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疆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九十一章 疆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向莺和尹环目瞪口呆的看着身穿笔挺军服的徐灏,武英和伍云面面相觑,李钰呆若木鸡,都万万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徐灏竟是眼前之人。

    三十艘大明战舰开至港口,惊呆了琉球人,南山王汪应祖和中山王尚思绍带着官员匆匆赶来拜见。

    徐灏面沉似水的说道:“尚巴志勾结汪应祖暗害南山王,捆起来押赴京城听候圣上处置。”

    尚思绍瞅了眼手持火枪威风凛凛的三千大明军士,哪还敢拒绝?诚惶诚恐的道:“小国寡民,任凭上国将军处置。”

    而汪应祖和尚巴志则大惊失色,刚要反抗就被军士按倒在地,连同一干官员随从女眷等统统被捆绑送到了船里。

    三十六姓居住的浮岛和南山国大里近在咫尺,拥有最好的天然良港,乃是琉球唯一的对外港口,徐灏按照方位推测这里大概就是后世的那霸。

    礼部主事毛杰按照徐灏的嘱咐,当着琉球百姓的面前,宣读世子尚巴志和汪应祖的罪状,对此百姓心里有数,既然天朝上国明察秋毫,派将军带兵前来兴师问罪,无话可说。

    因前南山王远在朝鲜,毛杰宣布南山国暂时归属中山王管理,而尚思绍资质纯厚,体恤百姓,向来最得百姓拥戴,是以都为之心悦诚服。

    毛杰又朗声道:“多有人揭发北山王武宁为人残暴,致使国内民不聊生,今日当抓捕武宁,清净地方。”

    当地人先是愣了下。随即欢呼雷动,原来北山王武宁确实是为祸当地久矣,不但对国民残酷无情,又时常派兵攻打中山国和南山国,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名声很坏。

    天朝官员振臂一呼,大批军民追随三千明军前往北山国。等到了国都历数武宁罪状,马上有大臣带头反戈,打开城门迎接。

    如此徐灏不费吹灰之力即统一了三国,当然他没安好心,前南山王已经被人间蒸发。将来也会在合适的机会取尚氏而代之,然后琉球得隶属于台湾管辖,如今朝廷已经设置了台湾府,迁徙广东福建等地的流民来台定居,沐皙的福建水师提督衙门将迁至后世基隆,遥控琉球。

    接着以五千琉球兵为主。分别诏安周围岛屿上的大小酋长,赐予绸缎等物,比之历史上世子尚巴志统一琉球要早了二十多年。

    九月。徐灏告别琉球军民启程前往台湾,停留数月,穿越海峡去了泉州福州等地,于来年三月返回京城。

    徐家花园。受邀前来做客的向莺和尹环闲来无事,划着小舟在池子里游玩,经过一座小桥时,接了徐翠柳上了船。

    忽然听见香菱等人也划着小船采摘莲藕,香萱清唱道:“采菱莫采莲,一语君知否;莲叶覆鸳鸯,莲子苦即口。”

    这段日子以来。向莺尹环算是领教了徐家女人的才华,自愧不如,此刻想起当日在徐灏面前公然吟诗联句,不由得脸色大红。

    徐翠柳笑着接口道:“采莲莫采菱,采得莲花臭;菱角刺侬心,菱腻污侬手。”

    忽然躲在一丛木芙蓉里的徐江抚掌笑道:“你们倒是高雅的很,一唱一和。”

    徐翠柳吓了一跳,蹙眉道:“促狭东西,看便看了,鬼鬼祟祟,藏在这里做什么?”

    徐江嬉笑道:“我看你们很有趣,不忍惊动。”

    徐翠柳说道:“我们要上来了,你在岸上把这条绳一头拿住,扔过来,替我们拉纤吧。”

    徐江倒也听话,取来绳索拿住一头,一头掷了过去。尹环接着系在了舫口短竿上,笑道:“你拉着我们走一个来回,横竖桥下也走得过的。”

    徐江瞅着尹环娇俏可爱,便拽着绳子沿堤一路走过去,路上的丫头婆子见了都笑,等传到了贾姨娘耳朵里,暗骂一声儿子不争气。

    香菱在对面的船上不禁笑道:“这位拉纤夫子,倒也体面。”

    徐翠柳对着岸上的晴雯香玉说道:“你们索性都下来。”如此五个人挤在了一船,剥采下的新菱吃,却苦了徐江累得半死,最后索性丢下绳子跑了。

    而此刻徐灏怒气冲天的对着吏部户部一干官员,厉声训斥道:“苏州吴江一带遭遇大水,民田尽莫,农民车水救田,腹中饥饿力尽仰天痛哭,壮者争食糠杂菱荬荇藻,老幼入城行乞不得,多投于河。尔等对此反应缓慢,此乃渎职,停扣半年俸禄赔偿死者家属。当地主要官员不拘是谁,一律就地革职永不录用,革除举人身份,全家迁徙台湾为民,让夏元吉接管当地政务,赈济灾民。”

    户部左侍郎吉柏琴汗流浃背的道:“已经派人前往松府,对遭灾百姓给米则例,每大口米一斗,六岁至十四岁六升,五岁以下不与。每户有大口十口以上者只与一石。其不属全灾内有缺食者定借米则例:一口借米一斗,二口至五口借米二斗,六口至八口借米三斗,九口至十口以上者借米四斗。候秋收后抵斗还官。”

    徐灏怒道:“加倍给予米粮,孕妇婴儿等要提供热食熟肉,缺食人家免费发放粮食!我不管你们如何处置,总之死了一个百姓,就拿你户部一位官员的性命相抵。”

