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喜神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四百章 喜神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时间上溯,却说徐沐两家刚刚在杭州吴山下安顿不久,萧雨诗徐妙锦和徐翠柳三人结伴而来,告知徐烨在祖父母身边一切安好,沐凝雪放下心来。

    不提女人们在内宅住下,徐灏在外书房里听李冬禀事,原来夏奶娘独子夏来自小娇生惯养,不喜读书就喜欢出去鬼混,年纪轻轻在外边结识了一帮不三不四之人,磕头拜把子号称吴山十兄弟。

    其中夏来排行第九,当时人送外号赛孟尝,年少多金出手大方的缘故,领头的是老六白狼于山,乃是前朝大臣的后代,打小也是被老父亲溺爱,爱子如杀子,加上于山天性乖戾,和夏来一样只嗜好打架斗殴,不喜读书。

    等父亲死后,于山无拘无束整日里恣意挥霍,不到一年就把家产花个精光,他也不当回事,仍旧在市井街头无事生非,聚集了一班臭味相投的兄弟,欺负他人勒索钱财,因于山处事最是阴狠,是以百姓替他起了个白狼的混名。

    十兄弟里什么人都有,老大飞天鬼刘虎是个惯偷,素来没什么威望,不过是年纪最大才做了大哥,此外什么老二黑夜叉侯喜本是县衙里的刽子手,因犯了错被革职。

    老四活无常胡二早年做过几天海盗,成天吹嘘杀过多少多少人,是以人送外号活无常;铁公鸡赵三是个落魄子,生性吝啬喜欢占小便宜,最喜女色;莽牛周田傻大憨粗,是个没心眼的混人,反正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类似的市井之徒。

    十个人勾结在一起聚赌窝娼无所不为。人多势众人人都惧怕三分。话说杭州自古以来即是江南一等一的风流之地,笙歌遍地盛产美女,贵官富商都喜欢前来品尝所谓苏杭金粉,是以楚馆秦楼众多。

    夏夫人察觉到儿子成天不务正业。见多次苦口婆心的训斥也不管用,干脆断了银钱希望他能浪子回头,倒是白狼等兄弟本着义气为先,也不以为意,依然和他一起厮混,令年轻不经事的夏来深受感动。索性连家都不回了。

    没了夏家的钱供大家伙吃喝玩乐,白狼便提出开个窑子赚钱,青楼自古分为三六九等,最高档的类似金陵如意坊,一夜千金也是常事,寻常百姓去不起青楼大多选择乐户即所谓私娼院子,其中最低等的就是供贩夫走卒的破窑,比之城内穷人去的窑子还要价格低廉。

    一般破窑位于城外穷人聚集的区域,有人拣几栋破屋子,拐来骗诱几个女叫花子。干起送旧迎新朝云暮雨的勾当。

    女乞丐能有什么姿色?穿的破破烂烂,无非是讨饭不饱才肯来卖,什么接客的过程都没有,六七文钱进去躺在床上直来直去,完事穿上裤子就走。

    即使如此也算是解决了很多穷人的生理需求,每天有的是客人前来。所以白狼看出了商机。他们十兄弟虽说都不学无术,可好歹个个都有些专长,找来相好的妓-女或骗来抢来几个无家可归的妇人,在城南与当地黑恶势力一番恶斗,凭借心狠手辣很快立住了脚。

    打架不行的夏来负责管理女人,这里的风气是连长裙衣裳都不用置办,用水洗干净就行了。他从家里偷来些脂粉头油给女人们打扮起来,教授几支下流的俚词歪曲,学学搔首弄姿欲迎还拒的手段。

    就这样六七个女人身上脱得赤条条,露着胸脯和下半身的黑草红口。站在透风的屋里任客人观看,大小长短,黑白肥瘦,宽窄高低,吸引贩夫走卒情不自禁。花钱进去买笑。

    别树一帜的特点引起了轰动,怎么说十兄弟开的窑子比周围的破窑强上太多了,兼且同样的价廉物美,男人们从天窗破洞往里面观看,一个个不穿衣服的女人口吟小词,做出种种不堪入目之态,随便挑选,投七文钱即可进去携手登床。

    一开张居然门庭若市,无数人慕名而来,人数太多闹得姐儿连小解的工夫都没有。白狼喜得眉飞色舞,又派出兄弟们或骗或抢寻找新人。

    正巧赶上江南发大水,轻轻松松就引诱来十多个无家可归饿得半死的良家妇女,自古妓-院乃天底下心肠最歹毒的地方,白狼等人也不外如是,那些妇女稍有不从便往死里打,不给饭吃饿个半死,每日皮鞭炖肉把人都给打屈服了,十兄弟对女人无所不用其极,轮番玩腻了就逼着接客。

    当时很多无衣无食又兼无耻的男男女女,也竞相效尤,其他窑子也有样学样,很多小教坊和乐户私门生意不好,挨饿的姑娘为了生存,情愿牺牲色相,如此风气使然,到处都是脱光了衣服接客。

