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笔落诗成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四十一章 笔落诗成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祁夫人去庙里上完香,乘坐马车探望老太太来了。老太君闻信大悦,忙命媳妇们去接进来。

    花园里萧雨诗欲寻沐凝雪闲话,以解春困,便独自往稻香村来。恰逢沐凝雪去了千寿堂,欣赏了会儿院子里的摆设,她掀起帘子进来一看,外间无人,内间芷晴一个人坐在窗前炕上打络子,徐灏躺在榻上午睡。

    芷晴见诗姑娘进来,便起身要去推醒徐灏,萧雨诗忙摇手止住,坐在一旁椅子上,低声问道:“姐姐哪去了?”

    芷晴笑着悄悄的道:“去千寿堂看儿子了。”说着倒了一杯茶,萧雨诗接在手里端着茶碗,看那四壁上贴的是徐灏闲时所写的字,在各色圆的方的纸上。

    情趣宜人,洁室名典,清风朗日,明窗净几。

    疏林修竹,山间溪水,深厅名香,谈今论古。

    天下太平,家主避世,睡醒方起,人间乐事。

    赏鉴怪石,对坐奇岩,瓶花除绽,新丝慢卷。

    观雀踏枝,看鱼跃渊,开卷叠书,壁琴风响。

    月下闲步,静听钟声,自学经史,独看奇文。

    世俗闲话,不落心尘,做我知我,笑傲山林。

    竹声相抵,松风入耳,经国济世,笔落诗成。

    萧雨诗细细观看,忽然听见徐灏在梦中大声说道:“今日有死无生,大丈夫当马革裹尸。”

    萧雨诗听了大惊,原来徐灏在梦中带领兄弟们正在和奥斯曼帝国的军队交战,不想打光了弹药眼看就将赢得胜利的时候,帖木儿帝国的十万骑兵突然出现在了后方,而明军仅有两万人,是以徐灏绝望下要拼死血战。

    芷晴见他在梦中自唤。知道是做了噩梦,赶忙过来把徐灏推醒。

    徐灏神色不定的起身,免不了还有些恍惚,心里暗道一声好险。如果继续航行的话。兴许真的要和伊斯兰化的突厥人开战,穆斯林有名的抱团排外。明军作为异教徒被联合包围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把梦中的事说了出来,萧雨诗宽慰道:“那都是出于你的疑心罢了,不然如何说世事如幻梦呢,人之迷妄岂不是说‘如痴人说梦’吗?我们自身也总在梦寐之中。所以梦中之事不可据而信之。《黄帝内经》有云:‘阴盛则梦大水而惊骇,阳旺则梦烈火而嗔怒,阴阳并发而相杂则梦争斗。上发则梦飞,下沉则梦堕,饱则与,饥则取,肝火盛则梦怒。肺金盛则梦工,此定理也。”

    徐灏惊讶的道:“你是说我可能活在梦境中?”

    萧雨诗失笑道:“《茅亭谚语》中云:‘盲人无梦,愚夫寡梦。’庄子所谓‘至悟者无梦’,盖言至德君子因其无欲。故无梦也。庸人之怒恼贪欲无穷,是以固结而为梦,凡百灾厄无所不梦觉之也。你方才此梦,一则出于所说所闻,再则长时间在海外,一人身系所有人的性命,忧虑所致。”

    “说的不错,我本就是凡夫俗子。”徐灏有些感慨,带领舰队的重担往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就怕遭遇暴风等恶劣天气,每天还得故作轻松自信,其中苦楚委实一言难尽,时间久了难免神经衰弱。

    芷晴端过来一盏漱口茶,徐灏接过来漱了口,萧雨诗也端过来一盆清水擦了脸。

    徐灏说道:“按理说你们都应该有人伺候了,雨诗身边好歹还有几个丫鬟,芷晴整日里忙着服侍我,疏忽了。”

    芷晴笑道:“我们身边又不是没有小丫头服侍,再说家里也没人把咱们姐妹当成下人,等过些年再说吧。”

    徐灏笑了笑,寻思着是时候令她们怀孕了,生下孩子后先送往大连,如此在关外就不必顾忌世俗眼光,将来等大家都老了,愿意定居哪里都可以,至于儿子们希望能培养成有用之才,这个世界这么大,有的是地方能让他们去征服去占领去经营。

    萧雨诗对目前的地位还算满意,虽说没做成小妾,可是表哥身边一个小妾都没有,所以也没什么可计较的,身处于深宅大院用不着理会太多,而亲戚们见面时人人争相巴结还来不及呢,哪有人敢对徐灏的女人风言风语?

    从楠木雕桌上拾起一本书来看了,笑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书不是书,画不是画,混画了些三棱四角的图儿,做什么的?”

    徐灏搂着她柔软带着幽香的身子,翻过那本子的前几页,指着上头写的字道:“这叫武器图纸,是标注了尺寸,平面图刨面图,我是边琢磨边画的,如果此物一旦研制成功,那咱们汉人再也无需惧怕北方骑射了,此物名为机枪,可惜难度太大,恐怕我无法研制出来。”

    萧雨诗说道:“为何不让匠人帮着一起?”

