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七巧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七十章 七巧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自从返回金陵后,徐家女眷很快入乡还俗,又恢复到以往闺阁中的氛围中去。

    六月初六芒种节,自古凡交此节日,闺阁中女儿们都要备各色祭物,以饯花神。但因今年全家人远在大连,又急急忙忙的乘船进京,哪还有心情?是以这一日,沐凝雪便回明了老太君,请得放丫头们一日假。

    萧姨妈和梅氏想起幼年玩耍的往事,也极有兴致。老太太见她们喜欢,也准了所有人散荡一日,并说道:“明儿我也往花园看你们的补饯花神会。”

    此示一下,阖府姑娘丫头们都欢欣鼓舞起来,各自预备了饯送花神的祭物,邀请亲朋好友前来,到时徐青莲和翠桃红叶绿竹四姐妹都将一起返回娘家。

    徐灏听说后很开心,这是早在唐宋甚或更早时期形成的闺阁少女所特有的节日,应该一直保留下去。

    次日,又值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早饭后,近百人先后聚到花园中来了。就和红楼里面描写的一样,有用花瓣柳条编成轿马的,或用绫缎纱绢做幢幡旌旗的,都用五彩绒线,各色锦绦,一花一树枝上都系满了。

    只见满园中锦绣飘摇,花枝招展,更兼这些姑娘丫头们,各各打扮的明眸皓齿,靓丽娇俏,总之一时盛景也说不尽。

    老太君坐着藤椅同几位夫人来到园中,在临夏阁坐下,看自家女孩们欢会,或临水观跃鱼,或望空看舞鹤,或摘鲜花或斗奇草;徐妙锦和张钗等乃是客人显得很斯文,反倒是自家姑娘们带着丫头,返回娘家如同出笼之鸟一样,或立树下,或坐山石,各显其素日之学,不是弹丝便是品竹。总之人人纵情嬉戏玩闹。

    一时间倩影锦缎穿梭林间,花船飘于碧波中,唢呐隔水闻,诚可谓良辰美景不虚掷也。

    徐灏独自站在高楼上,俯视园内久违了的热闹场景,不由得感慨万千,也大感心旷神怡,缓缓吩咐道:“你去知会耿老将军一声,请他老人家约束儿子们,自作孽不可活。我不会一再容忍。”

    “是!”李冬躬身答应。

    远处一间凉亭里。两个小丫头正说着悄悄话。一个脸盘圆圆的说道:“你横竖比我强,我如何比得上你呢?眼见服侍着二奶奶,不时有赏,况且二奶奶如今在家里立住了脚。也待你们这些老人好,往上巴结也是快的。”

    另一个瓜子脸的叹口气道:“唉!哪里比你强什么?虽说已被看在奶奶眼里,也不是无故的就有赏赐,谁不知二奶奶有名的铁公鸡?再说谁能比得了三少爷的人呢?常言道‘分有命定’,我也不那么巴结了,这两年也只埋身过日子。若果时来运转跟了三少爷,一辈子不出门也认了,或许也有个耸耸肩的时候,谁能知道呢?”

    圆脸丫头说道:“阿弥陀佛!你还说你埋身不成。听我说句不害臊的话,那日洗衣房的老刘妈妈向我要起那三千文时,急得我真个要上吊的心都有了,后来急得没法儿,去求了垂花门的四喜奶奶。把那件穿着的红布棉袄拿出去当了。你想,到了冬天我自己哪里能够赎得出来?”

    瓜子脸丫头惊讶的道:“呸!你如何当起东西来了,你也不似我们从外边来的,亲爹亲娘都在这里,哪里就难在了这一两千文上呢?和你妈妈说一声,还不是现成的?”

    圆脸丫头苦笑道:“别说我那娘了,自从我进里头来以后,不但不给了零花钱,连个花儿粉儿的钱都不给了,说什么不是承受着姑娘的赏赐嘛?你自己有本事弄钱花,没有就罢了。可是人人都说三姑娘性情完全变了,别说赏赐了,咳嗽一声都得被狠狠训斥,等几天到了冬天我没衣裳穿时,看她给我赎不赎了?”

    “你到底比我体面些,怎么说都是姑娘身边的人,现如今谁不怜惜三姑娘?不过刚刚当了棉衣。”瓜子脸丫头扁着嘴,“我的衣裳四月头里就已当完了,如今穿着的这件就绸衫,还是麝月姐姐给的呢。你不知道,我去年冬天借了那黑账的五千文用了,她的利息最重,按月要三分利,被她这么一盘剥,直到如今我也没还清。昨儿听她说,连本带利将到一万了,你想想,我能还得起吗?”

