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返航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四十章 返航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现今印度北方受到帖木儿汗国的侵略,国都德里被占领,屠杀了十万战俘。原先的德里苏丹国分裂成大大小小数十个邦国,非常的混乱。而南方一样邦国林立,但相比北方的战乱要平静许多,其中位于印度西南海滨的古里王国就像是个世外桃源,依山面海,良港众多,盛产特色纺织品和胡椒等。

    古里国王对大明舰队展现出了极大的诚意,为大明天子献上了一条五十两黄金抽丝编制,镶嵌了无数宝石的华丽腰带。

    姚广孝亲自颁发诏书和金印,在王城竖立石碑曰:“其国去中国十万余里,民物咸若,熙嗥同风,刻石于兹,永示万世。”

    随着古里奉中国为宗主国,只要大明的势力能深入印度洋一天,不再担心遭到外敌入侵,很快在徐灏的操作下,古里和锡兰结成了盟邦。

    明人在印度可以畅通无阻,船队计划在港口停留数月,大批随之而来的商人欢天喜地,上岸和当地人讨价还价,满载货物可以启程返回家园了。

    为了保护商船,徐灏分出百艘战舰护航,会一直护送船队抵达占城。

    古里的风俗有别于其他印度邦国,大概是自古以来就是国际商贸枢纽的原因,风气较为开放包容,几代国王也是有为的君主,随处可见阿拉怕商人和波斯人,是个文化非常多元,风景优美宜人的国度。

    印度人的和善温顺令徐灏不禁想起了后世,如果计划周详的话,或许应该不难在征服了婆罗门和刹帝利后,进而联合两大阶级共同统治整个印度,一如所有的征服者。

    当然徐灏仅仅是想想而已,他从来没有建立帝国的野心。船队招收了一些熟悉西洋民情商讯的古里人加入,派出一支船队北上寻访印度东部恒河三角洲的商业名城加尔各答,很遗憾的是因战乱等原因,有着千年历史的加尔各答已经不复往日繁华。成为了一片废墟。

    倒是在附近发现了一个新生港口,带回来当地特产三筋树叶和甘松油,上等的棉布和珍珠等货物,用瓷器等换回来满满一船的金币。

    返回时在一个港湾遇到了当地部落。生性野蛮好战,用丝绸讨好了酋长后,换回了珍珠玳瑁以及大批象牙。

    一船船满载着蓝宝石和明珠、各色宝石、珍贵香料、天然玻璃、铜锡铅等商品的商船陆续启程返回中国。

    顺着海岸线南下两百公里,是一个名叫柯枝国的古国,拥有不亚于古里港的繁华,地形非常特殊,港口里面地广水深,外围有许多小岛环绕,是天然易守难攻的深水良港。

    自古以来,不同语言肤色和信仰的外国商人在各个小岛上安营扎寨。明朝庞大舰队的到来,给这个见惯了外国商船的城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其中有一个名叫康丁的威尼斯商人跑来非要加入船队不可。

    徐灏不知这家伙在历史上学成归国,把航海图献给了立志远航的葡萄牙国王,对探明全世界起到了一定作用。就算知道了大概也不会阻止。从欧洲通往中国的航线,早在东汉年间即已经被阿拉伯人探明,没什么可隐瞒的。

    船员们闲来无事把多人协同操纵的大型渔网传授给了当地渔民,这令柯枝国的捕鱼业笑傲整个印度,为了纪念此事,后世印度旅游局打造了金字招牌,写着大约在公元十五世纪初。中国人把这种渔网带到了本地。

    柯枝国和中国的渊源很深,唐宋时期就已经到中国纳贡,是个比古里国还要亲明的国家,遍布全国的江河湖泊,河道纵横提供了便利的水路交通,气候四季如春。温差甚微。

    椰子是本国的最大特产,有椰子之国的美誉。从柯枝国再往上徐灏推测很可能是后世印度第一大港的孟买了,因为向导描述群岛上有一些古老建筑,可能就是象岛石窟。

    五十年前,孟买被信仰伊斯兰教的古吉特拉王国占领。也就是说徐灏即将踏上阿拉怕世界。

    不过徐灏突然下令船队停止前进,因为收集到的消息显示,继续走下去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此时的欧洲各个方面都远逊于西亚人,还处于蒙昧的中世纪,十字军东征的骑士们只会一味的正面猪突,完全不是奥斯曼突厥人的对手,而奥斯曼近年败给了帖木儿鞑靼人,鞑靼人的宗主蒙元完败给了明朝,虽说证明不了什么,总之每当中国再一次强势崛起的时候,游牧民族被迫往西方大规模的迁徙,波浪一般的迫使各族也跟着往西逃难,连带着欧洲各国最终就会倒了大霉。

    帖木儿把奥斯曼一分为四,也就是说,未来起码五十年之内,威尼斯商人还可以抵达印度。

    真正的东西交流得等一百年文艺复兴之后了,而且欧洲和中东世界实在是距离中国太远,尽管徐灏很想去欧洲旅行一圈,但现实是他不能不返航了。

    原来商人从国内带来了噩耗,徐太后于七月初四在金陵病逝,身为子侄徐灏必须得马上启程回国奔丧。

    带着一丝遗憾回到阔别一年多的家园,祭奠了姑姑后,徐灏选择在家休养一段时日,闭门谢客。

    这令为了北方心神不宁的朱高炽甚是不乐,也知徐灏避世的一片苦心,无计奈何。

    红叶生了个儿子,已经随喜当爹的沐皙返回福建泉州,沐夫人带着凝雪等人也回到了京城。

    祝伯青和江登云等人顺利考中举人,王骥准备出仕做官了,表姐萧雨滢经过刑部断案,最终无罪释放,如今和舅妈梅氏居住在萧家村。

    这一日,徐灏给儿子徐烨在家设宴过生日,面对自己的女人们不免心生愧疚,笑道:“我打算寻个偏僻地方移居,盖此一去,终此一生,闲游田野,不复返此尘世矣。”

