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琉球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九十章 琉球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环绕着珊瑚礁的浮岛遍布葱葱郁郁的棕榈树和槟榔树,清澈见底的海底碧蓝如洗,洁白的细沙踩上去松软舒服,此地景色优美的恍若天堂一样。

    岛上完全好似福建建筑风格的村落里,家家户户斗栱房檐,门前有石狮子,房上有风狮子,一架唐式风格的牌楼金碧辉煌,朱狮画栋非常耀目,而宽敞明亮的学堂里,孩童们在大声朗诵着诗经,一群百姓正在兴建金黄屋顶的孔子庙。

    对面的妈祖庙香雾缭绕,来自广东福建等地的商人临行前都要前来上一柱香,祈求妈祖保佑平安。

    礼部主事毛杰身穿寻常纱衣,独自一个人来到村子里,早在十年前他奉旨来过此地,后来每隔一年就来一趟,见证了村子从无到有,从荒凉到繁华的整个过程,是以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

    洪武二十五年,太祖皇帝为方便贡使来往,赐琉球闽中舟工三十六姓。毛杰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渡海而来时,受到三王隆重接待的热闹场面。

    当时三十六姓里包含了各种拥有一技之长的人才,为琉球带来了先进文明,使得几乎一夜之间,琉球就从落后的奴隶时代发展到了封建时代,因此这些汉人成为备受当地百姓尊敬的特殊族群,享有贵族阶级的一切礼遇,大多人被委以重任,其中堪称海上世家的沈家,世代书香门第的向家等七大姓,先后被授予了高官厚禄。

    向家的宅院里,今年十四岁的向莺好奇打量着书房里的俊逸青年。她不知为何父亲会把自己的书房让给这位陌生的年轻人,并且对他十分尊敬。

    身边同样十四岁的尹家大小姐尹环也显得很是好奇,问道:“他到底是谁?”

    “不知,大概是打故乡来的官宦公子吧。”向莺猜测道。

    尹环叹道:“四岁迁来,家乡的山山水水都已经模糊了,也不知何时才能有幸返回故土。”

    “有什么好想的。”一身武士服饰的武家少爷武英神色间不以为然,目光爱慕的看着亭亭玉立的尹环。“在家乡不过是寻常百姓,而在琉球则是人人敬仰的华族,等来年莺儿和我妹子嫁给世子,环儿你嫁给我,那咱们三家就通成了王亲国戚。今后有三十六姓齐心辅佐世子,早晚必能一统琉球,在这里做贵族不好过在大明做平民百姓?”

    向莺闻言微微蹙眉,对比中原的繁华红尘,琉球尽管景色绝美可也太过落后荒凉了,总人口还比不上故乡福建一个府县。这对期盼幸福生活的少女来说有何乐趣可言?而且和大多数的当地人语言也不通,风俗习惯也不大一样,若不是汉人都住在一起。真不知日子该怎么打发。

    尤其各个岛上的土著就和野人似的,至今还过着吹毛饮血的生活,最主要的琉球并不安生,没受到大明册封之前。三国之间厮杀不休,册封之后也时常为了争夺水源等交战,各个岛上也是杀来杀去,时常又遭到倭寇、朝鲜海盗和汉人海盗以及台湾部族渔民的侵袭,这也是为何琉球急于归顺大明的原因之一,必须要求得最强大的靠山来保护自己。

    尹环也不悦的道:“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几年前世子与汪应祖合谋攻打南山王。难道死的无辜之人还不够多吗?”

    武英赶紧说道:“别说了,此乃男人间的事,你等女流之辈莫要过问。”

    尹环撇了撇嘴,对着向莺说道:“看他的气度是位读书人,不如过去请教下学问可好?”

    没等向莺开口,武英不高兴的道:“男女授受不亲,不要去。”

    向莺沉下了脸,说道:“这里是我家,那位公子是我家的贵客,请教客人学问又有何妨?”

    武英说道:“谁知道他是什么人?或许是被官府通缉的贼人也说不准,或是朝鲜来的流放罪民,要不就是一身铜臭味的私商,总之正经人家的公子谁会跑到海外来呢?”

    “也是。”向莺也不由得同意武英的见解,自小到大什么人都见过,除了朝廷派遣来的官员外,就没见过真真正正的读书人。

    她知道父亲和海上的商贾多有交道,这几年有点势力的家族都在积极发展船队,想要依靠琉球得天独厚的朝贡地位和地理条件,与朝鲜倭国暹罗等国开展贸易,其丰厚利润委实令人叹为观止,远非种地做官的所得可以相比。

    而且琉球海船可以打着大明旗号,这在整个海洋都可以畅通无阻,各方势力都想得到产自大明的货物,是以只要向地方强人缴纳些财物,大多数海盗都不敢抢劫,当然船队一般都是四五艘船以上的规模,并不惧怕一般的小股海贼。

    尹环兴致勃勃的道:“去问一问不就知道了?反正他是个汉人,打听些中土的趣闻也好。”

    此时武英忽然瞧见来了几个朋友,迎了上去。这边尹环已经走到书房里,未语先笑道:“奴家见过公子。”

    那青年转过身来,含笑道:“徐某见过小姐。”

    “公子可是打中原而来?”尹环神色期待,拉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向莺,“我们想打听下故乡最近的风土人情,不知公子可否告知?”

    向莺鼓起勇气也问道:“敢问公子是哪里人?”

