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源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四十八章 源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李冬走了过去,刘大郎被锁着往前拖拽,扭过头来叫道:“真是祸从天降,望徐公子为小人做主。”

    “等等。”李冬说道:“你不必惊慌,到底怎么回事?慢慢说。”

    前面的青衣人上下打量他几眼,说道:“什么徐公子,他这事犯得大了,你们既然和他认识,怕不是余党呢。”

    徐灏身边的亲卫们顿时喝道:“放肆!我家大人在此,你们哪个衙门的?”

    青衣人一听是位大人,又见这些亲卫神色剽悍,服侍华贵,当下不敢放肆了,和和气气的解释道:“大人们不知这事?这刘大窝藏妇女,在家里歃血结盟,放火烧寺死了数十条人命。”

    李冬一听笑了,说道:“你们且放了他,此案与他无关。”

    青衣人哪里肯听?此时挤过来一人,把他的衣服扯了扯,低声道:“这都是中军都督府的人,不可得罪,快把人放了。”

    徐灏冷眼看了半天,见此人不像是寻常官差,遂抬手一指那人,问道:“你是谁?”

    那人一呆,忙点头哈腰的道:“在下是詹事府正字姚远,见过公子。”

    正字乃是从九品不入流的文书,徐灏一听是詹事府的人,就知道背后一定是朱高燧了,亲王无权过问京城政事,最方便的自然是通过辅导太子,替皇后做事的詹事府。

    话说徐灏原本是想追究背后给这些番僧做保护伞的官员,可查来查去礼部官员皆是在照章办事,而朝中大臣们清一色的厌恶释教,再说也没人愿意干涉少师姚广孝的一亩三分地。

    徐灏暗中调查,发现朱高燧和昭庆寺只是有些女人上的往来而已,朱高燧并没有为此上书建言,朱高炽对昭庆寺和松庵等番僧近乎一无所知。。

    倒是礼部确实是因某位大臣的示意,顺水推舟的点了松庵做主持,昨日姚广孝派人送来了消息。隐隐点出那位大臣姓杨,说辞比较含糊。

    现在徐灏心中有数了,那杨姓大臣肯定是和自己关系匪浅的杨士奇无疑,因杨士奇兼着詹事府的少詹事。是以姚广孝有些顾忌。

    既然涉及到了杨士奇,徐灏不想追究下去了,以杨士奇的为人只能说用人失察,兴许里面有些别的隐情。

    不过徐灏有些反感杨士奇随意插手人事和眼前的案子,冷着脸说道:“此案已经移交给都督府和刑部,你詹事府凭什么搅合其中?谁给你的权利?”

    姚远唬的脸都黑了,赶忙辩解道:“下官只是听命行事,乃是杨稷大人托付我过来问下案情的。”

    “杨稷?”徐灏越发明白了,杨稷乃是杨士奇的长子,去年经恩萌做了詹事府从九品的校书。大概是背着杨士奇收受了松庵的贿赂,加上朱高燧的点头,仗着父亲的官职走通了六部的门路,给松庵谋得主持的位置。

    徐灏心中叹息,绕来绕去敢情罪魁祸首还是自己。为何朝中这么痛快的办事,还不是误以为杨稷是受了自己的授意,而为何选择了昭庆寺,谁不晓得莫愁湖湖心岛乃是徐家的后花园?

    这些年类似之事没少发生,徐灏身边不可避免的良莠不齐,下面人人高大上那是童话不是现实。

    此刻他很庆幸直接烧死了那些番僧,不然下了大牢严刑逼供。杨士奇首当其冲得主动辞官,在湖心岛窝藏了数十位妇女传扬出去何等骇人听闻!徐家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

    一想到此徐灏就把个杨稷恨得牙痒痒,偏偏看在杨士奇的情面上又不能为难对方。

    徐灏只能耐着性子示意搬过来一张椅子,在刘嫂子等人的震惊下,问道:“你们是哪个衙门的?办案可有牌票?因何擅自拿人?”

    几位青衣人眼见他气度不凡,话头也直指要害。慌忙一起跪下说道:“小的们是顺天府的汛差,一切地方上奸盗赌博,不公不法的事,都是小的们负责查察。前夜昭庆寺失火,上头命小的们细查。这刘大平日里吃酒赌钱,打街骂巷,原是不安分之人。这几日夜晚他家人声噪杂,闹得邻居家都不得睡觉,小的们起了疑心。昨日连店面都关闭了,因此进来查看,就见房里窝藏着七八个女人,天井沟渠鸡毛遍地,分明是他在歃血聚众,可见也是他带着人去纵火烧了昭庆寺,所以要拿他去见官。

    启禀大人,小的们没有奉了牌票,可此案事关重大,得卸掉地方上的干系,不然上司们非得丢官罢职不可,并不是故意生事。”

    刘大郎气得满脸通红,说道:“小人这一辈子,不会赌钱,酒倒是吃些,却只每逢节日在家里吃几杯闷酒,从不到街坊上去生事。有种咱们当面对质,谁和我赌过钱?打骂过谁人?那些女子是进香的女客,失火后跑了出来借宿我家。当时小人还在寺中救火,归家才知被妻子收留了,怎说是小的窝藏?我夫妻宰了几只鸡款待客人,怎说小的歃血为盟?”

    刘嫂子忍不住怒道:“公子您有所不知,他们早上就来过查问,奴家把实情都告诉了,他问奴家借三十吊钱,我家哪里有这些钱钞?得罪了他们就把我丈夫锁起来了。”

    几个青衣人刚要分辨,徐灏摆手道:“不许多说,起火的原因是有和尚施法不慎起的火,和任何人无关。而刘家素来和寺庙没有什么来往,收容几个女客而已,此事一问便知。地上有鸡毛就是歃血结盟?那我家天天宰鸡便是日日结盟歃血么?你们这班光棍,专门遇事生风恐吓索诈百姓,本该送到顺天府重办,因诈钱未遂姑且暂不追究,都给我滚!”

