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凝命神宝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四十三章 凝命神宝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东昌城下,士气高昂的燕军犹如一只嗜血雄狮,在战无不胜的燕王指挥下列队布阵,沉闷的脚步声撼天动地。

    而虽有小败却士气犹盛的官军犹如一只豪猪,剑戟如林人多势众,在盛庸的带领下背城出战。

    盛庸和铁铉兵合一处,兵力超过燕军的十万人,达到了十五万左右,相比燕军尽是青壮年的精锐,官军不免老幼皆有。前一天铁铉命令杀羊宰牛犒赏全军,用誓师来激励将士们的拼死之心。

    此刻的朱棣闲庭信步般的策马而行,心里甚为得意,他认为铁铉是被迫要决一死战,因粮道被切断士卒缺衣少食没有军饷的缘故,东昌城又是素无积蓄,周围县城都被燕军大掠,是以支撑不住了。

    朱棣对着左右将领胸有成竹的道:“破官军只能以计,他欲求速战,我则不战,他欲不战,我则扰之。今次本王要亲自带领精骑绕出敌后,一旦后方官军被击败,全军当鼓噪前进,贼军腹背受敌之下,必可得胜。若不能得手,也要扰乱其营以骇其心。”

    众将气势满满的轰然应诺,丘福负责统领六万步军,朱能率领三万骑军。

    另一边,实施以逸待劳之策的铁铉其实并不想马上决战,原本想着长期对峙下去,借用地主之利让燕军被拖垮疲惫不堪,扰不胜扰,然后伺机一举击溃。不过近日有感于因燕军的烧杀而激起的全军愤怒,遂认为军心可用足以一战了。

    双方列阵完毕后,轰隆隆的战鼓声响起,朱棣率先带领三千营等五千铁骑威风凛凛的直接冲击官军左翼,显得很是肆无忌惮。

    可是左掖官军背靠城池因此人心稳定,加上山东军人人想着为父老乡亲复仇,被将领校尉们的大声激励下,胸中涌起了滔天怒吼,当下两万官军立即拼死迎敌,一步都不退后。

    官军的中军右军不为所动。看上去很是平静,保持阵势纹丝不动,任由同袍去血战燕军堪称最精锐的五千铁骑,血肉横飞之下,纷纷悍不畏死的用血肉之躯去挡住战马奔腾的脚步。

    如果徐灏在此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官军静的令人心悸,如此镇定的敌人无疑最可怕。

    可惜朱棣身在战局之中无暇去观察敌军,眼见官军不怕死,不想白白耗费部下性命,又指挥人马杀向了中军。

    站在城头的铁铉见状说道:“把逆贼放进来。”

    当下中军开阵故意让燕军冲了进来。迅速合围将其团团围住。坐镇指挥的丘福不等燕王冲乱敌军。便下令六万步卒进攻,顿时燕军以为接下来又是一场大胜,一个个士气风发,排山倒海一样的冲了过来。

    不料官军准备了充足的火器毒箭。刹那间铺天盖地的打到燕军身上,上千人当场战死,受伤者不计其数,使得燕军不得不败下阵来,往后退去。

    这时候本该返回辽东的杨文突然率领五万骑兵从后方杀过来,燕军被迫转身迎敌,这令朱棣陷入了重围而不得出。

    本该死于这一役的张玉远在河北,朱能和丘福率番骑五千赶紧奋力前来救援,盛庸传令撤去一营兵马抵御。这让苦战中的朱棣压力随之减轻了很多。

    血战中,救主心切的朱能挥舞战刀疯狂砍杀官军,战死了大半骑兵后,不顾一切的冲到了燕王身边,又死战掩护朱棣突围。而丘福混乱之中不知朱棣平安。焦急的带着数十亲兵杀到了敌阵中央,连连击杀上百人后,最后力尽被杀。

    到处都是敌人,先一步冲出来的朱棣暴怒之余又转身去杀敌,两军一直打到了天黑,可已经挽救不回败局,盛庸带领官军乘势猛攻,擒斩燕军万余人。

    燕军步军击败了杨文的辽东军,训练有素的缓缓朝着后方撤退,耳听鸣金收兵的声音,朱棣也跟着恨恨不已的仓皇退兵而去。

    第二天,折损爱将的朱棣疯了一样的下令强攻官军,完全落入了铁铉的算计中,一场血战下来,首先崩溃的竟然是燕军。

    所谓兵败如山倒,大败的燕军再不是朱棣所能控制住了,散乱的军伍辎重迤逦数十里之遥。

    朱棣不得不亲自殿后,带着数百亲卫射杀步步紧逼的官军,眼看就要被包围,所幸有朱高煦带人来救,击退了官军。

    溃逃的燕军撤回馆陶,无力再战粮草辎重损失大半必须得马上返回北平,可是盛庸已经将军情驰报天下,陈晖部对峙张玉父子的神机营,瞿能吴杰等将领纷纷出击河北,要截断燕军回撤的道路。

    铁铉发布政令,恳求山东军民一体助战,民风彪悍的山东人纷纷拿起武器从四面八方赶来袭击燕军。

    盛庸和杨文趁机尾随大杀,从馆陶到威县短短数十里之路,燕军竟然足足走了两天,完全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伤亡高达两万多人。

