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凶神徐灏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四十四章 凶神徐灏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科尔沁被誉为草原明珠,着名的蒙古族地域文化---科尔沁文化的发祥地,黄金家族发迹后,成吉思汗把科尔沁草原封给了弟弟哈萨尔作为领地。

    在蒙古语中,科尔沁的意思是“造弓箭者”,可见这里乃是蒙古最繁华的的富庶地区,历史上乃多个民族的发祥地,有出产易开采的煤炭和铁矿石的传统,因此传统的手工艺等相对非常发达。

    科尔沁草原位于后世内蒙古东北,大兴安岭南坡,松辽平原西段,即从大兴安岭一直到松辽平原的广大区域。

    哈布图乃哈萨尔的直系后裔,北元的没落无可避免的也影响到了科尔沁部,明军几次北伐被大伤元气,人口规模锐减至不足全盛时期的五分之一,世代从属的部族大多成了被明朝册封笼络的朵颜三卫。

    徐灏选择的时间点非常好,正值鬼力赤诛杀蒙古大汗的叛乱时期,为了得到明朝的支持,也为了实现野心,鬼力赤去年公然废除了大元国号,准备恢复鞑靼,自立为汗。

    尽管鬼力赤自称具有黄金家族的血脉,但他的姓氏已经证明了是首位非成直系吉思汗家族的蒙古人,这是具有极其深远影响的重大事件,标志着忽必烈家族的大元政权彻底丧失了在蒙古人心目中至高无上的中央汗国的地位。

    短短几个月间,从极东到极西,长城以北到西伯利亚以南,甚至波及到了正苟延残喘的几大汗国,辽阔草原戈壁沙漠上的绝大多数蒙古部族陆续宣布脱离中央汗国而独立。当然黄金家族的影响力会依然存在,不过征服世界的蒙古帝国已然由此变得更加四分五裂,再没了统一崛起的机会,在历史长河中仅仅是昙花一现。

    科尔沁部占据的扶余城此时属于明朝的控制范围,近年来虽然不臣服于明朝却和宁王关系不错,因此失去防备遭到攻击。

    徐灏并不太担心遭到群起围攻,现在北方还没有敢于挑战明朝的存在,当然几年后就说不准了。暂时的盟友鬼力赤正忙于攻伐反对者。这关口谁还敢再得罪明军?敌人反倒是归顺多年的福余卫。

    即使明知鞑靼的崛起并非什么好事,但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这几年必须要支持鬼力赤。

    正月初三,等待着战报的徐灏打王宫里走出来,今日天气不错,蔚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数匹快马疾驰而来,当场倒毙了三匹上好战马,徐灏顿时眉头不由得跳了下。

    匆匆看了一眼最新消息,徐灏皱眉途经贵族的房屋时。就见几个奴隶抬着一具冻僵的尸体走出来。四五个脖子上套着项圈的孩子身穿破破烂烂的兽皮。赤着脚哭哭啼啼的跟在后面。

    啪!一个孩子稚嫩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跌倒在了雪堆里。

    蒙古管家恶狠狠的瞪了其余奴隶一眼,转过头恭敬的道:“贵人请!”

    徐灏朝着神色畏惧的奴隶们招了招手,随口问道:“死的是什么人?”

    管家回道:“是个老迈不中用的女奴。”

    “哦!”徐灏看着不肯过来的奴隶们露出了不悦之色。管家见状狠狠踢了个孩子一脚,迫使奴隶们赶忙垂手走了过来。

    徐灏低头对一个脏兮兮女孩问道:“你叫做什么名字?”

    女孩子茫然摇头,徐灏又问道:“你是哪族人?”女孩子依然摇头,看样子根本听不懂汉语。

    徐灏转而问蒙古管家:“他们都是什么人?”

    管家说道:“贵人,这都几辈子的奴隶了,就像是牲畜一样的贱命杂种。”

    徐灏再次看了几个混合各族血统的小孩子一眼,转身大步离去。当天下午,一千户蓄养奴隶的蒙古人不分男女老幼皆被钉死在了城墙上,罪名是欺压汉人。

    没死的蒙古贵族奄奄一息的钉在木架上任由风吹日晒。不时凄厉惨叫,场景异常恐怖,从此使得扶余城变成了一座大草原上的着名死城。

    徐灏对着朵颜卫的蒙人和一万多的普通牧民说道:“我只说一次,掠夺汉人做奴隶的人家,不问缘由全家处死。”

    鲁忠对周围恐怖的人体木桩视而不见。说道:“大人放心,等回去后我等即马上归还汉奴。”

    “汉人尊严不可触犯,此乃草原上的铁律。当然欢迎各族人前来归顺,按照关内律法得穿汉服说汉话,改为汉名赐予汉籍,严禁本族内通婚,则一体视为汉民,享受和汉人一样的律法和军队保护,享受最优越的赋税劳役,可申请迁徙,可从军经商读书做官。”

    徐灏一口气说完,又说道:“我要借你三千骑兵,并且劳你护送粮草辎重,这些牧民和财富的一半算做酬劳,此地牧场也归你等族人迁徙放牧,另一半则要均分给我的部下,你可同意?”

    朵颜人顿时人人欢喜,对于同胞的死几乎没什么感觉,只因类此的残暴场面见得太多了。

    鲁忠大声说道:“一言为定!”

    徐灏指着解救出来的数千奴隶,说道:“这些人都恢复汉民身份,连同你等家里的汉奴今后世代居住在大宁府耕种放牧,受衙门安排管辖,我再重申一次,杀汉人者奴役汉人者一律死罪。”

    鲁忠瞅了眼明军那被裹在棉布里的火枪,暗道这一次当真是走了眼,这位年轻将军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凶神,叹了口气说道:“是!”

