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兄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六十七章 兄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绿哥雇了人来掏房顶上的耗子窝,嫌脏就没回屋补觉,去了亲戚家串门。家里刘妈子哈欠连天的站在院子里和邻居嫂子说话,当时刘智也站在自家门口。

    就听刘妈子说道:“昨儿个陪夫人回娘家,她吃酒耍钱闹到了下半夜,我又不能睡,强撑到了三更天,大清早随着来家。唉,等完事了大概困意也过去了。”

    刘智听到肚子里,中午披头撞见了打国子监回来的刘茂,说了一会儿闲话,刘智忍不住又取笑道:“困得要死,昨晚陪你媳妇吃了好酒,戏耍了一遭刚刚要睡下,谁想她非吵着要回家去。”

    刘茂笑了笑,心想夫人昨日回的娘家,今早返回时一定被他瞧见了,因此故意取笑于我。

    刘茂当时也没放在心上,等回到家就见绿哥神色有些憔悴,便问道:“你夜间不曾睡着?这样的瞌睡困倦。”

    绿哥说道:“谁睡觉来了?昨夜好几个人一起吃酒打骰,连眼都没闭上过,回家请了人捉耗子,就去了老李家躲了躲。”

    要说刘茂考不上举人是有原因的,读死书把个脑袋都给读傻了,徐家是什么门第?内宅岂能容许男人半夜进去吃酒?别说刘智一个娘家外甥,就算徐汶徐海等成年少爷,夜里屋里都有的是人盯着,就算出门也得有人跟着,当然某人纯属例外。

    再说绿哥为人是不咋地,可是在男女之事上头一向守规矩,平日里根本不是那样的人,这刘茂也不问个详细,上前不由分说,一脚将妻子踩翻,好一顿拳打脚踢。声声叫她招供。

    绿哥从小娇生惯养,嫁给刘家后谁人不礼敬三分?突然间被丈夫这等暴打,躺在地上大声尖叫。刘茂唯恐当真做了王八。出手越来越狠眼看着就要打出人命了。

    刘茂母亲赶来叫道:“拿贼拿赃,拿奸拿双。你又不曾捉住她的孤老,活活打杀了媳妇,这是要偿命的。”

    刘茂当下停住了拳脚,把刘智和绿哥两个的话告诉得分明,绿哥方晓得这个缘故,气的大哭。

    刘茂母亲说道:“既然事有实据,也别打了。叫人去唤徐家人来,三对六面的当面说分明,也叫他家没有话说。”

    很快徐海闻讯赶来,一进门就见妹妹被打得三分似人。七分似鬼,皇天爷娘的放声嚎叫。

    刘茂指着徐海骂道:“堂堂国公家没个廉耻,小姐养汉偷人,这门风恁的败坏。”

    徐海赶忙苦笑着问清缘由,他人老实也没个主意。赶紧回来禀告了大嫂,朱巧巧当即大怒,派人叫来三房管事妇人,命她去请刘智前来,当下关上中门。埋伏了女兵,等刘智一进来马上棍棒齐飞,一边猛锤一边审问。

    刘智自知罪过,躺在地上护着脑袋满口求饶,一五一十的把此事原委说的明明白白,朱巧巧吩咐徐海押着他去了刘家。

    听到这儿,徐灏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徐海说道:“当时被大哥听见了,就说要去把他两家都给砸个稀巴烂,把刘茂也揍个半死,好替妹子出口恶气。不过大嫂不同意,说到底是夫妻俩,此种事讲清楚也就算了,咱家若是普通娘家也就罢了,不能得势不饶人,把人伤了,家砸了事小,可如此夫妻情分也就没了。

    后来当面对质清楚,刘茂和她娘知道错怪了绿哥,一起过来给三太太磕头赔罪,又给妹子磕头,三太太不轻不重的说了几句,只是绿哥嚎天痛哭,吵着要上吊抹脖子,饭也不吃,太太就劝了劝送回家去了。”

    徐灏笑道:“这家务事就得这么办,哪怕咱家再富贵也断不了夫妻间的龌蹉,虽然绿哥受了大委屈,但她那不饶人的性子,非得活活折腾刘茂十天半个月不可,时间久了这气也就会消得差不多了。真若是依着大哥的话去大闹一场,有理也变成了没理,等事情过后,绿哥也非得怨恨娘家不可。”

