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蜜饯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二十九章 蜜饯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朱巧巧清楚早年王玄清本来钟意过老三,后来寄情于徐济成了徐灏二嫂,因其祖父王弼的死而一直耿耿于怀,表现的对徐灏充满敌意。但在朱巧巧看来,王玄清不过是借仇恨来掩盖一丝遗憾和幽怨愤怒罢了。

    通过耿氏腊梅等人,朱巧巧不难掌握到暗地里王玄清的所思所想,而且现如今徐济已经身死,太太王氏去了山东,没了拘束的王玄清住在隔壁又成天来访,时常夜宿自己房里,这使得朱巧巧不胜其扰,如果不把王玄清解决的话,可就真成了守活寡。

    可是老三绝对不会去碰触二嫂一根手指头,对徐灏性格知之甚深的朱巧巧非常确定。

    明的不成那就来暗的,等木已成舟难道占了大便宜的灏儿还能怨我?朱巧巧嘴角荡起一丝冷笑,见不得人家好的她很乐见弟妹也丢了名节。

    其实对于王玄清来说,不提自身的生理需求和往日情意外,更多的是对于徐灏护佑家族的一份感恩之情,也是出于现实考虑,因为在徐家近乎隐形人般的难堪地位,膝下没有一儿半女可以指望,母族上上下下一堆人都等着靠自己接济,不如此自污能行吗?

    兼且满足了自己的私心又得到了徐灏的扶持,同流合污会被掌握家族大权的大嫂视为同路人,好处太多了,相反独自一个人凄凄惨惨的独守空房,无人重视,想徐济再世时何等的贪花好-色,犯不着为了他守节,区区女人的名节又算得了什么?

    书房里的徐灏茫然不知被嫂子给算计了,没心思理会家里琐事,眼下老将郭英和吴杰驻军真定,逐渐向北推进。

    经过数个月的修整积聚,得到专断之权的李景隆又不免意气风发起来,认为北平之战的失利在于寒冷天气,除了自身的过失,朝廷也得负上一半罪责。要不是朝廷反复催促率军剿灭燕王,自己又何至于在寒冬腊月急忙忙的北上?

    拥有皇帝赐予的斧钺旗旄,故态复萌的李景隆觉得长辈武定侯郭英呆在身边很是碍眼,无法忍受被人掣肘,是以毫不客气的把洪武朝地位尊崇的郭英撵到了前线。

    而自从先帝驾崩女儿郭妃的死去,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浑身伤病有如风中残烛的郭英哪敢和新贵李景隆抗争?就和长兴侯耿炳文一样选择出工不出力,冷眼坐视威风八面的李景隆独自指挥大军。

    更有甚者,郭英已经提前预见朱棣或许会最终赢得战争的结局,是以为了家族计。凡事不闻不问。不敢得罪记仇的燕王。

    马上就要开战了。如果这一次燕王能够取得大胜,肯定会席卷整个河北,兵锋直抵山东德州,天津就会被顺势收入囊中。因此思考辽东的徐灏请求朱棣准许他带一支军马南下,筹备水师。

    因即将离开家里一段时日,徐灏决定放纵一下,派出心腹香菱前去送信,正好半路上遇见了梅氏。香菱聪明的没有上前,而是站在廊下远远比划了几个手势。

    梅氏故作镇定的吩咐道:“玻璃你们几个回去吧,我自个儿散散步。”“嗯!”贴身丫头玻璃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轻笑着带着丫环去了。

    把丫鬟都打发走,梅氏叹了一句冤孽。悄悄朝着香菱走来,板着脸骂道:“你这蹄子一心为虎作伥,比麝月还要可恨。”

    香菱笑嘻嘻的得意道:“先前少爷还夸我懂事呢,反正我眼里只有少爷,叫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就是一傻丫头。近墨者黑。”梅氏顿时无语,又好奇问道:“你是姐姐还是妹妹?”

