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掠夺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三十三章 掠夺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一场血战,明军用火器击退了数千象兵,大象受惊到处乱跑,反倒是踩死了无数安南人,明军乘胜占领了多邦城。

    当大明战旗高高飘扬在城头上,立时让附近的安南守军再没了斗志,两百万人大溃,完全放弃了胡氏父子精心打造的防线,退守黄江。

    接到捷报,徐灏没有选择已经沦为废墟的下龙湾再次登陆,而是南下数百里强攻天平港,漫长的海岸线迫使安南顾此失彼,水师官兵一举攻下港口,连场大战杀死敌人近万。

    因将士们的英勇表现,徐灏授予这支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的水师官兵,以海军近卫军的光荣称号,有别于拱卫京师的禁卫军和御林军,从此凡是被冠以“近卫”称号的部队,皆是指勇猛善战的精锐之师。

    每人被授予模仿欧洲近代部队的红色军装,一柄刻着近卫二字的战刀,以及可以在火枪上镶嵌血色蔷薇的图案,以彰显主人身份。

    徐灏的一时心血来潮,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划时代的举措,荣誉的授予,这令官兵形成了团队精神,斗志也随着高扬,战力更是成倍数般增长,与众不同的待遇让所有军人都极度渴望获得荣誉,而以往荣誉只属于带兵之将,类似神机营、三千营等称号远没有近卫军来的鼓舞人心。

    徐灏摆出一副要横扫安南以南的进攻架势,看似要打算直捣黄龙进逼国都清化,而此刻张辅已经攻下了多邦,声势大壮的明军势如破竹,连续攻占多座城池,东都升龙已经危矣,徐灏北不北上都已然无关大局了。

    所以胡季犛对徐灏的意图深信不疑,慌忙调派重兵就地防守,谁知三天后徐灏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急行军,跑到了数百里之外的广安附近。用木筏载运士兵渡过大河。

    明军的突然出现,令防守河岸的两千安南守军惊慌失措,结果不费吹灰之力即把守军驱赶出了军营。

    城内守将闻讯惊愕不已,万万没想到明军竟然胆大如此,一万多人就敢攻打十万人驻守的坚城。

    其实徐灏压根就没有攻城的打算,他的目的是北上升龙配合张辅前后夹击,率领部队夜袭一座水师营寨。夺取船只百艘。

    升龙城拥有着千年的悠久历史,最早是中国领地,汉武帝设置交趾郡,升龙便在其范围之中;唐朝成为总管一方的安南都护府,此后脱离中国而独立,一直是越南各王朝的京城。被誉为“千年文物之地”。

    升龙附近河流纵横土地肥沃,地广而坦平,物产丰饶,交通发达,乃是安南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城。

    百年前升龙曾被与蒙古军队占领过,遭到了大肆破坏,百年后升龙城早已恢复元气。直到八年前被胡季犛迁都到了清化。

    前线的失利对安南的影响巨大,大批官兵逃亡家中带着妻儿子女往南方逃命,各地一副兵荒马乱的末日景象,每当一支明军杀来,安南百姓蜂拥逃亡,不辨东西好似羊群一般在道路上乱跑。

    明军也不问好歹的直接冲上去马踏刀砍,杀的杀,掳的掳。跪在地上反而往往能够活命,或者钻进深山密林中去。如果有人敢反抗,动辄眼前所有人一个都别想活命,战争之中丝毫没有仁慈可言。

    很多百姓纷纷趁机揭竿而起,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帮着明军攻打守军,而儒家士子则成群结队的欢迎天朝大军。这使得徐灏的船队一路畅通无阻,几乎没有遭遇到阻截,短短两日即赶到了升龙城下。

    作为首屈一指的东都,升龙分为内城和外城。周长约二十五公里,内城是禁城、皇城、京城所在地,也是对徐灏吸引力最大的地方。

    纵横六十一条街坊集市和居民区,人口大约有四十多万,城内有占地面积五百多公顷,湖水清澈如镜的西湖,两岸有大量的寺庙宫殿和道观,隐藏着无数的好东西。

    没等垂涎三尺的徐灏准备进攻,守军已然是望风逃窜,弃城而出了,当晚即兵不血刃的占领升龙,张辅和徐灏顺利会师。

    夜晚的城内一片混乱,安南人自古人心刁诈,性情凶悍,穷人无赖等不消明军过来,四处纵火抢劫,把达官贵人满门杀死,火烈星飞,抢夺金银财宝的人们你夺我争。

    徐灏当着一干哭诉的贵族官员面前,大义凛然的下令见暴徒就杀,结果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接下来自然是放纵全军连续三天三夜,大肆掠掳城内女子、玉帛、粮草、金银等等,王宫官署和名胜古迹里的东西都被抢掠一空,稍微有些姿色的女人都沦为了玩物。