    又赚钱又省衣裳,一来二去,外城开设的窑子不计其数,十兄弟吃饱喝足就去斗殴,把城南开设窑子之人都给挨个降服了,家家都得每个月孝敬些钱财。

    问题是如今乃明朝初年,官场还没**到视而不见的程度,再说杭州距离京城又不远,官员惟恐此等有伤风化之事传到朝廷,十兄弟名气越大死得越快,最终被衙役一窝端,从重从快全都判了斩立决。

    夏夫人还未等反应过来呢,儿子就被砍了脑袋,当场昏了过去。

    听了半天李冬绘声绘色的描述种种逼良为娼的发指恶事,尽管令人义愤填膺,可徐灏到底是个年轻男人,不可避免的起了冲动。

    今日沐青霜跑到假山上玩闹,不慎山峰倒塌摔了下来,吓得沐夫人和凝雪赶紧过去。

    沐夫人口中叫着心肝,丫鬟已经把沐青霜扶了起来,沐凝雪急切的上前仔细看去,见妹妹额头和手臂膝盖被擦伤了,不过没什么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众人七手八脚的搀扶沐青霜回到房里,萧雨诗带着药箱进来,先用酒精涂抹伤口,洒上最好的药膏,然后用纯白丝巾包好。

    沐夫人问道:“怎么样了?”沐青霜脸色微白的道:“不妨事,就是有些头晕。”

    沐凝雪埋怨道:“说了多少次不要跑来跑去的,这园子里一切都不熟悉,非要到处玩,这回子乐极生悲了吧。”

    沐夫人和凝雪不放心,一直留在房里照料,沐青霜虽然伤势不打紧,但受了惊吓身上有些发热。

    梅氏等人纷纷过来探望,坐了一会儿各自散去,沐凝雪亲自喂妹妹吃了小半碗的参汤,伸手摸了下额头感觉发烧了,取了一条玉色的鸳鸯被,轻轻盖在青霜身上,两肩压塞得紧紧的。

    沐夫人梦中惊醒,问道:“怎么了?”沐凝雪说道:“有些发热。”

    沐夫人赶忙起来伸手摸了一摸,不是很烫,说道:“小寒热,恐怕失了喜,得替她招招喜神。”

    当下叫月佩晴雯等丫鬟起身,沐夫人净手先到香案前,拈香点烛向菩萨拜了拜,又去灶前向灶神祭拜,吩咐小丫头照了一盏明纱灯,风环抱着青霜的衣裳,几个丫鬟到假山这边寻觅喜虫。

    走到菊花山边,月佩说道:“小姐回来把,小姐回来吧。”晴雯答应道:“噢,噢!”

    丫鬟风环忍不住就笑,月佩骂道:“有什么好笑?”

    风环赶紧止住了笑声,一眼望去说道:“月佩姐姐,你看那朵白菊花心有一个虫儿。”

    月佩叫小丫头照了照,果然有只金背长脚蜘蛛在那里吸食香蜜,于是轻轻走过去捉了,包在折叠好的小红纸笼里,然后放置在青霜的衣服中,向风环嘱咐道:“须轻轻的抱。”

    完事后大家原路返回,一路上月票又说道:“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风环抿着嘴儿又不敢笑出来,途经花园的静室附近,忽然刮起了一阵旋风,吱呀一声,将西南角的一扇隔窗吹了起来。门开出,黑黝黝的走出一个东西来。

    庭竹瑟瑟抖动,梧桐树的叶子随风落下,黑沉沉的夜晚隐隐听闻簌簌的脚步声。

    小丫头手中的灯顿时暗起来,风环胆子最小,唬的掉头就跑,小丫头见手上的灯火绿暗,好似鬼魂飘到灯笼上似的,吓得发抖忙把灯一丢,火竟熄了,她还在暗中没命的叫嚷。

    晴雯杏眼圆睁,怒道:“喊什么,夜里出来方便。谁还巴巴的现点灯?那不是姑小姐嘛!”

    那人正是徐妙锦,素手捧心也受到了惊吓,说道:“吓死我了。”

    却说风环往正宅里跑,暗香听到外面噪杂,起身走了出来,恰恰和抱着衣服的风环撞个对面。

    暗香捂着前胸,气道:“你们这些轻狂小蹄子,叫你们请个喜,只管闹什么玩意,吵得大家都不得安睡。”

    暗香乃沐青霜的贴身丫鬟,云南白族人,而月佩风环则是沐夫人的丫鬟,土生土长的金陵人氏,向来关系不太好,月佩正没好气的追过来,闻言叫道:“你骂谁?我们本来没什么本事,谁似你能干?”

    风环解释道:“都是小丫头把灯给灭了,说瞧见了黑鬼。”

    走在最后的晴雯顿时恼了,骂道:“那是我家大小姐,哪来的鬼?你们眼花怪得了谁?你们不长眼睛,得了鸡毛当令箭,轻事重报。”

    晴雯的身份与众不同,虽然徐灏决不允许她们对妻子不敬,可对上他嬉笑怒骂都无所谓,当然即使如此,晴雯麝月等人无不谨守规矩,时间久了,任何心眼不好的女孩哪怕是绝色,徐灏也不会留在身边。

    晴雯有名的说话直来直去不留丝毫情面,背后又有徐灏撑腰,向来没几个人敢得罪她,是以一开口其她人尽管心里不满也不敢说出来,再说一件小事也犯不着得罪了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