    青年还未说话,赶过来的武英兴奋的叫道:“不外是你我一样的闽人罢了,有什么好打听的。李钰和伍云打京师回来了,咱们问问他俩京城的所见所闻,岂不更好。”

    向莺和尹环同时眼眸一亮,尹环笑着向青年解释道:“李钰可是我们这儿的大才子,等来年要进国子监读书呢,伍云大兄是我们这一辈的大哥哥。被南山王聘为了紫金大夫。”

    青年笑着看了过去,就见迎面走来两位气质不错的青年,文质彬彬肤色白皙的应该是大才子李钰,而肤色黝黑身材高大的大概就是伍云了。

    双方相互见了礼,伍云有些警惕的瞅了眼青年,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来到琉球。”

    青年想了想说道:“徐某乃是辽东人,前来贩卖些货物。”

    此话一出。顿时令对他寄予厚望的向莺和尹环大为失望,武英嗤笑道:“竟是化外之地的辽人,看来徐兄一定是武艺不俗了,想辽东兵荒马乱,没点自保之力只能任人鱼肉。”

    青年笑道:“如今不同往日。各族臣服,辽东还是很安全的。”

    “有机会再和徐兄请教。”兴致缺缺的武英转而对伍云问道:“大哥快讲讲金陵见闻,对了见没见到圣上?”

    “圣上哪里是我辈能见的?”伍云笑着摇头,自得的道:“倒是拜见了礼部侍郎等多位大臣,见识了闻名已久的秦淮河和贡院乌衣巷,总之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当下一干年轻人津津有味的听伍云讲诉京城见闻。尹环问道:“现今金陵谁人的名气最大?”

    伍云说道:“自然是靖难功臣徐灏徐大人,二十几岁即辅佐圣上登基为帝,可谓是功勋第一人。年纪轻轻便已经名满天下,想我等在这琉球也算一时俊彦,可比起人家来真是差得远了。”

    尹环似乎对青年很有好感,因他穿的是文士衫。笑问道:“你也姓徐,考没考中秀才?”

    青年说道:“考中过童生。”

    尹环笑道:“那也不简单了,能在辽东考上童生,可见是有才之人。”

    武英冷哼道:“区区童生而已,李钰来年还是监生呢,我要求求世子,一定也能被举荐去国子监。那可相当于举人了。”

    尹环没理睬大言不惭的武英,笑吟吟的瞅着青年的俊逸面容,不知在想些什么。伍云皱眉问道:“既然徐兄是读书人,为何要不远万里来到琉球?哦,近日来了朝廷舰队,你定是随着出来增长见闻的?”

    “不错。”青年说道:“静极思动,就跟着来了。”

    向莺对着一直拎着扇子笑而不语的李钰说道:“别闷葫芦似的,你也说说旅途见闻。”

    李钰文质彬彬的说道:“此去京师获益良多,一时哪里说得清楚?今日天气晴朗,何不照着现在的光景对诗呢?”

    武英赶紧说道:“我虽不能吟诗,却能命题,就以这里的景色联句好了。”

    向莺问道:“七言还是五言?”

    尹环径自道:“我正好有五言起句,便五言吧。”当下一群年轻人你一句我一句,坐在书房里吟诗作对,青年则注视着远处默默想着心事,没有加入其中。

    武英有意试探,要青年接下一句,青年摇头道:“才疏学浅,做不出来。”

    “原来也不过尔尔。”武英神色挪揄,对着大感失望的尹环笑道:“什么读书人,连个最简单的联句都不行。”

    尹环失望的道:“你这人也太自谦了吧,朋友间联句而已,何必藏着掖着呢。”

    李钰站起身来,不高兴的道:“冒充士林中人,某不屑和此种人同坐一室。”

    伍云有些怀疑的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是商贾之流却穿着丝绸已是逾礼了,按律应该治罪。”

    向莺忙说道:“他是父亲请来的贵客,算了算了,咱们去别处吟诗好了。”

    正在这时候,毛杰和向家家主向南山匆匆走来,几位年轻人赶紧站了起来,伍云当先恭敬的道:“见过毛主事。”

    “嗯。”大步走来的毛杰随意点头,停下脚步朝着青年一丝不苟的深施一礼,神色十分尊敬的轻声道:“下官见过公子。”

    “啊!”向莺和尹环立时惊讶万分,还没等回过神来,向南山沉声道:“你们都出去,今后没有公子同意,谁都不许进书房打搅。”

    伍云心中震惊,一边走一边暗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连堂堂户部主事见了他都规规矩矩,要知道今次毛大人乃是代表着圣上的钦差,怎么就一副老鼠见了猫一样?

    不提这些年轻人议论纷纷的猜测青年身份,人人好奇。书房里,毛杰说道:“禀报公子,今次下官奉旨前来册封已故山南王从弟为王,公子是否要见一见?下官这就命人准备公爵仪仗,请山南王前来拜见。”

    “不必了。”徐灏冷冷的道:“你礼部听风就是雨,不经查实就听信一家之言,可知汪应祖乃是篡位之臣?”

    毛杰小心翼翼的道:“此乃琉球国的内事,汪应祖既然遣使朝贡,对我大明恭顺,按照惯例可以封王。”

    徐灏冷笑道:“没那么容易,先帝曾亲自劝慰琉球三王和平共处,这才几年?中山王世子竟敢勾结汪应祖一起攻打南山王,逼迫南山王远遁朝鲜,包藏祸心篡夺王位,隐瞒真相还敢进京请求册封,真乃颠倒黑白的小人也,我大明身为宗主国焉能坐视而不管?往后又怎能取信于天下?”

    向南山心里打鼓,不知这位神秘的公子要做什么?而毛杰也愕然道:“那公子的意思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