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反击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三十九章 反击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面对亚烈苦柰尔还算不错的谋略,起码比其它诸国要强一些,问题是徐灏和四千辽东军丝毫不惧,可笑锡兰人在明朝军队面前班门弄斧。

    想当年郑村坝决战,这里大部分人都追随燕王以八万人大破朝廷的五十万大军,此后在徐灏的率领下连战连捷,从北平一直打到了金陵,逆境顺境无不经历过,就算手中没有火器,凭借刀剑自信也能以一敌十。

    此刻徐灏和历史上的郑和一样对自己的部下充满信心,四万锡兰兵绝对不是沐皙的对手,别说还有一万士气冲天的近卫军,即使船上的水手等任何一人都能拿起武器作战,船上有着充足的火枪火炮和弹药。

    徐灏决定直捣黄龙,问清了王城的道路,留下一千人守护战马辎重,明军绕过前方的埋伏从山路疾行。

    太阳已经落山,夜晚不许照明,这时西方天边翻滚着几朵红云,像龙又像蛟,蛟盘龙舞互相在慢慢接近,俨如彼此即将展开一场争斗。

    队伍大踏步的向前,山上静悄悄的没了歌声,没了鼓乐,战士们神色坚毅,靠着双脚在丛林中披荆斩棘,热带丛草又稠密又高大,往往前队走了进去,转眼之间就看不见人影了,只能通过一个个彩色战旗在草海大步前进。

    夜色渐渐笼罩着高山,一轮巨大的红色月亮打地平线缓缓升起,云朵时而遮掩住了月光,就像一盏在风中摇曳点亮的灯笼,一会儿亮,一会儿暗。

    徐灏喘了口气,拒绝骑马选择和兄弟们同甘苦,足足走了两个时辰的路,午夜过后山脚下扑入眼帘的,是在那黯淡的苍穹背后,清晰的显现出一团黑色的巨大的物体轮廓。那就是锡兰王城科达的城墙。

    徐灏蹲下来发出命令,二百斥候披上了绿草借着夜色,一队一队谨慎地悄悄地接近了城墙,就像是一群辽东之狼。又像是一群夜鸟,悄无声息。

    一声可怕的爆炸声在夜里回荡,城门被炸得四分五裂,徐灏起身率领所有人进攻。

    锡兰军队已然倾巢而出,王城只留下了数千守军,被明军的火枪打得措手不及,一个照面就被打死了数十人。

    三千全副武装的明军蜂拥而入,可怜亚烈苦柰尔还在宫里搂着美人做美梦呢,外面激战片刻,守军就被打的丢盔卸甲。数百人命丧黄泉。

    宫门被爆开,徐灏手持短枪大步走进去,身后砰砰射击,慌忙跑出来的卫士倒在了血泊里。

    很快亚烈苦奈尔好似死狗一样的被拖了过来,大声说着听不懂的饶命之言。徐灏照着他脸上狠狠踹了一脚,看了看奢华的王宫和瑟瑟发抖的异族美人,挥手道:“抢!”

    一声令下,兄弟们嗷嗷叫的冲进宫殿,见人就杀见女人就糟蹋,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撬下来。

    整个王城立时陷入了一场浩劫中,明军四处烧杀放火。王公贵族被纷纷拖出来绑上,为了换得一大笔赎金才保得了性命,家奴卫士们则惨遭屠戮,妻女大多被就地凌辱,多座宅院被一把火夷为了平地。

    不料锡兰百姓很快把王城陷落的噩耗迅速传播出去,伤亡惨重的锡兰军急忙连夜回军勤王。沐皙见状派出五千人驰援。

    第二天黎明时分,汇聚在王城下的数万军队开始强攻,徐灏指挥部下殊死还击,凭借地形暂时立于不败之地。

    问题是陆续赶来的军队太多了,城内还有十数万百姓。徐灏捏着手中的宝塔,里面有一颗佛教圣物,传说中释迦摩尼的大板牙。

    激战了两天两夜,眼看弹尽粮绝了,徐灏让兄弟们押着一干贵族做肉盾,高举佛牙圣物,加上城外明军的疯狂进攻,所到之处大多数锡兰人无不恭恭敬敬的退让,偶然有些浑人冲上来,噼啪几声枪响。

    明军火枪的巨大威力在锡兰人看来无疑是佛祖显灵,百姓神色惊恐的双手合什,两军汇合缓缓向后退去。

    怎么说和锡兰人民没有历史上的宿怨,徐灏很看重全民信佛的僧伽罗人,所以没有伤及太多无辜,再怎么也比信仰绿教和印度教的强。

    一路且战且退,黄昏时终于顺利返回港口,全军没有受到太大的伤亡,信佛的锡兰军没有使用毒药的习惯,皮肉之伤算不得什么。

    明军一举攻破王城,擒国君,获佛牙,杀死了两万士兵,使得锡兰举国震动。问题是国主先设下毒计攻击明人,有错在先,自知理亏的锡兰人都担心明朝皇帝派大军前来灭国。

    徐灏当即显示大明天恩浩荡,把一干贵族以及女眷当众释放,选了一个名声不错的宗室波罗迦罗摩巴忽暂且管理国家,把亚烈苦柰尔送往京城,听候皇帝裁决。

    后来锡兰百姓得知大明天子包容四海,斥责了亚烈苦柰尔一顿后,只是废除了他的王位,将人释放回国,连同至宝佛牙也一并归还,传谕徐灏册封波罗伽罗摩巴忽为国王,从此锡兰人民感恩戴德,成为大明的小伙伴,大家还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