    徐家亲卫立时大声呵斥,把汛差和地方都灰溜溜的撵了出去,看热闹的人们也纷纷散去。

    徐灏对刘氏夫妇有些歉意,安慰几句说道:“过几天去上海军校报道,每月有足够的花销,嫂子不必抛头露面的做买卖了,安心在家享享清福吧。”

    刘大郎不想受人恩惠,低着头不言语。刘嫂子则说道:“奴家受公子大恩,杀身难报。丈夫敬重公子如父母一般,既然是恩公的一片好意,你就答应了吧。日后也好为国效力。”

    返回徐家的路上,李冬恨恨的道:“真是便宜了那些没人性的秃驴,残害孕妇取紫河车,寺里后院埋了十几具尸骨,其中有六具是怀了身孕的。”

    稻香村,徐灏心神不宁在书房里翻看旧书,略过四书和袖珍五经,注视着一部算法和袖珍字汇,最后挑选了一本纲鉴荟要,走到榻上坐着看了起来。不多一会儿昏然欲睡,躺了下去书还拿在手里,已是沉沉而睡。

    梦见松庵和尚恶狠狠的在密室里,把一女子剥得赤条条的,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要在那女人肚皮上割开,取腹内的胞胎,好炼制丹药献给帝王。

    徐灏大怒道:“老子今日非活剥了你不可。”当即举起宝剑就要砍人,哎呀一声有人吓得大叫。

    徐灏被惊醒睁开眼来,就见麝月神色惊慌的抱着头,再看地上散落着一本书,正是先前看的那本。

    “不好意思。刚刚做了噩梦。”徐灏晃晃头坐了起来。

    “吓死我了。”麝月拍拍胸口,“幸好不是夫人,不然非吓出个好歹来,现在可怀着身孕呢。”

    徐灏有些后怕,万一伤到妻子可怎么办?“晚上分开睡吧,这些日子我遇见了一些恶事。总是在想着那些无辜惨死之人。”

    起身走出来小解,就见香菱正蹲在厕所里撅着个白白的屁股,可谓是冲破花门路,遍地珍珠溅。

    麝月跟在后面,见状上前轻轻拍打了两下徐灏的后背。撇嘴道:“人家溺尿你偷看什么?”

    徐灏笑道:“撞见而已,又不是故意的。”说完和麝月彼此拌着嘴,等香菱红着脸出来,三人一起说说笑笑的去了千寿堂,夜里陪着沐凝雪直到深夜,方独自去了书房歇息。

    却说詹事府的姚远乃杨士奇的门客出身,杨士奇是为了扶持儿子一同举荐他做官。

    说起来杨稷是杨士奇的一大软肋,从小表面上读书用功,斯斯文文,实则不学无术四处打架生事,这些年随着杨士奇平步青云,杨稷仗着父亲的官职比小时候还要坏上十倍。

    杨稷背着父亲结识了松庵等番僧,杀死的孕妇炼制成丹药其实和朱高炽朱高燧都无关,完全是出自杨稷自己的需要,为此不惜残害了七八条人命。历史上杨稷就是因前后害死了数十条人命,最终事发被官员举报,连累的杨士奇一世英名付诸东流,挥泪让刑部斩了儿子的脑袋,丢官罢职郁郁而终。

    杨士奇直到老了都被蒙在鼓里,徐灏更是不可能知道杨稷骨子里就是个恶人。

    此刻杨稷坐在花园里吃着闷酒,因昭庆寺一案引起了徐灏的强烈不满,派人警告杨士奇勿要放纵儿子,大吃一惊的杨士奇回家狠狠骂了杨稷一顿,令其在家闭门思过。

    姚远因此事被革去了官职,今日托了下人请求相见,杨稷让他进来。

    曲着腰跨过门槛,姚远愁眉苦脸的道:“门下晚生连日未得侍奉公子,有罪有罪。”

    杨稷指了指身旁的座位,示意他坐下,姚远满脸堆笑的道:“晚生办事不力,怎敢反蒙赐酒?不敢不敢。”

    杨稷叫道:“叫你喝就喝,我又没有怪你。”

    姚远喜不自胜,深深一恭谢了,然后双手举杯一饮而尽,方才小心翼翼的坐下。

    杨稷说道:“都是松庵混账,竟敢招惹了徐都督,真乃自寻死路。死了一了百了,死得好!”又说道:“你连日不来,闷得我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你在家做些什么事?”

    姚远笑嘻嘻的道:“以晚生不会服事,致使大爷抱闷,门下该万死。”起身又深施一礼,叹道:“因舍下这几日有些俗务,幸求宽恕。”

    杨稷奇怪的道:“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姚远苦笑道:“因晚生终日为大爷奔波在外,疏忽了家里,谁知前日傍晚回家,贱内不知何故竟被人拐去了,去了顺天府和兵马司投状,求官府缉捕,故此忙了数日,未曾进宅给您请安。”

    杨稷听了有些好笑,可一想到自己暗地里干的那些恶事,咳嗽一声说道:“你这样一个趣人,怎么娶此等不贞的妻子?再说你也不防范着些,就被弃家逃走了?”

    “晚生妻子平素极贞静的,从来都是关门独坐,足不出户,毫无苟且之举。”姚远叹了口气,“不信街坊人人都称赞她贤淑,焉肯背夫逃走?一定是有坏人引诱了她去。想她虽走了,必定还是守节不二,所以晚生急着寻她,不忍舍这样的良妻。”

    杨稷来了兴趣,笑道:“那你妻子模样标致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