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九连环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七十一章 九连环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七巧图即后世的七巧板,大概发明在宋朝,到了明朝基本定型,和九连环一样都是闺阁中必备的消遣玩具。徐灏是因上面有字是以接了过来,边走边看原来是雨诗做的一首赋。

    “盖此图也,其奇出乎天之灵,其巧发乎人之智矣。新出诸范,合七型而成其章矣。运智造异,分三气而具其文矣。本乎弰弦增减之法,而合斗勺之数矣。

    缘乎盈虚消长之理,以仿奇云之状矣。高棚骚人,深闺名女,凭轩窗吟毕之时,居香楼怠乏之余,忽生巧思,奇此珠玑之相联矣。

    推陈而出其新,如梳发之分玉道矣。举簪花之巧手,竞生异样慧心,逞斗草之间隙,别开一幅生面矣。天衣无缝,立接叵测之锦缎,云崖高耸,缘逢皆化为蜃幻矣。扯剪斜档,运智于暇时,度裁方刀,得容素日之慧思也。勿笑瓦破,且观塔成,建邑琴自歇作。”

    徐灏走到萧雨诗身边,佩服的道:“这分功力当真不凡,可见这几年你下了苦功,我是拍马不及了。雨诗若入场应试,即使不中个进士,也不愁不得个举人。看这挥笔之势,可谓‘花雨缤纷’了。”

    萧雨诗心中欢喜,笑道:“我的學问那么好?既如此,你为何不拜我为师?”

    “非我不愿入门拜师。”徐灏笑着解释:“只因我本不是正经的儒家门徒,重堞连绣,年纪也大了,我推崇的是科學,既不愿,也不得其门而入也。”

    徐妙锦嫣然微笑不语,暗道论起你那科學。已然堪称是一代开山宗师,怕不是若干年后,就能与孔子孟子等并列为圣贤了。

    说起徐家的公共卫生和取暖管道,类似玻璃等新奇玩意,这令徐妙锦非常好奇侄子是如何研制而出的?

    红叶说道:“一个七巧图赋,便写出了那么一大堆文章,倘或以此九连环为题做起来,更不知写出多少佳句出来呢。”

    徐灏这时端详起雨诗之姿,昔日青涩的黄毛丫头已经盛开绽放,但见温玉般娇嫩的容长脸儿。春山般两道浅浅弯眉,如琢似雕的中长鼻子,若言若笑的樱桃嘴唇,更兼炎日下走的红光满面,恰如海棠映日。只因多穿了衣服,香汗袭人。一似兰麝流馥。

    想雨诗默默守着自己这么多年。从来未曾动摇过,如今眼看就满双十年纪,已经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徐灏的打算是默认表妹在家里的地位,将来连同儿子都安置在辽东,假以时日,雨诗生的儿子将要娶个公主或郡主为妻。成为世代镇守辽东之王。

    至于和朱巧巧的儿子也会留在辽东,作为双保险经营大连一带的海军,哪怕其后代两虎相争也好过生活在京城这花花世界,很容易变成了纨绔子弟。

    徐灏对生长在深宅大院内的孩子已经失望了。徐海老实巴交,徐江则有点酷似从前的徐淞,爱玩爱闹不愿读书,徐湖年纪虽小却一身少爷习气,看样子将来都不会有什么大出息。这太过富贵的环境确实很难让后代锻炼成才,其实还是他自己狠不下心来,不愿对弟弟们太过严厉。

    萧雨诗不知表哥想着心事,扭头一瞧,正好四目相交,便害起羞来。

    如今随着老太君赐下当年用的耳环,算是承认她的二房地位,沐凝雪也吩咐她操持园子里的琐事,算是予以默认,哪怕徐灏再掩耳盗铃的不承认,在下面人眼里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然萧雨诗很清楚表哥的想法,没有名分不代表没有身份,将来作为萧家的老太君总好过一辈子做徐家的侧室,表哥的想法很特别,时间久了,萧雨诗也觉得为何非要把这么多妻妾关在一个屋檐下呢?很是欣赏表哥并不拘泥儿子一定要姓徐的豁达。

    有了希望的萧雨诗自是丝毫不敢奢望和沐凝雪去争宠,这方面表哥的态度坚决而无情,当下转过头去,故作镇定的欣赏起花圃。

    徐灏回过神来,对姑姑徐妙锦说道:“这九连环解过一遍露了底儿,没意思了,撂在一旁也没人动它。也就是手脚不能闲的人,时常把玩。就是这七巧板玩久了也没意思。”

    徐妙锦轻笑道:“既如此说,你是看不起它了?我倒是这上头有好几处不明白呢,今日幸遇明公,倒要问一两件,敢情垂教。第一件,这些环如何不多不少,或八个或十个,必用九个,止于奇数者何也?再如那架儿必煨做双辕,及其或串或解又必先留一环儿者,终是何意?这几件我已疑之有日了,今日侥幸,得遇明公,敢情明示。”