    徐妙锦不悦道:“此举实在无趣,古语云:“小乱避自乡。大乱避自城”。兵荒马乱之时,村庄百姓尚知道要聚在大去处抱团生存呢。如今陛下励精图治,百姓安居乐业,无烽火之惊。无夜吠之犬,却如何忽然动此等村野之雅爱,又言语决绝如此?”

    其实徐灏只是一时感慨,海航了一年多,整个人的心胸似乎变得更加开阔了,而航行大海看似浪漫热血,实则绝对是最恶劣艰苦的工作之一,枯燥的海上生活,饮水都是馊的,烂菜叶是最美味的食物。

    这还是生活条件最完善的明朝庞大舰队。可想而知小舰队的痛苦,大航海时期,死于各种疾病的船员比例高达百分之四十。

    徐灏有意逗逗对方,笑道:“正是趁此太平无事之秋,我才想迁居村野。如果犬吠月影。烽烟报警之秋,欲为绿野田翁,岂可得乎?”

    沐凝雪笑吟吟的道:“所谓争名于朝,争利于市。夫君不喜争名也不喜争利,我倒觉得甘美无如躬耕之粟,温暖无如自织之布。况且我夫妇素来不喜喧闹,但愿高卧安居。可这在家里虽然能杜门辞客。可是喧笑之声扰人清梦,往来应酬真真太多了,片刻都不得空闲,岂得携仙遨游于泉林,信步壁间之画中悠哉?”

    成了老闺女的徐翠柳有感于闲言碎语,立时心生向往道:“嫂子一定要带上我。这家里实在不是清静之地。”

    徐妙锦无语的道:“真服了你们夫妇,干脆明日都搬到稻香村好了,不要任何人打扰你们,好生闲云野鹤去吧。”

    “要得,就这么定了。”徐灏哈哈一笑。把儿子举起来递给了奶娘。

    次日徐灏果然和妻子一起搬到了稻香村,勉强合了夫妻俩闲云野鹤之心,谢绝一切凡尘琐事,自由安闲度日,看上去胜似那得道仙人。

    徐灏亲自用木头筑成了一楼,用鹅软石点缀小道,架了一座小木桥,栽花种树撒播种子,每天和儿子嬉戏,夜晚夫妇二人散步谈心。

    过了数十日,徐灏清晨起来,点视了自家院落,饭后登山席地而坐,吟道:“篱门外有十亩田,栅栏下逝一水湾;归就午餐鸡鸣时,不劳妇女肩荷担。

    窗通院外四下观,垂杨绿草在眼前;掀幕视彼农夫励,教读儿女亦不耽。”

    话音刚落,有一宫装女子出现在对面,徐灏对她视而不见,继续低吟几遍,一时间觉得心旷神怡。

    那容貌秀丽的女子半跪在草地上,低声道:“启禀大人,徐汶勾结齐王意图谋反;汉王赵王借守孝滞留京城,吐蕃高僧进宫传授给陛下一些妙法,最近宫里多了些朝鲜进贡来的美女,海外又进献了波斯丽人,使得陛下不知节制身子骨每况愈下,政事大多由内侍代为执笔,倚赖内阁七位大臣,朝堂内外都说假以时日,内阁将有宰相之实。”

    “知道了。”徐灏脸上出现了一丝隐忧,他就担心朱高炽没了朱棣的压制,现在又没了太后的拘束,那么肥胖的人一旦纵欲无度的话,万一被有心人往药石中添加些东西,或是一时激动发生了心脏病。

    真不知朱高炽的寿命是多少?随着朱棣的死去,徐灏的先知优势可谓是荡然无存,好在太子朱瞻基身体健康,不管朱高煦和朱高燧使出什么阴谋诡计,只要他活着一天,任何人也别想篡位自立。

    在外面得勾心斗角,回到国内还得勾心斗角,所以他才对平静的田园生活心生向往。

    与此同时,老太君正和萧氏等人逗弄徐烨和老四徐淞的长子徐炑,彼此闲话,只见垂花门的四喜走进来回道:“南边祁府的太太昨日到了,今日往报恩寺上香,明儿要来咱们府里看老祖宗呢,先差了两个媳妇送礼请安来了,如今在外边等候。”

    说完叫小丫头把礼物抬了过来,萧氏看是上用内造国缎十匹,上等宁绸十匹,白玉如意一柄,四色荷包一匣,遂让丫鬟收了。

    徐淞妻子袁氏好奇问道:“祁家太太是谁?”

    萧氏解释道:“说起来祁家和咱家世代相交,早年祁夫人的母亲是老太太姐姐的干女儿,后来祁家迁到了广东,我记得还是十几年前祁夫人随丈夫进京面圣时,来过咱家一次,再往后就没了什么音讯。也不能怪人家,咱家这些年又是北上又是打仗的,往日的亲朋故旧大多都没了联系。”

    “哦!”袁氏见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顿时没了问下去的兴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