沿海,是以先帝下旨禁海。而时至今日大明水师荡平了海外余孽,封锁了倭寇的必经之路,而百姓繁衍生息,想福建广东等地的海民世世代代靠着大海为生,当地土地已经不足以养活所有人,不让海民出海打渔或经商,岂不是相当于不让农民耕地,商人做买卖嘛?百姓活不下去岂能不出海逃亡,为了活命沦为海盗,怕牵连亲戚便化妆成倭人,所以海禁不但不能杜绝倭寇,反而会使得倭寇越发猖獗。”

    朱瞻基似懂非懂的静静听着,徐灏又说道:“从秦朝以来,历代王朝从来没有限制过出海,贸易能促进经济,我朝一年的赋税远少于南宋时期,把税赋的重担压在靠天吃饭的农民身上不可取。所谓无农不稳,无商不富,无工不强,不应该歧视商贾和工匠对国家的贡献,当然商人确实善于投机取巧,得做些约束。

    太祖皇帝打下了了稳固根基,到了我们这一代焉能不承上启下?包容四海的大明岂能闭关锁国,固步自封?至于百姓迁居海外那是人们的自由,你虽然将来会继承帝位,但我想你得改变下观念了,这个世界一直在朝前发展,海外并非是蛮夷之地,一样有着不亚于我中国的文明。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安南倭国等许多国家都自称皇帝,刚刚病逝的西域帖木儿建立的帝国比我大明疆域还要广大。

    如果还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天朝上国,瞧不起其他国家,那么你饱读史书多年,汉人王朝曾几度沦丧在外族手中?宋朝就是前车之鉴。

    你是大明的继承人,但你还不是整个世界的皇帝,骄傲自满妄图控制所有百姓为牛为马的结果,就是早早晚晚逃不过大明被灭亡的命运,所以你得善待天下臣民,把眼光胸襟放在整个世界上,而不是抱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老观念。

    唐太宗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至理名言,任凭皇族鱼肉百姓,则早晚百姓必会弃皇族而去。天下还是那个天下,但做皇帝的家族从古至今,换了多少了?汉朝刘家,唐朝李家,宋朝赵家如今又在哪里呢?”(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