    徐灏说道:“你还真是遇到明白人了,拆解步骤一共三百四十一道,等公式有时间再教你。这最初九连环是用了十八个环,自古九这个数字为大为玄。其实纵使八连环、十连环都可以,之所以叫做九连环也是应了九九连环的谚语,不管多少环开解的原理都一样,环越多所需时间越久。”

    红叶说道:“是了,佛门弟子的锡杖上也系着九环呢。”

    徐灏说道:“自古有九鼎之说,皇宫里无不以九为尊,诸王进贡京师,也是素品九贡之礼。”

    萧雨诗说道:“说起九数来倒是极多的,天有九曜星宿,地有九江,域有九州,有种种九数,终不知为何如此崇尚这九数。”

    却说此时绿哥也进来游玩,途中遇到了神色倦懒的三姐徐翠云,今日绿哥穿着丈夫托人在杭州定做的一套鲜明出色的裙衫,计上心头,说道:“姐,你的衫裙呢?怎还不见穿着?”

    徐翠云说道:“最近我素不出门,哪里有你这等艳丽衣服?”

    鹦哥假作微微吃惊的道:“这是表哥在杭州做了两套新兴的云绣,与了八十两银子呢,叫我家托他捎了一套,一样的花头颜色,你如何说没有?不然那另一套又能去了哪里?”

    徐翠云心中大怒,还未等过门未来夫婿就把这么贵重的衫裙擅自送给了别的女人,岂有此理?经过四年来的宫斗,徐翠云再也不是往日那老实巴交的性子,可谓是睚眦必报,每当受到侮辱就立誓今后对任何女人绝不后退一步。

    如此还未等成亲,徐翠云就开始记恨起了刘智,绿哥又时不时的过来探望,绘声绘色的讲诉刘智以往的斑斑劣迹,这让徐翠云越发厌恶丈夫。

    这边因妻子怀着孕,徐灏没有和雨诗眉来眼去,直接走到石榴树下,探手摸着大姐圆鼓鼓的肚皮,一时间爱不释手,反复念叨什么又有侄子了。

    徐青莲含笑道:“若我生个男娃,凝雪生个女娃,那就算指腹为婚,就这么说定了。”

    徐灏哈哈一笑:“这得听闺女她娘的,我反正是没有意见。”

    “那我听姐姐的。”沐凝雪抚摸着腹中的小小孩儿甜甜一笑,抬手按在丈夫的手上,“最近京城成亲的人家太多了,闹得二嫂为了打点人情往来一刻不得闲,我这边有雨诗帮衬还好,大嫂这一走,人人都体会到她的好来了,二嫂说了几次怕不是管家的材料,出了什么纰漏好歹给她留些颜面。”

    徐青莲心有戚戚焉的道:“可不是嘛,这一回到京城,各种应酬增加了何止十倍?人家礼物都送来了,逢年过年又怎好落下不还?真是应付不过来的婚丧嫁娶,令人实在头疼。”

    徐灏不在意的道:“要我说爱咋咋地,堂堂国公府你管他什么王族什么大臣,顶多按照章法立下等级,叫管家照着送礼就完事了。”

    徐青莲摇头道:“这哪行,就好似朝堂一样,陛下不理朝政,大臣们还不趁机争权斗势,贪钱卖官?”

    徐灏叹气道:“家大业大永远无法避免鸡鸣狗盗之辈,如今全家人都住一起弊端丛生,我已经派人收拾好了隔壁两处宅院,等过了年,就让长房三房都搬过去,是时候该真正分家了。”

    沐凝雪顿时吃了一惊,徐青莲欣慰道:“早该如此,不然这下面早晚乱的不像话,你们夫妻俩纵有三头六臂也顾不过来。”

    “唉!”沐凝雪苦笑连连,她身为孙媳妇毕竟有着她的立场,无端端的把亲人给撵出去,无论如何都会传出一些难听话,指责是她容不下大娘和三婶两家人。

    徐灏见状安慰道:“必须如此,长痛不如短痛!想咱俩也有了孩子,为了儿女要马上当机立断不可,难道你就不怕孩子有个万一?我可是独子,芷晴她们都没有名分,万一我和孩子出了意外,你可怎么办?”

    “啊!”沐凝雪立时不寒而栗,丈夫的话语无疑直指要害,现在芷晴等人都没有身孕,因国公让给了公公,如果说真有人大胆包天害死了丈夫和儿子,那么二房得就此绝嗣了,爵位岂不是得让同族兄弟或他们的儿子过继继承?

    谁都不想家里发出此种可怕之事,是以为了家族安宁,各自分开过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彼此亲人想念了随时都可以互相串门,夜晚则各自关起门来,不然都混居一个屋檐下,三方这么多人的利益牵扯不休,出现包藏祸心的小人几率太大了。

    世事往往要比小说更加离奇而不可思议,宅斗宫斗等并非是在凭空臆测,徐灏必须要提前加以防范,即使是多此一举,也好过憾事铸成方才追悔莫及!

    亡羊补牢没有意义。(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