    徐海挠头道:“我听不明白。”

    徐灏笑道:“别说你不明白了,家务事我也搞不明白。”

    此后果然刘茂和她娘轮流昼夜看守,成天到晚的赔不是,绿哥整整折腾了一个月,方才渐渐的回转过来。刘茂还特意置办了一桌酒席,娘俩个郑重给媳妇递酒赔不是。

    怎么说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婆婆都是自家人,绿哥也就放过此节,选择了忍耐。说来奇怪,挨了一顿打,反倒是让绿哥对斯斯文文的丈夫刮目相看起来,认为是个爷们。

    但吃了表哥刘智这么大的亏,绿哥恨得咬牙切齿,开始寻思着寻到机会一定要好生报复。

    徐灏除非亲自撞见了,不然已经很少理会类似的家族琐事,说实话他清楚自己的性格其实和老大徐汶很像,遇事太容易冲动不顾一切,这方面远远比不上大嫂和妻子。

    如今朱巧巧的兴趣从一心执掌家里大权转向打算去经营大连,只因外面的世界更精彩,管的人也更多,每当一群老少爷们对着她一介女流毕恭毕敬的,就让朱巧巧瞬间升起莫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渐渐瞧不上家里区区的一亩三分地了。

    徐灏承认即使把徐家几个兄弟合在一起,怕也比不了大嫂一个人的精明能干。

    现在徐灏正在琢磨着大宁封给朵颜卫的承诺,按照原先的脾气索性翻脸不认人,派兵把朵颜卫给直接灭了,但是一味杀戮实不可取。

    通过嫂子的处置方式,徐灏决定暂且以德服人,附近草场可以留给蒙古人牧马,但大宁城必须要设置官府并驻军,沿途得征调军户修路,迁徙百姓慢慢同化蒙人。

    说到迁徙百姓去赤峰等地,要提供粮食和各种物资,对朝廷来说长此以往无疑是很沉重的负担,汉人精于耕种,总不能逼着百姓靠放牧为生。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谁会甘心去冬天极冷、荒无人烟。遍地异族危险重重的地方定居?

    早年是有宁王夫妇在那里,屯兵七八万,来自关内源源不断的物资供养。百姓也就没了太多的怨言。

    徐灏陷入了沉思,历史上朱棣也反悔了。但因为没了藩王镇守,民心士气由此一落千丈,愤怒的朵颜三卫又连年攻击,加上无险可守,最终被朝廷无奈放弃了。

    类似的情形还有西北的东胜卫,于是徐灏准备奏请帝王举荐盛庸为大宁总兵,驻军八千其中有一半火枪兵。今后慢慢全部换成火器,如此就能不用动辄三四万的庞大兵力,八千人依托坚固城池,足以应付二三万的蒙古骑兵。坚持到援军赶到。

    紫禁城内,乾清宫被夷为了平地,在原地已经兴建三分之一的宫殿,朱高炽暂时住在奉天殿内,有时住在内宫。周围随时有五百神机营的将士站岗护卫。

    大部分宫人被放出去了,当时的一幕令徐灏记忆犹新,震天的哭声让京城百姓都为之动容,就连朱高炽都大受触动,年轻的帝王还保留着赤子之心。何况他原本性格就比较善良。

    而新晋的宫女到了二十五岁即可回家,这使得以往死气沉沉的皇宫变得生机盎然,人人都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到时不愿回家自可申请留下来,可以担任女官什么的,总之让徐灏明显感到皇宫变得不一样了。

    而且锦衣卫的职能也不是光对外,在徐灏的操作下转而开始对内,使得嫔妃再也不能随便杖毙宫人,出现任何意外死亡都得经过详细检查,当然以往皇宫也是如此,除非是帝王等有限几人才能任意杀人,毕竟皇帝一家子也不希望一辈子生活在成天闹出人命的鬼地方。

    所以说根源还是在帝王身上,要不然历史进程为何要限制皇权,君主立宪或干脆废了帝制呢,没了制约的权利太可怕了。

    奉天殿外,太监侯显、亦失哈、马和全都一脸幽怨的看着徐灏,就是因为徐灏的建议,使得这三位有着强烈职业进取心的太监最近变得垂头丧气。

    经过靖难之役的四年,燕军从上到下都产生了很深的战友情意,徐灏上前失笑道:“我是说过太监不许出京,但是我可没说给不能做官。”

