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魔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四十六章 魔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人潮汹涌的莫愁湖南岸街市,徐灏在人群中寸步难行,渐渐不耐烦的加快速度,在人缝里钻来钻去,不慎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强壮妇人撞在了一起。

    妇人手里提着一只竹篮,篮内两碗面条泼翻了一地,瓷碗磕在青石板铺就的路面,四散粉碎。

    徐灏赶紧停下脚步,不想妇人一把拖住了他,指天画地的叫道:“我家里今朝来了亲家公同我的女婿,方才辛辛苦苦的卖了一百张锡箔,做了这两碗鸡蛋面,要拿回去请他们吃。谁道这瞎眼的相公狠命撞上来,大家给我评评理,应该赔不赔?”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有人说道:“你不用扭住他,看模样是个斯文人,叫他赔就是了。”

    徐灏不禁苦笑,连忙说认赔认赔,伸手往袋里摸钱,竟伸不出来了。那女人见状愈加着急,一味的乱骂乱嚷,闹得不得开交。

    “大娘您稍安勿躁。”徐灏额头冒汗,暗骂李冬他们都死哪去了,也不送钱过来。

    忽然人群中闪出一黄面短须的男人,三十岁左右,开口道:“两碗面要赔多少?”

    妇人说道:“连碗带面只要二百文,再不能少了。”

    妇人别看有些胡搅蛮缠,却并未趁机讹诈,徐灏则苦笑连连,果真是应了那句一文钱憋死英雄汉,被骂也得认了。

    那人马上从身上摸出一块银角子,说道:“这里有二钱,也够了。”

    妇人欢喜的接过来,满意之余径自走了,看的人也跟着一哄而散,徐灏问人家姓名,那人说道:“后会有期,此时不必相认。”拱一拱手便自去了。

    当下自是有亲卫跟了上去,打探那人的底细。而徐灏站在原地有些头疼。就和偶遇未淡然一样,现在每件事从表面上都很难分清到底是有意还是故意,想到每时每刻周围都有人挖空心思的寻找机会接近,这日子过的实在无趣。格外想念在苏州扬州的生活来。

    不提他在街上遇到的小插曲,寺里何氏领着松庵进了屋,张鸾吹装着大吃一惊的模样,捂着脸就要回避。

    松庵自得笑道:“小姐请坐,这里来的高官太太,贵人家的小姐,贫僧都要亲自应酬,若是寻常香客,才由下面知客们照管。今早忙了半日,此时才得空儿。所以特地前来奉陪,小姐休要见怪。”

    张鸾吹神色腼腆低着头不答,何氏大有深意的笑了笑,也不做声转身溜了出去。

    李素娥看这架势番僧是要强行不轨,挡在前面说道:“我家小姐因落湖遇救到了贵寺。比不得进香之人,大师无须应酬,尽可请便。”

    松庵笑嘻嘻的道:“我们出家人最怕得罪人,总要应酬才是,小姐只是不理贫僧,叫贫僧如何落得脸来?”

    一边说,松庵一边竟把椅子往张鸾吹身旁移动。舔着脸笑道:“不是贫僧无礼,就算在紫禁城里也是贵客,在京师可是有头有脸的大老爷,如今要求小姐赏个脸儿了。”

    二女加入锦衣卫有几年了,办案时也遇到过各式人等,万万没想到这番僧竟敢在天子脚下行事如此肆无忌惮。敢在寺庙里堂而皇之的胁迫正经人家的女人。

    看松庵对待女人熟门熟路的做派,类似之事明显发生了不止一起,张鸾吹遂好笑的起身躲到供桌之前,面沉似水。

    李素娥挡在她面前,也是松庵屡屡得手。被侮辱的女人大多不敢声张,选择忍气吞声,是以变得越发的猖狂,心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放出生擒活剥的手段得了,反正也是外地来的孤身美人,无非是想法子应付下那徐公子。

    李素娥怒道:“你这贼秃!理你怎地,不理你怎么了?”

    松庵大笑道:“小姐理我,同洒家去禅房里逛逛;就是小姐不理,也要去逛逛!”

    张鸾吹心中冷笑,想着徐灏的交代,顺手从供桌上拿起一只古铜蜡台,直接砸了过去,正中松庵的脑门上,伤口大概有二三寸深。

    松庵哎呦一声惨叫,满头鲜血的两只手抱着脑袋就跑,连袈裟都染红了。

    一时间寺里人生鼎沸,有数十个僧人大叫道:“反了,反了,这娘们竟敢下毒手。”

    二女相视一笑,就在屋里等着也不出去。那何氏先前在窗外窥视,赶紧扶着松庵回房包扎伤口,又匆匆回来叫小沙弥拥着主婢二人去窖房。

    张鸾吹哭哭啼啼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李素娥装作胆小怕事,被领到一间屋里坐下。

    先前那小沙弥也在其中,说道:“小姐们请坐,等何奶奶来奉陪,我去捧了茶来,还要去看家师呢。”

    张鸾吹用丝巾抹眼泪,偷偷观察着屋子,似乎和别处不同,走到门前往外观望了下,乃是平屋无楼,上面连着矮墙。墙外一带大厅,石头砌成的堂基竟和矮墙齐平,房顶没有瓦片,用近几年风行天下的水泥涂抹,里面钉上厚实的幕板,异常结实。

    院子里有小小的天井,四周都是围墙,有僧人手持戒刀棍棒来回巡视。想何氏说送窖房里面,莫非这就是窖房么?却又不见其她女人,心下狐疑起来。

    李素娥也在观察房中摆设,没什么可疑的地方,这时小沙弥提着茶壶进来,何氏跟在身后,忽然在靠墙壁的一块地板上,用脚踏了几下。

    二女大吃一惊,只听见喀嚓一声,地板被掀开,有两三个婆子踏级而上出去了,原来下面是地窖。

    李素娥惊呼一声走过去一看,里面灯烛辉煌,好像是一座厅房,嘻嘻哈哈的甚是热闹,又有呜呜哭泣之声传来,何氏的反应有些古怪,走下去叫道:“刘嫂子,如今好了,有你两个同心人来了!”