    因收到燕王情况危急的战报,徐灏当即放弃了和鬼力赤等蒙古部族接触的机会,明目张胆的屠杀了近万蒙人,丝毫不担心会引起激烈反应。

    行军路上,每过一里地军士们即竖立起一具尸体作为警示,如此一直延伸下去,这令祖上动辄屠城的朵颜骑兵也不禁为之心惊。

    沐毅皱眉问道:“历朝历代都是以羁縻笼络为主,我朝对边地鞑子也一向以仁慈为本,如此才能使得各族和平共处,虽说公子是为了汉人复仇,可毕竟已经时过境迁了,为何下手如此,唉!”

    “为何会如此残忍狠毒?激起蒙人反弹使得边境杀戮不休?被文人弹劾杀人太多?”

    徐灏神色平静的说道。伸手紧了紧斗篷,呼出一道白气,青的发紫的嘴唇都有些不听使唤,“是非对错根本就不重要,我并非是为了汉人报仇,而是为了接下来的局势应对,当然免不了顺便报复一下出口恶气。所谓强权即公理,武力乃正义,在这强者为尊的关外收起仁义道德那一套吧,你要是能把一匹狼不靠棍棒教化成一只狗。我管你叫爹。”

    沐毅苦笑道:“我知道兄长的见解是对的。可是心里就是不痛快。”

    徐灏笑着伸手拍了拍他肩膀。自嘲道:“这就对了,其实我心里也不好受,今次也算是连累了你们,很快屠夫徐灏的名声就会传遍关内关外。即使是那些被解救的奴隶也不会觉得我是好人,一些奴隶的生活可比辛苦劳动要强太多了,很多人甚至天天诅咒于我,哈哈!”

    沐毅叹道:“何苦来哉,兄长何不把蒙人都贬为奴隶呢?在朵颜卫手里生不如死,哥哥名声也不会受损。”

    “我就是要让异族知道,总有汉人会杀人不手软,去他娘的仁义道德。”徐灏转头对着左右亲卫吩咐道:“派出百人沿途传令,不投降者破寨后鸡犬不留。归附燕王府的军户赋税劳役全都减为最轻,比照女真人,从杨文征战的家属俱不问罪。对了,敢圈养汉人农奴者勒令半个月内交出人来,不然杀无赦!”

    派出了百人斥候。徐灏对着身后长长的队伍,大声说道:“兄弟们冒着严寒随徐灏出关,冻死冻伤受了大罪,灏很是感激于心。今日当众承诺,待事成之后百户千户官升一级,校尉以上官升两级,普通士卒皆官升三级,人人赏银千两,不管最终谁生谁死,我徐灏保证人人家里世袭三代百户,在这关外都会拥有良田万亩农户百人,我徐灏要和兄弟们在这儿辽东同享富贵,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当下士气大振的燕军追随徐灏翻过山脉向着数百里之外的彰武县而去,所到之处连续征服了数个过冬的福余卫小部族,逼迫贵族献出了奴隶和粮食。

    彰武县的低矮城墙下,燕军在雪地上抓紧时间把冰冻的火枪加热,首领海撒男答奚率领紧急征召的八千铁骑缓缓前行。

    徐灏见状独自策马迎了上去,海撒男答奚也单独骑马过来,二人于两军中间会面。

    “这里是朝廷治下的福余卫,徐将军请回吧,辽东不欢迎你们。”在辽东有着第一勇士之称的海撒男答奚身高力壮,头上戴着个蒙古尖顶皮帽,下巴留着一撮胡须,冷冷说道。

    徐灏笑了笑,抬手举起短枪朝着对方开火,砰!惊愕的第一勇士海撒男答奚当即被打死。

    “杀了他们报仇。”

    八千福余卫随即愤怒的发起了冲锋,因冻伤减员的四千多燕军举起火器迎敌,徐灏则朝着一侧赶紧逃去。

    尽管很多人的火枪被冻住失去了作用,可剩下三千多的火器排射,足以杀伤大量敌人。

    惨叫声中,不断有骑士摔了下来,死伤了大约两千人,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了下来,两翼的三千朵颜卫骑兵策马冲杀过来。

    燕军迅速背上火枪纷纷转身跑到后方翻身上马,朝着不远处的一处高地跑去,朵颜卫一口气冲过敌人的阵型,双方各有死伤,不停歇的继续向前。

    福余卫的骑兵没理睬同族,直直冲着汉军杀过来,骑在马上张弓射箭,刹那间数千支利箭划出优美的抛物线,燕军赶紧下马躲避在连夜挖出来的浅浅壕沟里,举起了圆盾尽可能的蜷缩一团。

    不时有中箭的军士咒骂,其他人则拽下腰上一个个木质把手的新式武器,拧开盖子拉出火捻,把冒着烟的手榴弹扔了出去。

    轰隆隆!伴随着千枚手雷的爆炸声,炮弹也按照既定轨道呼啸而来,突如其来的剧烈声响和杀伤力惊人的火器威力,蒙古骑兵成片成片的倒下,不管剩余骑士如何驱策,战马不听使唤的四散狂奔。

    远远躲着的朵颜卫骑兵努力安抚胯下不安的马儿,趁机向着大乱的福余卫杀去。

    彰武一役,福余卫首领、世袭指挥同知海撒男答奚及其五千族人阵亡,其余人大多投降,随后所有参战的家族二万多人被坑杀。

    除了城内的数千奴隶和汉民,周围所有民族尽被扫荡一空,以抵抗燕军的名义遭到了烧杀抢掠,数十个部族惨遭灭族,徐灏的凶名立即传遍整个辽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