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美丑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八十五章 美丑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朱巧巧回忆着辽东,娓娓道来:“虽没有金陵伏暑炎天晒在烈日下的辛苦,种田可也一样的劳累,孩子们在树荫下放牛,闺女们在忙着纺丝,男人们都在河沿儿踩着水车,东一句西一句,聊谁家的媳妇好看。”

    香菱心生向往,叹道:“记得在辽东时,那里的山民百姓虽然穷困,可男的耕女的织,男孩放牛养羊,女孩织布照看老幼,男男女女一年四季都到山林打猎,想钱粮赋税不重,春夏时节的景致比起南方的精致更令人心旷神怡,蓝天白云草地森林何等的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等秋收之后,腌制菜蔬采集食物,制办冬衣,下了雪一家人围着炉子喝杯酒,如果没有那些强盗,辽东真乃天上神仙,人间乐土。”

    晴雯也有感而发道:“像咱家这样富贵人家,人心却不足了,吃得珍馐美味,嫌烹调的不够味美;穿着绫罗绸缎,又嫌花样不新,住着大厦高堂,还说暑风难受,重帷厚褥,尚称寒气侵肌。一饭之间几多不满,一天之内无数牢骚,对比穷苦百姓,咱们这享福的倒是在受罪,而百姓却辛苦的在享福呢。”

    徐灏欣慰道:“这也是人之常情,而你们有此见地,也不枉跟了我这么些年,将来一定会抚养出好孩子,成就一番功业。”

    却说每年春夏时节,金陵城内的仕女和杭州佳人一样,这段时期定要约了闺中女伴,成群结队到莫愁湖上游玩几次。就算是成了亲的。约定成俗不带家僮等男人,贴身服侍的皆是同样不常见外人的丫鬟,是以就算被丈夫的友人遇见,也通常认不出是谁家之女,哪姓之妻,省去了背后遭人议论。

    下午时湖上又开始比赛龙舟,李增枝面有得色的又开始吹嘘自家媳妇多么多么的绝色,闹得一干未成亲的少年心痒难搔。

    徐灏坐在人群里。静静听这些家伙笑骂议论过往的女子哪位好看哪位丑陋,每当路过几个美女,一伙人同时扭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大肆评论。

    徐灏笑骂道:“你们真无聊。”

    朱勇顿时叫道:“哥哥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想门当户对的小姐里,又有几个好看的?绝色更是凤毛麟角。”

    一帮青年跟着大声鼓噪,徐灏不屑的道:“你们身边美人还少了?”

    “俺们不是那样的人,有了媳妇哪里还敢惦记家里的丫头?”有少年勋贵大声喊道。

    “哈哈!”大家伙纷纷哄笑,朱勇带着敌意对着李增枝问道:“不知李兄家有绝色之妻。几多美婢呢?”

    李增枝傲然道:“老子家中奴婢千人。”

    话一说完,尽管都是些公子哥,一样人人一脸艳羡。徐灏却微微皱眉。就算李增枝的话带有水分,但奴仆超过一定的人数,显然已经触犯了律法,男男女女加在一起要是超过千人的话,就连王族都做不到,大罪一条。

    突然间远处狂风大作。掀起浪声如雷,老天爷说变脸就变脸,前一刻还是万里无云的艳阳天,这一会儿就下起了晴天大雨。

    五月五日的莫愁湖变作了八月十八的钱塘江,涌来的潮头有三四尺高。盈舟满载的游女都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打得浑身透湿。

    摇船之人把持不住,赶紧叫客人们上岸。生怕再迟一刻就要翻下水了,几百艘画舫小船同时往岸边冲来,一时间无数妇女惊吓着走上了岸,竟把岸边挤得满满当当。

    结果闹得周围的男人们为之大乐,有轻薄少年嬉笑道:“看这光景,今日的风潮断然收不住了,女人们不得上船只好步行回家。咱们找个好地方领略一番,且看京城之中有几名国色。”

    李增枝笑道:“素来云金陵城内有脂粉而无佳人,今日这场大雨,分明是天公好事,要咱们帮着考试真才,特地降此甘霖,替她们洗脂涤粉露出本来面目,好待我辈文人品题高下的意思,不可负了天心,大家快一起过去。”

    众人听了欣然点头,摩拳擦掌的一哄而上,挤走了一群男人,霸占了高处,谁也不甘示弱的吹嘘自己阅人无数,眼力高明,要以总裁自命。

    当然大多数人都举荐家有娇妻的徐灏做总裁,徐灏婉言谢绝,但他也跟着大家伙爬上了栏杆眺望,挤不上来的人也赶紧取来些石块等垫了脚跟,如此才能居高而临下。

    难得一见的奇观也是久违了的场景,徐灏也不禁看得津津有味,只见那些女眷如蜂似蚁而来,也有擎伞的,也有遮扇的,也有摘张荷叶盖在头上的,像一朵落水芙蕖随风吹到的楚楚动人风情。

    又有伞也不擎、扇也不遮、荷叶也不盖、像一树雨打梨花没人遮蔽的。大多数女人被盯得羞涩不堪,低着头快步打男人们的火热目光下匆匆而过,更有大恨不已的女人,暗自唾骂好一群不正经的无耻之徒。

    这天气人人都穿的比较单薄,经过风吹雨淋,种种火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妙处那也不消多说了,当然美女毕竟是少数,而徐灏本着不看白不看的信念,滚他娘的正人君子,自动忽略老丑妇女,专门挑着好看的小媳妇大姑娘大饱眼福。

    就好似当年的寺庙桥头,当下众人细观容貌,眼见大多女人都是些中下之材,并没有什么殊姿绝色。想富家公子见多了美色,一连看过几百人莫不如此,大家异口同声的叹息几声。

    有读过书的各念一句道:“才难,不其然乎!”

