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富贵人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八十七章 富贵人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清晨,朱巧巧过来探望沐凝雪母子,抽空对抱着儿子的徐灏悄声道:“昨日之事,怕是被姑姑发现了。”

    徐灏轻轻点头,这边竹兰送来一张大红帖子,晴雯接过来念道:“金冠一顶、一品玉带一围、蟒缎四端、彩缎四端、宫绸十匹、十全如意四柄、全枝宫花四匣,长命锁一对,金项圈四个。”

    朱巧巧问道:“谁送来的?”

    沐凝雪轻声说道:“宫里的张娘娘。”

    “哦。”朱巧巧转而笑道:“如今宫里惟属娘娘辈分最尊,可叹总归不是正经册封的嫔妃,做不了太皇太后。”

    徐灏忽然说道:“我打算在松江府上海县修一座别院,照着这里的样式修如何?”

    还未等沐凝雪和朱巧巧询问原因,竹兰又走了进来,说道:“几位姑爷携友人来了,要进来一观。”

    “不行!”徐灏皱起眉头,“叫他们去别的地方。”

    院门被缓缓关上,刘茂刘智碰了一鼻子灰,没想到徐家老三这么不给面子,只好悻悻转身请一干朋友往别处而去。

    因刘茂最近赚了大钱,徐翠云就勒令丈夫跟着学做生意,虽说做官乃是最好的出路,徐庆堂也很想提携自家亲人,奈何徐灏根本看不上刘茂刘智,没有他亲自操办,吏部又不是徐家开的。

    六七个文人拎着折扇边走边聊,脸色苍白的刘智走了不大一会儿即气喘起来,上气不接下气。以往和他交情莫逆的朋友花四郎温柔备至的扶着他。

    刘茂一向对俊俏的花四郎垂涎三尺,往年他不善言辞不得亲近的门路,反倒是油嘴滑舌的刘智捷足先登,他手里又有闲钱,把个花四郎牢牢拴在身边。

    现在此一时彼一时了,刘智有求于己兼且有病在身,可谓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刘茂思索着此事,等午时朋友纷纷告辞离去。他俩这才得以进了别院的大门,在外围的院子里休息吃饭。

    趁着眼前无人,刘茂把妻子对刘智的怨恨抛到一边,问道:“你们俩早年好得如胶似漆,若能帮我一遂心愿,我就帮你开了铺子,出本金一千两。”

    刘智不该本色,喘着气说道:“别看花四郎是个公子,竟是个孩子气。一发听我指挥。”

    刘茂喜道:“既然如此,千万要兄长主荐,事成之后小弟绝不食言。”

    “好说。”刘智想了想。“此种事无需举荐。我有个计较,明日倒着让花四郎来拜访于你,教你个法子,保管弄到手。”

    刘茂心痒难搔的扯着刘智,说道:“那干脆今日就去拜他好了。”

    想刘智在妻子面前好似一只病猫,在外面倒是满肚子鬼主意。二人当即离开莫愁湖,在店铺里的小院邀请花四郎前来吃酒。

    刘智耳提面命叫刘茂面上须得放稳重些,不要随便出言戏谑,刘茂唯唯称诺。等花四郎到了,刘茂满心欢喜。上前恭恭敬敬的打躬作揖。

    席上刘智故意问道:“花兄,今次可准备应试?”

    花四郎说道:“不瞒两位兄长。小弟读书之兴久已阑了。”

    刘茂说道:“说那里话,贤弟一表人才正当奋志云霄,安可使隋珠自沉海底?”

    花四郎苦笑道:“小弟非不想上进,怎奈近年家道中落,没心思读书,考到老,也不过是个秀才。”

    说话之间,喝了一坛子好酒,原来刘智刘茂清楚花四郎酒量很浅,有意灌醉于他,此刻花四郎酒晕上头,俊俏的脸上现出两朵桃花。

    其实花四郎看似有些醉酒,心中早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和刘智有意让刘茂掏银子,是以将计就计而已。

    眼瞅着花四郎醉了,刘茂忍耐不住上前扶着他到凉塌上歇息,刘智笑吟吟的瞧他俩耍弄。

    江南好男风的风气久已有之,为此徐灏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反正刘茂更喜欢男人,是个见了屁股就呆的主儿。

    刘茂心急火燎的把花四郎的裤子脱下,盯着那莹白一块肉的东西,不觉腹下三寸之地竖起了桅杆,问题是他乃是第一次,不知该怎么放进去才好,左看右看,愣是没胆气动手,把个那话在臀肉上动来动去,不得其门而入。

    装睡的花四郎反而忍不住了,风情楚楚的回过头来,哈哈的笑了一声,“你还说是个公子,见了屁股都不会弄,罢了罢了,奴家替你放进去吧。”

    这类似花四郎此种营生在明朝被称为小官,专门靠此为生,都是些伶俐之人,就算是精于此道的行家,小官若想刁难人,叫苦叫痛装腔作势,总得让人辛苦一番;若是碰到刘茂这样不在行的,巴不得三颠两倒就打发你上了路,就和娼-妓一样,谁乐意浪费一番水磨工夫?