    侯显气道:“那还不是一样,太监本就不能做官。”

    徐灏笑道:“为何非要眷恋着做宦官呢?辞去内侍身份,以一名外官的身份重新做人不好吗。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此乃一时权宜之计,除了你们这一批人之外,今后进宫的宦官绝对不许走出京城一步,也决不允许阉人和宫里有任何瓜葛,此乃铁律。”

    侯显和亦失哈立即沉思起来,马和则兴奋的道:“此话当真?那我不做太监了。”

    徐灏却神色古怪的摇头道:“你可不行。”

    “你。”马和又苦笑着拱手:“国公爷您老高抬贵手吧,我又没得罪过你。”

    徐灏说道:“我有一件事托你去办,如果办成的话,我一定力保你出使南洋,作为特例可以以太监的身份出京。”

    谁知马和转身就走,徐灏叫道:“怎么了?”

    马和恨恨的扭头说道:“我预感绝对不是好事,一定得经过九死一生。”

    徐灏大笑道:“没错,可是此举也会令你名传后世,世世代代备受天下人之敬仰,名垂千古。”

    看了眼紧锁眉头的三宝太监,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徐灏笑着心说去南北美洲探险,除了你之外,还真找不到合适之人呢!

    既要有胆识和一肚子学问,也得有非凡的胆量和出类拔萃的统率力,总之各方面的条件都要足够优秀,最妙的是太监不能生育,基本不会有叛国自立的野心,难怪朱棣那么喜欢重用宦官出使外国呢。

    奉天殿内,朱高炽皱眉问道:“重用盛庸朕没有意见,所谓用人不疑,可是火枪掌握在边军手里,万一流落出去或是有将领生出不臣之心,那该如何是好?”

    徐灏说道:“你当火药火枪是那么容易造出来的?没有弹药供应,那就是一堆铁棍而已。其实说穿了,国君不仁就会有百姓造反,拿着刀枪一样可以推翻一个王朝,别成天疑神疑鬼了,你只要能做到勤政爱民,还怕谁敢不臣?别说将领了,任是谁敢揭竿而起,不出两个月就会被灭了。”

    朱高炽没好气的道:“我现在是皇帝了,你别那么没大没小好不好?再说我还是你的兄长呢。”

    徐灏鄙夷道:“那我给你磕头?先说好了,磕了头那就是一辈子的臣子,从此再无兄弟。”

    “行了行了,老子怕了你行不行?”朱高炽感觉轻松无比,抛开做皇帝一本正经的威严做派,似乎又回到了做世子的那些年,动辄和徐灏两个人之间嬉笑怒骂。

    此刻的洪熙皇帝同样的一脸不屑,整个人变得流里流气的,怒道:“跪个屁,装模作样不知心里怎么骂我呢,你小子就从来没把我当做帝王过。”

    徐灏笑道:“这倒是真的,做皇帝可是天底下最大的苦差事,说好听呢是高高在上,实则就是一笼中鸟而已,不怪历朝历代出现那么多脾气古怪的皇帝,一辈子生活在这四四方方的皇宫里,是个男人也得憋出病来。”

    朱高炽很神奇的傲然道:“那也有的是人梦想做皇帝,朕想出宫随时都可以,奶奶的,倒是得应付那些该死的臣子。”

    “知道就好,你以为大臣都是泥捏的?有的是人恨不得玩死谏,成就了忠臣名声。”徐灏大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不想有一天没兄弟可做,今日顺便请辞一切官职,恢复一介布衣身份,等我爹老了之后,爵位直接传给我儿子。如此陛下安心,我也安心。”

    朱高炽神色变得凝重下来,沉声道:“太过天真了,只要你能参与国事,就是事实上的布衣宰相。”

    徐灏微笑道:“那就不参与国事好了,有何不可?”

    朱高炽叹道:“不行,你小子有通天彻地之能,你得帮着朕做出一番事业。放你回家悠闲自得,左拥右抱美人?我却得累得半死不活,做了错事还得受你耻笑,老子有那么蠢嘛?”

    突然间,朱高炽和徐灏同时捧腹大笑起来,而徐灏心里却在叹息,谁真的能和皇帝做兄弟?眼前这位肯定不行,就算有名直率的正德皇帝也不行,三十岁之前倒是差不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