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胡闹的徐灏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四十五章 胡闹的徐灏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惨败的燕军在燕王的指挥下且战且退,为了获得生的希望,必须要冲过一道道防线,如此燕军发起了决死冲锋,接连击退多路主力官军。

    逃亡的第三日,仓皇混乱的燕军从溃退中稍稍缓了过来,没有掉队的军士大多回到自己的营阵,姚广孝等官吏彻夜忙碌,调派将领接替阵亡者,临时任命了大量校尉,使得各级指挥体系逐渐恢复。

    燕王终于有了指挥作战的底气,遂数次亲自诱使官军追来然后围而歼之,令燕军屡次得以夺路北上,虽然伤亡惨重但也顺利渡河返回了河北。

    吴杰率河北官军数万人继续沿途劫杀,杨文仗着骑兵的机动力到处设关卡进行拦截,而盛庸的山东兵主力却因为连场大战伤亡也很严重,境内还有残留的多股燕军,是以止步于德州转为清剿地方,休整部队。

    山东军由此军声大噪,很快名动天下,一些文人墨客纷纷作诗称赞,而燕军出征的精锐几乎丧失几尽,蒙古籍的将士十不存一。这起兵三年来,兵败未有如此之惨过,阵亡丘福等大将四五人,中下级将领数百员,元气大伤。

    作为谋士的监察御史王度参与了两场战役的谋划,被铁铉盛庸联名举荐进京做了兵部侍郎。不料李景隆果然被徐汶猜中了,建文帝赦其罪而不诛,反而予以重用。

    眼见盛庸一举成名,被连续打脸的李景隆自然很是妒忌,此后因忌功而不停的馋间盛庸和铁铉,连带着王度也渐渐被皇帝见疏了,一天到晚呆在兵部衙门里庸庸碌碌,纵使满肚子智计不被采纳也是白搭。

    燕军逃回了河北,幸亏有徐灏提前击败了徐凯等河北兵将,布下重兵镇守返回北平的交通要道,一路源源不断有守军火速驰援,仓库里的粮草物资等供应充足。这使得逃亡的燕军折损不多,短短不过十日即平安回归北平。

    代价是失去了整个河北,张玉父子放弃定州沧州等重镇驻守在通州,令官军停止了脚步。

    却说清一色骑兵的杨文本来纵横驰骋北方大地,接连获得了多次小胜,撵的燕王惊慌逃窜。

    正当杨文春风得意想长驱而入直接拿下山海关的时候,不料收到了徐灏兵进辽东的消息,大惊失色急忙催促水师前来接应,四天后好不容带着三万人乘坐数百艘各式船只返回,留下一万人带着坐骑返回山东。

    倒霉的当晚竟遇上了雷击风暴。折损了五分之一的战船和兵员。更倒霉的是在秦皇岛附近海域又遭到了沐皙船队的强力阻击。面对射程威力都远远强于朝廷战舰的火炮帆船,满载着士兵的水师船队速度太过缓慢,完全是被动挨打,杨文无奈被迫弃船登陆。

    凄凄惶惶的杨文正当举棋不定的时候。被朱高煦等燕军将领的五千骑兵袭击,又被数千全副武装的工匠营堵截,一战全军尽殁。三万多没有战马的辽东军眼见无路可逃,很干脆的集体投降,杨文仅仅带着百人乘船逃往了山东。

    燕王府,唯有自己这一路大败的朱棣很是颜面无光,主公受辱诸将纷纷免冠顿首请罪,面对跪在身前的数百将校们,朱棣叹道:“其失在我。非尔等所致。”

    燕王心中叹息,自己惨败而徐灏则凭借残忍的狠辣手段震慑了辽东各大卫所,有扶余城和彰武县的灭-族大杀,人人惊恐唯恐步其后尘。又因大胆减免沉重的赋税劳役,免去四分之三的军户军籍。替汉人百姓大报血仇从而赢得了军心民心,一路所向披靡,不管是蒙人女真人还是汉人,所到之处无不闻风归降。

