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九拜之礼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四十章 九拜之礼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全军将士仅仅休养了一个月,又将追随燕王踏上征程,因上次被官军长驱直入造成过很大损失,这一次朱棣不想也不敢再次任由官军杀过来,不然守护治下不力,军心民心非得逆转了不可,短时间内即瓦解掉大半燕军。

    说到底大多数北平官员或许会誓死相随,因有着拥戴之功的巨大诱惑和身家性命的捆绑,而普通军士和百姓呢?燕王是相当于朝廷,但他毕竟不等于皇帝。

    燕王府,徐灏皱眉说道:“官军士气正盛,是否据守河北比较好?待来年再出兵,现在是冬季,德州存粮和辎重都没了,朝廷无力短时间内供应数十万的御寒衣物,盛庸的山东兵必然不敢深入北方,就算官军敢北上,屯兵通州足以抵御数十万大军,用不上一个月严寒到来,官军定会撤军,则我北平府不会伤筋动骨。”

    张玉和朱能等将领一起附和,徐灏的建议无疑很稳妥,以燕军的战力无惧于远道而来的官军,而河北大多数区域本来就是才占领的,即使失去了也不心疼,朝廷将领安抚百姓都来不及,绝不会秋后算账。

    朱棣思索了下,缓缓说道:“就依徐灏之策,防守通州的重任就交给张玉父子,你和高炽坐镇北平。而本王要率领十万大军攻打辽东,想他杨文竟敢擅自去了山东,正是取辽东的最佳时机。”

    徐灏欣然道:“杨文带走了五六万人,留下了不到六万人驻守锦州,王爷必定马到功成。”

    如果能顺利攻占了咽喉重镇锦州,就几乎等于拿下了整个辽东,以燕王在北方无与伦比的威望和战绩,不难重现大宁府集体投诚的那一幕,当此时蒙古内部自相残杀,无力骚扰边境的好时候,可征召大批朵颜卫和女真人助战,等战后连同其家属全部安置在关内。将来也就能更好的分化瓦解其他女真了。

    有徐灏的赞同,将领们尽管不愿意也没法反对,朱棣遂连续下达军令。

    三天后,燕王率十万精锐燕军向着山海关东行,徐灏等文武官吏送出了十里地。

    时值初冬,干爽的寒气弥漫大地,一阵北风吹过惊动了枯草,卷起橙色的银杏树落叶漫天飞舞,能远眺到遍山红如血的香山红叶,是否在预示着即将到来的连场血战呢。

    田地里的庄稼早已收割完毕。地头上留着一排排的茬头。缓缓流动的运河一碧见底。在晴空朗日下闪烁着波光粼粼。

    自从元蒙北遁后。运河上不见了多年的帆樯如林,漕船结队的壮观景象,但洪武朝二十多年来,每年仍须调运大量漕粮军饷。现在除了几艘战船外整个河边上冷冷清清。

    靖难之役爆发之后,对朝廷和燕王府都是巨大的消耗,因要供养二十万燕军,和平时期军户耕地可以自给自足,而战时得发给粮饷不然谁会卖命?所以攻打山东的时候,朱棣已经开始有意无意放纵将领去四处劫掠了。

    徐灏目送朱棣昂然骑在马上远去,身边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在场唯有他和朱高炽没有下跪。

    正当官吏站起来的时候,朱高燧笑嘻嘻的策马跑了过来。大家伙赶忙又要下跪拜见。

    徐灏冷哼道:“跪个屁,天地君亲师,皇子和王子凭什么去跪?现今听闻连个宦官出京官员也巴结着去磕头,下官遇到上官也磕头,男儿骨气都被你们给磕没了。”

    解缙苦笑道:“此乃祖制。”

    徐灏唾弃道:“卑躬屈膝。生气全无!连尔等都不敢据理力争九拜之礼,真是令人齿冷。你们给皇族磕头觉得心安理得,那我要问问,普通百姓怎么办?难道逢人就下跪?设身处地想一想,不觉得难受么,男儿膝下有黄金。”

    朱高炽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是以没有出言反驳,倒是朱高燧身边有一中年人冷冷的道:“徐将军好一番大论,看来你是想更改先帝制定的礼节了?不把千岁们放在眼里。”

    徐灏抬眼看去,见其人文质彬彬的像个读书人,穿着一身武官服饰,问道:“你是谁?”

    那人拱手道:“在下乃燕王府亲卫纪纲,见过将军。”

    徐灏眯起了眼,心说原来是未来的锦衣卫指挥使,指鹿为马的权臣纪纲呀!说道:“你身为军官,为何见了我而不跪?”

    “这!”纪纲赶紧单膝跪地,“见过将军。”

    徐灏说道:“世子千岁就在这里,你为何不跪?”

    纪纲赶紧双膝在地,恭恭敬敬的朝着朱高炽重重磕了头,徐灏指着周围神色各异的官员说道:“这里任何一人都比你官职高,你为何不跪?”

    纪纲猛然抬头,厉声道:“我乃堂堂千岁亲卫,代表着王爷,本该是他们来拜我。”

    徐灏问道:“是这个理么?区区一个不入流的侍卫,就敢叫一群官员争相拜见,那王府任何一个阿猫阿狗出来呢?”

