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香萱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零二章 香萱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从夏家出来,观天色有些阴沉,不禁很是高兴,看来这几天就要下雨了。

    今日大多数女眷一起随沐夫人寻访杭州城内的名胜古迹,徐灏担心马上下雨,吩咐家人带着雨具赶马车过去接人,回到花园绣楼,楼下香萱一个人在收拾家具。

    “姐,少爷回来了。”香汗淋漓的香萱对着楼上叫道。

    香菱很快出现在楼上,徐灏看了看身边俏脸如雪的妹妹,又瞧了瞧上面桃脸微红的姐姐,同样的眉目如画,同样的柳眉星眼。

    家里属她们俩向来最勤快,自从父母双亡后,徐灏本有意当小姐养着,不料姐妹俩却死活不同意。

    上了楼,香菱问道:“用饭了没?”

    “吃的素斋。”徐灏边说边顺手挑起旁边的红绸门帘,香菱立时脸红了,原来这是她们姐妹俩的卧房。

    房里一张杭州产的亮漆螺钿榻,铺着苏绣绒褥,上面放着两个绣呢红垫,两个猩猩红的靠枕。下边白铜脚踏,两边四把金漆酸枝木的椅子,上一色的大红绣垫,绣绒五色绉纱椅披。

    中间小八仙桌,四个青瓷高脚茶盏,几碟子时鲜水果,壁上一面挂四条柳条金笺行楷的小屏条,一面四条市青笺的金兰花词。

    徐灏信步走进去,见内房门口一条杨妃浣纱,一块玉品蓝绫子镶边纱帘,房内朝东一张红木嵌珠塌,白玉色杭纺帐子,錾花镀银帐钩。床上折叠着四五条五色绉绸鸳鸯被。铺着青花白地印绒褥,放着两个合德梅花软枕。

    旁边一张七巧杂镶一担挑的梳妆台,台上一红木书架,一对百果琉璃金台花。紫檀梳妆镜奁匣。床头挂着雌雄宝剑一口,红鲨鱼银底八宝剑匣,妆台壁上挂一幅仕女,是红线飞空图。

    此刻香菱的心里七上八下,眼见少爷兴致勃勃的四处观望,赶紧祸水东引。期期艾艾的道:“萱儿住在套间里。”

    “姐。”跟在后头的香萱跺足慎道。

    “是嘛?”徐灏哈哈一笑,探头朝套间一瞧,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一时兴起伸手把香菱搂在怀里,面对面的亲了个嘴。

    香菱立时天晕地转,情不自禁的把舌尖吐在男人口中,香萱眨眨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心说姐姐苦苦盼了这么些年,总算是守得云雾见月圆了。

    很快香菱被亲的浑身酥软,喘着气道:“不行。夫人还没点头呢。”

    少女如同破冬之嫩草受到了春雨滋润,身上淡淡的清香飘于空中醺人欲醉,徐灏动作熟练的把绢裤儿解开。

    天气炎热,香菱没有穿外裙,裤子里表全是宽袖极为滑溜的材质,瞬间滑落到了脚下。嫩生生的两条纤细长腿,珠圆玉润,有意思的是没穿内裤。

    香萱脸嫩早吓得逃之夭夭了,很没义气的扔下姐姐不管,徐灏暗道姐妹俩十一岁给自己做丫鬟,时至今日也不过十六岁,放到后世还未成年呢。

    香菱为人老实善良,向来是徐灏案板上的肉,这一点和麝月很像,平日里耳鬓厮磨任由男人轻薄。从来没有拒绝过。倒是香萱鬼灵精怪胆子也大,不过在男女之事上头却极有分寸,或许是还未长大的缘故,从来不主动亲近他。

    屋里丫鬟太多,徐灏对芷云她们没什么非分之想。因都在凝雪眼皮子底下,一直以来没对谁下过手,看似艳福无边,实则比起寻常的富贵人家,人多嘴杂更不方便。

    这不就传来香萱的声音:“芷晴姐你回来了。”

    徐灏松开意乱情迷的香菱,低声说了几句话后大步走出来,就见芷晴笑吟吟的瞄着这边,抿嘴一笑。

    徐灏没理会她,而是径自走进她的闺房,芷晴脸色微变,大白天男人就好像一颗炸弹,进了谁的屋子马上会受到万众瞩目,沦为徐家八卦版的头条,谁乐意被人传成白天勾引少爷的浪荡丫鬟?因此人人表面上都唯恐避之不及。

    芷晴的卧房别有一番风韵,壁上挂着她自己画的八幅剑侠图,一面四口黄杨木的衣橱。橱门雕着梅兰竹菊,用石绿润底,分外好看,当中地上摆着一张广东腰子桌,铺了白绒花毯,供一盆玉兰花。

    里屋一张八宝杨妃榻,两个白绒枕垫,白绒靠枕,一张榻几。几上一个紫檀架,架上一个芷晴自己的画像,按照素描的画法,一身艳妆佩剑,奕奕如生。

    芷晴防贼似的双手抱胸,摇头道:“你去找香菱香萱好了,我保证守口如瓶,不说出去。”

    徐灏顺手拿起一本古籍,皱眉道:“我现在有那么荒唐嘛?成天到晚的只知道惦记着女人?”