    逃到威县已是正月初一,值此辞旧迎新之时,活下来的五万燕军再也没了以往豪情,距离北平还有千里路远,必须要追随燕王冲过强敌设下的层层防线以求生。

    受了伤的朱棣清点人马悲痛欲绝,最善战的蒙古精锐连同骑兵几乎伤亡殆尽,剩余的朵颜卫骑兵已经不足三千之数了。

    战场的残酷令人不忍目睹,被抓住的燕军往往被愤怒的山东军民披面、决目、剜心、剖腹,谭渊因马腿折断而被杀死,想当日燕军坑杀了三千降卒,天道循环冥冥之中自有报应。

    与此同时,凭借十几门火炮即轰垮了扶余城土墙的徐灏,正给鲁忠等朵颜人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战。

    攻入城内的明军依托土墙防守,令善于射箭的蒙古骑兵没了用武之地,救援城内族人心切不顾一起的发起了数论冲锋,反被火枪轮番射杀留下了满地尸体。

    被抓住的哈布图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族人大批战死,心痛的叫道:“投降,投降。”

    “敬酒不吃吃罚酒!”

    浑身寒冷的徐灏故作轻松,心里则重重松了口气,若不是仗着火器和偷袭,兄弟们冒着严寒走了几天的路,早已是没了体力。根本无力进行白刃战,恐怕两千蒙古骑兵就能杀的他们片甲不留。

    望着城内罕见的土造房屋和远处壮观的优美景色,通辽和大宁一样拥有着充沛水源和肥沃土地,当然更多的是沙地,乃是草原上的一处难得绿洲,强大的科尔沁族就是因这里的肥美草原而得以发展壮大。

    只可惜无险可守,就算苦心经营数十年,修筑水泥混凝土的坚固城池和道路,徐灏有预感一等死后,十有**还得被不争气的朝廷和后人所放弃。除非那时出现了真正的枪支子弹和机关枪一类。

    如果最终徒劳无功的话。现在委任给朵颜三卫。一直到死之前这里其实都会很和平,瓦刺人大举杀来已经是英宗时期了事儿。反正等数百年后这里早早晚晚都是中国的领土,也就是说耗费人口和无数钱粮来经营到底合不合算呢?

    最终徐灏决定先试一试,不然何必劳心劳力的跑到这儿来?不成功就拉倒。没必要纠结于此。

    占领土城坐拥三万人的徐灏暂时不走了,如今也算是蒙古一方豪强,坐等各方牛鬼蛇神上场,如果敢来的话。

    正当前线传来东昌大捷,军民奋勇围追堵截燕军的时候,远在京师的建文皇帝正为了“凝命神宝”的出现举朝庆贺。

    所谓“凝命神宝”是一块两尺见方的青玉大印。相传建文帝为皇太子孙时,曾梦见神人传达天帝之命,授以重宝。

    反正真假都由朱允炆这个皇帝说的算,大抵是得知神神叨叨的四叔燕王大玩封建迷信那一套。有样学样的也不甘示弱,要让天下臣民知道谁才是天命所归。

    因朱允炆刚一即位,有使节团封活佛之命打青藏高原前来恭贺,献上从雪山上得到的一方青玉。

    这青玉两尺见方,质理温栗。实为世所罕见。建文帝后来便跑去宿斋宫做起了白日梦,果然又梦见天神送宝的往事,突然惊醒。于是命工匠将此玉琢为大玺,精刻细镂。

    从建文二年正月至今费时整整一年,始克完成。其印文是建文帝亲定,为“天命明德,表正四方,精一执中,宇宙永昌”十六字。

    自洪武建国以来,朝廷各宝玺大多四字,如皇帝之宝、皇帝行宝、皇帝信宝、天子之宝、天子行宝、天子信宝等,其他敬宗庙用“皇帝尊亲之宝”,赐守令用“敬天勤民之宝”,求经籍用“表章经史之宝”,已为异数。

    因此这个凝命神宝之作,实为特例。但十六字之宝却也并非建文朝的发明,宋徽宗政和八年所做的“定命宝”,其文“范围天地,幽赞神明,保合太和,万寿无疆”,亦十六字。

    然而那是宋朝宣和年间,喜欢标新立异的蔡京用事,有此夸张之举不为奇怪 ,而不久就发生了靖康之祸。

    如今方孝孺号称正学,黄子澄等忠勤为国,竟在遍地烽火、国事难卜之际有此虚妄之举,实令人有所未安。

    建文三年正月初一日 ,建文帝率领群臣告天地宗庙,御奉天殿受百官朝贺。奉天门内外,旌旗蔽天,仪仗林立,鞭炮、鼓乐齐鸣,百官俯伏跪拜,万岁山呼之声上干云霄 。

    建文君臣们仿佛如此一来,便真的受了天命,从此之后便会宇宙永昌了。不过果真没过不久,前线便传来了东昌大捷的消息,君臣上下又免不了热热闹闹好一通祭享天庙,告东昌之捷的庆贺典礼。

    很快原为缓其师而罢免的齐泰、黄子澄二人,被键位皇帝恢复了官职,一时朝廷上下一派喜气洋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