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夏二爷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二十一章 夏二爷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人世间事,最屈的莫过于冤狱了。而最苦恼不过的,则要数恶婚姻了,古时不兴离婚,一旦所托非人或娶了个不满意的,这一辈子算是不得摆脱了。

    萧雨滢就很倒霉的遇上了恶婚姻,也是当年徐家远在北方鞭长莫及,原本定好的姻缘竟然出了纰漏。

    此时徐灏坐在扬州某酒楼的二楼大厅,请了个新认识的朋友吃酒,提起世道人心每况愈下,纳妾的风俗,今年亦极为盛行,早先富贵人家因膝下无子,或是原配夫人早亡,方才能纳妾。今则不分贫富,人人以有妾为荣。

    这位朋友名叫罗大,自称是个落魄的读书人,说道:“兄弟的议论果然不差,我有一位师长,那年已六十高龄,自己老不害臊,明明给儿子说了一门媳妇,结果见是绝色就纳为已有,激怒了儿子离家,从此老死也不相往来,也闹得其他儿子女儿媳妇们全都看不起父亲。

    那小妾当时年方二十岁,年纪既轻心计又巧,既风流且妖娆,才华更不消多说,举凡棋琴书画就没有不精的,如此天仙绝色岂能满意嫁给一个糟老头子?自从师长纳妾之后,腰也弯了,行动也不爽利了,只仗着红色补丸等贵重之物调养硬撑,不到半年被风儿一吹,一命呜呼了。就说他公正了一辈子,如此绝色的小妾能守得住?大概绿头巾戴了不止一顶,你说这不是笑话吗?”

    二人正说得高兴,只听楼梯乱响,走上了一人,手里提着一个包袱,穿一件春罗两截大褂,足下两只云履,长发梳带着几条松辫。年约三十岁左右,见了罗大在此,忙上前问好。

    罗大让他坐下。引见道:“这位是夏市隐老弟,这是我二弟罗二。两位都不是外人,就在一处坐吧。”

    罗二一面赔笑,一面把手巾包袱放在一旁空桌上,徐灏起身让坐,拱手笑问道:“见过罗兄。”

    罗二问道:“兄弟有些面生,家住哪里?”

    徐灏说道:“我是金陵人氏,去年来扬州定居。舍下在方中巷。”

    罗大要了杯箸,指着包袱问道:“二弟那个包里塞得什么衣服?”

    罗二为他们倒酒,说道:“我就是好为人忙,这是给小菊儿胡同我们亲家赁的孝衣。”

    罗大诧异道:“呦!小菊儿胡同。不是那崔文爷家么?怎么又是你亲家了。”

    罗二说道:“他的女儿认我为义父,我们现在是干亲家。”

    罗大冷笑道:“原来如此,敢情这位如夫人是你的亲家儿吧?”

    罗二顿时红了脸,怒道:“大哥休取笑,这是哪的话呢?你这两锺酒可真是喝不得。我走了。”

    徐灏听了半天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好言劝罗二坐下,又举杯让酒,这才把人给留住了。

    罗二愤愤的道:“你这张嘴总是讥讽于人,真是受不得你。”

    罗大冷笑道:“你不要瞒我。听说那文爷的如夫人,外号盖九城,不知这话可是真呀还是假?”

    “是有这个外号不假。”罗二不高兴的放下酒杯,“那又如何?难道你觉得你兄弟,就是那下三滥吗?”

    罗大见弟弟真恼了,赔笑道:“二弟你别着急,我记得盖九城姓范,原是个女混混儿,从前在前门一带开设暗娼,你时常陪文爷到她家里去。想她同文爷有交情,同你的交情也不浅,从良的事情,我听多了街上的风言风语,这些事还能瞒得了我罗打听?”

    说罢,罗大摸着小胡子哈哈大笑,闹得罗二脸上一红一白,笑向徐灏说道:“瞧我大哥一见面就弄得我满身箭眼,平白无故的还真是杜康主动,四五子指使。”

    罗大笑道:“你也不要口强,天下的事没有不透风的篱笆。身子正不怕影子斜。现在你的名声,大概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听哥一声劝,那崔家一门男盗女娼不可常去,外人的言言语语任凭怎么掂量后果不大,若是文爷一起疑心,再闹点儿醋脾气,恐怕你吃不了得背着走。当着苏兄弟的面前你说,好端端的你认人家做干闺女是何居心?”

    罗二叫道:“大哥你又来了,邻里邻居的认一门干亲,岂不更近乎了嘛?”

    罗大不悦的道:“你如此嘴硬我也不敢劝了,常言说得好,认干亲没好心,这句话要应在你身上。”

    徐灏听得不耐烦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说道:“先前说起那位师长,姓甚名谁?现今怎么样了?”

    罗二问道:“谁家?”罗大解释道:“就是你家附近的何官宦。”

    “他家呀,我知道。”罗二对徐灏笑道:“何家的姨娘实在不错,模样儿也好,活计也好,规规矩矩尤其大方,论她的举止,好像个王公贵族家出来的郡主。可惜到了家道中落的何家算是完啦!婆婆春秋已高,太太是个碎嘴子,二太太是个心狠的,妯娌就没一个省油的灯,最近偶尔瞅到她常皱着个眉。”

    徐灏心说先前罗大品评表姐的性子分毫不差,这到了罗二的嘴里则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看来表姐过得不好,不然以她那骄傲的脾气,哪里能被调教的行事规矩?

    罗二喝了几杯酒,唤来走堂的伙计要了一碗火烧馄饨,手里拿着芭蕉扇呼啦呼啦的扇汗,嘴里呼哧呼哧的往嘴里扒拉食物,吃的痛快淋漓。

    等他吃完,徐灏漱口擦了擦脸,径自递给伙计两贯宝钞。罗二是个市井中人,死活不让徐灏掏钱,徐灏笑道:“下次回请就完了,何必争来争去?”