    结果花四郎暗中用劲,几十下便让刘茂一泄如注,偏偏刘茂还觉得比之女人舒畅百倍,不停的赞扬。

    刘智端着两杯茶拿进房里,取笑道:“花兄的酒倒也醒得快。”

    花四郎脸色一红,灿灿了笑了笑,刘茂心满意足的拉着他的手,三人继续饮酒,一直持续到了二更天。

    刘茂本意是留下花四郎继续来几次,而花四郎精于欲擒故纵,无论怎么劝说都要回家。

    第二天一早,尝到甜头的刘茂马上借给刘智一千两银子,赠给花四郎三十两。如此刘智得以开了个一模一样的铺子,可是他不知刘茂的商铺一没有租金,二有自家的进货渠道,哪里竞争得过同行?

    而徐翠云因当年不听姐妹们劝告,执意要进宫,这几年情意也变得淡了,红叶远在福建,加上徐翠云往年坐收好处从来没参与过打理商号。并不懂得做生意,拿出了两千两的嫁妆后,安排了几个家人监视丈夫,居于幕后指手画脚。

    渐渐花四郎看出刘智的买卖门可罗雀,入不熬出,还有家人在一边掣肘,而对面的刘茂则出手大方,性情也较为老实和善。干脆舍弃刘智投奔过去,只气的刘智无可奈何,心中暗恼。

    暗恨于心的刘智遂暗中放出风去,很快整个徐家都得知刘茂嗜好男色,也是此种事数不胜数,除了背后议论笑骂几句外,也没掀起什么风波来。

    不知不觉传到了徐绿哥耳朵里,她对此倒是很看得开,认为丈夫有了相公总比买回家几个女人强。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丈夫交足了公粮就行。

    富贵家族永远也无法避免此种烂事,目前徐灏不得而知。其实就算知道又能如何?亲戚的家务事轮不到他做主。

    且说徐灏这段时间有意经营上海。此时的上海虽然还是个不起眼的沿海小县,但隶属的松江府到杭州府一带,已然是明朝织造产业最发达的地区,上海位于长江出海口,走水路和京城近在咫尺,有着独特的地理优势。这一点是福建泉州所无法相比的。

    夏元吉大力疏通松江等河流,一旦功成能够一举开辟良田万亩,徐灏便打算在上海设立海关总督衙门,架设炮台修建各式工厂,把未来的海军放在上海。

    上海周边的崇明岛是中国最大的河口冲积岛。土地肥沃,林木茂盛。物产丰饶,乃是新兴的鱼米之乡,可以迁徙人口密集的江南百姓过去定居。

    正当徐灏着手进行规划的时候,这一日在徐家,徐江趁人不备,伸手在钟氏的腿上捏了一把,又在丫鬟喜鹊的胸口上乱摸。

    喜鹊恼了,大喊大骂起来,王氏闻讯过来,就听钟氏哭道:“徐江无端来欺侮我们。”

    徐江满不在乎对喜鹊说道:“我好心和你们玩笑,不过是举止亲昵了些,肯不肯由你,有什么好生气吵嚷的?”

    王氏厉声道:“男女授受不亲,反了你这个畜生。”

    徐江一缩脖子,转身就跑了出去,王氏当即派人去喊来他亲娘贾氏过来,大声训斥一番。

    贾姨娘被训了个狗血淋头,三太太刘氏大怒命人寻到躲在老婆房里的徐江,指着骂道:“逆畜,还不跪下。”

    徐江撇嘴跪在地上,刘氏怒道:“你这讨死的下流东西,年纪大了越发的无法无天,老爷叫你去外面读书,我开恩留你在家,不想改过学好,反倒为祸家族。今日我也不说什么,只告诉老爷去,赶紧撵了你出门,是生是死由你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回来的贾姨娘叫道:“下流王八羔子,屋里的丫头不爱,去爱人家屋里的,也是这些浪蹄子故意勾搭少爷,为了爷们装腔作势,调风扇火,当我不知道怎地?家里但凡有个姿色的都想爬上灏哥儿的床,凭她们也配?可笑都是些糊涂混账人,就连几个奶奶也一心想着勾搭三爷,通是些没廉耻的货色。成日里太太开口撵人,闭口撵人,今日果真撵了,我同他到尼姑庵里住去,怕什么?”

    一边大骂,贾姨娘一边恶狠狠的走进来,揪着徐江的耳朵给扯了出去,气得刘氏话也说不出来。

    赶来的袁氏又愧又恼,以为贾姨娘明显是在指桑骂槐的讥讽她呢,无名火直冲脑门,奈何此时上前厮打无异于自曝其短,唯有苦苦忍耐了。

    问题是她不敢出手,堂堂徐家的大奶奶朱巧巧可是回来了,收到消息二话不说带着丫鬟婆子返回徐家,径自上门冷笑道:“竟然污水倒在了我头上,给我狠狠的打。”

    顿时四喜带着健妇举着棍棒冲了进去,雨点般的朝着贾姨娘打去,打的她嗷嗷直叫,倒在炕上捂着脑袋拼命躲闪。

    徐江也被妇人们合力按在地上,照着屁股一顿乱打,幸亏了刘氏匆匆赶来,人人收了手,叹道:“家宅乱到这个地步,别说没个尊卑长幼,连王法都没了,这还了得?”

    湖心岛上,徐妙锦悠悠瞅着徐灏,来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