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浑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六十九章 浑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话说中国卖了一两千年的瓷器,瓷器绸缎几乎垄断了整个世界贸易,赚进了无数财富,可谓独此一家别无分店。

    想外国人也不是傻瓜,会放过这么赚钱的买卖?因此经过元朝的对外交流,就像唐朝时纸张印刷术的技术外流一样,对瓷器早已垂涎三尺的阿拉伯工匠渐渐仿制出了青花瓷器,奥斯曼帝国出现了背花瓷器中心。

    这在朱元璋的时代还无所谓,百废待兴的官窑民窑无需依靠出口,但时日久了商人追逐利润是没有止境和节操的,作为利润最丰厚的对外贸易,富起来的商人和相关官员难道会任由成本逐渐升高的瓷器烂在手里?

    在这方面古人很有智慧,精益求精的开发明朝著名的珐琅瓷器和宣德炉、成化年间举世闻名的斗彩鸡缸杯等。总之景德镇对于瓷器的技艺改良从来没有停止过,为了应对国际上的竞争和自身需要,彩瓷的发展有了一个新的飞跃,各种色彩如有堪比鸡冠的红色,和紫葡萄毫无二致的紫色。

    当然最著名卖的最好的还得属青花瓷器,不过西方世界极为喜爱明朝的斗彩五彩乃至单色釉瓷器,这些工艺都达到了当世巅峰,继续保持着遥遥领先的技术优势。

    防伪技术也开始得到应用,官府为了维护瓷器在海外市场中的垄断地位,对专用的高岭土和色剂所需的矿物质予以最严格的保密。

    这方面在任何书籍里都不能有详细记录,一经发现立即列为**集中销毁并重罚作者,因此郑和下西洋所带回来的大批矿石和番料都没有相关记载。

    其中有一种名叫苏麻离的青矿石,产于后世的伊拉克叫做索马拉的地区,是一种发色鲜亮用于青花瓷的呈色剂,也就是钴蓝料。元末清初景德镇的青花瓷器,用的就是此种青料。

    烧制出来的瓷器。特点是发色凝重浓艳,并隐隐约约有些黑色泽,似铁锈斑点。后世经过化验,原来这是含锰量低。含铁量高的原因,这与国产青料明显不同。之所以青花瓷器盛极一时,乃因阿拉伯国家大多崇尚此种蓝色,建筑物以蓝色的瓷砖为尊,而长期以来只有中国盛产青花瓷,产量也大的惊人,自然利润也大的惊人。可见青花瓷是应需而生的产物。

    除了瓷器之外,明朝每年进口需要大量的苏木,此乃榨取提炼彩色丝绸的一种重要染料,另外苏木还是一种解毒剂。想元末明初以来。战场上动辄双方开练那邪恶的生化战,自是对于解毒剂的需求量非常大。

    南洋自古产各色宝石金银,稀有动植物等很多奢侈品,对于大明皇族乃至有钱人来说有着永恒的吸引力,这是官方或民间走私贸易之所以永不会真正断绝的缘由之一。

    而传统的各种香料则是百姓的必需品之一。现在每斤胡椒的时价是原产地的二十倍,历史上的永乐朝因郑和下西洋后,一直得以维持在十倍左右,等仁宗时期取消了郑和船队,价格很快又恢复了到了二十倍。

    香料并不仅仅是为了满足统治阶级的奢侈享受。更多是做为药材被大量引进,丰富的药用价值,恰恰关系到了国计民生。

    徐灏家里的女眷常年需求极好闻的苏合香,同时作为类似花露水的作用涂抹全身。

    有一种气味浓郁的香料名叫没药,中国进口用来入药。还有有名的医常用药的安息香,主治中风昏阙,产后血晕,也是豪门最喜欢用的香饼。还有唐代本草拾遗里记载的乳-香,可以治疗耳聋、中风口禁不语、妇人血气、肠道疾病等等。

    胡椒、芍药、丁香、豆蔻、沉香、木香、龙诞香、大风子、孽澄茄、血竭、硫黄、犀角和羚羊角等总共多达一百六十四种香料,都是明朝稀有紧缺的中药材,都需要大量进口,是以假如没有瓷器丝绸茶叶白纸等等商品来平衡海外贸易的话,后果是不可想象的。

    当然以官方商船进行远洋贸易并不太适合,没有合理的统计报表,没有近现代的金融理念,文武官员只会认为朝贡贸易奉行的是厚往薄来的经济外交政策,只满足了帝王的面子,对此深恶痛绝。

    而庞大的舰队数万人的规模需要维持,往往没有现银给官员发放俸禄,有时只好按每斤胡椒折合现钞一百贯的方式充抵官员的薪水。

    于是大批官员认定郑和下西洋致使库银入不熬出,由此得出了结论,这是一项劳民伤财之举。

    徐灏依稀记得逛论坛时看过很多的文章证明,永乐朝通过郑和下西洋带回了丰厚回报,据静海沧桑一书的初步核算,海外贸易的开放政策,二十二年来,总计流入白银千余万两,黄金三十万两的巨大财富,一举使得明朝中叶金银再次代替纸钞成为了流通货币。

    夜晚徐灏返回家中,陪着有孕在身的妻子散步闲聊时,说道:“来年就有船队要下南洋了,咱家和沐家都不要插手商船,尤其是不要让红叶涉入,所谓树大招风,没必要亲身参与其中。”

    对于去南北美洲航线的不确定,使得徐灏暂时没有打算马上移民,这要等条件合适时才能成行。

    沐凝雪说道:“我会告诉红叶。对了,三婶昨个跟大娘提亲,想把翠云许配给那乱说话的刘智,大娘答应了。”

    徐灏皱眉道:“由着去吧,翠云毕竟给朱允炆做过没名分的嫔妃,官宦人家是没有指望了。”

    第二天一早,张辅匆匆过来,说道:“王通出了事,被刑部派人缉捕下了大牢,我爹他们都想请你出面,把人放回家去。”

    这王通乃是战死的王真之子,被封为了都指挥同知。徐灏问道:“怎么回事?”