    “那一言为定。”罗二见状也就不勉强了,拍着胸口保证下次一定请客。

    徐灏告别兄弟俩,晃晃悠悠的顺着街西的墙壁,享受着阴凉直往菊儿胡同一路而来,到了何家门前,里面走出来一个小女孩,笑嘻嘻的叫了一声二叔。道了个万福。

    这女孩是故世何老爷的外孙女夏文娟,今年九岁了,父亲和杭州夏家能攀上亲戚。夏文娟五岁时病故了,母亲何氏就带着女儿返回娘家过活。

    当年萧雨滢就是托付给夏家照顾。谁知千挑万选了何家,远嫁扬州竟然被何老爷不顾一世名声横刀夺爱,以至于经此一事何家名声尽毁,短短几年即家道中落。

    徐灏冒充夏家人来拜访何氏,带了丰厚礼物登门,何家门庭冷落又见他年少多金怎能不高兴?没几日何氏就亲亲热热的称呼兄弟,夏文娟就管徐灏叫二叔。总之辈分其实乱七八糟,经不起推敲。

    徐灏扮作一风流浪荡公子,大抵也是真性情使然,问道:“你阿妈在家吗?”

    夏文娟娇声嚷道:“娘。我二叔来了。”

    徐灏笑笑嘻嘻的拉着她的小手,一同走进院子里,何氏听见兄弟来了,忙掀起珠帘迎了出来,笑道:“你这嘴上没毛的人。真有点儿办事不牢,叫你给我买件首饰,也值得这么费事?好几天才办成。”

    徐灏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心说还真得留胡子了,不然动辄被当成了太监。说道:“天气这么热,我就两条腿也是肉长的,为了给嫂子置办珠翠,险些没把腿给累断了,忒不拿人当人了。”

    进了屋,瞅着何氏今日梳着两把头,穿一身倭国花布小比甲,垂着湖色的绣花汗巾,白袜花鞋,脸上不施脂粉,淡扫蛾眉越显得花容月貌,十分标致。

    何氏眼眉一抛,不动声色的接过来一盒子首饰,顺带轻轻捏了下徐灏的手,问道:“花了多少钱,我拿给你。”

    徐灏本着浪荡公子的演技,也捏了下美妇的柔嫩素手,大咧咧的道:“什么钱不钱的,就当我孝敬嫂子了。”

    “算你有孝心。”何氏开心的咬着朱唇,笑吟吟的走到一边欣赏起首饰,打开一看异常惊喜。

    一套出自扬州金玉坊的四件首饰价值十两金子,在徐灏眼里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好多年未曾置办一件首饰的何氏眼里可谓一等一的宝贝,就算何家未曾败落之时,等闲也置办不起百两银子的贵重玩意。

    不提何氏的惊喜反应,徐灏走到窗户边往外看去,就见在内院的表姐依然艳若桃李,穿一件半新不旧拖地长蓝夏布缝制的长裙,身上没有一件首饰,身段仍然窈窕修长,但看其举止却是凛若淡霜,正在院子里晾晒衣物。

    何氏心满意足的合上了盖子,生怕被别人发觉,赶紧藏在了衣柜里,对女儿说道:“一点儿眼力都没有,让你二叔坐着呀。”

    “我自己来。”徐灏自己搬了把椅子在窗边坐下,夏文娟张罗茶水,递过来一把焦叶扇子。

    何氏走过来说道:“你把外衣脱了吧,在这儿怕谁呀?常言说得好,暑热无君子,就算光着膀子也无妨。”

    徐灏感受着寻常百姓家的氛围,觉得很新鲜,笑道:“三月天哪来的暑热?再说你家里的老太太、太太奶奶们一水的老八板儿,看见我骂一句哪来的野叔公,怎么在这撒野呀!”

    何氏立时娇笑连连,不容分说伸手过来替徐灏解纽扣,惊奇的道:“是金子造的?”

    徐灏很土豪的傲然道:“当然,我从小到大就没穿过铜铁的。”

    何氏羡慕的道:“到底是自小在沐王府里长大,连扣子都是纯金,不怪你说和郡主情同兄妹呢。”

    忽然走进来何家老二的媳妇芮氏,三十来岁模样娟秀,五短身材显得娇小玲珑,向来和何氏关系亲密。

    芮氏听到了先前的对话,笑道:“二弟何用拘泥?你是大姐婆家兄弟,怕什么羞呢?”

    何氏接口道:“就是,夏家人丁单薄,刨去两头出了五服的亲戚,闰月拢到一块儿,就没有人啦。满打满算就剩下他这么一个身娇肉贵的爷们,赶紧脱了。”

    徐灏只得脱了外衣,穿着真丝衬衣,坐在那里笑而不语。

    来时顺手也给芮氏买了东西,芮氏打开包裹取出来,比量下衣衫的长短尺寸十分合适,欢欢喜喜的道了谢,捧着转身出去了。

    何氏撇嘴道:“问都不问价钱,又讹了你的银子。”

    “小事而已。”徐灏满不在乎的道。

    “小事小事,那钱难道是大风刮来的?”何氏不乐意的白了一眼,“今后可不许胡乱花钱了,对了,你学问做得如何了?是在扬州参加乡试还是回杭州去。”

    “等等再说吧,不急。”

    徐灏瞧着妇人稍显紧张的神色,心里暗笑,寻思着是否该坏人名节?慢悠悠的扇着扇子,扭过头来,就见芮氏站在阴凉处招手叫表姐过去,让萧雨滢趁着大太阳把新衣浆洗出来,说好预备明天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