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孤军深入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五十八章 孤军深入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建文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朱棣誓师南征,此时的北方已经没有能阻拦燕军的官军,损兵折将的盛庸于德州还未恢复元气,何福的五万南兵水土不服不耐寒冷,驻守在济南城外。

    半个月后,燕军避开了真定和德州的守军,从二者间隙直插山东进入淮北,朱棣派出李远等大将带领数千骑兵侦查官军动静,清扫道路。

    官军的疲弱有些出乎朱棣预料,前军大将朱能首先一战击败官军指挥贾荣,斩杀七百人,擒获兵马二千。

    李远八百骑兵偷袭从德州渡河北上的都指挥葛进的万人,官军下马渡河,把马匹放在最后,眼见李远也下马邀战,官军见燕军兵少,不免有些轻视,葛进大吼一声率先冲杀过来,李远带人转身撤退,立功心切的官军穷追不舍。

    这时候二百燕军潜入敌后斩杀守卒,把马匹全部放跑,李远随即开始反攻,官军不敌往后退却,发现马匹都不见了,一时间军心大乱,李远带兵乘势冲杀,一仗斩首四千余级,许多军士溺水而亡,不少马匹落入燕军手里,葛进仅以身免。

    两战两胜,使得朱棣极为高兴,尤其是以八百兵力大破万人的李远立下大功,所部将士加以褒奖,前军都指挥以下军校皆升一级。

    得知盛庸的兵力不过三四万,根本无力进犯河北,而大将瞿能因伤病死,陈晖去了西北募兵,铁铉困在济南城内,没了顾忌的朱棣遂带兵锐意南进,攻克馆陶渡过卫河抵达东阿,拔东平,陷汶上,一路望风披靡所至克捷,绕过孔子老家曲阜,两日即攻破重镇东平,守将指挥詹璟兵败被擒。知州等文官逃得无影无踪了。

    建文初年被贬的东平小吏郑华等人,坚守瓮城死战不退,城破后绝食五日而死。

    正月十五日,燕军攻下沛县,颜真卿的后人知县颜环留下一首绝命诗后,自刎于老父亲身边。主簿廖子清、典史黄谦誓死不降,二人从容赴难。

    燕军继续进攻徐州,支将王聪进攻萧县,知县郑恕城破殉难。徐州乃南北咽喉之地,城内兵精粮足。向来易守难攻。

    不知为何。高歌猛进的燕军没带来威力巨大的新式火炮。张辅的神机营被留在了河北。

    因此尽管朱棣连番使用计谋,也未能拿下徐州,停留一个月后开赴宿州,宿州是燕王外祖父徐王的老家。徐王姓马,乃高皇后马氏的父亲。

    眼看宿州近在眼前,朱棣告诫全军将士那里有外祖坟地,不得骚扰,因朱棣一向自称高皇后嫡生,再次严令部下和百姓秋毫无犯,派都指挥女婿李让前往祭奠,厚赐徐王亲族。

    宿州也因此没有抵抗,燕军穿过宿州引徐州兵马追来。留下都指挥金铭迎敌,金铭于河边设下埋伏,但不慎惊到了官军,官军随即展开反击,金铭见状赶忙带兵逃回河对岸。徐州守军眼睁睁目送燕军离开,没有军令只得无奈返回。

    燕军继续前进蒙城,驻于涡河。铁铉得知燕王南进的意图,调集多地守军仓促组织了四万人前来堵截。

    为了争取民心,八万燕军几乎很少劫掠百姓粮食,后方的补给无法输送,是以携带的粮食吃的差不多了,埋伏多日不见官军踪迹,诸将沉不住气,纷纷请求回军,朱棣则坚决不同意,否决了调大连徐灏率领船队载满物资赶来支援的提议。

    五天后,没了粮食的燕军大败四万官军,于小河斩杀官军两万,擒获将领丁良和朱彬,残余官军退回南岸,迎来盛庸的主力四万人,合兵一处。

    燕军获得官军遗留下的粮食,得以饱腹,而官军则没了粮食,不得已只能采摘野菜充饥。

    二十二日,两军在齐眉山发生了一场激战,互有伤亡,忽然大雾弥漫,战场上难辨敌我,于是双方各自收军还营。

    盛庸有感兵力逊于燕军,采取步步为营的战法,每天挖壕沟以御燕军,往往通宵修筑好的壕垒即将完成,就得放弃起兵追逐燕军往前,等燕军列阵,又得慌忙后退十里地继续挖土,为此士兵疲惫不堪,战力大受影响。

    反观燕军行军不挖堑壕,不筑营垒,只是分布队伍,列戟为门,因此将士可以得到充分休息。

    不过盛庸没让燕军占到任何便宜,沉着指挥冷静应战,以疲惫之师牢牢牵制敌人。朱棣除非狠下心决战,不然奈何不了官军。

    燕军长驱而南下,深入京畿中心地区,所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大。又累又饿的盛庸军半个月后终于得到周围府县的粮饷供应,后继援军源源不断的赶来,每过一日,双方的差距渐渐拉平乃至很快朝着官军一方倾斜。

    与此同时,徐灏乘船抵达北平,对着失去燕王消息的谋士官员大发雷霆,怒斥顾成等将领无能,他官职最高没有人敢出言辩解,灰溜溜的被撵了出去。

    徐灏留下解缙和杨士奇,对着朱高炽和姚广孝说道:“就这么傻坐着?什么都不做?”

    朱高炽苦笑道:“父王临走时严令守住北平,还能怎么办?”