    解缙和杨士奇等人都露出不悦之色,没有人是天生的软骨头,喜欢到处给人跪地磕头,对此文臣早已颇有微词了,只是身处于洪武朝反对的大臣都被廷杖羞辱,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成自然。

    所谓祖制完全是朱元璋一手设计,谁让太祖皇帝恨元末为虎作伥的官员呢?不管怎么说,给人下跪都是一种很恶心的陋习!而徐灏所言的九拜之礼方是真正的华夏礼仪,那才是尊重人的礼节。

    忽然朱高燧不高兴的道:“大胆,你在本王面前口出不逊,莫忘了你是我朱家之臣,跪下。”

    朱高炽顿时呵斥道:“不得无礼,这是你兄长。”

    朱高燧指着徐灏叫道:“我朝大臣见了王爵都得行跪拜礼,他徐灏岂敢不遵守?凭什么?”

    徐灏没理睬朱高燧,继续对着官员们说道:“你们都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将士们在外浴血奋战,官吏在后方兢兢业业恪职尽守,倒是见了一个乳臭未干的王爷就得下跪,就得当众受辱,你们心甘情愿嘛?至于凭什么?凭你没资格对我大呼小叫。”

    说完之后徐灏转身挥剑一刀即斩断了马首,哎呀一声,没了头的战马轰然倒下了去。喷出的血液飞溅的到处都是,朱高燧重重摔在了内侍身上。

    纪纲抽刀怒道:“来人,把徐灏给抓起来。”马上有数十个王府侍卫冲了过来,

    朱高炽赶紧大声道:“都退下去,不得无礼。”

    徐灏却看都不看乱成一团的现场一眼,带着自己的亲卫翻身上马如飞而去,留下满地面面相觑的官员,一些人深思起来。

    傍晚时分,燕王妃对着儿子说道:“此事是你有错在先,快给你哥哥道歉。”

    朱高燧心不甘情不愿的乖乖道:“表哥我错了。”

    燕王妃对疼爱的幼子满意一笑。对着面无表情的徐灏责备道:“灏儿你也真是的。都做了大将军还这么孩子气。有不满的地方不能过来和姑姑说?当着众人面前砍杀了燧儿的坐骑,已然是触犯了王族,不能不处罚你,不然王府威严何在?”

    徐灏说道:“我向来就是这脾气。当年当着建文皇帝的面,殴打了吴高扬文平安,随姑姑怎么处罚都可以。”

    燕王妃皱起秀眉,说道:“你身为皇亲国戚本就不该说出那番鲁莽之言,这与你有什么好处?罢了,你大了我也不说了,罚你回家闭门思过,等你姑父处置。”

    徐灏二话不说转身就出了燕王府,到了自家千寿堂。全家人都心焦的等在屋里。

    老太君急道:“你这孩子真是的,无缘无故招惹王爷做什么?你是他表哥不假,可他是王族你是臣子。”

    徐灏点点头什么也没说,转身又出去了,气的老太君叹气道:“做了将军就由不得老身指责一句?算了算了。由着他去吧,早晚这个家非得被抄了不可,那时最好老身已经死了,没的被活活气死。”

    萧氏等人赶忙出言相劝,被送回来的王氏心中冷笑,面上说不得也跟着劝了几句。

    书房里,朱巧巧随着而来,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早已不是轻易发火的性子了,定是事出有因。”

    徐灏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递了过去,朱巧巧接过来打开一看,震惊的道:“老天,徐汶杀了大伯?”

    徐灏这才解释道:“虽然没有被当场抓住,可是经过士卒描述相貌,徐家人已经认出是大哥下的手。我都收到了消息,燕王夫妇岂能不知情?要说先前王妃觉得有愧于咱家,那现在亲弟弟惨死呢。”

    朱巧巧正色说道:“就算被王妃怨恨又如何?徐辉祖和王爷敌对,死了也是活该,想王爷绝不会怪罪咱家,就凭王妃有何可惧?说到底她是个女人。唉!不过你今日实在是太鲁莽了。”

    徐灏说道:“如今早已是深陷泥潭,畏手畏脚于事无补,别说得罪个朱高燧,杀了他又如何?”

    朱巧巧顿时惊呆了,不可置信的傻看着徐灏。

    却说朱棣带着打不起精神来的十万燕军于百里地外安营扎寨,将士们都不想远去苦寒的辽东打仗,放着一路北上的官军而不顾,万一失掉了北平怎么办?

    朱能和张玉忧心忡忡的过来问道:“今贼军逆境,王爷却要出师远征,况辽东蚤寒之地,士卒徒步万里难以支撑,北平又发生了事端,徐灏闭门思过,此行恐非利也!”

    朱棣先对着跑来告状的纪纲吩咐道:“你回去传本王口令,暂且解去徐灏官职。”

    纪纲大喜重重磕头后起身离去,朱棣对两位心腹爱将笑道:“贼将吴杰陈晖攻打定州,盛庸守德州,杨文倒是杀奔沧州而来。闻我远去辽东,他必定心急如焚,正是乘其不备,出其不意,假道以攻之,此事机密惟你二人知之。”

    张玉朱能闻言顿时茅塞顿开,有感于王爷的高深莫测,又羞于自己的愚钝,慌忙叩头称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