    杨文远在山东和自己作战,大批将领不再辽东,没了主心骨,也算是让徐灏趁机捡了个大便宜。

    凭借五千多人即征服了整个辽东,得到各族军民数十万之多,不但使得徐灏坐实了仅次于燕王父子的名声地位,而且这份功劳实在是太大了。

    好在徐家满门家眷都在北平,朱棣不担心徐灏会借机自立,事实上很了解侄子不眷恋权势的性情,再说还有现实种种所限制,朱棣从没往那方面想过。

    马上要公开检讨的朱棣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叹了口气,有功总得封赏,心说你小子有能耐就给老子在辽东征召十万精锐出来,一年后赶紧识趣的辞去官职,那将来本王就算赏你个世袭罔替的公爵又如何呢?不然早晚会清算你私自更改祖制,滥杀无辜的滔天大罪。

    如此朱棣悻悻的道:“升徐灏为辽东大将军,全权统率境内各族军民,给予有专断征伐之权。”

    说完后朱棣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了一丝欣慰,尝到了有人能分担压力的轻松感觉。值此大败之际,徐灏占领了辽东对士气的提升是显而易见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使得受阻山东的将士们并未灰心丧气。

    缓缓注视着麾下诸将,真正能独当一面的将领其实屈指可数,朱棣对丘福的战死深感痛心,现在唯有张玉父子和朱能等区区三五人或许堪称帅才,其余不过是良将而已。

    徐灏那混蛋,假如他在本王身边参赞军事何至于惨败?朱棣很气恼的暗骂一声,不得不承认论带兵打仗仅仅算是二流的徐灏,其眼光胆识当断则断的魄力,以及一肚子高深莫测的学问,不管放在哪里都能给人带来巨大惊喜,能称得上是知人善用的全才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此刻远在辽阳城的徐灏自觉罪无可恕,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因此干脆什么事都不管,完全把政务军务下放,任由原先隶属于辽东都指挥司的官吏们去操心,此举无意中令辽东保持着正常运转,没有因换了统治者而陷于混乱中。

    他整日里思索的是万一有将领造反或蒙人跑来复仇该怎么办?是走水路逃跑好呢,还是经过陆路逃亡朝鲜好呢?总之压根就没想过该怎么去长期占领。

    派出死活都与自己无关的朵颜卫骑兵进驻沈阳城和锦州城,严令不许骚扰地方,让他们耐心等待燕军出山海关前来接管,五千自家兄弟则都留在辽阳城内福祸与共,总之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还是抱团在一起比较好。

    沈阳是后世辽宁的省会城市,位于辽东的核心地带。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奈何地处平原河流纵横不利于防守,非得数十年的持续稳固经营不可,倒是锦州历史上向来是防守重镇,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不亚于山海关。

    辽阳则自古以来即为辽东的中心城市,就是三国志里面的襄平,境内有水量充沛的太子河流域,分布着许多石器时代的文明遗址,从汉代以来已经成为边疆首屈一指的军事政治重镇。

    城内有多个世居于此的豪族,比如渤海李氏。辽阳张氏等。从唐朝以来任何崛起的民族首领都得前来笼络联姻。在金国时期这些豪强曾显赫一时。

    明朝立国后废了辽东州县制,改为立军户制,实行军垦之策,这在初期乃至此时的成效都很显著。军管制度保证了政令的迅捷畅通,任何人都不能违背军命,违抗者要么逃亡要么去死,能够最快速度调动所有力量,后期呢那就是见仁见智了。

    总之现今的辽阳一带城镇林立,人口达到惊人的二十余万,农业商业都堪称辽东地区最发达,有着令徐灏大为惊喜的工商业经济。

    从洪武五年至十六年,总共历时十余载。从东起鸭绿江的虎山直抵嘉峪关长达万里的防御线上,大明总共设置了九个防御边镇,辽阳便是其中之一的辽东镇。

    徐灏瞅着地图上的十八座城池,汉人的人口比例一枝独秀,再一次为故去的朱元璋而感慨。留下了这么宝贵的遗产,不然还得花费多少年才能达到这样的规模呢?