    圆脸丫头好奇问道:“这时候,只有人肯借钱给我便罢了,哪里还管它上面利轻利重的?只是那黑账到底是说哪一个呢?我倒不认得她。”

    瓜子脸鄙夷道:“就是死了的王管家媳妇腊梅,二十来岁,瘦瘦高高整日里打扮的花里胡哨,爱挽高高簪儿的那一个咧,听说是个人尽可夫的狐狸精,她可爱放钱呢。后台是厨房里的管事张妈妈,芷烟姐姐的亲嫂子,她俩最是心黑。”

    圆脸丫头说道:“明儿姐姐保我借那黑账几千文使使。”

    “我如今欠着帐呢,又如何做保人?我原是周嫂子报的,你若找个好保,我替你说去。”瓜子脸丫头出起了主意。

    “找保倒容易。”圆脸丫头想了想,“明儿我再找个体面些的,只是她的利息太重,不知一个寡妇攒起那么多钱做什么呢?”

    “养汉子呗,还能做什么?”瓜子脸丫头一脸鄙夷,“不敢奢望能去绛雪斋,但凡去四姑娘的霜雪斋,或大奶奶的金禧阁,雨诗姑娘的听雨观澜也比长房这边强一万倍。二房进项大,这点子债累也不在我眼里了。”

    “谁说不是呢。”圆脸丫头神色羡慕,“看那灵玉,最先派回来伺候三少爷起居,只这几个月的工夫,瞧瞧她成了什么样儿了?不但谁也肯借给她钱,况且如今头上身上戴的穿的,像个美人图似的了。坐在桌上嗑着瓜子,真真美死了她!想她倒是新近比咱们晚进来的,哪象我们这般压在泥坑里,不得出头呢。”

    瓜子脸丫头说道:“那灵玉多亏柳姑娘之力,这才被遣回京,往后不忘姑娘的好处也罢了。”

    圆脸丫头说道:“唉,我入凭花阁以来,慢说得到姑娘们的怜爱,就是自家姑娘也不曾赏脸问过一句话,不知这个命如何这等不好。上个月我妈叫个瞎眼先生替我算命,他说什么‘今秋必见喜,无喜便是灾’,你看我这个行径儿,哪里来的什么喜了。”

    瓜子脸丫头取笑道:“想必是得了大胖小子罢喽。”另一个听了,下死劲的啐了一口道:“呸!烂了嘴的蹄子,说来说去说出自己的病来了,你才得小子,你才养孩子呢。”

    却说隔墙有耳,都被路过的徐绿竹和萧雨诗听见了,二人摇着头走出来,只见徐青莲和沐凝雪二人坐在一颗海棠果树下轻声交谈,看着红叶和一群丫头们斗各色花草玩笑。

    徐绿竹心说大嫂远去辽东,三嫂有孕在身不管琐事,自己与二嫂素来没有什么交情,再说那两个丫头似乎都是长房之人,当众说出来不免扫了二嫂的脸,给她难堪,倒是最近雨诗姐开始帮着三嫂打理园子,不如就交给她好了,大不了以后说给三哥听。

    当下徐绿竹说道:“张钗她们都在临夏堂解九连环玩呢,还问这边可曾做出那个七巧图没有,正等着呢?”

    芷晴起身相让,绿竹坐了下去,萧雨诗略站片刻遂继续往前往走去,瞧着徐妙锦和张钗坐在桌子左右解九连环。红叶笑道:“哎呀,巡检大人回来了,九州地面太平否?境内未生盗匪乎?”

    萧雨诗展袖摇扇,笑道:“圣人在位,自然是海晏升平,兼有贤臣辅佐,专心治国,安能有盗匪?”

    大家正在说笑,忽见丫鬟默琴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站在萧雨诗身后去了,徐江手里攥着一枝花,飞奔过来,放下脸来掏默琴袖内,叫道:“你真个不拿出来?”

    默琴只顾笑着缩身子往一旁躲闪,萧雨诗瞪了一眼她,问道:“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这般争着抢着?你还不给快拿了出来。”

    这默琴今年十二岁,比徐江大不了几岁,两个人都是小孩子脾气。萧雨诗一向很疼徐江和徐湖兄弟俩,是以徐江在她屋里随便惯了。

    默琴笑道:“六少爷趁姑娘不在屋里时去了,要寻什么七巧图,翻箱倒柜的闹。我撵他问姑娘要去,他不依,硬来抢,所以我拿到这里来了。”

    说完,默琴自袖内取出来递过去,萧雨诗随手给了徐江,徐江喜滋滋的转身跑了。

    张钗红叶等大笑起来,说道:“好个贤明宰相!不知光天化日之下自己家里遭了劫,还只顾着在外边巡查呢。”

    萧雨诗笑道:“斯之谓:为国而忘其家业。”

    却说徐济拿着七巧图低着头跑路,去被人伸手给挡住了去路,抬头一瞧,赶紧规规矩矩的低声道:“三哥好。”

    徐灏笑问道:“今日你也被放假了?”

    徐江说道:“老太君想我了,就叫管家去军校接了我回来,过几天我就回去念书。”说完把手里的七巧图上缴。

    徐灏接过来,不悦的道:“一天就够了,学校未放假你怎好旷课不去,若是不给我拿回来个优等,就叫你去做个普通士卒守卫长城。去吧。”

    “是。”徐江老老实实的行礼然后朝前走去,半路上吐了吐舌头,飞一般的冲出园子,找小伙伴们玩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