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一世长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五十二章 一世长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萧家村,萧家几位太太前来探望了萧雨滢后,叹息着纷纷去了,好好一个天之骄女却命运多舛,落到此等田地,委实令人叹息。

    梅氏把仇恨记在何家死去的老爷身上,可人都死了也就没法计较了,送走嫂子和弟妹,过来见女儿气色略好,心中欢喜,问及饮食如何,翠玉说今天多吃了小半碗鸽子汤熬的糯米粥。

    “阿弥陀佛!”梅氏双手合什,“只指望每日都这么着,这病也就快好了。”

    “娘!”萧雨滢面上带着笑,“您只管放心,我哪里就死了呢?”

    “只求你病好,娘还愁什么?”梅氏走到近前,摸着女儿憔悴的脸蛋,“每十天你大嫂子就打辽东送来上等鹿茸,咱家不缺好药,望你想开些。对了,你妹妹送的人参及姑娘们的书信礼物,你自己打开看吧。”

    丫鬟灵芝把一个红布包儿递了过来,萧雨滢接过来且不打开,放在桌子上了。

    梅氏又开导了好些话,翠玉斟了一杯茶,吃了后方才出去了。

    “这个是二少夫人送的,匣内不知是什么东西。这是三少夫人送的,是亲手缝制的穿心结。这个就是我们那个好姑娘送的人参了,呦!这里还有三少爷写的一封书信呢。”

    说着翠玉献宝似的把纸笺送到萧雨滢面前,叫着快打开看看,萧雨滢也不接它,先看了雨诗给的人参,都是些最好的叉芽,笑道:“终究是妹妹想着我,别人都送些礼物,独她想着我的病送良药来了。”

    翠玉听了此言,耸一耸鼻子笑道:“什么好妹妹,婢子不是故意离间姑娘们,她在嘴头儿上说得虽好,谁知背地里又怀着什么心呢?眼见得她已如鸳鸯双飞。而姑娘却好似秋枫孤雁。她如今已经是琪花入名院,我们却似嫩苞路旁;她又如舞蝶喜花前,岂不叫咱们做阶前寒露蟋蟀了?”

    话还未说完,萧雨滢大怒。满面绯红一头咳嗽起来,一头指着翠玉喝命出去。翠玉自知言语造次,忙低着头倒茶去了。

    萧雨滢咳嗽一会儿,压了一口茶,静了一静,方取过徐灏的书信来看,只见外面写道:“天下惟有慈母心,大抵俱是血泪情。愚弟百拜恭呈表姐妆次。”

    萧雨滢看了这几个字,已然是落泪如雨,忙取丝巾擦了。拆开来一看,一块如冰似玉的素绢中夹着小楷写的信,把绢布放在一边,展开纸笺仔细看去。

    “漫漫红尘路上,景致依然美丽。花儿依然芳香绽放。感恩世间太多春暖的相逢,让过往疼痛冰冷的诗句随风而逝。

    尘缘无果逐水去,怎奈秋风惹落红;忘记过去,不要给自己再去负累的理由,一纸素白,就只为曾经一次心动,做一个深切的祭别!

    迷蒙风尘。往事如烟,还记得当年依依眷眸回望中,寄语旖旎风景依旧的花溪:伊人仍在,一路梨花香满地;秋莲细流水,墨香自开落。

    云烟散尽的明月天涯两端,惟愿各自安好。那朵明媚阳光下的女子。可否:岁月静美,一世长安。”

    萧雨滢早已是泪如泉涌,泪滴将那纸笺都沾湿了,到了末一句,几乎失声哭了。喃喃道:“莫向愁人说自愁,愁人说愁更相愁。”

    徐灏的坦然令她一时间心灵剔透,不再胡思乱想,书信成了养心之药,每日总得翻来覆去的看几遍,渐渐淡了那一份不切实际的心思,把往事全都尽数放手,又恢复这几年养成的淡然娴静。

    听闻徐灏住在稻香村亲自种地,萧雨滢也学着养蚕织布,采摘水果自酿了水酒,栽种些野花安闲度日。

    看了徐灏做的田园之诗,萧雨滢嫣然一笑,随手写道:

    “不着蓑衣不驶舟,常倚西窗握钓钩。

    邀游仙客捧酒来,抛饵提杆肥鱼出。”

    诗作传到了徐家,沐凝雪见了欢喜无限,赞道:“诗由心生,表姐如今返璞归真,此作完全不像是出自闺阁之手,看来不日即将痊愈了。”

    谷王府外宅后花园。

    屋子里,美妇蹲在赢阳面前,抚摸着他的身体,说道:“我看你们也是个伶俐人,你说是人约进来的,没有见证就算到了官,谁会信?况人赃俱获免不了一阵夹打,总是你们自己的错,怨不得人。”

    祁璞玉急忙说道:“还请奶奶给英国公家送封信,我兄长徐灏一定会来接我,你家王爷也定会卖他面子。”

    美妇变色道:“糊涂!我家王爷素来说一不二,那徐灏就算搬出来圣上,他要严厉处置你们,谁能阻止不成?当今见了王爷可也得称一声王叔。”

    “那怎么办啊!”祁璞玉哭丧着脸,“我家还有老母亲,可惜白养了我一场。”呜呜的哭了起来。

    美妇见状低声道:“天无绝人之路,只有一件事可以救你们。”

    赢阳喜道:“奶奶肯救我,就是我重生父母了。”

    美妇说道:“我家王爷酷爱小官,你俩何不同他睡睡,命也就保住了。”

    赢阳为难的道:“外人传说王爷的嗜好连妇人都禁不住,我们如何承受?”