    张辅这边阉割了三百眉清目秀的童男,送入金陵献捷。徐灏自己被分赃了大约价值三万两的金银和数百件奇珍异宝以及一百名官宦人家的小姐。

    全军心满意足了,这才任命安南官员管理城池,招安流民,城内人口锐减了一半多,再也没有当地人敢趁机作恶了。

    随着升龙陷落,安南许多官员认定了胡朝必败无疑,纷纷弃官携家眷逃窜,占巴的赖顺利收复国都,进而趁机抢占了大片土地。

    各地安南人继续趁机作乱,到处烧杀抢掠,指引明军掠夺有钱人,其中建兴人阮日坚杀死了镇抚使潘和甫,带着数千人前来投靠。

    说实话徐灏也没想到战事会如此顺利,进了城后,把所有事情都推给当仁不让的姐夫身上,他生平第一次享受起做侵略者的邪恶感觉中。

    白天乘坐国王御用的龙舟在河内西湖游览风光,百名美人随侍两侧,夜晚住在公主府,天徽公主和天嘉公主带着宫女出来迎接。

    天嘉公主名叫胡莹,乃是胡季犛的幼女,天徽公主陈玉则是陈氏遗留人间的唯一血脉。

    安南很多美人的模样和江南女子没什么不同,更何况陈玉祖上本就是汉人,毕竟延续了数百年之久的王朝,模样如花似玉典雅异常,乌云斜挽,鲜花满鬓。峨眉两道宛如两片春山,粉面桃腮好似出水芙蓉,樱桃小口,十指尖尖如春笋,春柳细腰身段玲珑。

    胡莹则属于地道的安南品种,肤色略黑,生得绰约如娇花。身段若清柳,眉目之间别有风情。

    百名美人侍立左右,院子中摆上了一桌酒宴,徐灏说道:“唱一曲给我听听。”

    胡莹生性放荡,为了讨好徐灏保住性命,说道:“奴家给将军唱一段隋朝时期的曲子。”

    说完胡莹盈盈起身手执红牙。轻轻唱道:“人生得意小神仙,不是花前,定是樽前。休夸齿皓与眉鲜,不得君怜也枉然。君若怜时莫要偏,花也堪怜,叶也堪怜!情禽不独是双鸳,莺也翩跹。燕也翩跹。”

    徐灏笑道:“声音婉转嘹亮,这曲意也字字动人,果然妙不可言。”转头对低着头的陈玉说道:“听闻你善琴,给我弹奏一曲。”

    陈玉幽幽一叹,不得不起身走到亭子中,在香炉里添了两块沉香,把一张瑶琴横在案上,十指灵活的拨动琴弦。唱道:“石涧淙淙冷,秋空飒飒清;始知君子乐,别有凤凰鸣。”

    徐灏一边听着一边盘算,原本他对眼前两位越南公主没什么兴趣,可是总得给越南留点什么,如果让她们怀了自己的孩子,将来继承王位的话。是不是会比较有趣呢?

    乘着酒意,徐灏搂着两个公主进了房内,说道:“把衣服都脱了。”

    胡莹假意说道:“羞人答答的,如何能脱呢?”

    徐灏哈哈一笑。双手用力把她的衣裳撕成了碎片,探手在下面一摸,恰似一个才出笼的小笼包,软浓浓鼓蓬蓬的十分可爱。

    反手又搂着欲哭无泪的陈玉,徐灏一把扯开其上衣,抚摸着洁白嫩滑的酥-胸,动作粗暴使劲揉捏,示意胡莹蹲下身躯,把那话直接塞到了她嘴里。

    当晚徐灏毫无怜香惜玉的精神,任意狂浪,胡莹的处子之身早没了,婉转娇吟拼尽全力取悦男人,而陈玉则连声喊疼,娇柔身躯被折腾的奄奄一息,锦缎上留下了一片血迹。

    清早胡氏趴在徐灏身上,笑吟吟的伸出舌尖舔舐昨晚留下来的污痕,主动把那话放在口中吃了一会儿,唬的不堪承受的陈玉花容失色,赶忙往里面躲去。

    徐灏探手拍打着胡莹的下身,騒水汪汪十分的滑溜,翻身而起大力出入,小半个时辰后抽了出来。

    胡莹心满意足的爬起来倒了两杯酒,叫陈玉把酒含在口内,送到徐灏嘴边,又唤进来四个美人,脱了衣物轮流替徐灏品咂。

    徐灏这几年也算是荒唐惯了,可此种阵仗还是第一次经历,暗道怪不得做皇帝的喜欢荒淫无耻呢。

    四位美人轮流给徐灏品箫,可是咂的牙床都酸了,口水都干了,也不见有何动静。

    胡莹为了邀宠可谓是不择手段,加上平日里非常妒忌陈玉,故意说道:“你们把屁股都撅起来,让将军挨个梳拢。”

    徐灏来了兴致,当下胡天胡地起来,一连破了四个处子之身,等爆发的那一刻瞅着陈玉紧蹙眉头,拽过来把头强行按在胯下,喷薄而出,把个公主羞辱的好似贱妇。

    外面张辅派出军队兵分多路攻打城池,每到一处烧杀后张榜安民,忙着稳固占领区。而胡季犛父子逃回清化马上筹集兵马,丞相胡元澄收拢败军准备夺回升龙。

    徐灏没有长期占领的打算,下达军令把粮食财货等都送往中原,还有马匹数千匹,耕牛一万多头,又命安南官员驱使百姓开采金银矿,加重税赋,大肆聚敛民脂民膏。

    胡杜等将领纷纷抛弃了城池,带兵赶往清化守卫国王,把整个升龙以北全部拱手让给了明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