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何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二十二章 何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四四方方的小院子,一半种植着各式花草,红石榴花开艳似火;牡丹等花含苞待放,杜鹃花开在阳光之下。

    萧雨滢拥着一个大木盆,蹲在墙阴处低着头浆洗衣物,两腮渗出了香汗,好似桃花遇雨,娇滴滴的红里套白,白里透红。

    徐灏默默注视着,他没想到以表姐的性情,会在何家任劳任怨的好几年,放在以前根本不可能,果然人得学会去适应环境。

    也可见当日嫂子把她哄骗到了杭州,令她没少尝到寂寞孤独的苦楚,时日久了也学会了为人处事,被迫懂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现实,当然嫁到何家后应该有过不满有过抗争,奈何任你天仙绝色,没人稀罕也是白搭。

    大量的劳累让表姐保持着少女时代的苗条身段,萧雨滢挽起了衣袖,露出雪白的玉腕,一双芊芊素手伸在盆里真仿佛水葱儿一般,这一点老天确实厚爱一些女人。徐灏看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发觉表姐始终不抬头,只顾低头洗衣,脸上扑簌簌的垂泪,好似有千愁万恨,郁郁不舒的神色。

    徐灏问何氏道:“这是怎么了?眼泪婆娑的?”

    何氏隔窗一看,看着萧雨滢站起来,抹着眼泪,那眼眸已经红肿,好似桃花一般,撇嘴道:“还能怎么了?没男人没地位,全家人都把她当下人使唤,听说自小到大也是个大小姐,可是也没见有来亲戚探望过,大概亲人都已经死绝了。”

    徐灏脸色立刻变得不太好看,何氏见状狠狠打了他一下,怒道:“你是不是看上她了?警告你不许打她的主意。比你高一辈不说,那就是个丧门星,嫁过来不到半年,我爹就因她去了。”

    啪的一下,吓得院中的萧雨滢停下了动作,回头朝东房注目,徐灏稍微侧了下头。

    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人。二十来岁两撇黑胡须,穿着一件又短又肥的褂子,一手提拉黄布小包袱,一手拿着白翎扇。

    徐灏认得此人是何家老三何春英,小时候最受父母溺爱,长大了文不成武不就,倒是在外面很吃得开,走进屋里叫道:“大姐我的甜瓜呢?”

    “在井水里镇着呢,我给你拿去。”何氏也很疼爱最小的弟弟。死死瞪了眼徐灏,扭着腰出去了。

    何春英笑嘻嘻的凑过来,自以为心照不宣的笑道:“二哥又来看我姐?最近手头有点紧,这个?”

    徐灏直接掏出一叠子宝钞,大概十几贯钱,都递给了对方。何春英欢欢喜喜的接过来,说道:“家里没什么闲钱了,我有个侄子是个孤苦伶仃的苦孩子。送他去当厢兵,因为身量太小,验缺的时候就没能选上。我心中着急,到处弄钱要送他做个捕快,好歹有份钱粮糊口。”

    徐灏能听出他这话里半真半假,何氏前几日也提到过此事,办事是真骗钱花也是真,掏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想了想摘下手上的戒指,“这个少说值二百两的银子。大概够办成事了,你侄子的可将来就在你一念之间。”

    何春英两眼放光,连声保证道:“二哥你放心吧。不办事我就不是人。”

    忽然外间屋里啪的一声,接着哗啦一下,仿佛什么器皿掉在地上砸坏的声音,何春英忙回过头,只听二嫂芮氏嚷道:“干点什么事老不留神,幸亏没掉在脚上,不然烫着了怎么得了?这么大人了,做什么都三心二意,几件新衣服洗了这么半天,亏得天长,要是十月的天,什么事也不用干了。”

    何氏妒忌萧雨诗入了徐灏的眼,也冷笑道:“这么大人,连大正二正全都不如,他们干什么还知道仔细呢,你这是怎么了?”

    说的萧雨滢脸上涨红,弯身捡起碎茶碗,收拾干净又去低头倒茶,芮氏大儿子何大正今年十岁,在一旁笑道:“这么大人,还不懂得留神呢?羞羞。”用小手指在脸上羞她,又叫着萧雨滢道:“姨奶奶你瞧我,瞧我呀!”

    羞得萧雨滢无地自容,一面挨次送茶,一面大气都不敢出,何春英隔着窗户叫道:“有你们俩说话的份嘛?出去玩去,碍着你们啦?”何大正何二正兄弟俩一溜烟的跑了。

    本来萧雨滢心里正因为洗衣着急,今又偶一失神打坏了一个茶碗,何氏和芮氏责怪尚不要紧,大正是小孩子脾气,她就怕被两个太太知道了。

    没想到息事宁人了,却被何春英一声吆喝,萧雨滢暗道坏了,就见二太太范氏走出来怒道:“腼着脸哭什么?趁着日头还在不赶紧去生火做饭,难道说还等太黑?”