    徐灏支持波罗伽罗摩巴忽赶走北方泰米尔人,此人本是斯里兰卡历史上鼎鼎有名的明君,上任后励精图治,尊佛勤政,把个锡兰治理的井井有条,在明朝加勒港总督的协助下,先后征服了整个锡兰岛,成为抵抗伊斯兰教的一道屏障。

    和中国一衣带血的是倭国,而与锡兰国一衣带水的是天竺,经过袭击之事,徐灏不得不慎重的对待接下来的行程,这个世界说到底永远是弱肉强食,如果不是凭借勇猛善战的将士们,或许连骨头渣子都没了,航海贸易果然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

    印度次大陆包括后世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和尼泊尔等大部分地区,其地东、西、南三面环海,北部横亘着万年不化的世界屋脊喜马拉雅等一系列连绵山脉。

    自成一体的辽阔大陆,内部河流纵横,气候湿润,是地球上最适宜耕种的环境,不但拥有比中国还要多的耕地面积,三面环海又给予了得天独厚的的海上贸易优势。

    沐浴在上天厚爱的印度次大陆。孕育出了四大文明之一,古印度人在印度河流域发展处了璀璨的城市文明,也把佛教文化传播到了中土,两国在很早的时期就有了密切交流。

    可是古印度文明随着白种的雅利安人从伊朗高原大举迁徙。文明随之终结了,如果不是在中国保留着玄奘等人的经文著作,印度人恐怕连自己的历史都一无所知了。

    最奇特的就是雅利安人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种姓隔离制度,所谓“种姓”一词,印度文的意思是指“颜色”,也就是说根据人的肤色来划分等级。

    肤色越黑人越惨,即使到了现代,如果想骂人就尽管冲着印度人来一句你真黑就行了,保管对方就像是挖了他家祖坟一样大怒。

    千年以来,白种雅利安征服者是地位最高的婆罗门。即宗教贵族;刹帝利即世族贵族阶级,雅利安人强暴了印度平民,产生的混血人种为吠舍,即自由民。

    而当年的主人达罗毗荼人沦为劳苦大众的首陀罗阶级,更惨者甚至被打入视同牲畜、不可触碰的贱民集团。不同等级之间壁垒森严。高等级者享受一切,卑贱者世世代代不得翻身,高低等级间甚至吃饭、喝水都不能在一起,越级通婚者更是杀无赦。

    如此变态的制度竟然在印度实行了数千年之久,徐灏来自的后世还是那德性,基本没怎么变过。

    元朝征服中国也实行了“人分四等”的种族歧视政策,结果勉强维持了七八十年。就被高唱军歌的红巾军给打的险些灭族。

    中国历朝历代每年都有陈胜吴广之辈高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此乃中国传统敬鬼神而远之的宗教态度所致,活不下去我就造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哪怕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也只是歧视外人,教众之间相对还算平等,唯有印度人太过奇葩。竟然深信不疑婆罗门是天神用嘴吹出来的,用手打了打飞机弄出来了刹帝利,用大腿制成了吠舍,首陀罗是用臭脚丫子抠出来的,至于贱民连个屁都不是。不服去找无数神仙们去理论吧,老老实实的接受被压迫的命运下辈子或许有转机。

    大抵凡事有利就有弊,上层贵族利用阶级矛盾和神话理论牢牢统治着下层阶级,虽然保障了统治者的地位,却也让整个社会严重分化对立,即使安于现状不造反,那你也别想指望老百姓卖命。

    所以印度是一盘散沙,一旦有新的外族入侵,只有既得利益者帮着婆罗门和刹帝利进行抵抗,广大的低等种姓是绝对不会当炮灰的,反正也是窝窝囊囊的活一辈子,换谁当主子不一样?

    所以印度的历史就是一部被征服的历史,波斯人、月氏人、马其顿人、突厥人、蒙古人、英国人轮番入住坐庄,几千年间只有一个本土大一统王朝,孔雀王朝。

    孔雀王朝阿育王正是因为受到尼泊尔的佛教所影响,毅然决定移风易俗,印度教鼓吹众生生来不平等,而佛教则提倡众生一概平等,正所谓大破方能大立。

    遗憾的是阿育王去世后,孔雀帝国很快分崩离析,佛教也被印度教残酷报复,等伊斯兰突厥人大举入侵印度北方,残存的佛教力量都被摧毁殆尽,连玄奘法师取经的那烂陀寺也被一把火烧成了废墟,后世的印度基本已经没有佛教的影响力了。

    不过印度人也不是不懂得变通,佛教让统治阶级认识到了不能一成不变,战乱也使得老牌雅利安人元气大伤,就把达罗毗荼人的上层人士也升为婆罗门或刹帝利,大家同享天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