    又盯着周长二十四里长,采用砖石结构的辽阳城防图,一股安全感油然而生。

    走海路而来的张鑫和于鹏推门而入,因安排去过朝鲜和倭国等地公费旅游,增长了见闻和阅历,又受到徐灏几年来的书信影响,加上自身很年轻容易接受新颖观点,又是出生于儒家氛围相对淡薄的北平府,算是思想改造较为不错的‘新新人类’。

    最重要的还是利益捆绑,头上戴着又红又大的徐系帽子,既是优势也是劣势,一时半会儿的没可能撇清掉。

    他二人是徐灏亲自点名要来的左膀右臂,如此一来无需任何人提示,考中进士的二人太清楚假如徐灏倒霉了,他们肯定也跟着倒霉的现实。类似的文官还有杨士奇周鹏薛文等人,解缙也可以算一个,派系的形成总是有意无意中的自然而然。

    张鑫拿着一摞子文书,说道:“光是辽阳六卫就屯田了五千七百多顷土地,过了十年免收租子的日期,加上大人又减免了一半税赋,今年足以自给自足了,就是税赋的减少该如何维持俸禄和基本运转?要知道辽东税赋的三分之二可来自辽阳一带。”

    徐灏不在意的道:“不打仗军饷的支出可以减少大半,下令彻底取消户籍钳制,鼓励百姓去开设作坊商铺,可以经商或开垦荒地,可以承包矿藏,可以去打猎游牧,也可以从军领取军饷,参加造船和武器工厂赚取工钱学得一门手艺。

    开垦的荒地永久属于自己,官府发给身份证明注明籍贯出身,取消户引,百姓作为自由民继续十年免赋税之策,完全放开官方指定商市的限制,任由商人全年进行贸易,允许去朝鲜倭国开设分号,你们去制定一份优惠政策,我徐家会成立银行借钱给百姓经营,哦,你们都入股好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徐灏想到哪就说到哪,成功固然可喜,失败也没什么大不了,管他呢!

    徐灏回忆着后世的三中全会等等,又说道:“总之辽东今后要实行重商主义,官府制定每五年的宏观指标,无限制的吸引流民移民前来往北开荒,我看见我征服嘛,女真人我来搞定。

    奖励多多生儿育女,生育五个子女以上要重赏,赐予夫人称号。对了还得开设学校和医院,移民要给予耕地房屋耕牛种子,哎呀花钱的地方貌似有点太多了。”

    徐灏觉得有些玩大了,赶紧沉吟道:“三年内商税保持不变,第四年得加倍,要做到税赋的三分之二最好出自商业,哪怕一半也好。目前先靠着金银铁矿和盐铁专卖等赚取税赋吧,哎呀没钱不会去抢嘛?

    对了还有开展六年普及教育,注意不是四书五经而是简单活用的杂学,推广爱国主义教育,谁敢和我谈论儒家教义马上杖责三十发配去航海冒险。不论出身门第选拔优秀学生做官吏,反正就算做到知府,朝廷也不会承认文凭和事实,是以无需经由科举,先帝你真是高瞻远瞩啊!”

    一口气说完,徐灏美滋滋的又一次慨叹,突然发觉其实战争打的没完没了貌似也不错,辽东因为乃是偏居一隅的不毛之地,好像不管做什么都引不起远在金陵的朝廷来关心,派遣官员前来做官?问题谁愿意来?

    真等到朱棣登基为帝后,肯定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可以任意胡为了,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说的算,不过应该能争取个四五年的自由发展时间,只要不把辽东搅合的天翻地乱就行。

    走一步看一步吧,徐灏如此想到,其实他最想做的是赶紧回家,一堆美人还没受用了,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