    “是姐姐!”香菱当下领着梅氏走小路来到书房前,指着里面,“您放心,这里等闲不会来人,我就在外面观风,来了人就进去告知你们。”

    当此时梅氏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长叹一声,犹犹豫豫的走了进去。

    不料香萱今日没事可做早一步进了院子里,瞧着花丛里的迎春花开的烂漫,蹦蹦跳跳的过去采摘,玩了一会儿意犹未尽的走到书房外。

    忽然香萱吃惊的捂住了嘴,震惊的心说怎么舅妈太太在里面?老天爷!哎呀一定是香菱做的好事,赶紧气呼呼的探头一望,可不是一模一样的姐姐就站在外面嘛?

    此刻屋里的梅氏星眼如斯,伸手摸了一摸男人的物件,不禁又惊又喜,那物粗大异常如铁似火。

    徐灏直接把绝色妇人抬到榻上,剥光了衣服挺身而上,巫山之梦持续了足足一个半时辰,方才云收雨散。

    梅氏叹了一口气:“清白之身一旦失守,今后也顾不得许多了,无非被你轻贱而已。”

    徐灏说道:“这个容易,用嘴替我收拾干净。”

    梅氏忍不住皱起秀眉,不过心里有种放纵的激动,话说她自小行事无不规规矩矩,嫁到萧家后房事上头非常保守,别说白天了,晚上连蜡烛都不许点,时日久了那事犹如嚼蜡。

    等丈夫惨死后心境平静无波的抚养女儿长大成人,过了三十岁渐渐开始起了变化,留恋起逐渐失去的时间,感叹着青春一点点的逝去,对身体皮肤容貌都格外珍视起来,每到晚上便反复难眠,偶尔用手指舒缓下身心,时日久了就上了瘾,此后遂一发不可收拾。

    住进了徐家后,无意中被耿氏撞破了隐秘事,索性虚凰假凤的闹到了一处,可这还不算竟又被徐灏给瞧见了,这对于向来自诩贞洁自守也懦弱胆小的梅氏来说,未来一片黑暗,整个人算是彻底沦陷。

    如今徐灏说的每一个字,梅氏无不如奉纶音乖乖听命,当下略微一犹豫,鼓起勇气光着身子把头凑了过去。

    徐灏舒服的深呼一口气,一扭头瞧见了窗户外的香萱,笑道:“进来吧。”

    香萱一呆知道被误认为姐姐了,心如鹿撞的低着头推门进房,离得老远一声不敢言语。

    低头瞅着平日里宽和大方,待人亲切的太太犹如吃着蜜饯糖瓜子一样,不知廉耻的卖力嘬弄舔舐,香萱暗啐一口恶心。可突然觉得心里好似烧了一团火。

    手足无措的站了一会儿,香萱惊恐看见少爷雄风再起,把雪白的美妇人仰卧在榻上,径自撞入了花门。

    半个时辰一对男女方才完事,已经身软心软的香萱拿丝巾擦去额头上的香汗,别扭的夹着双腿,幸亏有裙子掩盖不然真是没脸见人了,不甘不愿的上前收拾善后。

    此时梅氏心满意足的柔声道:“为何不收了她?”

    “不急!”徐灏随口说道,任由香萱动作轻柔的伺候他穿衣。

    好不容易身心俱疲的香萱快步逃出了虎穴,就见姐姐笑吟吟的站在树下候着自己。气道:“险些被你给害死。这要是被夫人得知怎么得了?”

    香菱笑道:“以前你胆子比我大。没想到现在却变得胆小如鼠,少爷在家里偷香窃玉有何大不了的?”

    香萱怒道:“你甘愿帮忙我不管,可是夫人对我好,我不能对不起她。这下好了,里外不是人。”

    香菱嬉笑道:“何来里外不是人呢?哦!是遗憾被错认了我是不是?要不要我陪你过去解释清楚?”