    “你还不知么?”芷晴往前走了几步,小声道:“大家都知道你收了雨诗姑娘,家里都轰动了,既然少爷破了戒,现在谁不做着美梦呢?”

    “那就奇怪了。”徐灏把书放回原位,“既然如此,为何这几天人人见了我就跟见了鬼似的?老远就跑。”

    芷晴忍俊不住的笑道:“女孩子总得要些面子,毕竟雨诗姑娘身份在那摆着呢,丫头们即使心里千肯万肯,总得有人先做了出头鸟不是!第二个第三个才不会惹人闲话。”

    徐灏叹道:“脚踏实地多好,非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芷晴笑道:“还好,除了我们姐妹,就没见你对谁留过情,是以等今次风头过后,那些女孩的心思也就会淡了。”

    “那最好不过了。”徐灏坐在榻上,故意吩咐道:“过来给我按按腿脚。”

    芷晴赶紧哀求道:“晚上好不好?要不去厅里。”

    徐灏无语道:“别人怕被说三道四也就罢了,你连房事都不避的人,也学着故弄玄虚的有意思么?谁不知你和我之间没有任何距离。”

    芷晴气道:“服侍你们燕好是我的差事。大户人家的丫鬟本来就不避讳此等事,也没说谁就会被看轻了?哪怕小姐来了月事命我侍寝,反正公是公私是私,无缘无故的我不才不和你鬼混。”

    “这是什么话?合着是不把我当回事了?眼里只有夫人是不是?岂有此理。”

    徐灏气呼呼叫道。说完和芷晴相视一笑,芷晴轻笑道:“这楼里一群喜欢吃醋的小丫头,一个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去。”

    徐灏笑道:“怎见得?”

    芷晴说道:“就说香萱,每天目不转睛的盯着你,她生得一双好眼。似凤目一般,瞳仁黑漆光彩射人,连我们女人见了都喜欢。

    那天你偷偷把手伸进晴雯的衣襟里,回头就和我说了。所以眼下我要留你在房中,就算什么都没做,香萱什么也不说,可明天保管也会传出闲话来。”

    徐灏起身无奈的道:“都是闲的。”

    此时外面下起了大雨,徐灏喜不自胜,杭州一整年都没下过一场雨了。三天后,隔壁夏家请了十二个和尚念经。因倾盆大雨道路上都是积水,结果夏家人一个都没有来的。

    十九日是头七,这些人算计恐怕那日又下了雨,要先一日赶过来住下,不想夏思才的老婆肚子疼的要死不活,蛇无头而不行。夏无觉得自己孤掌难鸣,毕竟狼和狈拆开了两处没有底气,想了想没敢过来,整个头七又是一个夏家人都不见。

    且说这一日芷晴睡到三更天,尿急醒了过来,听到隔壁传来摇摇晃晃之声,侧耳细细一听,是夫妻俩正在欢好。

    披上袄儿下了床,芷晴刚要推门出去,就见今晚值夜的香萱在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

    恰好一轮明月照的雪亮。同理可证,芷晴知道里屋也能看的清清楚楚,当下悄无声息的走过去,伸手一探,可可的香萱下身湿漉漉的一片。

    香萱立时羞红了脸。无地自容的低下头去,芷晴摇头道:“人小鬼大,还不去洗个澡。”

    香萱到底已经长大了,红着脸悄声问道:“真有那么舒服吗?”

    芷晴神秘一笑:“等你到了那一天不就晓得了?快去吧。”

    “嗯!”香萱答应一声,一个人夹着双腿下了楼走到秋千上坐着,情窦初开的年纪最是容易胡思乱想,时常抱着一片相思,今晚亲眼目睹少爷和夫人过夫妻生活,未免想起平日和徐灏相处的点点滴滴。

    这一夜间何曾能睡着?不时长吁短叹,幻想着那有朝一日。香萱做了一个时辰,回到房中里边睡也不是,外表躺也不是,辗转反侧直到五更天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丫鬟们相约一起沐浴,这里的条件比不上京城,都得挤在一个浴房里。

    香萱对男女之事一旦起了好奇心,真真一发不可收拾,偷偷观察姐妹们的私处,就见竹兰姐毫无顾忌的将衣裳一件件褪去,自己把裤儿扯到大腿根下。

    此时香萱是坐在浴桶里,目光平视,仔细端详着对方的下半身,见那黑漆漆一片,如那莽莽草原一般,心说竹兰姐怎生得如此浓密?对比自己和姐姐白色嫩肉,光秃秃的寸草不生。

    就因为此,小时候姐妹俩洗澡时都故意躲着别人,往旁边偷瞧芷晴,见淡淡的芳草很是好看,粉红色的嫩线将肉分成了两瓣,如同初生嫩笋一般。

    麝月下面则好似多汁蜜桃的果缝,闭得紧紧,也是稀稀落落的青草,香萱心中暗喜,暗道少爷没有骗人,他果然不喜欢毛发多的,不然为何不留竹兰姐在身边呢?

    正好晴雯拎着竹篮子进来,发觉香萱怔怔入神的神态,说道:“死丫头往哪里看呢?小小孩子不学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