    徐灏笑道:“早就安排下去了,不但有研制机关枪的,还有研制其他你想都想不到的玩意,正好我得了一批威尼斯商人,要他们回国带来些传教士,看看基础数学几何物理能不能带来些借鉴。”

    萧雨诗说道:“听大嫂说,大连所有孩子的启蒙教育都有别于关内,这要是在中原非得被指责离经叛道不可。”

    徐灏说道:“也没那么严重,儒家典籍又不是不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考中秀才举人,大多数人总得学得一技之长。俗话说艺多不压身,举凡天文地理等学好了任是一门,也能成为国之栋梁。”

    晚上徐灏和萧雨诗去了千寿堂,见祁夫人肥胖胖的,没等说上几句话,四喜进来说:“老爷叫少爷出去见客。”

    徐灏当下整理衣冠出来,原来是祁夫人的儿子祁璞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就好似贾宝玉一样长得如宝似玉。

    徐庆堂这些年养尊处优,将养的也是白白胖胖,奈何家里被妻子和儿子联手压制,纳妾的夙愿一直没得逞。好在偶尔去秦淮河上潇洒风流一番,倒也很满足了。

    哪怕徐灏如今只手遮天,徐庆堂身为老子也不当回事,说道:“你二人乃是同辈兄弟。不可见外。灏儿你领弟弟去见过老太太,进园子里玩玩。”

    徐灏领命带着祁璞玉回到了千寿堂。内院的女孩们云集而来,但见祁家少爷面如白玉,举止温雅和顺,但比自家少爷矮了许多。有些过于柔弱了,不像三少爷气宇轩昂,行动举止十分威武,目光如电摄人心魄。

    不过三少爷从海外回来面色发红,皮肤也略粗糙了些,众人都暗暗笑道:“眼见得显出一文一武来了。”

    对徐灏来说祁璞玉就是个孩子,进了千寿堂就见他几个箭步进前。请了太太们的安。

    老太君对他分外亲热,叫到身边笑着问话,祁璞玉高声朗朗的对答。月兰送上茶来,老太君命他坐在身边椅子上吃茶。

    徐灏陪在一边。坐在妻子和表妹中间谈笑风生,听祁夫人问道:“老祖宗必是叫咱们住几日方回去,可把箱笼包裹都搬进来了?你们把行李卸了不曾?”

    祁璞玉起身回道:“方才这里的伯伯也这么吩咐了,儿子想请示母亲示下。”

    老太君说道:“这有什么示下不示下的,这一点你多学学你三哥,该自己拿主意的时候就拿主意,你娘不便应付外面的事,你得多担待着些。”

    “是!”祁璞玉恭恭敬敬的答道。

    徐灏见状说道:“我爹吩咐了,把兄弟的行礼都放在东边小书房教谕斋里了。”

    祁夫人在徐灏这位晚辈面前可不敢拿捏长辈架子,满脸堆笑的道谢,一个劲的夸徐灏懂事,闹得身前身后的女孩们嘻嘻哈哈,好久不见三少爷被当做孩子了,可谓是喜闻乐见。

    徐灏觉得很新鲜,一时兴起遂亲自安排祁璞玉的住处,去了外宅教谕斋,瑶琴和宝剑摆在桌案上,下人们都是些新帽缎衣的伶俐少年,可见对方家业富足,也是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

    而祁璞玉似乎并不了解身边这位和蔼可亲的兄长,亲眼目睹徐家比起自家还有富贵十倍的气派,到处都是美若天仙的美人,心中非常羡慕,心说人家这才是真正的富家公子,不知其聪敏所学如何?

    想了想,祁璞玉问道:“请问兄长,我这‘璞玉’名字,虽说是未琢之玉,终不解其何意,虚度了这些年,望乞垂教,以开愚弟茅塞。”

    徐灏微微皱眉,感觉他比祝伯青他们还要迂腐三分,一言一词都是传统读书人的做派,随口应付道:“玉乃出于昆仑之崖,这“璞”字不过是说里玉外石,不现其美的意思吧,莫非还有别的道理?请教。”

    祁璞玉心中稍显失望,微笑道:“尊兄可看过广域记?”

    徐灏摇头道:“我生性不喜读书,只喜欢看些闲传小记,想你我都是世代武职人家,圣上要用咱们,拿着刀剑上阵杀敌就是了,熟读经书与否也没什么用处,用不着诗云子曰的。”

    祁璞玉为人倒也乖巧,眼见有些话不投机,忙笑道:“是,是,尊兄所教极是道理,小弟也要学习骑射呢,虽读了几卷书,因弟秉性愚钝,只为明理而已,断无以此猎取功名之意。”

    徐灏面对文绉绉的读书人不免很是头疼,问东问西的大感厌烦,寻了个借口急冲冲的出了家门,逃之夭夭。

    这边祁夫人见了在京城的徐家姑娘们,心中暗道一声可惜,该嫁人的都嫁人了。不想今日青霜过来玩,一见之下惊为天人,问道:“霜姑娘可有了人家不曾?”

    老太君说道:“听说还没有许人呢。”

    祁夫人笑道:“不知沐家夫人要找何等人家?”

    老太君不好替沐家做主,按理说以祁家的官职身份,沐夫人未必会看得上眼,实话实说道:“不太清楚,早年霜丫头有意许配给当今赵王千岁,后来不知何故就没了下文。”

    祁夫人吃惊的张大了嘴,顿时打消了念头,敢情这位绝美的千金小姐连皇家都看上了,那以自家的身份绝对无福消受,再说美则美矣,儿子未必有福气高攀人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