    “就依了吧。”美妇嘴角一弯,“大约受些苦,未必就伤了性命。你们俩乖乖的听命,他也就不为己甚了,若是再不依,王爷一旦强弄那可就真要了命。”

    赢阳还能说什么,叹道:“罢了,反正也逃不出去,舍着身子,性命交与他吧。”祁璞玉眨眨眼没说话,大抵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当下朱橞冷着脸进来,说道:“看在爱妾面上,饶你们一条狗命,若是碍手碍脚就不算数。”

    吩咐丫鬟们抬过来两条春凳,铺上褥子,地板也铺了红毯。命两位少年光着身子趴在春凳上,他站在地毯上。

    话说那美妾和丫鬟们都眼睛一亮,指着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少年指指点点,欣赏着男人的下体,嬉笑成一团。

    朱橞浑身脱光,笑对她们说道:“都不许出去。在这里看本王试新。”先走到赢阳后面,摸着他的屁股道:“你不许动。”

    赢阳知道此乃性命相关的时刻,闭着眼也不敢看他的大小,没想到朱橞非常狠毒。竟在那话儿上面套了个银托子,又带上了硫磺圈子。

    “哎呀!”赢阳一声惨叫,只觉里面火烧火辣的,有丫鬟赶忙过来浇了几滴香油,随着朱橞使劲往里面一捅,赢阳咬着牙坚持,额头冒出汗来。

    朱橞哪管他死活?次次直送到底,任意戏耍起来。忽然抽出来走到祁璞玉身后,抹了抹香油长驱而入。

    祁璞玉立刻浑身乱颤,疼得叫道:“不活了。我不活了。”

    屁股上鲜血流了出来,触目惊心,美妾和丫鬟们看得毛发都竖了起来,只见朱橞笑嘻嘻的往死里捣,大概一炷香的时间。把那话儿拔了出来,连大肠都带出四五寸来,鲜血哗哗直淌。

    祁璞玉眼前金星飞舞,被这一下疼得直接晕死过去,跌倒在地毯上生气全无。

    朱橞仰头哈哈大笑,一个丫鬟忙将一块手帕替他擦拭干净,又过去玩弄赢阳。把个赢阳也弄得半死不活,这才心满意足的搂着两个丫头去了。

    原本朱橞是打算把两个人都给弄死,到底顾忌着徐灏没敢下死手。那美妾怜惜他们俩,叫人抬到了榻上,拿灯照那粪门,已经被摧残的裂做数瓣。肠子拖着,臭气熏天。

    一面叫拿丝巾把血迹抹去,又叫丫鬟把肠子往里面揉,拿了杯热酒让赢阳吃。

    祁璞玉仍然昏迷不醒,赢阳流着泪吃不下。美妾说道:“你勉强吃了活活血。”

    赢阳只得张口喝了,闭着眼晕晕乎乎的说不出话来,美妾吩咐取来锦被给他们盖上。

    两个时辰后,祁璞玉先缓缓醒来,只觉屁股疼得受不得,火辣辣钻心般的滋味,身上也痛得动不得,举目看见两三个丫鬟东倒西歪的睡着,只有美妇还坐在他身边给他涂抹药膏,哭道:“奶奶救命之恩,我杀身难报了。”

    美妾低声道:“其实我与你们同病相怜,我家姓闵,本已许过人家,不知什么人说我生得标致,他就派人强行纳我为妾,我父母不同意被暴打了一顿。

    起初也似你这样将我作践的不人不鬼,为了活命只好委曲求全,什么都依着他,如今在王府算是最受宠的。”

    说完将头上的金耳挖取下来,插在他头上,说道:“那个包你们还带回家去,卖了钱用来将养身体。若下人送你们到了家,不曾拿了你的东西,到家时把这耳挖交给下人带回来。若不曾送你们到家,或拿了你的东西去,切不可给下人,留着我好追究。”

    祁璞玉感动的一塌糊涂,叫道:“我发誓定要报仇,救恩人出去。”

    闵氏起身开了柜子,在一个皮匣里拿出十多两的一封银子过来,说道:“我虽得宠,银钱却不多,头面首饰都有数目,给不得你,这几两银子拿去治伤吧。”

    指着地上的那双绣花鞋,说道:“这就是我的鞋,他要去为了骗你们自投罗网,我今赠给你。”

    祁璞玉动容道:“我不能要,万一追究到恩人身上可怎么办?”

    闵氏说道:“我赠你非是私情,有个缘故你切记着,一来你今日之灾,因此鞋而起,日后见此鞋就想今日,再不可如此孟浪了。二者你这一去,不要想着去报官,他一个王爷伸伸手就能捏死咱们。如果你能求徐都督出手或许还有机会,到时千万记着救我出去。恐你日久忘却,故赠此鞋,要你见物思人之意,也不枉我救你一场。”

    说到动情闵氏流下泪来,祁璞玉无力爬起来,只能在枕头上叩头道:“奶奶天恩,我若敢忘了,死于千刀万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