    徐灏没好气的道:“出兵将近三个多月了,孤军在外万一战败怎么办?起码派遣一支军马前往助战,提供军需粮草。眼下四方没有人能威胁到北平,坐在这里只能证明你无能。”

    朱高炽皱眉道:“没有军令能派谁人前往?你得镇守辽东,我得呆在北平,难道让高燧走一趟?”

    “事出紧急顾不得了,请大师和二位大人留守。”徐灏又说道:“协助高燧镇守北平遥控辽东,咱俩一起南下。”

    “你?”朱高炽顿时大感惊讶。

    徐灏说道:“姑父这一次无疑是在孤注一掷了,要么攻下京师要么全军尽殁,没有其他可能。想如此重要关头,你还能守在北平毫无作为?胜!高熙威望会凌驾于你头上,你将来的处境之艰难无需我多说,败了就算姑父能逃回来,可是损失殆尽的八万精锐根本无法弥补。如果你有继承皇位的决心,那么你就要做出选择。”

    朱高炽只觉得心脏砰砰乱跳,此言意味着大家挑开天窗说亮话了。眼前姚广孝身份超然可以不论,其他三人都是最拥护自己的心腹,徐灏说的不错,必须要马上做出决断,不然就会失去下面人的拥戴。

    朱高炽腿脚不便身宽体胖,最后挣扎着苦笑道:“那我给你军令,由你南下还不成吗?”

    徐灏感到很是失望,冷道:“可以,但高熙取代你怎么办?我帮你即是保住高熙性命,但高熙做了太子后。我拿什么去救你?”

    “我明白了。”朱高炽白胖胖的圆脸流下汗水。此刻姚广孝突然间缓缓点头。顿时让他精神一振,咬牙说道,“家里就劳烦三位大人了。”

    很快朱高炽不顾文武官员的劝阻,不顾母亲的不赞同。留下激烈反对的三弟朱高燧在北平,随徐灏五千人马去了沧州,命张辅的神机营一起乘船南下德州。

    一万五千人的火枪兵,尤其是武装到了牙齿的徐灏麾下,清一色的最新型燧发枪,每人百发纸壳子弹加上锋利刺刀,补给源源不断经由沐皙船队运送,战力比之大量装配火铳火绳枪的神机营将士要强上许多,尽管火绳枪的精度距离要好于滑膛燧发枪。但远比不上其中整整两千支的线膛燧发枪。

    当然打仗不能光凭武器精良与否,徐灏的士卒大多没有神机营善战,此乃不争的事实。但是合在一起就恐怕是这世上最恐怖的战力了,加上徐淞身经百战的火炮营,不费吹灰之力即攻占了防守虚弱的德州城。

    正在和官军对峙的燕军军营里。天气已经日渐炎热,对北方士卒最难以适应的就是潮湿了,使得人人体力困乏,水土不服很容易染上疾病,孤军千里在外人生地不熟,使得燕军上上下下普遍产生了厌战情绪。

    这一天,诸将相继来到燕王帐下,又向朱棣提起撤兵,理由是孤军深入和敌军相持,已经失去了出其不意的锐气,硬撑下去就要到了盛夏时节,这时候打仗乃兵法所忌。况且淮地多豪雨,燕军畏热,一旦发生大规模的瘟疫疟疾等疫疾,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张玉建言道:“小河东平野外多牛羊,且二麦将熟,城内外粮食充足,不如渡河择地驻营,休息人马,观敌而动,万全之道也。”

    面对众将的请求,朱棣不免心焦,他已经几天没有解甲了,看上去非常憔悴。

    没想到诸将会如此畏难,不由怒道:“兵事有进无退。”说不得耐下心来好一番解释鼓气,最后说道:“本王故意引其南来者,贼军多南方士卒,久劳于外,孰不思家?若能大败之,则各归故里,岂复能合?”

    很多大老粗的将领频频点头,张玉朱能等少数人却听出了燕王是在有意诡辩,若说思乡,燕军远离故土,岂不是更思归?

    这时候没人敢拆台,朱棣说道:“眼下官军靠着周围县城接济,**万人哪里够食?一渡小河,我军士气懈怠,且贼粮饷已达淮河,相去不远。如敌得到充足的粮草接济,军势复振,我军便难以与之久战了。今应乘彼疲,截断其粮道,可以坐困,不战而屈之。”

    最后朱棣强调说:“我军深入,利已在我,不可少缓,容贼为计。”

    这时大家伙都回过味来了,孤军深入本为兵法大忌,王爷却硬是说成了形势有利,怎么可能呢?人人都带兵打了三年硬仗,即使大字不识一个,也已经无师自通懂得兵法了。

    朱能和张玉见状站出来支持朱棣的意见,诸将见他二位附和王爷,即使心里不同意也都不做声了。

    战争胜负,往往在瞬息之间,而粮饷毫无疑问是军队的命脉,朱棣连续派遣多位悍将四处截断官军粮道,分散官军兵力。

    如果盛庸要移师接应粮草,朱棣便亲自率领大军紧随其后,白天命游骑扰乱官军樵采,夜间派勇士偷袭营地,使得官军不得休息,还得被迫分兵护粮,而燕军又何尝不累呢?

    朱棣为此一个多月没有解甲,整个人像个野人,但如此一来显得更加亲民,将士们有感于心继续坚持。

    四月二十五日,官军缓缓移动到了灵璧,与陈晖的两万西北骑兵汇合,想以持久战拖垮燕军。

    这时候,朝廷送来粮草五万石,军饷三十万两,命都督陈煜率京军马步六万人沿途押送。

    何福的八万人秘密赶来,不知情的朱棣准备带领精锐前去偷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