    张辅说道:“他家附近有个卖书的卫结巴,穷得不能度日,就把自家的漂亮媳妇卖给了王通做妾,也是王通垂涎人家美貌 ,又不知这京城里的深浅。刚刚睡了两宿,卫结巴就跑去门前叫骂,说王家仗势欺人。当时我等兄弟都劝王通索性把老婆还给他,那几十两彩礼也不要了。只求消弭了祸端,谁知!唉。”

    徐灏太清楚京城类似坑人的把戏,甭管你是不是勋贵将军,在这皇亲国戚多如狗的地方,有的是人你得罪不起。

    徐灏说道:“是不是冒出来一伙人做刚做柔的故意讲和?又要去了一笔银子,然后转过身就跑去刑部告状?说王通霸占良人妻子?”

    “是。”张辅苦笑道:“最近出了许多类似之事,也是兄弟们被京城繁华迷花了眼。眼见富贵到手即开始纵情声色,四处寻觅美人,有的确实是仗势欺人,也很多人被稀里糊涂的给坑了。现在大家伙都压着一肚子火,直嚷嚷准备报复呢。”

    徐灏暗叹一声,到底得搅合进勾心斗角的浑水里,文臣是绝对不会放过此等打击靖难功臣的机会,或者说是为了对他以及姚广孝等功臣之首进行试探。

    如果袖手不管的话。那么自己在北平系官员的心里就会威望大跌,可如果出手管了,那么就会让京城百姓认为勋贵间官官相护,是个百姓都会同情卖了老婆的卫结巴。

    徐灏冷笑道:“我带你去找个人。”

    刑部官署,负责问案的是个少年甲科。刑部给事中,出身贫寒正是一团火烈的性子,见了一身绫罗官服,环佩紫玉的王通,顿时怒发冲冠,直接叫衙役上前撕扯衣裳,剥脱靴帽。

    短短几句问话,就判了王通先奸后娶,归还老婆赔偿三十两银子的宿钱,要革了王通的官职并重责四十大板,竟然是要让王通身败名裂。

    瞧热闹的人们立时欢声叫好,高呼大人青天再世,京城百姓自然很不待见占领京城的北方勋贵。

    而一干王通的同辈兄弟们则气的人人脸色铁青,朱能长子朱勇怒道:“我等辛辛苦苦帮着陛下打下了江山,竟然要受此诬陷?不如都弃官回家种田得了,省的受这文人鸟气。”

    孟瑛马上呵斥道:“不得胡言,张大哥去找大都督了,定会为王通伸张正义。”

    “真的?”还未成年的朱能大喜,随即恨道:“大师对此事不管不顾,太令人失望了。”

    忽然刑部侍郎刘伯温的次子刘璟一脸汗水的大步从里面走出来,对着少年甲科怒斥道:“怎能如此不分青红皂白的审案?来人革掉他的官职。”

    不等围观之人反应过来,刘璟命带来卫结巴夫妇和几个证人,当即吩咐大刑伺候,又传上来几位新的证人。

    很快卫结巴的同党忍受不住痛楚而招供,加上新证人的证词,都证明了这些人乃是惯犯,常年靠此种手段诈取大户钱财。

    卫结巴的老婆也叫道:“我招了,我招了,奴家是先收了钱才过的门。”

    如此卫结巴夫妇以及同党被重打一顿,全部发配大宁府垦边,五年之内耕种的田地归其所有,等什么时候攒够了钱赎回其罪犯身份,那什么时候就可以返回故乡。

    而王通明知卫结巴的老婆乃是平民之妻,却执意要纳为妾一样有罪,当场被重打二十大板,涉及银钱一律充公,然后撵出刑部。

    不管怎么说,王通的前程是保住了,孟瑛朱勇等人都很高兴,陪着他返回家去,以后此种事都积极寻找市井之徒前去作证,而有些真正欺男霸女的靖难功臣因证据确凿,全都受到了刑法惩处,同僚等也无话可说。

    刑部后方的厢房里,陈瑛面无表情的拱拱手:“刘大人,既然你等识趣,那本官就暂且不弹劾了。”

    刘璟心里松了口气,客客气气的送陈瑛上了轿子扬长而去,叹道:“真乃好险,大人们这一次实在是太冒失了,陛下是仁义善良,可是那徐灏又岂是真的人畜无害?”

    与此同时,徐灏站在锦衣卫指挥肖伟面前,喃喃道:“幕后之人竟然是耿璇三兄弟?也不知耿老将军知不知情?唉,这不是找死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