    “没廉耻。”香萱大怒。

    当下姐妹俩拌嘴小吵了一架,香萱只身返回了住处,叹着气寻了一套干净衣裳,放在竹篮子里去了浴池。

    如今徐家供女孩们洗澡的浴池修的极为干净雅致,各种大大小小装饰各异的浴池竟有三十多间,不但丫鬟和妇人婆子区隔开来,针对各自的院子分门别类,愿意一个人沐浴可以去单间。也可以和要好姐妹一起,喜欢热闹可以去公共浴池,还专为沐凝雪等人设计了独门独院的专用房间。

    燕王妃见识过徐家的浴池后赞不绝口,回去有样学样的也修了一个,连同清洁通风的公共厕所由此在北平府风靡开来。日渐成为大户人家的必备设施和炫耀资本。

    宽敞更衣室的角落里,香炉烧着兰贵名香,隔壁是宽敞的休息厅,放置着梅花罗帐和新式真皮沙发,肤浅的徐灏完全把后世的洗浴中心照搬了过来。

    香萱踩着柔软地毯,打开写有自己名字的衣柜脱下了全身衣物,自怜自怨看了下自己的无暇娇躯,整个人宛如秋水,最后使劲摇了摇头,转身去了属于自己院子的浴池。

    雾气蒸腾之中,有几个小丫头正泡池子里戏水打闹,香萱径自走到一侧的花洒下,对着铜镜让温水冲洗下身那令人难堪的水痕,又羞又怒的骂道:“混蛋少爷,竟让我站了半天。”

    却说隔壁最是奢华的浴池内,朱巧巧神色慵懒的侧躺着,任由两个小丫头按摩身体。

    王玄清尽管身上包裹着大浴巾犹自觉得好似赤身露-体,小心翼翼的抬头左右四顾,虽说来到北平有段时日了,但她还是第一次来闻名已久的徐家浴池。

    朱巧巧笑吟吟说道:“觉得如何?自从我来了一次后就再也离不得了,外宅现在也修了男女浴池,下人们都很喜欢呢,老三说过要在整个北方推广,如不是我强拉着你过来,等百姓都习惯了这个,你这个徐家二奶奶反倒是沦为了外乡人。”

    王玄清瞅了一眼毫无顾忌暴露*部位的大嫂,苦笑道:“自小到大等闲连最亲近的丫头都不得近前,这是不是有些过了,有失礼法?”

    朱巧巧不屑的道:“同性之间有何礼法可言?用灏儿的话说勤洗澡爱干净方是正道,不乐意和人相处自可单独沐浴好了。想我生平最恨朱熹,什么存天理灭人欲,亏的他说得出口,满嘴仁义道德背地里扒灰儿媳妇,纳尼姑为小妾,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对了,昨日我还在燕京时报上写了大骂读书人的文章呢,哈哈!能够好生骂一骂这世上的迂腐男人,真是痛快。”

    王玄清被惊呆了,不可置信的道:“这怎么可以?难道嫂子就不怕被文人口诛笔伐?哪有女人写文章还给外人看的,岂不知人言可畏?”

    朱巧巧傲然道:“有什么可怕?凭什么女人不能抛头露面,连女人都不为女人说话,一辈子依附男人卑微活着,活着也是死人。不瞒你说,我还准备筹办一个女子报社呢,专为天下女人鸣不平,凝雪和妙锦都答应来帮我,倒是灏儿担心给将来带来隐患,说此事还得从长计议,起码多联系下志同道合之人,最好有皇帝皇后帮着保驾护航。”

    王玄清直摇头,想都不敢想此等离经叛道之事,好在此乃明初,也没觉得太过惊世骇俗。

    壮着胆子王玄清问道:“那燕王妃怎么看待此事?”

    不料朱巧巧一声冷哼,说道:“懒得去问她,一定不但不赞同反而会数落咱们一顿不可,绝对不会同意。有时候真替很多女人觉得悲哀,那女驯何等令人鄙夷齿冷,偏偏奉若神明。

    可叹则天女皇何等英雄,到底没有把皇位传给天平公主,难道女人天生就得矮一男人一头么?我朱巧巧就是没有机会,不然非得把天下男人踩在脚底下不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