    张鸾吹有些迷惑不解,左手按住腰上的软剑上,暗中防备,李素娥则把右手放在怀里,靠在了门边。如果事出紧急马上跑出去点燃穿云箭。

    此时那下面应声而出走出来一位容貌娇美的少妇,穿着普普通通的钗裙,不过二十来岁。

    何氏指着张鸾吹说道:“你看这位姐姐,不信有这等气力。把松庵给打伤了,流血不止请了五台山来的法云帮他医治,你们快商量下出去的法子,且莫与下面人知道,我出去探听一遭再来。”

    三人彼此通了姓名,张鸾吹把编造的落水遭遇讲了出来,二女得知这少妇家是莫愁湖边开糕饼店的,丈夫姓刘,松庵在门前看中了她,几次叫人哄诱进寺。许给种种好处全然不动。三日前松庵干脆趁着其丈夫不在店里,半夜叫人强抢了来,藏在地窖恐吓要迫使她乖乖就范。

    原来何氏以往贪图些钱财,见番僧和达官贵人家的妇人勾搭算是你情我愿,因此帮着牵线搭桥。最近才得知敢情寺里关押着三四十个女人。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哪还敢继续帮着番僧作恶?再说她和少妇乃是多年邻居,不忍落入魔窟最终命丧黄泉,是以帮着招架周旋,加上徐灏前日来投宿,晚上在寺里乱逛,昨日亭子塌了死了人。使得松庵一直没有机会得手。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何氏进来告知:“和尚两次晕了过去,此贼孽由自作,今日老天假手姐姐让他受此大创,也是气数尽了。而里面的人受他荼毒也够了,此时寺中正在忙乱。不如趁此机会放他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为大家报一报仇,咱们一起去顺天府告状,就怕官府包庇。反倒是治了咱们失节的罪,还是趁乱各奔东西好了。”

    刘嫂子说道:“此计不妙。寺里虽然忙乱,可我们四五个人连地窖的算下去,也不过三五十个女人,那得中用?倘或机关败露,或外面的僧人救火及时,烧没烧成还要追究放火之人。咱们横竖拼上一死倒也不怕,只怕累及了大众,此计是万万行不得的。”

    何氏说道:“那我们四个人与松庵拼命一场?我把他骗来假说你们同意苟且,趁其不备一起动手弄死了他。咱们是女流,如何会与和尚结仇?人到官司,那官府肯定心里明白,总得和尚不法拐藏妇女,被我们拒奸格杀了,况且有下面许多活口,难道还能替一个恶僧抵命?”

    张鸾吹和李素娥心中有数,任由她俩商议,笑道:“我表哥有绝大本事,日间出去料到贼秃必然无礼,晚上定会赶回来,咱们不必慌张,先歇息一会儿再说。”

    何氏见状说道:“那我去偷偷告诉他实情,只希望他是个有主意的,别连自己也命丧此处。”

    这边李素娥把门关上,少妇引着她们下了地窖,就见那些妇女有打扮的像狐狸似的,在灯下围坐着说笑,对被拘禁沦为男人发泄的玩物竟心安理得,让人不可理解。也有面带愁容眼泪汪汪的,在暗地里傻傻坐着,还有被锁在牢房一样的角落里,披头撒发神色憔悴。

    中间摆着一张大长方桌,上面铺一座胡床,桌上排列各式各样的消遣玩意,丝弦乐器和不堪入目的春凳等,点了些大蜡烛把个石室照耀的明晃晃,一看就知是和尚们行乐的地方。

    张鸾吹暗啐一口恶心,少妇姓石,丈夫名叫刘大开人称刘大郎,夫妻恩爱但日子过得很拮据,是以松庵不把她家放在眼里,叹了口气转身上去了。

    眼见人赃俱获,算是完成了任务,李素娥低声道:“是不是赶紧出去禀报都督?”

    张鸾吹摇头道:“在这京城里竟然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恶事,可见必有官员护着这些恶僧,所以都督才会大费周折的叫咱俩潜入,不然直接命官兵进来搜查就是了。

    一来松庵时常出入紫禁城和王公贵族家,事发传扬出去圣上的脸上会不好看;二来此种恶行竟在京城发生,天下还不得为之大哗?或许都督会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三来都督这次要是想除恶务尽,单单活剐了这些和尚必不解气,还要继续引蛇出洞;四来此事会牵扯出多位大臣,涉及朝堂之事都督或许还有别的意思,你我听命行事就好。”

    李素娥脸上难看的道:“如果这次都督不彻底法办了这些恶人,选择和大臣媾和,那我李素娥发誓退出锦衣卫。”

    张鸾吹却颇有信心的道:“咱们都是都督亲手带进的锦衣卫,这几年他可曾吩咐咱们做过一件违背良心之事?不拘案件大小,他可曾插手过案情?大人心里无私行事光明磊落,如今锦衣卫从上到下,谁不是挺着胸膛做人?百姓也再不对咱们退避三舍,你这担心就是多余。”

    “那倒也是。”李素娥嘻嘻一笑,接着苦恼的道:“明明咱们姐妹姿色不错,为何大人偏偏视而不见呢?”

    张鸾吹哭笑不得的道:“公是公,私是私,咱们早不是秦淮河上的妓女了,大人何等样人,岂能垂涎下属?真是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