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兵荒马乱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三百一十八章 兵荒马乱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尽管很想见一见徐妙锦,可惜此时没有时间去关心家里事,如今朝廷大军压境,最重要的是要保住全家人的性命。

    自从七月起兵以来,官军最大的弱点就是指挥不畅,从来没有令燕军首尾难顾,顾此失彼的时候,就像是瞎子聋子完全把战场主动权拱手送给了朱棣。

    各路官军从来没有彼此协同作战过,失去了洪武朝以来明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特点。

    根子就是出自各地王府身上,王府的瘫痪使得兵部一时半会的无法取而代之,所以一意削藩的朝廷亲手破坏了现阶段最行之有效的作战体系。

    反过来燕王府作为北方最高军权,其指挥作战的方式完整保留了下来,不管将领带兵身在何地,都会及时接到军令,这需要很多有经验的官吏校尉共同努力,不然即使燕王再雄才大略,也无法事无巨细的面面俱到。

    为了防止各地藩王投靠燕王,朝廷下令辽王宁王进京,辽王朱植马上经海路返回了京城,而宁王朱权拒绝回京,随之而来的是被削去了王府三卫,令朱权对文武官员的影响力大打折扣,晋王秦王也随即被下旨裁撤护卫,架空了军权。

    失去了辽王坐镇的辽东军最高将领吴高和杨文彼此内斗不休,龟缩在山海关内。而怀恨在心的宁王干脆什么都不管了,任由守将不作为,一兵一卒未出关隘威胁到北平。

    西北十五万官军也变得如同一盘散沙,大部分将领都是出自晋王秦王府,不但没有兵进居庸关,竟是连开平龙门等城池皆围而不攻,随着天气日渐寒冷,纷纷以难以坚持为由撤兵修整,和大宁军一样沦为了看客。

    姚广孝和徐灏风尘仆仆去了永平,朱棣匆匆对徐灏嘱咐完,留下两万兵马抵御辽东军,亲自带着两万人朝大宁府进发。

    徐灏受命协助朱高炽防守北平。先带三千人马去了白河沟,督促后方州府县大开粮仓,一半粮食运往北平,一半运往各重镇,下令动员百姓随同前往。

    冥冥中命运总是带有巧合性,几年前徐灏和朱高炽一起和李景隆对阵沙场游戏,那时平分秋色,几年后昔日兄弟再一次相遇,而这一次则是真刀真枪的生死较量,就不知最终会鹿死谁手了。

    真定城外的青山上。徐灏举着千里镜。城内城外每天都会增加数座军营。黑压压的人头不计其数,数十万大军的规模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真定虽是北方重镇之一,可总人口不过十几万人。如今军民比例超过了三比一。

    九月下旬天气日渐冷了下来,城外的树林几乎一夜之间就被砍伐一空,光秃秃的野外使得所有动物都逃不过人类的口腹之欲,巨大军营似乎能够吞噬一切,无论送进去多少东西,转眼间就会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为了供养大军,朝廷动员了百万役夫源源不断的运送粮草等各种物资,即使如此,徐灏注意到地位低微的官兵身上穿的依然是夏秋时的单衣。身上裹着各式各样的兽皮或寻常百姓的衣物。

    徐灏呼出一口白气,说道:“李景隆不会再等下去了,燕王不在北平府的消息应该传过来了。”

    沐皙有些心悸的道:“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和几十万大军对阵,此次咱们要是不死的话,王爷肯定就是真龙天子无疑了。”

    身边李秋沐毅等人尽皆点头。徐灏承认这一仗绝对会是转折点,如果能大败几十万官军,一定会在北方军民心里种下燕王无敌于天下的印象,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天下的民心所向,这对于日后南下争雄至关重要。

    徐灏最后看了一眼城内,就不知好友李景隆是否此刻站在城楼上朝着这边观望。

    为了争取民心,燕王府必须得对治下之民晓以利害,尽可能的收留想逃离家园的百姓,不能不管不顾。

    很多百姓都已经举家往北迁徙,不愿走的也不勉强。在这大难临头之际,有太多的人担心被朝廷秋后算账,走马上任的官吏被迫空前团结一心,效率高的惊人。

    徐灏亲自护送最后一批近万百姓缓缓朝着北平而去,城里还有将近一半的百姓选择了留下来。一路上人人沉默而茫然,有些妇人孩子忍不住流下泪水,毕竟谁都不知未来是什么模样。

    受此感染,徐灏发现沐皙等人的心情都很沮丧,一个个耸拉着脑袋走在路上。

    第二日午时转过一道弯,突然间就听远处传来喊杀声,徐灏抬头看去,空旷的平地上一群百姓正在四散奔逃,后面追赶着近百军士,马踏刀砍,把百姓杀的杀掳的掳,哭声震天。

    徐灏立即勃然大怒,策马迎了上去,抬手举起火枪朝着前方开火,沐皙等人见状纷纷追了上来。

    “把这群畜生都杀了,一个不留。”