    正在嗟叹之际,只见某个青年从后面赶来,对着众人叫道:“有个绝世佳人来了,大家请看!”

    众人不顾大雨。赶忙睁着眼睛朝所指方向一齐观望,只见许多婢仆簇拥着一个年轻妇人匆匆走来。

    走到面前,果然不是寻常姿色,莫说她自己一笑可以倾国倾城,就是众人见了,也都要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起来。

    当时有读书人做了一词为证:面似退光黑漆,肌生冰裂玄纹。腮边颊上有奇痕,仿佛湘妃泪樱指露几条碧玉。牙开两片乌银。秋波一转更销魂,惊得才郎倒退!

    徐灏忙收回目光,暗道见过丑的没见过这么丑的,真乃凤姐前世也。

    忽然身边的李景隆低声叹息道:“那就是增枝的妻子,别对他们说。”徐灏顿时愕然。

    原来这妇人还真是李增枝的媳妇,他怕人知道故此从来不带着妻子出门,但那妻子乃是侍郎家的千金小姐,出门游玩他又不敢阻拦,以往任凭亲戚朋友在背后批评取笑。他自家以眼不见为净,谁知这要命的关口竟然撞见了,回避不及那可要当场出丑了。

    大家伙又是吃惊又是好笑。等妇人走到面前。人人掩口个个低头,都说:“青天白日见了鬼,不是一桩好事。”

    李增枝听见羞得满面通红,赶紧远远躲在众人背后,使劲缩着身子,耳听一个个出言笑骂。又缩短了数寸,心里反复念叨千万别瞧见自己,千万别被人识破了。

    这边李增枝巴不得妻子脚底腾云,快快走远,问题是他妻子竟是个三寸金莲不说。因骨骼受到了人为畸形以至于还有些驼背,勉强曲着身子前行。不慎被弓鞋束缚住了,步伐一时间无法伸直,想要快也快不起来了。

    徐灏暗自摇头,若是她只要快点离开此处,尽快步履维艰,那也用不上多一会儿即能远去,奈何当不得非要卖弄妖娆。

    越是人多的地方,李增枝媳妇偏要故作扭捏扭捏的模样,好弄些大家闺秀的态度出来,让周围的男人们赞好。所以任你大雨倾盆,人家也不肯疾走而过,结果不慎被烂泥糊住了脚尖,四体朝天,一跤跌倒。

    后面忙着用手遮挡紧要部位的丫鬟赶紧上前搀扶,大雨哗哗下,动作想快也快不起来,妇人少不得躺在烂泥坑里抢天呼地,要她们去扶救,几乎把个上百青年少年一齐笑死。

    李增枝虽然缩着身体,听到笑声假装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好借此掩人耳目。

    正当笑闹的时候,又走来一队妇人,里面有好有歹,媸妍不一,独有两位佳人生得奇娇异艳,光彩夺人,被几层湿透的罗衫黏在身子之上,把两具完美无缺柔若无骨的娇躯透露的明明白白,连那酥-胸玉-乳也在若隐若现之间。

    众人见了无不齐声赞叹,叫道:“状元有了,榜眼也有了,只可惜没有探花,凑不完鼎甲。”

    李增枝闻言好奇探出头来,因怕被妻子看见,取出一把扇子遮住面容,从扇骨中间露出一双饿眼,仔细领略那两位绝代佳人的风采,对比自己的妻子,只觉得天下无双,世间少二的大美人,情不自禁的道:“难了!只好虚席以待,等明年端阳再来收录遗才罢了。”

    不说众人都瞧得色迷三道,徐灏却是怒了,那中了状元榜眼的佳人一个是姑姑徐妙锦,一个是妹妹徐翠柳,奈何大庭广众之下,吃了亏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可是这一班轻薄浪子遇到了绝色,岂能不犹如饿鹰见兔,饥犬闻腥?竟然一个个恋恋不舍,成群结队的尾着而行。

    此情此景的徐妙锦和徐翠柳真真又气又怒,二人一起擎着一把雨伞,时而缓行几步,时而急行几步,真是缓也缓的可爱,急又急的可怜,即使羞涩气恼张皇急切,依然不见一毫丑态。

    众人心中皆叹,到底纯是天姿国色,绝无粉饰,若不是飓风狂雨,又怎显出这一双绝色佳人来?

    徐灏渐渐眯起眼睛,就准备哪个混蛋敢吃了雄心豹子胆去强抢自家美女,今日非揍他个臭死不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