    萧雨滢赶忙答应,用手擦着眼泪俯首而去,何春英的媳妇钱氏跟着出来骂道:“这么大人,连点儿羞臊也不知道。”

    何春英见状绕过来,喝道:“滚去帮着做饭,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钱氏脸色一白,敢怒不敢言的低着头追着萧雨滢去了,徐灏听何氏说过钱氏嫁给何春英多年来没有子嗣,兼且身材发福相貌一般,不得丈夫喜欢,在何家的地位就比表姐高出那么一点点。

    同是可怜人,今日亲眼见她落井下石,徐灏一丝同情都没有了,扬声道:“人有生死,物有损坏,区区小事值得你们轮番委屈人家?”

    太太范氏忙说道:“二兄弟,你可不知道,家里这难处没地方说去。十人见了,倒有九个人说,呦!您可有造化,儿子女儿儿媳妇,茶来伸手饭来张口,哪知道身历其境有多难死?要说她们吧,是我做婆婆的厉害不假,可我做媳妇的时候什么委屈没尝过?骂几句算个什么事?”

    范氏是有名的碎嘴子,徐灏不愿听她罗里吧嗦,就听钱氏回头来了一句:“二兄弟真会矫情。”

    徐灏顿时哭笑不得,范氏依然喋喋不休的道:“家里事没有法子,睁半只眼合半只眼,事也就过去了,年轻的人儿都有点火性,拌拌嘴乃是常事。好像萧姨娘上有位亲家太太,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要让人家做娘的知道了,怪不死咱们。

    大凡娶着好媳妇,做婆婆的也得会调理,婆婆不会调理,怎么也不行。我那时候长辈数落你,那脸上还不是一样下不来?要说她鲜花似的,像咱们这二半破的人家,整日里脚打后脑勺,起早睡晚,做菜帮饭就算是很好了,我说的这话,二爷想着是不是?”

    此刻徐灏还能说什么?连连称是只求她老人家千万别说下去了,何氏哼了一声道:“像您这么着,更惯得一个个上天了。”

    不管怎么说有徐灏杵在这儿,何家人人都有顾忌,范氏故意当面好言好语的告知灶房里的媳妇们快些张罗饭,怪热的天别净斗嘴儿。

    过了一会儿徐灏告辞离去,何氏气呼呼的也不挽留。晚上何家老二浑身酒气的回到家,望着收拾碗筷的萧雨滢说道:“我那个白汗衫儿洗得了没有?”

    萧雨滢皱着秀眉,慢慢的答道:“一天忙着洗全家的衣服,你媳妇又叫我洗新衣。你若是不等着穿,后天再洗吧,明天去老大家里,太太叫我去呢。”

    何老二骂道:“浑蛋,我管你洗谁的衣服,非把我的汗褂洗不出不成。”

    萧雨滢低着头语气趋冷,“我不是你媳妇,没资格使唤我。”

    何老二晃晃脑袋,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毕竟萧雨滢是姨娘不能直接动手出气,再说也舍不得打她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当下对着妻子劈头打了一下,“你要是敢跟着出门,我就打断你的腿,去给我洗褂子。”

    芮氏捂着脑袋不敢顶撞,心中大怒,何氏对她说道:“你也是不好,她什么事都要人催,你怎么也要人催?这还是你男人的衣服呢。怨不得你们俩人,永远是吵翻呢。”

    芮氏越发怒极,伺候醉醺醺的丈夫睡了,抱着一堆衣物出来全都扔在萧雨滢面前,骂道:“都是你大晚上的作怪,害得我挨了打,今晚不洗完瞧我怎么收拾你。”

    萧雨滢没法子大半夜的蹲在院子里,一件一件的浆洗,由不得伤心坠泪,自叹命苦。

    何春英站在屋子里,大声嚷道:“天生不是伺候人的料儿,叫他妈的洗衣裳,这么多件凑在一块儿洗,这不是存心欺负人嘛?”

    钱氏说道:“你又怎么了?她洗衣服关咱们何事?”

    何春英叫道:“赶紧给老子倒洗脚水去,像她这么混账,难道也不许我说说?终日里愁眉不展,他妈的惦记着野汉子呢?倒把我他娘的不当正经人,说句话就跑得老远,老子稀罕你怎地?”

    这一片话,气的萧雨滢浑身乱颤,欲待抢白几句,又恐怕因此闹出风波来,遂蹲在地上一声不吭,纵使满腔委屈也发泄不出来。

    钱氏气呼呼的端着洗脚水经过,恨恨的道:“就知道抹眼泪,按着老妈妈的例儿说,平白无故,你要叹一口气,那水缸里的水都得下去三分。像你这样的狐狸精,天生就是妨家的东西。”

    萧雨诗已经没力气反驳了,何氏瞅着弟妹气呼呼的走了,知道萧姨娘是看不是自己的两个兄弟,一直不肯苟且,也是芮氏和钱氏都不是省油的灯,真若勾搭了保管去报官不得好死,总之她在家里里外不是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