    出了乱成一团的户部衙门,徐灏径自骑马进了午门,到了乾清宫,朱高炽正对着吏部尚书蹇义说道:“今次吴江大水,当地官员令朕心寒,以往每年派御史分巡各地考察官员,可据奏报,御史往往每到一地坐在公馆里,召诸生及庶人衙役询问官员操守,据以为信,如此考察焉能得到实情?更有御史参加宴会索要礼物,凭数人之言以定贤与不贤?荒唐可笑!自今御史及按察司考察有司官员,皆令各地具实绩奏报。吏部要严行考察,不得仅凭口头询问。”

    蹇义说道:“遵旨,臣认为应交代御史私服入境,田野辟、百姓安、礼让兴、风俗厚、境无资贼,吏无奸欺,即守令为贤。否则,即守令无所可取。且询言之弊非一端,人有好恶不同,则毁誉亦异,应该改之。”

    徐灏给朱高炽使了个眼色,朱高炽说道:“朕昨观吏部所录中外官数比旧额增加数倍。官冗则坐食者众,食众则力本者困。生息之道,在于节俭。古人说官不必备,惟在其人。蹇大人可有良策?”

    蹇义略微沉吟一会儿,说道:“在京各官,额外添设的送部别用。在外令所辖衙门严行考核。今年所取二田、三甲进士,量留七十人,分隶诸司观政。各王府教授、伴读有缺。于第三甲进士中选用,其余全部遣归进学。”

    朱高炽高兴的道:“善策,就依爱卿所言。”

    等蹇义告退,朱高炽板着脸道:“你小子坐船游玩一圈。又打又杀又抢,听说还得了一群如花似玉的朝鲜倭国美女,一个都不给我送来,却要老子替你擦屁股?简直混账。那倭国足利义满遣使哭诉,说你杀了人家数万人,闹得我只得封了他国主冠服、龟钮金章及锦缎等物,特准其出售兵器等违禁之物。允许通商。”

    徐灏笑道:“美人有是有,可是太后和嫂子都不让你频繁近女色,所以我爱莫能助了。至于足利义满,等他什么时候约束了倭寇,什么时候在允许商船停靠,不服则继续派舰队去以牙还牙。

    这一次我拿下了瀛洲,建立了对琉球国的主权,报了历年被倭寇烧杀的血仇,该赏而不是该罚。”

    朱高炽摇头道:“再赏就得赏无可赏了,你小子在外面呼风唤雨还不够威风?说起来那足利义满竟然是幕府将军,把持朝政,而倭国实行的武人分封制,可怜真正的国主不过是个傀儡,我真想命你带兵去攻打倭国,正本清源,扶立其国主。”

    徐灏说道:“那国主自称天皇,早在唐朝之前血脉就基本未曾断绝过,传承至今,而中国换了多少朝代?人家当个傀儡那也当的有滋有味,自称天照大神的直系后人呢,在臣民心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所以任凭幕府换来换去,也没人敢取而代之,除非想方设法的联姻皇室,所以我的陛下你还是省省心吧,好生治理天下,给你儿子留下一个大好江山才是正理。”

    朱高炽思索起来,好半响叹道:“唉!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羡慕起倭国了,不过当傀儡的滋味不好受,生杀予夺操之人手,不学也罢。”

    徐灏洒然道:“无事就不要来烦我,害的我今天跑去训斥官员,又得被当成多管闲事的权臣,弹劾我一心要当狗屁的幕府将军。”

    朱高炽失笑道:“昨日御史弹劾甘肃总兵官左都督宋晟擅窃威权,被我驳了回去,修书晓谕宋将军,不令他惊惧,用人不疑老子还是明白的,你小子虽然喜欢随意发号施令,可是行事光明正大一心为国,我岂能不晓得?”

    徐灏有些感慨的道:“你知我就行了,也不枉此次辛苦一趟。”

    朱高炽笑道:“对了,我有意立瞻基为皇太子,你可有意担任太子太傅?”

    “不干!”徐灏马上大摇其头。

    朱高炽无奈的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你担心也不无道理,权势太过并非是好事,就休息个一年半载再说。嗯,此次要一并册封高熙为汉王,高燧为赵王,你说封国安排在哪里合适?”

    徐灏直言道:“他俩向来都有做皇帝的心思,不可不防,这封国得好生思量下,让解缙等大臣去商议吧。”

    没过几天,洪熙皇帝立世子朱瞻基为皇太子,两位弟弟升为亲王,昭告天下,置东宫官属,荣国公张玉兼太子太师,成国公朱能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蹇义兼詹事,工部右侍郎赵毅兼少詹事,兵部右侍郎墨麟兼少詹事。

    经过一年来的招抚,朝廷设置辽东大都督府,陆续在翰难河、黑龙江流域的南北地区以及松花江、乌苏里江、格林河、恒滚河等流域先后设置一百三十个卫所,除了委任当地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为官员外,派遣辽东武官进驻各地对境内实施管辖。

    西起鄂嫩河,东至库页岛,北达乌第河,南至济州岛等地域,境内各族全都望风归附大明,完成了明帝国对东北地区的暂时统一。

    尽管徐灏对疆域没什么太大野心,但西伯利亚乃至南北美洲和澳大利亚等等此时尽是无主之地,不取之未免太过暴殄天物了。

    是以先后派出若干探险队伍,远赴南北绘制地图,建立界碑登记造册,为日后移民做准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