    大怒的徐灏举起战刀,向着人群后的兵士杀去,近千骑兵声势浩大,蹄声响如雷,使得那些作恶之人慌忙转身四散而逃。

    徐灏骑着马追上一个跑在最后的,那人仍然死命的往前逃,竟是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徐灏举刀朝着他脖颈斜劈下去,借着惯性没费多少力气就把人给砍倒,然后举起手弩朝着挣扎之人的胸口射了一箭。

    看了眼断了气的尸体,终于破了杀戒的徐灏此刻什么想法都没有,继续策马朝着下一个目标杀去。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百余人被一千精锐骑兵全部杀光。

    惊魂未定的百姓哭喊着围了过来,有的去寻找被杀死的亲人,抱着尸体大哭。

    有人叫道:“昨夜有官军在县里烧杀抢掠,我等趁乱逃了出来,谁知这些天杀的贼人还追着不放。”

    面对群情汹涌,徐灏皱眉躲了出来,沐皙走过来小声道:“活口都招了,是咱们的人干的恶事,领头之人乃通州卫百户应安,手下有大概四五百人。”

    徐灏冷笑道:“这些没人性的东西自以为败局已定就开始丧尽天良的趁火打劫,不能放过他们。恐怕附近也不单单是这一起,你马上派人去通州传我军令,命朱能派遣军队清净地方维护治安,你带着五百骑兵护送百姓,我带五百人去灭了应安。”

    沐皙说道:“不行,我去杀人,由不得你来决定。”

    徐灏想了想说道:“那你带上八百骑兵,留下两千多人足以应付不测,杀了应安后,你还得去临近走一圈,遇到类似之事绝不能手软,务必除恶务尽。”

    沐皙狞笑道:“你放心吧,杀人我最在行。”

    送走了沐皙和八百兄弟,徐灏命李秋带着五十骑飞马去了通州传信,又派出剩余骑兵四处搜索为非作歹之事。

    燕军和百姓合力把尸体匆匆埋葬,沐毅安排老弱妇孺坐上牛车,队伍哭泣着继续前行。

    当晚听闻几十里之外的县城也有强人趁机杀官造反,徐灏不顾沐毅苦苦劝阻,带着两百人连夜而去。

    县城外的道路上,几千人拖男领女跑出了十里地之外,不时有人各自寻处藏躲,身后追着同样平民穿着的土贼们,有夺人包袱的,也有报仇相杀的,生死近在眼前,有人也改不了贪心狠毒。

    徐灏二话不说指挥手下冲了上去,翻身下马,一刀砍翻路边欲行非礼的男人,亲卫随即抬起脚来狠狠压在那人的胸口,手起刀落,割断了他的脑袋。

    黑夜里也不知有多少作恶之人,被亲卫们上前一阵砍杀,杀死了数十个争抢厮杀之人,一些贼人见状钻进了枯草里消失不见。

    徐灏扶起衣衫不整的妇人,吩咐亲卫点燃火把,高声道:“大家伙莫要惊慌,我乃北平府都督徐灏。”

    周围百姓眼见来人皆身穿燕军服色,渐渐安下心来,有男人壮着胆子瞅了眼官兵人数,摇头道:“县里那些泼皮无赖见官老爷们都走了,便出来打劫咱们,逢人就杀见女人就抢,年少力壮的逼着做贼,城里贼人怕是不下千人了。”

    徐灏叹了口气,说道:“天色已晚,先找个地方歇宿再说。”

    当下把百姓全都聚集起来护送去了来时经过的一座小村子里,把随身带来的粮食拿了出来,村里人心善送来些锅碗和现成的食物,这些人饿了一日,埋锅造饭不管冷热饱餐了一顿。

    很多人哭诉着亲人失散,求徐灏去帮着找回来,有老人哭道:“出来时有贼人为了女人杀来,老朽就让各家媳妇闺女打小路先逃,如今不知音讯,求大人行行好,把她们给救回来。”

    徐灏为了安其心,说道:“我知道了,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若再有人趁机起了歹意,那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其实现在已经什么都顾不上,没可能派出燕军来平息乱局,说起来随后杀过来的朝廷大军反倒是解决兵荒马乱的唯一救星,军纪再成问题的军队也比眼下的无政府强一万倍。

    留下五十人看守百姓,有男人自告奋勇头前带路,徐灏带着其余亲卫出了小村子。

    此时天已经亮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